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盛宴 第78章 叛徒的无奈
作者:壶光衫色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除了马东浩,进来的另一人却是让陈龙斌大惊失色。他不是别人,正是巴黎1号的老板。指着陈龙斌,马东浩逐一数出所谓的罪状,当然大多数都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现在,他还联合手下的少爷打算撬走我们的技师和少爷,老板,这种人怎么能继续留在会所,开了他吧。”马东浩“义正辞严”地说道。

    转过身来,马东浩又露出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说道:“陈龙斌,公司待你不薄,你为什么要做叛徒呢。我本来还想着好好提拔你,将来把部长的位置传给你,可惜呀。”

    被人抓奸在床捉贼拿赃,再怎么辩解也于事无补,陈龙斌干脆破罐破摔,癫狂大笑道:“马东浩,这话你能骗老板,难道还指望能骗过我?你压根没想过要把部长之位交给我,你早就想赶我走,好让你的小舅子先当经理,再接部长之位,我有说错吗?”

    摇了摇手指,马浩东声情并茂地说道:“陈龙斌,我真的对你很失望,你怎么能这样看我?我在会所内一向秉公行事,不偏不倚,又怎么会任人唯亲,你真是能干,我必定提拔的是你。叶萧,你说句公道话。”

    面对两拨蕴含着截然不同意味的目光,我看着陈龙斌,点头说道:“陈经理,是我们贪心,没必要狡辩了。”

    瞪大双眼,陈龙斌抓着我的肩膀摇晃道:“叶萧,你疯了,你怎么能能说这样的话。你快和老板说,马东浩和张之北平时是怎么对付你,说呀。”

    摆摆手,老板叹气说道:“陈龙斌,我也对你很失望。从今天起,你不再是本会所的经理,滚吧,不要再让我看见你,也不要再踏进会所一步,否则老子会让你竖着进来,横着出去。还有那谁,一并赶走,马部长,这事交给你全权处理。”

    不管陈龙斌如何呼喊,老板还是头也不回地走了。

    “老板,你听我说呀,真不是这样,是叶萧唆使我,其实……”话语声戛然而止,陈龙斌转过身子,讶道:“叶萧,是你设计,联合马东浩他们陷害我?”

    “你你你……我要杀了你。”怒不可遏的陈龙斌挥着拳头朝我扑来。侧身躲过,我一把扣住他的手腕,内疚说道:“斌哥,对不起,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马东浩才是你的仇人,你个混蛋,你个叛徒,老子恨不得将你碎尸万段!”陈龙斌声嘶力竭地喊道。

    有头发谁又会想做秃子,和张之北一斗,我输得一败涂地,还被马东浩设计染上了毒瘾,成为他手中的傀儡。当马东浩提出要我对付陈龙斌时,我犹豫过,最终还是答应下来,因为我不能没有货。

    毒瘾像可怕的心魔,无时无刻不在吞噬着我的理智和情感。为了得到它,不管是朋友、兄弟,还是曾对我有恩的人,通通都被我抛之脑后。

    为了解瘾,我答应了马东浩的条件,帮他对付陈龙斌,好让张之北当上经理。听我说完这一切,陈龙斌愣在原地,久久没有反应。

    走到办公桌后,张之北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晃了晃身子,心满意足地说道:“这椅子真不错,坐的很舒服,难怪你那么喜欢回来办公室。斌哥,谢谢你的谦让。礼尚往来吧,我可以让你继续留在巴黎1号当名少爷,怎么样,够意思了吧。”

    “c你大爷,老子才不稀罕,你们一群衣冠禽兽,陷害我!”陈龙斌喊着要扑向张之北,确切地说,他想扑向前不久还坐在上面的椅子。

    抓住他的胳膊,我说道:“斌哥,一切都成定局了,我们走吧。”推开我,陈龙斌怒吼道:“滚开,你离我远一点,你个叛徒。老子和你从今天起恩断义绝,再见面既是仇人,你们给我记住,终有一日,我会夺回自己失去的一切。”

    摊开手,张之北冷笑道:“陈龙斌,你怕死没有机会东山再起了。几分钟前,我姐夫已经把你当叛徒的消息传了出去,没有哪个会所再敢重用你,包括红枫阁,除非你改行,或者离开sh市。”

    拍着桌子,他得意笑道:“我盼了这么久,终于盼到你自食其果的表情。陈龙斌,老子tm早警告过你,不要再帮着叶萧,你不听,现在心里是不是像喝了冰水一样,来了个透心凉,哈哈哈。”

    原来,张之北对陈龙斌早已不满,因为在我升上领班和他做对之时,陈龙斌总是偏帮我。那时,张之北也借用马东浩的名头警告过陈龙斌,可是陈龙斌念着我跟过他的旧情,总是站在我这一边。

    在我落败后,马东浩本来可以设计迫使陈龙斌辞职,可是张之北觉得那样不够解恨,所以和马东浩商量好,利用毒瘾一事,让我去对付陈龙斌。如此一来,必然会让陈龙斌痛上加痛。

    “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是你瞎了狗眼,信了叶萧。”张之北得意喊道。随着他笑,陈龙斌也跟着摇头苦笑起来,连续扇了自己几巴掌。

    抓住他的手,我内疚说道:“斌哥,不要这样。”推开我,陈龙斌喊道:“你离我远一点,叶萧,我真没想到你会是这样的人。张之北说的没错,老子当初真是瞎了狗眼,才会认你这个兄弟,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帮你,是我傻,我太tm傻了。”

    大笑几声,陈龙斌的眼角留下了眼泪,苦笑着走向门口。

    “斌哥,我……”招了招手,我却不知道还能说什么。对不起么?真正的伤害用任何语言都弥补不了,反而是在嘲笑被背叛者的愚蠢。

    竖起大拇指,马东浩嘲讽道:“叶萧,你还真够心狠手辣。为了货,居然可以六亲不认,老子写一个服字。”走到我身边,张之北搭着我的肩膀说道:“可惜你要走了,不然老子还真想领教领教你的手段,看看你还有什么阴招。”

    “过奖了,我再厉害,也不是北哥和马部长的对手,这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我沉声说道。

    摇着头,张之北蔑笑道:“我高估了你,陈龙斌信错了你,你低估了自己的贱。叶萧,说起来,我还真要多谢你,要不是你,我还真没那么顺利当上经理,要不过段时间,你再回来会所给我当狗吧,最好拉上陈龙斌。”

    抓着他的衣服,我咬牙说道:“张之北,风头你已经出尽了,目的也达到了,有些话还是适可而止吧。”

    拍着我的脸,张之北不屑一顾地说道:“怎么,心疼我说陈龙斌的坏话,你这不纯粹是当了**又想立牌坊吗?今晚可是你将他从这个位置扯下来,亲自助我成为经理,现在又装出一副悲天悯人的表情,不太合适吧。”

    虽然张之北的话很难听,但无可否认说的都是事实。是我出卖了陈龙斌,不管什么原因,始终都是我害了他,又有什么理由去责怪其他人。

    从裤兜里掏出一张纸,摔在我的脸上,马东浩冷冷说道:“这是长青哥的联系方式,以后要买货,自己去找他吧。还有,别再踏进巴黎1号一步,否则老子让人打断你的腿,滚!”

    招了招手,张之北喊道:“叶萧,如果你要回来当一条听话的狗,我还是欢迎的。”捡起地上的纸,我低头走出了办公室。

    走出没几步,我看到了靠在墙上的李山飞。张了张嘴,他欲言又止。走廊一事后,他和张小蝶同时搬离出租屋。

    既然无话可说,又何必再尴尬相对。我正要走,李山飞小跑过来,抓着我的肩膀喊道:“萧哥,回头吧,不要再错下去,明天跟我去戒毒所吧。萧哥,一切都还来得及。”

    “不要再说了,你好好保重,照顾小蝶。”我甩开他的手。

    再次抓着我,李山飞着急喊道:“萧哥,你不要再执迷不悟,再不回头,你这辈子都毁了。”苦笑几声,我扭头说道:“小飞,不是所有的事都像小时候写错了可以用橡皮擦掉,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有些路,一旦踏上,已注定没有回头的机会。染上毒瘾,更是如此。

    不料李山飞狠狠地揍了我一拳,喊道:“不行,我不能看着你毁了自己,你一定要跟我去戒毒所,你不走,我打断你的腿,也要背着你去。”

    格开他的拳头,我一拳揍在李山飞的鼻子上。两人扭打在一起,虽然李山飞比我壮实,可单打独斗还真敌不过我。不过几分钟时间,鼻青脸肿的我一脚踹翻了李山飞。

    打开门,张之北探出身子,不悦喊道:“你们两个又搞什么鬼,要打架滚出外面打,这里是会所,别影响到客人。”

    待门关上,我抓着李山飞的脖子喊道:“我们不再是兄弟,你也不要再管我。你说过的,我们早已恩断义绝,再见只是路人。”

    从公主休息室跑出的张小蝶赶过来,推开了我,扶起李山飞,怒骂道:“叶萧,你疯了,飞哥也是为你好,你怎么会变成这样。”

    “是,你们一个个都是好人,我自甘堕落,所以你们谁也不要管我,也没资格管我。”我头也不回地走了。

    “萧哥,萧哥……”李山飞喊道,张小蝶拍着他说道:“飞哥,他已经无可救药了,你不要再管他的破事。”

    走到尽头,我偷偷回头看了一眼,张小蝶扶着李山飞去了休息室。想起陈龙斌,想起扇我一巴掌的周倩茜,我心里暗暗说了一句,对不起,我的朋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