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盛宴 第76章 众叛亲离
作者:壶光衫色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站在门口,犹豫半晌后,我敲了敲门。里面传出了马东浩戏谑的声音:“进来吧。”想必他已然猜到是我。

    房间里,马东浩坐在办公桌后,竖着双手,淡淡笑道:“是叶萧,这么晚来找我什么事?不过我刚签完一批文件,很累,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走到桌子前,我低声说道:“马部长,我有事想求你,希望你能百忙之中抽一点时间帮帮我。”挑了挑眉,马东浩笑道:“你说什么,我听不清楚。”

    “希望你能百忙之中……”我说道。

    “不不不。”马东浩摇着手说道:“不是这一句,是上一句。”

    知道马东浩故意刁难,我也只能乖乖说道:“马部长,我求你帮帮我。”把手放到耳朵旁,马东浩装模作样地说道:“什么?我还是听不清楚,怎么说话那么小声。”

    扯着嗓子,我竭尽全力地喊道:“马部长,我求你,你帮帮我吧。”掏了掏耳朵,马东浩撇嘴说道:“那么大声干什么,想震聋我的耳朵呀。求人是这种态度么?”

    深吸一口气,我看着他低声下气地说道:“马部长,你不要再耍我了。我真的受不了,我求你给我一点昨晚吸食的粉末吧。不是给,我说错了,是买,我愿意出钱,多少钱都没问题。”

    “原来是为它呀,你早说。”马东浩从抽屉拿出一小包粉末,我不自觉咽了咽口水。看了我一眼,他走出办公桌,在我面前晃了晃小包,得意笑道:“是不是很想要。”

    睁大双眼,我情不自禁地点点头,像乞求主人给予食物的狗一般。拍了拍我的脸,马东浩爽快地扔在我的脸上,笑道:“拿去吸吧,不够再来找我,叶萧,只要你不再和我作对,这些东西你要多少,我都能满足你。”

    捡起小包粉末,我像捧着价值连城的和氏璧一般,点头说道:“谢谢马部长,太谢谢你了。以前是我有眼无珠,有眼不识泰山,对不起。你放心,我以后再也不敢和你作对,从今往后我便是你一条忠心的狗。”

    竖起大拇指,马东浩满意说道:“不错,孺子可教。滚吧,我还有事要忙。”转身走了几步,我再次听到马东浩的呼喊。

    转过身子,我快速将小包藏回裤兜,苦笑道:“马部长,你不会是要收回去吧,别对我这么残忍,我求你了。”

    愣了一下,马东浩大笑起来,指着我说道:“叶萧,你知不知道自己像什么?现在的你,跟路边讨饭的乞丐的差不多,即使见到狗吃剩的饭,也会饥不择食。”

    紧紧攥着裤兜里的粉末,我点头说道:“是是是,马部长你说得对。”摇了摇头,马东浩蔑笑道:“没事了,滚吧。”

    两天时间,我找了马东浩几趟,而他也从不推托。直到第三天晚上十点,他来三楼巡视时,我看着四周没人,走到他身边,小声说道:“马部长,我又吸完了,能不能再赏我两小包。”

    瞪了我一眼,马东浩说道:“叶萧,你知不知道一小包多少钱,那可是几千块的货呀。你瘾那么重,我可帮不了你。”

    脸色一变,我惊恐说道:“马部长,你你你不要这样对我。我现在真的很难受,要不我给你钱好不好,多少钱都没问题,你开个价吧。”

    撇了撇嘴,马东浩反问道:“你觉得我会缺钱吗?”弯腰鞠了几躬,我苦苦哀求道:“马部长,我真的很需要,求求你给我一点吧。”

    好巧不巧,张之北领着吴江走了过来。皱着眉头,他疑惑问道:“叶萧,你在这里干什么,滚开,我有事和姐夫谈。”

    “慢着。”马东浩靠近他,低声说了几句。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张之北笑道:“原来是这样,那可有得玩了。叶萧,你是不是很想要货?”

    “是是是,张领班,我求求你和马部长说一下,让他给我一点,一点就好。”我舔着嘴唇说道。

    “行呀,只要你答应做一件事。”张之北指着走廊说道:“你趴在地上,从这里滚过去,再滚回来,记得,我说的是滚,不是走,也不是爬。”

    这个时间点正是会所内人来人往的时间,我苦笑道:“北哥,你别耍我了,要是被人看到,那多……”

    “怕丢人呀?行,你大可以不滚,我们又没逼你,姐夫,我们走。”张之北拉着马东浩准备离开。我连忙招手,回头看了一眼走廊,咬牙说道:“我滚,我滚还不行吗。”

    踹了我一脚,吴江蔑笑道:“叶萧,看你这死样,当初我会输给你,还真是老天没眼。”瞪了他一眼,张之北冷冷说道:“那是因为你没用。看我姐夫一出马,叶萧再英雄也变成狗熊,不对,彻底变成一只狗。”

    “还愣着干什么,滚呀,想吃骨头乖乖听主人的话。”张之北接过马东浩递来的小包粉末,晃了晃说道:“叶萧,你再不滚,可就没有机会拿到它了。”

    深吸一口气,我趴在地上,开始顺着走廊滚了起来。经过厕所,清洁阿姨高喊一声,经过公主休息室,又引起一片尖叫,经过某间包房,客人大笑问道这是不是会所的新节目。

    不到一分钟,走廊里站满了围观者。钻出人群,周倩茜跑过来,拉着我说道:“叶萧,你干什么,快起来,不要让人笑话。”

    推开她,我喊道:“你快回去,不要管我。”一会儿工夫,张小蝶、庄佳佳也闻声赶到,劝着我快起来,可我充耳不闻。

    滚回张之北面前,我喘着粗气问道:“北哥,我滚的还满意么?如果不行,我可以滚多一圈。”拍了拍我的脸,张之北笑道:“不用,我很满意。不过我还想看多一个节目,不知你肯不肯表演而已。”

    “没问题,只要北哥开心,我做什么都可以。”我盯着他手里的小包,毫不迟疑地应道。

    使了个眼色,张之北喊道:“吴江,站到前面去,我要看狗钻裤裆。”笑了笑,吴江兴奋地走到我面前,张开双腿,冷笑道:“来吧,小狗。”

    还没等我爬过去,周倩茜过来拉住我说道:“叶萧,够了,你不要再这样作贱自己。张之北,不管他怎么得罪过你,该报的仇你已经报了,收手吧。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啪。张之北走上前,狠狠地扇了周倩茜一巴掌,怒骂道:“臭女表子,你敢骂我?你不过是会所的公主,老子是领班,你tm要造反是吧。”

    扶着周倩茜,庄佳佳喝道:“张之北,你不要太过分,要是事情闹大,你也吃不了兜着走。”眯着眼,张之北笑道:“你是在威胁我么?老子还真不怕,叶萧,你钻不钻,不钻的话,老子可要走了。庄佳佳,看清楚,是他自愿的。”

    “我钻,我钻,我是自愿的。你们谁也不要管我,快走。”我甩开张小蝶的手,执意钻向吴江的裤裆底。

    “好狗,这才是听话的狗,哈哈哈。”张之北三人大笑起来。

    说时迟那时快,一人从后冲了出来,抓着我破口大骂道:“叶萧,你还有没有点尊严,你的人格,你的自尊呢,你tm真要有人不做去做狗吗?”

    砰。骂我的不是别人,正是怒不可遏的李山飞。他挥手揍了我一拳。擦了擦嘴角的血,我无所谓笑道:“打完了么?打完快松手,我还要钻裤裆呢。”

    “你……你无药可救了,老子宁愿打死你,也不让你这么没有尊严的活着。”李山飞再次挥起拳头,却被张小蝶、庄佳佳死死地拉住。

    “你们不要拦我,今天我打死他,否则我以后怎么面对叶萧的爸妈,以前的兄弟,我不能看着他这样被人侮辱,不可以……”李山飞哭了起来。

    晃着我,周倩茜说道:“叶萧,跟我们离开这里吧,不要再这样,好不好。”翘着双手,张之北笑道:“叶萧,你尽管走呗,不过你以后休想得到它。”

    “得到什么?”庄佳佳等人皱起眉头。李山飞瞪大双眼,指着张之北怒吼道:“你休想用它控制萧哥,别妄想,老子绝对不会让你得偿所愿。”

    挣开张小蝶的手,李山飞一拳揍向张之北的脸。

    砰。被打翻在地不是张之北,而是李山飞。我喘着粗气,冷言说道:“谁也不许动北哥,谁要动他,我打谁。”

    愣了一下,张之北拍着我的肩膀,大笑道:“干得漂亮,叶萧,你真是一条忠心耿耿的狗。来,拿着你的奖品。”

    把小包粉末塞到我的手里,张之北三人大笑离开。

    跌坐在地的李山飞摇头苦笑道:“叶萧,你为了那种东西连兄弟也不要了是么?”站起身,他怒吼道:“老子当初真是瞎了眼,才会跟你称兄道弟,从今天起,你我恩断义绝,形同陌路,你就算去死,我也不会管你。”

    “飞哥,飞哥……”朝着哭泣离开的李山飞喊了几声,张小蝶看了我一眼,叹气追去。庄佳佳看着我摇了摇头,也走回公主休息室。

    周倩茜看着我,一言不发。我苦笑道:“还没看够笑话么?我众叛亲离了,我咎由自取,满意了么,还要看什么,你说呀。”

    啪。周倩茜扇了我一巴掌,红着眼说道:“你真的让我很失望。”看着她离去的身影,我的眼泪情不自禁地掉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