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盛宴 第74章 跌落陷阱
作者:壶光衫色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明知山有虎,我还真不是偏向虎山行的人,若是可以,我当然想拒绝。可马东浩是部长,我只是个身份卑微的少爷,若是反抗,他必然拿不服从命令的理由辞退我。当然,我要是辞职,他也奈何不了我,只是……

    转念一想,我笑道:“当然不敢。能招待马部长的朋友,是我的荣幸。”拍着我的肩膀,马东浩和蔼可亲地笑道:“叶萧,其实你挺聪明的,只是有时太过心高气傲,否则我还真想好好栽培你。”

    “谢谢马部长的夸奖。”我同样皮笑肉不笑地应道。

    嘴角一咧,马东浩带着我来到325包房门口。推开门,他说道:“进去吧。”

    进到房间,里面一片漆黑,还没等我反应过来,马东浩迅速反锁上了门,并打开一盏小灯。粉红灯光映照下,三位青年正围在桌子旁。一人手臂上有着黑色骷髅头纹身,一人手腕上纹着龙头,最后一人脸上有着一条三寸长的刀疤。

    抬头看了一眼,刀疤男毫不在意地说道:“马部长,来来来,我告诉你,这可是泰国来的好货,有钱你都不一定能买到。咦,他是谁?”

    三个男人注意到我,立马站起身,掏出刀子。骷髅男厉声问道:“马部长,你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带陌生人进来。”

    挥了挥手,马东浩说道:“你们不用紧张,他是我们会所的少爷,他说想尝尝这玩意,所以才带他进来见识一下,你们放心,他绝对不是警察。”

    尝尝?泰国来的好货?心里“咯噔”一声,我暗道不好。看来这群人不是普通的社会青年,而是恶名昭彰的毒贩。而马东浩带我进来,明显是不会让我全身而退,好恶毒的心肠!

    桌面上有一小堆白色粉末,刀疤男蹲下来,用会所的硬皮卡片把所有粉末分成一条条细条。抬起头,刀疤男看着我说道:“新人,让你看看哥的厉害。”

    用一小张白纸卷成筒状,一端放入鼻内,一端对准桌上的粉末,用力一吸,刀疤男直接吸走一整细条。蹲在地上,刀疤男浑身颤抖着,发出一种古怪的**声,喉咙咕噜不停,还翻了好久的白眼。

    深呼一口气,刀疤男大声喊道:“爽!马部长,你快来试试。”看了我一眼,马东浩笑道:“好,我来试试所谓的好货。”

    果然没猜错,马东浩也是瘾君子,俗称的“道友”。难怪之前在他办公室安装摄像头,我查看监控录像,获取他收取贿赂证据时,偶尔会看到他浑身抽搐,额头冒汗,想必那是毒瘾发作。

    不知是马东浩担心在办公室里吸d会被人发现,还是当时没有准备好毒品,我才没有看到那一幕。

    糟糕的是,马东浩走向桌子,其它两个纹身青年不约而同地围过来,堵在门口附近。估计是我微微侧过身子的动作引起了刀疤男的注意。

    待马东浩吸食完毕,他擦了擦鼻子,一脸亢奋地指着桌子的粉末说道:“叶萧,过来试试吧。这种级别的好货可不是什么时候都有,长青哥,他是新人,第一次不收费吧。”

    点点头,刀疤男说道:“没问题,我一向很大方,第一次嘛,免费没问题。来吧,尝尝。”

    怪不得那么多人会染上毒瘾,怕是都中了所谓“第一次免费”的陷阱。天下从来都没有免费的午餐,越是有好处,背后的陷阱也越深。我在工地时看过不少染上毒瘾的工友,因为没钱购买,通宵达旦在床上滚来滚去,痛苦不堪,白天又精神萎靡,甚至有几人因为精神恍惚而出了工地事故,落下残疾。

    笑了笑,我说道:“马部长,我想起外面还有工作没完成,下次吧。谢谢长青哥和马部长的好意,我先出去了。”

    两个纹身青年挡住门口。骷髅头恶狠狠地说道:“你什么意思,小子,是不是想去报警。”

    连忙挥手,我说道:“当然不是,我哪里有胆量去报警。马部长可是会所的领导,我可不敢得罪他。几位大哥放心吧,我一定当做什么事都没看到,绝对不会向外透露一丝风声,我对天发誓。”

    哼了一声,马东浩笑道:“叶萧,我好心带你进来见识。你不会这么不给面子吧?再说了,你不听我的话,总该给一点面子长青哥吧,他可是一片好心。”

    转过身,我鞠躬道:“长青哥,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我暂时没什么钱,等我存多一点钱,一定会找你买一包尝个新鲜。”

    点燃一根烟,刀疤男说道:“别废话了,我陆长青行走江湖那么久,还没人敢驳过我的话。老子问你一句,试不试。”

    既然对方撕破脸面,我也懒得再虚与委蛇。看了一眼站在一旁幸灾乐祸的马东浩,我淡淡笑道:“试又如何,不试又如何。”

    “试,你是朋友,我们当然不会为难你。不试,为了安全起见,我们可不能让你大摇大摆走走出去,要么留下一只手,要么留下舌头。”刀疤男“唰”的一声将刀插在桌子上,冷冷喝道:“你自己选吧。”

    看着马东浩,我咬牙说道:“马部长,你还真是好照顾。”耸了耸肩膀,马东浩笑道:“叶萧,你误会了。我可是一番好意,谁知你出尔反尔,还不领长青哥的情,我可帮不了你。”

    “别废话,给老子滚过来,吸了一条,我立马放你走。”叶长青冷言说道。

    扭了扭脖子,我说道:“对不起,我还真是没兴趣。”

    说时迟那时快,骷髅头一脚踹来,我侧身避开,抓住他的腿往旁边一拽,一拳揍向纹着龙头的青年,只要一拳打倒他,我便能冲出房间。龙头青年并不高,只有一米七,身材有些瘦弱,应该不难对付。

    抓住他的肩膀,我右膝一顶他的腹部,本以为他会倒下,不料他咧嘴一笑,说道:“身手还不错嘛。”不顾腹部的疼痛,他直接一拳砸中我的脸。

    还没反应过来,之前被我拽开的骷髅头同样冲了过来,抓住我的双腿用力一掀,我整个人旋转三百六十度重重摔倒在地。眼看二人再次走来,我拼命瞪着脚,一边往后挪到冰箱处,打开冰箱的门,抓起里面的啤酒瓶、红酒瓶,甚至速溶咖啡包,一股脑地扔过去。

    站在一旁的陆长青皱眉喊道:“你们两个废物,一个人都打不过,老子白给你喂那么多好东西。快动手,别磨磨蹭蹭的。”

    怒吼一声,龙头青年抓起地上的啤酒瓶砸在自己的脑袋上,掏出一把刀,目露凶光杀气腾腾地走过来。不等他刺来,我挥手说道:“行,我认输了,我吸。”

    哼了一声,叶长青不屑笑道:“我还以为多有本事,不过是只软脚蟹。”旁边的马东浩却紧皱着眉头,一言不发。

    “快一点,m的,再叽叽哇哇,老子立刻割了你的舌头,挖了你的蛋。”龙头青年狠狠踹了我一脚,我直接扑倒在桌子附近。

    爬起来,我撑着桌子问道:“长青哥,是不是只要我吸了一条,你便不会杀我。”撇了撇嘴,叶长青说道:“当然,吸了以后,你我就是朋友。我当然不会再为难你,以后要买货随时来找我。”

    “叶萧,这可是毒品,你可要想清楚,一旦吸了这辈子都不能回头。”马东浩故作好心地提醒道。冷下脸来,叶长青不悦说道:“马东浩,你这是什么意思。”

    意识到不妥,马东浩干笑两声,说道:“长青哥,我刚才吸了好货,一时糊涂说错话,你千万别放在心上。”

    哼,马东浩不过是想让我拼命反抗,再死在骷髅头和龙头青年手里,可我还没那么笨。吸了毒品,大不了走一步算一步,没了命,可什么都没有了。

    学着叶长青卷起纸筒,我用手堆近粉末,凑过去,犹豫许久,还是没有吸进去。

    踹了一脚桌子,叶长青怒吼道:“你个废物,这是好东西,墨迹什么,老子没那么多功夫陪你耗着。”

    咽了咽口水,我苦笑道:“好,我现在吸。”把心一横,我捏住半边鼻子,用力一吸,粉末顺着纸筒钻进鼻腔,一股炙热感从喉咙处逐渐蔓延到了体内各个器官,整个脑袋仿佛被火烘烤一般。

    丢掉纸筒,我跪在地上,蜷缩着身体,像刺猬一般,浑身发抖。满意地笑了笑,叶长青挥手说道:“你们把货收起来。”走到我身边,他踹了我一脚说道:“小子,慢慢享受吧,以后想要货随时来找我。”

    哆嗦一阵,我剧烈都动起来,乱挥着手喊道:“好多美女,好漂亮,这是在哪。”过了一阵,美女又变成毒蛇,紧紧缠绕着我的身体,勒得我几乎快踹不过气,又有着隐隐的快感,让人欲罢不能。

    抓着叶长青的裤腿,我哀求道:“长青哥,再给我试一条,好不好,再给我一条。”

    踢开我的手,叶长青蔑笑道:“别太贪心,你可是免费吸了好几千块。而且第一次吸那么多,想死呀。别管他,我们走。”

    待三人离开,我仍瞪大双眼,一动不动。马东浩走过来,冷笑几声说道:“没想到你还真怕死,我还以为你会宁死不屈,看来还是高估你了。不过以后……”

    抱着双手,我哆嗦着说道:“马部长,我好冷,你能不能帮我拿一张被子过来,我真的好冷,求求你了。”

    踹了我一脚,马东浩直接走出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