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盛宴 第70章 谁动了我的位置
作者:壶光衫色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抱着双肩瑟瑟发抖的不是别人,正是白小柔。雨水一点点地从她的脸上滴落,移过伞,我着急喊道:“你疯了,为什么不回家,在这里淋雨,万一感冒生病干什么,跟我走。”

    甩开我的手,白小柔退后两步说道:“你走,我不要你管,你个大骗子。”忍住怒气,我再次抓住她的胳膊,坚决说道:“有什么事回去再说,走,我送你回家。”

    猛然推开我,白小柔哭喊道:“我不要你管我,你骗我,我再也不想理你了。”撑着伞,我咬牙说道:“你口口声声说我骗你,我骗你什么了,钱,还是肉体。”

    指着我,白小柔说道:“你骗了我的感情。你说过我们两个不合适,因为身份的差距,可是你怎么能和我表姐在一起,她是警察,而我不过是收银台的小妹。你能和她在一起,为什么当初不肯答应我?”

    心里一软,我叹气说道:“小柔,我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解释。反正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听我说,先冷静下来好不好。”

    “不,我不能接受。你知不知道我有多喜欢你,你知不知道我看到你和我表姐在一起,心有多痛,你明白么?”白小柔拽着我的衣服问道。

    移伞护着她,我劝道:“小柔,我以后再和你解释,现在很难说得清楚,里面的缘由一言难尽。”

    瞪大眼睛,白小柔期待问道:“叶萧,你是不是有苦衷,其实你不喜欢夏巧,对不对。你是迫于无奈和她在一起,或者她威胁你和我在一起。对了,她可能知道我喜欢你,所以我爸为了逼我回家结婚,特意让她勾引你。”

    晃着她的肩膀,我喝道:“够了,小柔,你不要再胡思乱想。根本不是这样,夏巧也不知道你喜欢我,我和她在一起完全是巧合,你清醒一点好不好。”

    蹲在地上,白小柔抱着膝盖哭了起来。哭得让人心痛欲碎,哭得让人心乱如麻。靠近她,我说道:“小柔,我送你回家吧。”

    转头看着我,白小柔泪眼婆娑地说道:“叶萧,你和夏巧分手好不好?你答应我吧,你肯定不是真心喜欢她的,你和她分手吧。”

    越是看到白小柔这样,我越是不敢说出心里的话,摇着头说道:“小柔,我是夏巧的男朋友,她是我的女人,这已经是不可改变的事实。”

    苦笑几声,白小柔问道:“那你以前和我说的话全都是假的?”侧过脸,我沉声说道:“人是会变的,谁也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模样,或者变成曾经自己最讨厌的人也说不定。世事无常,谁又说得准。”

    “好一句世事无常,叶萧,我恨死你了。”白小柔用力擦了擦脸上的雨水和泪水,转身跑开,不顾我的叫喊。

    跑了几步,我也停了下来。倒不是追不上,而是不敢追。追上了,我能和她说什么?她恨我,过段时间自然淡忘,这便是最好的结局。

    裤兜里的电话铃声再次响起,掏出一看,是夏巧的号码。

    “叶萧,我被雨声吵醒了,今天的雨好大,你记得千万别淋雨,如果要买什么东西,要么叫小飞带给你,要么告诉我一声。你刚出院,一定要注意身体。”夏巧关心问道。

    听着夏巧关怀备至的叮嘱,我心中满是苦涩,沉声说道:“夏巧,我……”

    “怎么了,你的声音怪怪的,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怎么雨声那么大,你在淋雨吗,我过去找你。”夏巧紧张说道。

    吸了一口气,我说道:“没事,我在窗边而已。我,想你了。”

    “傻瓜。等我有空,立刻去找你。”夏巧笑道。

    挂断电话,我看着白小柔离开的方向,自言自语道:“对不起,谢谢你。”

    晚上七点半,我和李山飞、张小蝶一起来到会所。走向领班休息室的路上撞到了周倩茜,她招了招手,我走了过去。

    “怎么了?”我疑惑问道。

    皱着眉头,周倩茜说道:“叶萧,你这几天去哪里了?”耸了耸肩膀,我笑道:“处理一点私事而已,怎么,会所出了什么大事。”

    见我不愿细说,周倩茜也没有追问,摇头说道:“倒是没有,张之北也好,吴江蒋晓丽也好,都没有过来c区,一切都风平浪静。不过今晚上班时,我看到他们三人又聚在一起,鬼鬼祟祟地谈论事情,恐怕又要耍什么阴谋诡计。”

    摆了摆手,我毫不在意地说道:“放心吧,经过之前的事,他们应该知道我的手段,不敢再轻举妄动。”

    叹了口气,周倩倩说道:“话虽如此,不过你还是小心一点比较好。毕竟你又不是不知道,马东浩可是部长,如果他真要出阴招,你还真不一定斗得过他。”

    “放心吧,我会见招拆招。而且马东浩是部长,我是领班,一个在天,一个在地,但真惹急了我,拼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我倒是放得下领班身份,可马东浩一定不舍得部长之位。”我笑道。

    “那倒也是。”周倩茜看了我一眼,意味深长地说道:“叶萧,你似乎有了一点不同。”低下头看了几眼,我疑惑问道:“怎么,我身上有不妥吗?”

    摇了摇手指,周倩茜说道:“不是衣服,是你脸上的表情,有股春风得意马蹄疾的味道。”说着话,她凑过身子闻了闻,指着我说道:“你身上有着浓郁的女人味道,是不是又和哪位公主去鬼混了?”

    环顾一圈,我微微笑道:“你猜,不过我想,即使真的,你不会吃醋吧。”哼了一声,周倩倩说道:“你是领班,风流快活是理所应当,我不过是个公主,哪有什么资格吃醋。”

    “那我怎么闻到空气中有一股酸味,很呛鼻子。”我揶揄道。瞪了我一眼,周倩茜说道:“对了,前几天一楼的白小柔每天跑来几趟,追问你的消息。看得出她很喜欢你,你是不是该考虑一下?”

    苦笑几声,我摇头说道:“有什么好考虑,人鬼殊途,她走她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两条平行线相交可不是什么好事。”

    看着我,周倩倩说道:“叶萧,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一言难尽,找个时间再和你说吧。”我说道。抱了我一下,周倩倩附耳说道:“好,反正姐姐随时可以做你的垃圾桶,只要你愿意说,我都愿意听。”

    “怎么,你不会也喜欢上我了吧?”我笑道。其实我知道不会,周倩茜看我的眼神与白小柔明显不同,或许我们有肉体上的亲密接触,也算得上是朋友,可我和她之间还真不会擦出所谓爱的火花。

    莞尔一笑,周倩倩说道:“小弟弟你真的想多了。不和你贫嘴了,我先去化妆。”

    “去吧。”我转过身子,走进了领班休息室。房间里,张之北正和蔡霖小声嘀咕着什么,见我进来,两人迅速分开,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我也不在意,坐回位置安排起晚上的轮次。

    几分钟后,张之北点燃一根烟,走到我身边说道:“叶领班,怎么有空回来上班?我还以为你再也不敢冒头。”

    “滚一边去。”转过身,我朝他比出一个中指,气得张之北直咬牙。

    冷笑几声,张之北说道:“叶萧,你尽管嚣张,不过我怕你的好日子快要到头了。”摇了摇头,我笑道:“张之北,你想对付我,尽管放马过来。只是我劝你三思而后行,别到时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还有,看好你家的狗,别跑来我的区,否则到时又说我打狗不看主人,虽然你也没什么脸面可言。”我继续说道。

    “你……”张之北握紧拳头,却被蔡霖拉到一旁。

    此时,门被推开,陈龙斌探进半边身子喊道:“叶萧,你来一趟办公室,我有话和你说。”

    待他离开,我盖上排班表,转头看着张之北。之前我已然打电话和陈龙斌请过假,他也批准,为什么又突然叫我去办公室?

    想起周倩茜的话,想起张之北脸上得意的表情,我心里“咯噔”一声,暗暗想道,看来倩倩说的没错,他们准是又设下什么全套等我踩进去。

    起身走向张之北,他吓得脸色大变,一步步往后退,急声喊道:“叶萧,你要干什么。你要是敢动手,我立刻告诉陈经理。”

    拉着我,蔡霖劝道:“叶萧,你可不要乱来,要是……”

    抓着张之北的衣领,我冷言说道:“你最好不要惹火我,否则我一定不会放过你。”咽了咽口水,张之北喊道:“我告诉你,冤有头债有主,这次可不关我的事。”

    不关他的事?松开手,我转身离开了休息室。去公主休息室逛了一圈,周倩茜、庄佳佳和张小蝶均安然无恙地坐在位置上化妆,并无任何异样。

    张之北究竟在搞什么鬼?我带着疑惑推门走进经理办公室。

    正签写着各种报销单的陈龙斌抬头看了我一眼,放下笔,沉声说道:“叶萧,从今天起,你做回少爷吧,领班的位置我会安排其他人接替。”

    愣了一下,我按着桌子问道:“斌哥,这是为什么,我又没做错什么事。因为这几天没来上班?我都和你请过假了,这不算旷工吧。”

    摇了摇头,陈龙斌说道:“你不要再问了,这是会所的安排,你快出去吧。”砸了一拳桌子,我喊道:“斌哥,你不能无缘无故降我职,我不接受这样的安排。你告诉我,是不是张之北耍的花样?你说话呀。”

    “我都说了,你不要再问,出去!”陈龙斌怒吼道:“你别忘了,我才是经理。”

    一阵突兀的掌声响起,一人从办公室里的厕所走出来,阴声怪气地说道:“陈经理,你对手下也太好了,害得他们一个个恃宠而骄,这可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