夜色盛宴 第6章 对错不重要
作者:壶光衫色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耀眼的灯光下,蒋晓丽满脸惊慌手脚无措。捋了捋散发,蒋晓丽强颜笑道:“萧哥,你怎么还没走呀,是不是漏了什么东西,我帮你找找吧。”

    咳嗽几声,我说道:“别演了,蒋晓丽,所站的位置已经暴露了你的阴谋。”

    手往腰后缩了缩,蒋晓丽矢口否认道:“萧哥,你说什么呢,我一句都不听懂。”走到她面前,我一把抓出她想要隐藏的右手,冷冷问道:“手上的一千块,周倩茜开着的抽屉,半夜三更,你想做什么,还要我怎么说个清楚明白?”

    甩掉她的手,我寒声说道:“别说不是周倩茜偷了你的钱,即使是,你也不能这样栽赃嫁祸,这是陷害。”

    “她好歹也算你的姐妹,不是么?”

    仰头笑了几声,蒋晓丽满是不屑地说道:“姐妹?欢场无真爱,还会有友谊?笑话。如果她真的拿我当姐妹,又怎么会抢走我那么多客人。”

    “叶萧,我变成今天这样也有你的功劳,若不是你处处偏袒她帮她,我会做出这种事情?而且谁能证明一定不是她偷的。”

    摇了摇头,我惋惜说道:“蒋晓丽,本来你既往不咎,我打算好好补偿你,多安排几个客人。现在看来你无药可救了,我这里容不下你,走吧。”

    “你赶我走?我帮你拉了那么多回头客,你现在打完斋不要和尚?”蒋晓丽疯狂笑道:“真棒,叶领班,你真心狠手辣。”

    咬着牙,我指着门口喊道:“滚,立刻!”

    抓起包,蒋晓丽头也不回地走了。临走前,她转身说道:“叶萧,你给我记住,终有一天我会让你后悔的。”

    这么电视剧的对白我当然不会放在心上。看着空荡荡的休息室,我点燃一根烟,想起今晚的事,不由叹息一声。

    其实我不是福尔摩斯,也不是料事如神的狄仁杰,当然猜不到蒋晓丽会故意跑回来使出这种肮脏的手段。之所以留在会所,是因为我找“真凶”谈了话。

    半个小时前,客人已经走得差不多。陪完客人,不少公主收拾东西准备回家,包括庄佳佳。拿着包,她脸色黯然地挽上等她一起下班的吴江走向电梯。

    一直盯着她的我走到电梯前,淡淡笑道:“准备回家呀?”

    “是呀,萧哥你还不回去休息么?”吴江笑道。

    摆了摆手,我说道:“吴江,你先下楼吧,我有些事想找庄佳佳谈。”见他面色疑惑,又补了一句:“关于明天的客户安排。”

    看了庄佳佳一眼,吴江笑道:“好,你们先聊,我下楼等你。”他没注意到庄佳佳的面色颇是恐慌,我却看得一清二楚。

    待吴江进了电梯,我招了招手,示意庄佳佳跟我来到僻静黑暗的消防通道。点燃一根烟,我喷了几口烟雾,故作轻松地问道:“佳佳,做坏事的感觉不好受吧。”

    黑暗中,庄佳佳发出沉重的喘气声,没有说话。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道理,我想你是大学生,不用我多说吧。”我苦口婆心地劝道:“别等到没有机会,再哭喊着求原谅,那时已经太迟。”

    几秒后,对面传来了嘤嘤的哭泣声。虽然庄佳佳极力压抑着,可在安静的楼道内如同雷声一般响亮。

    摇了摇头,我问道:“是因为你恨蒋晓丽,想要报仇么?”

    两天前,休息室里发生了一起小风波。庄佳佳接了一杯热水,走回化妆台的路上,碰到了准备出去的蒋晓丽。水洒了蒋晓丽一身,还被烫到了几块皮肤。更麻烦的是,蒋晓丽正要出台。

    拿着纸巾,庄佳佳一边道歉,一边帮蒋晓丽擦拭干净。可蒋晓丽骂个不停,越骂越难听,旁边的周倩茜听不下去,过来拉走了庄佳佳。在姐妹的劝说下,蒋晓丽急着要见客人,也不再纠缠。

    事情若是到此结束,倒也没什么大不了。同住一屋檐下的婆媳尚且矛盾不休,何况一群女人。可惜客人见到蒋晓丽身上的红点,以为她得了病,当即要求换人。

    出来玩,客人第一讲究安全,第二才是爽。即使小姐长得再漂亮,再魅惑人心,只要不安全,仙女也会变成瘟神。更糟糕的是,会一传十十传百,说不定以后再没人敢点蒋晓丽,这相当于砸了她的饭碗。

    一怒之下,蒋晓丽冲回休息室,抓着庄佳佳的头发,又打又骂。当时我正忙着和客人沟通,当然不知道此事。好在周倩茜忘了手机,回来休息室一趟,才救下庄佳佳。这两天来,蒋晓丽一直冷嘲热讽,说她是故意的,想上位才做出此事,并唆使其它姐妹远离庄佳佳。

    流言蜚语比病毒还可怕,不过两天时间,除了周倩倩,没人再愿意接近庄佳佳。而我昨天打算去楼道吸烟,恰巧碰到她和吴江吵架,原因是吴江不仅没有帮她出头,还劝她去和蒋晓丽道歉。备受委屈的庄佳佳哭着说出前因后果,吴江却说蒋晓丽是红牌,没必要和她做对。

    看着委屈的庄佳佳摔门离去,我没有阻拦,也没有再提起此事,想着既然终了,再旧事重提不过是挑起新一轮的战火。

    万万没想到,前日的因会酿成今日的苦果。

    叹了口气,我悠悠说道:“佳佳,你真的不应该这样做,即使报复了蒋晓丽,同时也毁了你自己。”

    对面的哭声越来越大,最后演变成洪水绝提一般。几秒后,她扑了过来,靠在我的肩膀上哭道:“萧哥,我错了,可是我我我……”

    摸着她的头,我说道:“没事,慢慢说。”

    原来庄佳佳之所以偷钱,除了报复,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她受够了吴江的懦弱,想要分手。可两人在一起那么久,多少有些感情,她想着凑够一些钱交给吴江,两人从此一刀两断。一时糊涂之下,她便偷了蒋晓丽的钱。

    抓着我的手,庄佳佳哭喊道:“萧哥,你能不能不要赶我走。我真的很需要这份工作,否则我连学费都交不起,万一被退学了,我可怎么办。”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会所有明确规定,一旦小姐手脚不干净,被查明事实,轻则辞退,重则暴打一顿。毕竟今天偷自己人的钱,谁知道明天会不会偷客人的钱。那可是毁了会所声誉的大事,决不轻饶。

    可法律不外乎人情,何况我知道真相,更是做不到秉公处理。倒不是我对庄佳佳有什么想法,还是那句话,小姐们也不容易,跻身于黑暗中,赚着血泪钱。

    点点头,我摸着庄佳佳的头说道:“行,我会帮你。但你记住,下不为例,不要再做这样的糊涂事,我帮得了你一时,帮不了一世。”

    重重点头,庄佳佳说道:“萧哥,我答应你,绝对不会。否则我……”按住她的嘴,我笑道:“我信你,快回家吧。”

    想起她说的话,我疑惑问道:“你真的打算和吴江分手?”

    走到楼道门口的庄佳佳苦笑道:“做这行越久,听到的故事越多,我越没安全感。吴江,他把我最后的一点依靠都抹杀了,何必再在一起。”

    想劝,却不知该怎么劝。我只好笑道:“你考虑清楚就好,走吧。”

    抽了一根烟,想好怎么弥补蒋晓丽,我离开楼道,准备坐电梯下楼。突然间,我注意到有个身影鬼鬼祟祟地走向c区公主休息室,才有了后面的一幕。

    第二天下午,我赶回会所,正要去找陈龙斌说蒋晓丽离职一事。还没等我走近经理办公室,已然看到一个穿着超短裙气质妖娆的女人搂着张之北的脖子有说有笑。

    探头一看,更是惊讶。我走近二人,皱眉说道:“蒋晓丽,你还回来干什么。工资我会让财务打到你的卡里,你……”

    瞥了我一眼,蒋晓丽冷冷说道:“叶萧,恐怕你太高看自己了吧。整个巴黎1号只有你一个领班吗?不知天高地厚,我回来是跟着北哥,关你什么事。”

    看了我一眼,张之北得意笑道:“叶萧,你可不能怪我。是你对晓丽不好,人家才弃暗投明。”

    “不过我真得多谢你,送了一个红牌给我,还有没有?有多少,我要多少。”

    捏着拳头,我咬牙说道:“我可以打掉你的牙,要多少,我打多少。”退后两步,张之北挥手喊道:“叶萧,你不要乱来,否则我一定告诉陈经理。”

    “老子要打你,不用择黄道吉日。”我走向张之北。

    嘎吱,办公室的门开了。陈龙斌探出头来,看了一眼,对我说道:“叶萧,你进来。”

    办公桌前,陈龙斌告诉我,他已经决定让蒋晓丽跟着张之北。敲了敲桌子,陈龙斌说道:“事情经过你不要再说了。萧子,我想告诉你,小孩子才分对错,大人只讲利益。”

    “蒋晓丽是红牌,你不能把她赶走,连我也不行。别再说了,出去吧。萧子,我劝你一句,闲事少管,赚钱要紧。”

    “钱是最重要的么?”我咬牙问道。

    叹了口气,陈龙斌说道:“萧子,只有当你的钱多到花不完的时候,才有资格说这句话。否则它便是句笑话。”

    “明白了。”我起身离开,关上了房门,仿佛还关上了某些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