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盛宴 第71章 所谓的艳遇
作者:壶光衫色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转头一看,我皱着眉头说道:“是你。”

    从厕所走出来的不是别人,真是多日不见的王一也。耸了耸肩膀,他笑道:“很惊讶么,我确实日理万机,不像你那么有空,整天想着抢走别人的未婚妻,但看你倒霉这点时间还是要抽出来的。”

    “是你在搞鬼?”我揪着他的衣服咬牙说道。

    “你干什么,萧子,快松手。这是公司的决定,与王少爷无关。”陈龙斌喝道。看着王一也幸灾乐祸的笑脸,我真恨不得狠狠地来上一拳。可打了他,怕是事情更加麻烦,我无奈松开手。

    指着我,王一也笑道:“你可不要乱说,否则我可会告你诽谤。”凑过身子,他低声说道:“老子偏要弄你,你又能怎么样,有本事打我呀,你个废物。真不明白白小柔选谁不好,偏要看上你,真是瞎了眼。”

    哼了一声,我冷笑道:“白小柔真是嫁给你,那才叫瞎了眼。”

    “你……”王一也转怒为笑道:“随便你怎么说,反正我可是一家会所的太子爷,而你不过是个少爷,慢慢享受这美妙的时光吧。”大笑几声,王一也转身离开。

    压抑住揍人的冲动,我看着陈龙斌疑惑问道:“斌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前几天请假,今天才回来上班,即使他们要找我麻烦针对我,也该有个借口在明面上做文章。

    掏出一沓照片,陈龙斌叹气道:“萧子,你怎么不长记性,老是干出一些被人抓住把柄的事。真不是我不想帮你,而是有心无力。”

    拿过照片一看,我愣在原地。背景是我和一个女子交谈,场地很是熟悉。一拍脑袋,我回忆起来。

    ……

    晚上七点十五分,三人走到会所对面的街道,正要过马路,一个女人撞到我的怀里。要看要摔倒,我伸手扶住她,问道:“小姐,你没事吧。”

    弯腰摸了摸脚踝,女人说道:“没事,可能是太饿了。”见她确实没有大碍,我松手准备离开。不料她抓住我的胳膊说道:“大哥,我身上没钱了,你能不能借我几百块?我已经好几天没吃东西了。”

    骗子么?我皱着眉头,没有说话。可她脸上化着淡妆,身上穿着一件单薄的红色连衣裙,五官不算很精致,却隐隐有种勾人魂魄的妖媚气质。

    挥了挥手,女人说道:“大哥,你不要误会,我真不是骗子。我只是和家人闹翻了,所以离家出走,身上的钱包和手机又被人偷了,一时之间……大哥,只要你愿意借几百块,我可以,可以陪你一晚。”

    以她的样貌和身材,几百块买一晚当然不算贵,甚至可以说物有所值。撇了撇嘴,李山飞笑道:“小蝶,你看萧哥多有桃花运,随便一出门都能碰到女人投怀送抱。”

    笑了笑,张小蝶意味深长地说道:“你很羡慕吗?那你去英雄救美,我相信叶萧很乐意把机会让给你。”

    连连摆手,李山飞说道:“不不不,我心里只有……”他看着张小蝶,没有再说话,她却佯装不懂,同样沉默下来。

    凑过身子,我在女人附近嗅了嗅。拍了拍我,女人嘟嘴说道:“大哥,你不要心急嘛,去了酒店,我让你闻个够。”探过头来,她在我耳边吹着入兰香气说道:“大哥,我一定会让你很舒服的,而且我真的只要几百块吃饭,不会多要你的钱。”

    “对不起,我对这些皮肉生意不感兴趣。你还是另寻金主吧。”甩开她的手,我淡淡说道。宛如四川变脸一般,女人拉低眉头,露出一副楚楚可怜的表情说道:“大哥,你真的不肯帮我吗?求求你了。”

    抓住她伸在半空的手,我冷笑道:“你说离家出走,身无分文,可手上戴着卡地亚手镯,如果我没看错,这是今年的最新款吧,价值四万多。而且你身上还喷有香奈儿五号的香水,怎么看都不像没钱。”

    脸色一变,女人惊慌失措地解释道:“不是的,这香水是我前几天喷的。大哥,你别误会,我真的快走投无路了。”

    “再好的香水残留不过一天时间,以你身上的浓郁程度,喷完之后不过半小时。”我笑道。

    干笑两声,女人反口说道:“我记错了,是今天喷的。大哥,你信我吧。”摇着头,我说道:“那更不对,听你的口音,绝对不是本地人,应是y省过来。半天时间可到不了sh市,你离家出走的效率还真高。”

    眼看女人还要再说,我冷冷说道:“不要再编谎话了,我知道你是做什么,我还是那句话,没有兴趣,所以找其他人去吧。”

    知道我已看穿,女人也不再纠缠,低头笑了笑,说道:“大哥,你真好眼力,算我倒霉,一出来便碰上了钉子。”

    指着我,张小蝶说道:“他可是混在女人堆里的,你还想骗得了他?别耽误时间了,快去找其它好心人吧。”

    撇嘴一笑,女人摇曳着婀娜的身姿走开。

    撞了撞我,李山飞疑惑问道:“萧哥,她那么可怜,你怎么不帮一下她?”我和张小蝶互看一眼,没好气地说道:“你个笨蛋,她才不是可怜虫,说不定一天赚的钱比你我一个月都多。”

    “怎么可能?”李山飞一拍手掌,恍然大悟道:“我明白了,她也是小姐。小蝶,对不起。”意识到言语不妥,他转头看了张小蝶一眼,幸好她没有在意。

    “你不要说对不起,我们确实是小姐。”张小蝶不再说话,一人穿过马路。叹了口气,李山飞打着自己的嘴巴骂道:“怪你乱说话,怪你口不择言,萧哥,小蝶肯定生我气了,怎么办。”

    “谁让你胡说八道。放心吧,小蝶不是那么小气的人。”我说道。虽说崩口人忌崩口碗,不过张小蝶也不是小心眼的人,顶多生一会闷气。

    路上,李山飞挠着头问道:“萧哥,即使那女的真是小姐,也不至于一天赚那么多钱。”

    “怎么没有?你想想会所的红牌,一天的工资加上客人的消费,是不是超过两三万,只不过她们要把一大半的钱交给会所。你一个月能赚两三万么?如果那女人真是私活女,赚得多也没什么好奇怪。”我解释道。

    私活女,同样是小姐,又与会所的公主有所不同。顾名思义,她们是私自接活,不受任何会所和鸡头的管控。又分两种,一种是住在出租屋里,靠着廉价的嫖资接待各种客人,一个月累死累活也不过几千块钱。另一种则是半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的高档小姐,专门寻找有钱的路人进行皮肉生意,说是几百块,一旦上了床,不给个几千,怕是离开不了房间。

    有些私活也会演变成更加危险的陷阱,俗名“仙人跳”。看着李山飞,我叮嘱道:“以后路上喷到这样的女人,千万要有多远躲多远,千万别想着捡便宜。”

    很多人之所以上当,无非是贪图小便宜,想着几百块能上极品好货,不料一不留神踩进坑里。可惜很多时候捡了芝麻,怀里的西瓜就被人抱走了,皮肉生意和其他商品一样,便宜没好货,好货不便宜。

    点点头,李山飞应道:“我明白了。”搂着他的肩膀,我笑道:“其实我倒不是很担心你。”

    愣了一下,李山飞得意说道:“为什么,是不是觉得我很聪明。”我摇头说道:“恰恰相反,因为你那么憨,一看没什么钱,她们不会打你的注意。”

    何况好人怕坏人,坏人怕泼妇,泼妇怕烂命。像李山飞这种头脑简单的人要是被逼急了,肯定不管三七二十一大闹一顿,到时双方都讨不得好。所以那女人才会第一时间撞上了我,而不是李山飞。

    翻了翻白眼,李山飞说道:“萧哥,你是在骂我,还是夸我。”

    “肯定是夸,而且你心里不是装着张小蝶,谅你也不会有闲心找其他女人。”我笑道。脸色一红,李山飞着急说道:“萧哥,你又胡说八道,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指着他,我揶揄道:“你还怪我,刚刚不知是谁,差点表露了心迹。小飞,你要是怂,我可以助你临门一脚,让你美梦成真抱得美人归。”

    “怂你奶奶个熊,老子要去找夏警官告状,说你欺负我。”李山飞恼羞成怒地喊道。

    两人一路打闹着走回会所。

    ……

    回想起那一幕,我哪里还不明白问题的关键。那毫无疑问,是王一也派她故意缠上我,再找人暗中拍下照片,以此诬赖我再次想挖走红枫阁的公主。有了证据,他再威逼陈龙斌降我职,便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萧子,算我拜托你了,不要在搞那么多事。你斗不过王一也张之北他们,还是算了吧。”陈龙斌摇头说道。

    张了张嘴,我转口说道:“这次是我疏忽了。斌哥,我服从公司的安排,你先忙,我出去干活了。”

    离开房间,我来到楼梯间,点燃一根烟沉思起来。王一也会对付我倒不奇怪,问题是隔了这么久,怎么会正好卡在这个时间点,太巧合了吧。难道内里另有乾坤?

    至于关不关张之北的事,想想他说的话,明显此地无银三百两,说不定这还是他给王一也出的主意。看来想和平共处,终究还是一厢情愿。

    门被推开,一人走进来说道:“我就猜到你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