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盛宴 第69章 无巧不成书
作者:壶光衫色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坐在张小蝶身边的不是别人,正是白小柔。她讶道:“表姐,你怎么来了?”

    表姐?之前夏巧说过她表妹认识我,还一直觉得奇怪,以为她表妹是会所里的公主,可我怎么也没想到会是白小柔。

    挽着我的胳膊,夏巧说道:“叶萧是我男朋友,我跟他回来看看。你呢。”愣了一下,白小柔再也没有说话。

    走过去,夏巧关心问道:“小柔,你怎么了,不舒服么?怎么脸色变得那么难看。”勉强笑了笑,白小柔看了我一眼,问道:“表姐,你怎么突然和叶萧在一起了,你可是警察,而他不过……”

    摆了摆手,夏巧说道:“表妹,你不是跟我说过,叶萧的人品还不错,而且我和他也不在乎各自的身份,只要彼此相爱就好。表妹,你也不是在意这些东西的人。”

    看着我,白小柔说道:“我倒是不在意,可是某人说过门不当户不对不应该在一起,否则便是害人害己。”

    当初白小柔和我表白,我曾说过,她应该去找同样出入上流社会的富豪子弟,最不济也是公司白领,而不是我这样社会地位卑微又赚不到钱的会所少爷。别过头,我不敢看着白小柔。

    皱了皱眉头,夏巧问道:“某人,你说谁呀。”心里一震,我指着张小蝶说道:“夏巧,我和你介绍一下,她是李山飞的女朋友,小蝶。”

    瞪大眼睛,小蝶看到我眨了眨眼,心领神会地说道:“夏小姐你好。”夏巧笑道:“不用那么客气,你是小飞的女朋友,小飞又是叶萧的兄弟,你叫我巧姐就好。”

    一旁的白小柔趁着夏巧全神贯注和张小蝶说话,冲我比了比拳头,吹鼻子瞪眼,我视若无睹,也不敢有任何回应,生怕引起夏巧的怀疑。

    拍了拍手,白小柔起身说道:“表姐,没事的话,我先回家了。”夏巧疑惑问道:“你不多坐一会?我们两个也好久没见面,我还想着多和你聊聊。”

    偷偷看我一眼,白小柔说道:“不用了,省得别人担心。”我的心再一次提到了嗓子眼。

    点点头,夏巧说道:“你是怕姨丈担心吧。说起来,你离家生活那么久,也是时候回家,别再斗气了。姨丈给你安排了结婚对象,不过是怕你以后吃苦,你又何必非要做对,还是乖乖听家人的话吧。”

    收起脸上的笑,白小柔说道:“表姐,如果是你,你会愿意嫁给一个不喜欢的人么?据我所知,叶萧可没有什么钱,以后跟着他可是要吃苦,要不你去嫁给王一也?”

    回头看我一眼,夏巧说道:“那怎么能一样,我和叶萧经历过生死。况且我爸也没给我安排,所以不能相提并论。”

    眨了眨眼,我示意白小柔不要再乱说话。可她哪里听得进劝告,上前说道:“那好呀,要不我们交换,我和叶萧在一起,你去嫁给王一也。”

    按着额头,我心里暗暗叫苦,幸好夏巧背对着我,没有发现不妥,对面的张小蝶却捂着嘴,幸灾乐祸地笑了起来。

    任何一个女人可以和姐妹开各种各样肆无忌惮的玩笑,除了自己的男人。冷下脸来,夏巧说道:“表妹,你可不要乱说话,我知道你对家里的安排不满,可是你也不能……”

    抱着手,我哀求白小柔不要再说下去。张了张嘴,她欲言又止,夏巧回头看着我,我感觉转手挠着脖子,故作无辜。

    笑了笑,白小柔拉着夏巧的手说道:“表姐,我开玩笑而已,你千万不要放在心上。其实你和叶萧挺般配的,他确实很不错,我祝你们两个幸福快乐,地久天长。”

    女人之间的恩怨如同暴风雨一般,来得快,散的也快。戳了戳白小柔的额头,夏巧笑骂道:“你个死丫头,我还以为你也喜欢叶萧了。”

    “怎么可能。在外混了那么久,我确实吃了不少苦,才不会喜欢他这样的穷鬼。再说了,这段时间我也想通许多,很多事还是讲究个你情我愿,强求不得。”白小柔阴声怪气地说道。

    摸了摸她的头,夏巧笑道:“想通就好,反正有心事的话随时来找表姐倾诉,我一直是你的姐姐。”

    “谢谢表姐,那我先回家了。”夏巧做了个鬼灵精怪的表情,转头道了声再见,经过我的身边,趁着夏巧不注意,狠狠地掐了我一把。

    猝不及防之下,我惊叫一声,夏巧紧张地回头问道:“叶萧,你怎么了,是不是伤口又疼了?”摇了摇头,我说道:“没事,被蚊子咬了一下而已。”

    看着白小柔走出门口,我既松了一口气,又很不是滋味。看了一眼窗外,乌云在聚集,天空在变黑,我赶紧说道:“快要下雨了,我送你下楼坐车吧。这几天你那么累,快回家休息一下。”

    “好吧,但你不要送我,留在家里好好休息。想吃什么随时打电话给我,我送过来给你。小蝶,麻烦你帮我照顾一下她。”见张小蝶点头,夏巧走向门口,正好碰上买菜回来的李山飞。

    “夏警官,你怎么来了,别走呀,我刚买完菜,留下来一起吃饭。”李山飞说道。

    “不用了,下次吧,反正有的是机会,到时我请你们吃饭。”夏巧说道。待她离开,李山飞转头说道:“萧哥,你怎么不留夏警官下来吃饭呀,我可是买了好多的菜。”

    坐在沙发上,我长叹一声,懒得回话。一旁的张小蝶捂着嘴笑道:“要是夏巧真的留下,怕是叶萧一粒饭都吃不下去。”

    “为什么,夏警官不是萧哥的女朋友么?”李山飞疑惑问道。瞪了一眼,我没好气地说到:“哪来那么多为什么,你以为你是淘气蓝猫三千问,快去做饭。”

    撇了撇嘴,李山飞说道:“不问就不问,你们先坐着。”待李山飞进去厨房,我疑惑问道:“小蝶,她怎么来了?”

    原来我住院这几天,白小柔担心我的安全,屡次跑上三楼找李山飞,可是他也不知情。直到李山飞收到夏巧的短信,赶到医院见了我,又把这消息告诉白小柔。之后她得知我今天出院,便第一时间赶来出租出,不料正好撞上送我回来的夏巧。

    难怪说人生如戏,可大多数时候人生又比戏更巧,也不知道老天爷是不是故意安排。撇嘴一笑,张小蝶说道:“萧哥,这剧情可比电视的苦情戏狗血多了,两姐妹爱上同一个男人,还好不是亲生姐妹,否则肯定比九点黄金档还要精彩。”

    “你不幸灾乐祸会死呀。”我瞪眼说道,张小蝶却愈加捧腹大笑起来。

    吃饭时,李山飞给张小蝶夹了一块红烧肉,敲了敲我的碗说道:“萧哥,发什么呆,快吃菜呀,你刚出院,必须好好补补身体。”

    “他呀,估计吃龙肉都没味道。”张小蝶说道。瞪大眼睛,李山飞问道:“不会吧,龙肉可是好东西,虽然我还没吃过,不过肯定很好吃。萧哥,你是不是得了厌食症,要不我陪你去医院看看吧?”

    “看你奶奶个熊,快吃饭。”我没好气说道。自从张小蝶搬进来以后,李山飞克制了以前满口粗言秽语的习惯,几乎没说过一句“奶奶个熊”,反倒是被我抄袭过来。

    撞了撞他,张小蝶小声说了几句。放下碗和筷子,李山飞讶道:“不会吧,白小柔也喜欢萧哥?我怎么不知道。”

    “你个榆木脑袋,全会所的人都知道白小柔喜欢萧哥。听说要不是白小柔,萧哥早被张之北给赶走了。”张小蝶说道。

    点点头,李山飞恍然大悟道:“难怪萧哥吃不下饭,一个有情,一个有恩,就像红烧肉和白切鸡一样,好难选择,是我也吃不下饭。”

    夹起一块红烧肉,直接塞到李山飞的嘴里,我说道:“你再废话,信不信我把整盘红烧肉从你鼻孔倒下去。”张小蝶捂嘴一笑,李山飞伸手护住菜说道:“那可不行,我撑死是小事,张小蝶饿死是大事。”

    扒了几口饭,实在没有胃口,我起身说道:“你们吃,我吃饱了,下楼抽根烟散散心。”李山飞想说话,却被张小蝶制止。

    “萧哥,外面在下雨,你记得带雨伞。你病刚好,千万不要淋雨。”张小蝶说道。点点头,我应道:“放心吧,我又不是三岁小孩。”

    拿了雨伞,我顺手提起门口的垃圾袋走下楼梯。来到一楼,裤兜里的手机铃声响起,是夏巧的电话,聊了几句,叮嘱她好好休息,我挂断电话,打开雨伞去了一趟垃圾池。走回楼道,我点燃最后一根,扔掉捏扁的烟盒,朝着附近的小卖店走去。

    买完烟,我站在小卖店门口,看着稀里哗啦下个不停的雨,心里越加烦躁,如同被天上散不去的乌云压抑着。摇了摇头,我苦笑起来,真没想到夏巧竟然和白小柔是表姐妹,偏偏二人又鬼遮眼似的喜欢我。

    到底该不该告诉夏巧,白小柔喜欢过我?又或者我干脆和夏巧分手,可是我本来已决定好好和她在一起,她又对我那么好。不分手,我又如何面对白小柔,以后难免会见面。越想越是心烦,我把心一横,算了,爱怎样怎样,一切顺其自然,大不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穿过马路,走回出租屋,我不经意看到居民楼附近的一棵大榕树下站着一个女人。她没有带伞,孤零零地站在雨中,全身淋得湿透,如同路旁被风雨打得左右飘摇的小草,让人心生不忍。再仔细一看,我愣在原地。

    回过神来,我急忙冲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