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盛宴 第75章 愤怒的李山飞
作者:壶光衫色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过了十几分钟,李山飞经过房间,冲进来扶起我,着急问道:“萧哥,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是不是生病了,我送你去医院吧。咦,你身上的伤,谁打你了,是不是张之北,老子去找他报仇。”

    抓住他的衣服,我虚弱说道:“不要,不关他的事。我是旧伤复发而已,休息一下没事了。”好巧不巧,张之北从房门口探出头来,幸灾乐祸地笑道:“这不是我们会所的金牌打手叶萧么,怎么变成这幅鬼样子。”

    指着他,李山飞怒吼道:“张之北,是不是你搞鬼,找人打伤了萧哥,我绝对不会放过你。”撇了撇嘴,张之北说道:“你可不要冤枉我,这事与我完全无关,一切是他咎由自取。他是吸了……”

    “张领班,我求求你不要说,我求你,好不好。”我苦苦哀求道。冷笑几声,张之北说道:“叶萧,我还真是高看你了,本以为你有多大能耐,现在彻底变成一个废人,我想和你玩都没什么兴趣了。”

    “吸?”转身看着我,李山飞皱着眉头问道:“萧哥,张之北说的话什么意思。你吸什么,不会是吸毒了吧。”

    看着他,我没有说话。

    瞪大眼睛,李山飞怒吼道:“萧哥,你疯了,你知不知道那是会害你一辈子的玩意,你怎么能碰。你忘了工地上的二狗、陈光,你还记得他们惨死在路边吗,都是因为毒品,你说过永远不会碰的。”

    低着头,我无奈说道:“小飞,我没得选。”笑了笑,张之北说道:“是呀,他没得选,如果可以重来,估计他再也不敢和我作对,哈哈哈。”

    在张之北的猖狂大笑中,李山飞狠狠地揍了我一拳,喊道:“萧哥,你真的疯了,老子一定要打到你清醒为止。你给我记着,那玩意绝对不能碰。”

    不记得被李山飞揍了几拳,直到路过的周倩茜冲进来拉开了他。扶着我,周倩茜喊道:“李山飞你疯了,他可是你的兄弟。”

    “不,他不是,我认识的萧哥不是这样的,你是个疯子。”李山飞歇斯底里地喊道。看了看我,周倩茜疑惑问道:“究竟怎么回事。”

    艰难地挥了挥手,我摇头说道:“小飞,不要说。”咬了咬牙,李山飞踹了墙面一脚,离开了房间。

    “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张之北大笑几声,转身走回领班休息室。转头看着我,周倩茜关心问道:“叶萧,究竟出了什么事,你的脸色很难看,是不是很不舒服,我送你回家休息吧。”

    摇了摇头,我抱着膝盖说道:“你去帮我拿张被子过来吧,不要惊动其他人,也不要告诉任何人。”见我瑟瑟发抖,周倩茜说道:“好,你等我一下。”

    拿来被子,周倩茜小心翼翼地帮我盖在身上,关上了门,安静地陪我坐在地上。半晌后,她试探着问道:“叶萧,你是不是砰那东西了?”

    我没有说话,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是不是张之北逼你的?那群王八蛋。她们怎么能这样对你,我去找他们算账。”拉住她的手,我摇头说道:“不要,他们心狠手辣,什么事都干得出,我不希望你再出事,答应我不要去。”

    “叶萧……”周倩茜紧紧地抱着我。

    凌晨两点,我疲惫不堪地走出会所。一出大门,我看到门口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长发披肩,身材窈窕,张嘴喊道:“白……”

    话语声戛然而止,因为转过身的不是白小柔,而是夏巧。小跑过来,她扶住我紧张问道:“叶萧,你身上怎么会有伤,是不是被人打了,谁动的手,你告诉我,我立刻报警。”

    按住她探进包里的手,我摇头说道:“没事了,会所有客人打架,我过去劝架时,不小心挨了几拳。放心吧,事情已经解决了,不要再报警,否则我也会有麻烦。”

    明白我工作的特殊性,夏巧也不再坚持,红着眼说道:“叶萧,你……”摸着她的头,我笑道:“傻瓜,小伤而已,以前我在工地也经常打架,没事的。”

    回到家,张小蝶见夏巧扶着我,着急问道:“夏巧姐,萧哥怎么了。”摆了摆手,我说道:“没事,不用担心。”

    扶我坐到沙发上,夏巧去倒了一杯水,叹气说道:“他在会所打架了,这份工作多少还是有些危险。叶萧,要不你还是换份工作吧。”

    “打架?”张小蝶皱起眉头,一脸疑惑,我赶紧冲她眨了眨眼。

    听出张小蝶语气不对的夏巧转身问道:“小蝶,今晚会所是不是打架了?”好在张小蝶也机灵,装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说道:“我想起来了,是不是335包房的客人喝醉酒闹事,我当时正陪着客人,所以不知道是萧哥动手了。”

    推了推我,夏巧心疼说道:“你个傻瓜,会所那么多人,你为什么要冲在最前面。才出院不久,要是又伤到哪里怎么办。不行,我明天还是要带你去医院看看。”

    在我眼神的示意下,张小蝶心领神会地打了个呵欠,说道:“萧哥,夏巧姐你们聊,我有点困,先去睡了。”

    拉着她的手,我笑道:“真的没事,让我休息一晚就好,你放心,如果明天我还是不舒服,再去医院也不迟。”

    “可是……”夏巧说道。搂着她,我说道:“你不是说最近在查毒贩的事吗,这么重要的时刻,你怎么能随便请假,这可是你立功的好机会。人民群众需要你,社会需要你,你可不能让她们失望。”

    撇了撇嘴,夏巧笑骂道:“就你嘴贫,道理一套一套的。但你要答应我,有什么不舒服第一时间告诉我,千万不能瞒着我,否则决不饶你。”

    竖起四根手指,我笑道:“绝不敢欺骗夏警官,否则天打雷劈……”夏巧捂住了我的嘴,我在心里暗暗说道:“老天爷,我可竖的四根手指,你千万别当真。”

    “对了,你们最近追查到毒贩行踪没有,他们是不是拥有大量毒品。”我故作不经意地提起。想了想,夏巧说道:“快了,有人看到他们在东区的化肥厂出现,不过制毒的具体地址还没查清。要是抓到了他们,估计能查获一大批海洛因……”

    看了我一眼,夏巧抱歉说道:“叶萧,对不起,这些是机密,我不能和你透露太多。”笑了笑,我毫不在意地说道:“傻瓜,我只是随便问问,你不用回答得那么详细。”

    此时,房间门打开,李山飞探头看了我一眼,又快速关上。愣了一下,夏巧疑惑问道:“小飞,怎么回事,他好像在生你的气。”

    耸了耸肩膀,我说道:“谁知道,或许他和张小蝶一样,快来亲戚了,所以脾气有点暴躁,不用管他。时间也不早了,你还是早点回去吧,我送你下楼坐车。”

    按着我的肩膀,夏巧说道:“你乖乖留在家里休息吧,我一个人能行。”眨了眨眼,她低下身子,靠近我耳朵说道:“叶萧,我会想你的。”随后如同蜻蜓点水一般亲了一下我的脸。

    “哎呀,这里好痛。”我捂着胸口惊呼道。大惊失色的夏巧紧张问道:“怎么了,我是不是不小心碰到你的伤口,没事吧。”

    抓住她的手,我顺势搂她在怀里,亲上了她的嘴。拍打了几下,估计担心伤到我,又或者臣服在我的热吻之下,夏巧捶打的力气越来越小,手也逐渐绕上我的脖子。

    半晌后,四瓣嘴唇分开,夏巧依旧金闭着眼,从脸红到了耳朵根。敲了一下她的脑袋,我笑道:“还闭眼,回味无穷呀。”

    “你个大坏蛋。”夏巧睁开眼,快速挣脱我的怀抱,擦了擦嘴,红着脸开门走了。半小时后,我收到了夏巧发来的信息。

    “大坏蛋,我回到家了,准备洗澡睡觉,你也早点休息。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千万不要让我担心。我会想你的,晚安。”

    简单回了信息,我把手机丢到一旁,靠在沙发上,看着李山飞所在的房间,叹了一口气,点燃一根烟。烟雾缭绕中,我的心情如同打翻了五味瓶一般复杂。

    人生有很多条路,痛苦的是要走哪一条很多时候轮不到我们选择,而是被迫无奈走上一条不归路。难怪有人说,后悔药是所有人都渴望得到的药,只可惜它和长生不死药一样,只是个传说。

    第二天,李山飞依旧没有和我说一句话。下午六点,他提前去了会所,张小蝶则选择与我同行。路上,她疑惑问道:“萧哥,你是不是又和小飞闹别扭了?他从昨晚回来到现在,一句话都没说过。”

    叹了口气,我说道:“一言难尽,有机会再和你说吧。”

    两天后的凌晨一点半,公主和少爷都走得七七八八。张小蝶找到我,问道:“萧哥,我们一起回去吧?”

    这几天,李山飞依旧没有理我,都是一个人来回,连张小蝶都没等。我摇头说道:“你先回家吧,注意安全,我还有点私事要办。”

    点点头,张小蝶叮嘱一举小心,走进电梯,而我走进楼道,抽了好几根烟,咬了咬牙上了四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