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盛宴 第77章 一箭三雕的好计
作者:壶光衫色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接下来几天,我频繁地去找马东浩,而他也越来越不耐烦。一开始,张之北和吴江也趁机利用小包粉末,想出各种耍人的手段玩弄我,几次过后,他们也兴致乏乏。毕竟再好吃的食物,吃多了也会吐。

    办公室里,马东浩皱着眉头,命令我不要再去烦他。叹了口气,我苦笑道:“马部长,要是可以,我也不想来烦你。你也知道这东西的瘾有多大,我根本克制不了。不管你吩咐我做什么,都没问题,只要你能提供一点货给我。”

    揉着手指,我咽着口水说道:“马部长,就算一包不行,给我一点也好,求求你了。钱,我给你钱。”掏出钱包,我把里面的钱全部塞到了马东浩的手里。

    瞪了我一眼,马东浩拿走了钱,不耐烦说道:“问题是我手上的货也不多,毕竟去提货是件危险的事。这样吧,我可以给你个机会,不过你要先向我证明,你现在是一条听话的狗。”

    “我听,我当然听。”我迫不及待地说道:“马部长你尽管吩咐,不管你要我做什么,都没问题。”

    挑了挑眉,马东浩说道:“叶萧,你可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如果这件事办得好,你以后要多少货都没问题。你过来……”

    待他说完,我为难说道:“马部长,这不太好吧。毕竟相识一场,我下不去手。”耸了耸肩膀,马东浩露出一副无所谓的表情,淡淡说道:“随便你,刚刚你可是说什么都可以,现在又反口,看来我还是不能重用你,好处嘛,也日后再说。”

    咬了咬牙,我一口答应下来,毕竟对于现在的我来说,没有什么比解瘾的货更为重要。

    晚上十点,我忙完手头的工作,正准备回少爷休息室。走到门口,我听到严阳荣在和其他人说着我的笑话。

    “荣哥,叶萧以前和张领班不是死对头么?怎么他最近像变一个人似的,被张领班当狗一样耍,而且逆来顺受忍气吞声。”一少爷疑惑问道。

    撇了撇嘴,严阳荣说道:“那是当然,因为叶萧本来就是狗。只不过以前装出一副人模狗样,你们没有看清而已。”

    一阵哄堂大笑。

    “至于他这么听话,很正常,因为狗要看主人脸色才有饭吃。”严阳荣继续说道。

    啪。有人一拍桌子,怒喝道:“严领班,够了吧,不要再说。”是李山飞的声音。

    哼了一声,严阳荣说道:“李山飞,你敢冲我大吼大叫?你tm忘了自己是什么身份,你的考山都变成北哥一条狗,你还敢嘚瑟。”

    “你……”不等李山飞骂完,我推门走了进去。看了我一眼,他坐回原位,侧着脸沉默下来。

    “这不是叶领班嘛,来来来,忙完了是吧,替我舔舔鞋子,刚好鞋脏了。”严阳荣肆意笑道,其他少爷也是一副等着看好戏的表情。

    “对不起,我没空。”我冷冷应道,坐到一旁。伸手放在耳朵旁,严阳荣挑衅问道:“叶领班,你说什么,我听不清楚。你要是不乖,我可是会去报告给北哥。”

    “我说,去你大爷的,听得够清楚了吧。”我说道。

    猛然站起身,严阳荣怒吼道:“叶萧,你tm好了伤疤忘了疼是吧,想造反呀,老子分分钟弄死你信不信。”

    走过来,严阳荣扬起手,准备扇我。一把抓住他的手腕,我冷言说道:“我心情不好,别烦我,滚!”

    “还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老子倒要看看你……”

    不等他说完,我一拳揍中他的肚子,掐着严阳荣的脖子顶在墙上,咬牙说道:“你给我听清楚,我可以让张之北欺负,但不代表你也有这样的资格。”

    “你……”严阳荣转过脸,艰难喊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快去找北哥。”两个少爷看了我一眼,小心翼翼地绕过我身边,冲出包房。

    指着我,严阳荣咬牙切齿地说道:“叶萧,等北哥来了,我看你怎么死。”

    啪。扇他了一巴掌,我说道:“你哪来那么多废话。”

    “等着,老子要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啪啪啪。扇了好几巴掌,严阳荣眼神恶毒地瞪着我,却不敢再多说一句。狠狠踹了他一脚,我松开手,坐回原位。

    两三分钟后,陈龙斌和张之北同时赶来。看着鼻青脸肿的严阳荣,陈龙斌喝道:“究竟怎么回事,整天在会所打架,你们究竟还想不想待下去,不想的话,全都给我滚。一天到晚,不能让我省个心。”

    相比陈龙斌的发怒,张之北反而平静许多,也没有像平时一样落井下石冷嘲热讽。爬到他身边,严阳荣哀嚎道:“北哥,叶萧要造反,你一定要替我做主呀。”

    挪开脚,张之北看了陈龙斌一眼,淡淡说道:“一切由陈经理做主,我可不敢胡乱做主。我相信,陈经理一定会给你个满意的交代。”

    深吸一口气,陈龙斌咬牙说道:“叶萧,你跟我去一趟办公室。”待他离开,我正要跟着出去,眼角扫到李山飞起身招了招手,又缩回身子。

    经理办公室里,陈龙斌阴沉着脸,许久不说一句话。半晌后,他拍着桌子说道:“叶萧,我真的不明白你在干什么,之前我听说你被张之北抓住了把柄,被耍得灰头土脸,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怎么今天又和严阳荣起了冲突,还打了他一顿。”

    “我真是越来越看不懂你,算了,我可不能受你拖累。你还是去财务处结了工资走人吧,不要再说了,我也不会再帮你。”陈龙斌挥手说道。

    这几天,我被张之北耍得团团转,会所内人尽皆知,陈龙斌知道也正常。只是大多数人并不知道我是有求于马东浩,而是以为我斗不过张之北他们,低头认输罢了。既然如此,陈龙斌当然也不会再护我,否则一旦我不小心说出以前合谋的事,经理的位置怕是也会猛烈晃动起来。

    最好的办法,当然是赶我走。拍了拍大腿,我笑道:“斌哥,我走当然没问题,反正我也受够了这样的日子。不过我可不想这样放过张之北他们。我可以助你一臂之力,登上更高的位置,也算是报答你以前对我的照顾。”

    冷下脸来,陈龙斌警惕说道:“叶萧,你又想搞什么鬼。”

    掏出王一也的名片,我走过去,放到办公桌上,说可以搭桥牵线,让他去红枫阁当部长,前提是拉走巴黎1号大部分的技师和少爷。如此一来,巴黎1号必然会门可罗雀,而他凭借此功,当红枫阁一个部长绰绰有余。

    “巴黎1号有马东浩在,你想接过部长的位置,难于上青天。不用问也知道,他肯定会把位置交给张之北,而你能斗过他们二人吗?”耸了耸肩膀,我苦笑道:“你又不是没看到我的下场。”

    “现在有一条出路,既能让你往上升,我也能如愿报仇,何乐而不为?”我笑道。

    捏着下巴,陈龙斌沉思起来。不用我多说,他也应该明白其中的利弊关系。一条是死路,他留在巴黎1号,运气好可以继续当经理,运气不好,他说不定沦回少爷,最后被升为经理或部长的张之北找个借口赶出会所,一无所得。

    可国有国法,行有行规,挖墙脚是所有行业的大忌,尤其是身在曹营心在汉,更是为人所不齿。若是红枫阁到时出尔反尔,陈龙斌便会两头不着岸,巴黎1号的老板肯定也会派人追杀,风险不可谓不大。

    皱了皱眉头,陈龙斌疑惑问道:“对了,你不是和王一也也有仇怨吗?”摊开手,我笑道:“像你说的,哪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白小柔已经和他在一起,我也答应不会再去骚扰她,作为交换,他会给我一处容身之所。”

    “何况同行如敌国,他是红枫阁的太子爷,能打倒巴黎1号,壮大自己的会所,何乐而不为。这可不止双赢,而是一箭射三雕。”我说道。

    “把人挖去红枫阁,这事风险太大,还是容我再想想吧。”陈龙斌犹豫说道。打了个响指,我劝道:“斌哥,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万一错过这个好机会,你以后沦为少爷,可就后悔莫及。”

    捏了捏拳头,陈龙斌抬头问道:“叶萧,你真的确定可以?如果我如愿以偿当上部长,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忘了你,以后在红枫阁,有我一口吃,也会有你的一口。”

    “我信你,所以我才会想着帮你。”我笑道。之后,我和陈龙斌商量起如何布置前期的工作,分批调走技师和少爷,顺便收集所有的客户资源,争取一炮打沉巴黎1号这艘船,这样一来,即便老板知道是我们二人搞鬼,到时也会忙得焦头烂额,无心来找麻烦。

    “好,就这么办。今晚你先离开会所,我们再里应外合。萧子,其实你是个聪明人,我看好你。”陈龙斌志得意满地说道。

    砰。一人大脚踹开门,冷冷喝道:“陈龙斌,叶萧,你们好大的胆,竟然敢背叛我。”回头一看,竟然是张之北。

    指着他,陈龙斌讶道:“张之北,你怎么进来的,给我滚出去。”按道理,经理办公室的门没有钥匙,单凭脚力很难一脚踹开。可除了陈龙斌,也只有那个人会有这间办公室的钥匙……

    晃了晃手里的钥匙,张之北得意一笑,让开身子,又有两人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