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盛宴 第72章 愚蠢的女人
作者:壶光衫色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你找我有事?”我疑惑问道,递过一根烟。接过烟,李山飞说道:“我去领班休息室找你抽烟,结果你不在,张之北又冷嘲热讽,说什么我们好日子到头了。”

    见我不说话,李山飞紧张问道:“萧哥,你的脸色怎么那么差,不会是他们又想对付小蝶吧。”

    摇了摇头,我说道:“不是小蝶,他们要对付的是我。还记得路上碰到的女人吗?那是个陷阱。”

    “陷阱,可是你不是识破了么?”李山飞说道。

    可惜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这是一出连环计。想必王一也安排那个女人撞上我,料着要么我见色起心,约好一起去开房,他再来个捉奸在床,要么我拒绝她的请求,拍下照片,以作诬赖的证据。

    不管如何选择,在女人撞入我怀里的一刻,已注定我输了。

    听我说完前因后果,李山飞说道:“萧哥,还是你聪明,没有答应那个女人。既然如此,我们去把她找出来,只要证明她是私活,不是红枫阁的公主不就行了?”

    摇着头,我苦笑道:“那个女人是什么身份已经不重要。即便她真是私活,先不说在sh市搜刮一个小姐有多困难,即便找到怕是也无济于事。”

    “为什么?”李山飞问道。

    原因很简单,他们能想出这种计谋,必然不会留下破绽。要么会给那女人一大笔钱,让她远走高飞,要么威逼利诱,使得她绝不敢反口。即使找到她,怕是也不会承认受了王一也的唆使。

    叹了口气,李山飞说道:“萧哥,会所内的勾心斗角真严重,也亏是你,要是我,一分钟也待不下去。”

    以前我也很烦这些职场斗争,可经过几轮较量,我开始觉得还真应了一句老话。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其乐无穷。若是可以和平相处,我倒也乐得清静,可一忍再忍对方却变本加厉,那倒不如斗个痛快。

    换做以前,或许我会和李山飞做一样的选择,离开会所,回到工地过上简单的日子。可现在不会,我好不容易拥有的东西决不能让人轻易夺走。想让我乖乖认输?没门!

    拍了拍李山飞的肩膀,我叮嘱道:“这几天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不要动手,更不许帮我,只要照顾好小蝶、倩倩她们。”

    “那庄佳佳呢?”李山飞问道。

    “张之北或吴江应该不会找她的麻烦。”我说道。上次之后,赵伟几乎天天都来找庄佳佳,甚至和陈龙斌开出包月的条件。即赵伟一次性给了十几万,包了庄佳佳一整个月,除了他,她也不能再接待其它客人。

    换句话说,只要赵伟没玩腻之前,张之北他们都不敢对付庄佳佳,否则惹怒了客人,他们也没有好果子吃。毕竟能随便甩出十几万的赵伟绝不是普通的生意人那么简单,他们也不会傻到往枪口上撞。

    几天后,晚上九点,陈龙斌带着b区一位少爷走来,指着他说道:“从今天起,他将是c区的领班,叶萧降为少爷。”

    众人窃窃私语,又很快平静下来。或许已经见怪不怪,或许是意料之中,我和张之北做对以来,几乎没做稳过领班位置,像跷跷板一样忽上忽下。至于张之北会派另一个少爷严阳荣过来接替,无非是担心吴江斗不过我。

    散会后,周倩茜拉我到走廊尽头,小声问道:“你怎么又被降职了。”耸了耸肩膀,我笑道:“我快习惯了,又不是什么大事。”

    “需要我帮忙么?”周倩茜问道。

    摇了摇头,我说道:“暂时不用,需要的话我会告诉你一声。”戳了戳我,周倩茜说道:“你最近都没怎么找我,不会是有了新欢吧。”

    这几天,担心他们会把目标转向周倩茜、张小蝶,所以在会所里我刻意和二女保持着距离。笑了笑,我说道:“你不担心引火烧身呀?”

    撇了撇嘴,周倩茜说道:“那有什么办法,我都上了贼船,再下去已经来不及。还不如等着你这把火重新烧旺,再给我一点热量。”右手楼上我的脖子,她附耳低吟道:“要不要我给你打打气。”

    这个女人还真是个妖精,举手投足间都散发着诱惑,快速引发让人欲罢不能的情欲冲动。她的嘴越来越近,我正要吻上去,裤兜里的手机铃声响起。掏出一看,是夏巧的号码,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我接通电话。

    “夏巧,怎么了?我在上班呢。”我问道。

    “你没干坏事吧,我可警告你,不许泡妞,否则我饶不了你。”夏巧说道:“你身体没事了吧,我这几天忙着追捕毒贩,没空去找你。等我忙完,一定过去陪你。”

    “毒贩?”我皱眉问道。

    叹了口气,夏巧说道:“是呀,最近sh市冒出几个厉害的毒贩,到处贩卖毒品,是从其它省逃亡过来,想赚些块钱,我们正全力追捕。不和你说那么多了,我先去报到,你记得乖一点。”

    挂断电话,我皱起眉头。搂着我脖子的周倩茜笑道:“她是你的女朋友吧。想她想得这么入神,你真动情了?”

    回过神来,我笑了笑,没有回答。不过周倩茜再次吻上来时,我挡住了她的嘴,说道:“今天还是算了吧,没什么心情。”

    退回身子,周倩茜揶揄道:“你这是要改邪归正弃恶从良么?难怪之前没来找我。”知道她有所误会,我张了张嘴,却又把想解释的话咽了回去。

    “如果你真能找到真爱,我也替你开心。毕竟那也是我梦寐以求的东西,只可惜我这辈子怕是没机会了。叶萧,好好把握,想找一个真心爱自己的人并不容易,千万别让她为你伤心为你流泪。”周倩茜沉声说道,脸色黯淡许多。

    听了她这番话,不知为何,我脑袋里第一个想起的不是夏巧,而是在雨中哭泣的白小柔。她当时的伤心欲绝,直到今天想起来,心里仍是很不舒服,总感觉闷着一口气,吐不出,咽不下。

    “倩倩,如果一段感情是错误的开始,是该继续还是结束?”我抬起头,周倩茜却已不见踪影,想必是我发呆时回了休息室。叹了口气,我踩灭了烟头。

    几天下来,严阳荣倒也没有太过为难我,不过指挥我去干些杂货,基本不让我带小姐进房赚取服务费和小费。越是这样,我越是担心,依张之北和王一也的性格,绝不会就此罢休。

    三天后,下午六点,我如常来到会所门口,正要进去,听到身后传来一阵嚣张的引擎声。回头一看,是一辆异常眼熟的好车。如果没有记错,里面坐着的不是别人,正是王一也。

    过来找我麻烦么?我正想着,却看到王一也下车,看了我一眼,嘴角撇出一抹冷笑,走到副驾驶的位置打开车门。

    看清从车里钻出的人,我大为震惊。顾不得许多,我冲过去抓住她的肩膀说道:“你怎么能坐他的车?”

    甩开我的手,白小柔冷冷说道:“不关你的事。我和你什么关系,你凭什么管我?”走到白小柔身边,王一也搂着她的肩膀,得意说道:“是呀,关你什么事。你应该好好想着怎么斟茶递水,而不是到处好管闲事。”

    “他不是好人,小柔,跟我走。”我拉着白小柔。可她再次躲开,侧脸说道:“叶萧,我再说一次,你没资格管我。我和什么人在一起是我的自由,还有,他是我的未婚夫,不是坏人,请你不要污蔑他。”

    苦笑几声,我仿佛听到外星人说话一般,不敢置信地说道:“白小柔,你疯了吧。你知不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他和多少女人鬼混过。你真打算嫁给他?”

    看着我,白小柔冷言问道:“那你呢,你比他好到哪里去。和你上过床的女人也是两只手都数不完吧,还五十步笑百步。而且一也答应过我,从今往后不会再被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勾搭。”

    “你清醒一点好不好,那种鬼话你也能信?”我怒吼道。

    啪,白小柔扇了我一巴掌,喊道:“我当初连你的鬼话都信,凭什么不能信他的话。叶萧,我们没有任何关系,我也不会烦你,请你记得当初自己说过的话,同样不要来烦我。”她踮起脚亲了王一也一口,转身走进会所。

    扶着车,王一也摸着脸,得意笑道:“叶萧,你是不是很羡慕,很难过呀。”探过身子,他低声说道:“老子一点也不喜欢白小柔,不过我非要娶她,再慢慢折磨她,让她这个贱人得到应有的下场。”

    抓住他的衣领,我咬牙说道:“王一也,你要对付我,尽管放马过来。小柔是无辜的,你凭什么这样对她。”

    打掉我的手,王一也整理着衣领,冷笑道:“无辜?当初她为了你,三番五次地拒绝我,还威胁她父亲一定要解除婚约,弄得我颜面扫地。从来只有我甩别人,还没有其他女人敢这样对我,此仇不报我枉为人。”

    拍了拍我的脸,王一也笑道:“虽然不知道你干了什么,让白小柔这么恨你。你放心,到时我们结婚,肯定会给你发一张请柬,记得要来,没有红包也不要紧,反正你也给不了多少钱。”大笑几声,王一也钻进车里,扬长而去。

    转身看着会所门口,我紧紧握着拳头,指甲几乎快要掐到肉里。白小柔,你为了报复我,不惜连自己也搭进去么?你这个笨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