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盛宴 第79章 桌球室风波
作者:壶光衫色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去人事部签了离职协议书,又到财务部领了少得可怜的工资。下到一楼,我抬头看到站在收银台的白小柔,两人对视一眼,她快速侧过脸,不愿多看我一眼。

    其实这样的结局倒也再好不过,只是她为了报复我,选择和王一也在一起,最后只会伤害到自己。说实话,心里始终有点我不杀伯仁伯仁因我而死的负罪感,可是伯仁恨我入骨,我又能如何。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摇了摇头,我走出会所。

    按照纸条上的地址,我来到位于东区的一家名为乐好的桌球室。走到前台,我敲了敲桌子,问道:“长青哥在么?”

    抬头瞄了我一眼,青年面无表情地说道:“什么长青哥,不认识,要打就打,会员十五,非会员十八。”

    “不不不,我是来长青哥,叶长青。”我再次说道。

    皱着眉头,青年挥手连说几声没有此人,还催促我要是不消费赶紧离开。可看他的表情,我肯定他必然认识叶长青。

    看来想见到叶长青,如之前所料一般,没有那么容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我只好点了一张桌,预交了三个小时的钟费。

    坐在一旁的沙发上,我看着其他人打得不亦乐乎。有几名桌球室的陪打手过来,也都被我赶走。这些陪打手都是桌球室请回来的兼职人员,陪一个人来的顾客打球,好增加钟费,可我醉翁之意不在酒,哪里有心情和他们较量。

    一小时后,有两批人从桌球室的右侧角落钻了出来,开了一张桌子。其中两个青年时不时用手擦了擦鼻子,而且均是面黄肌瘦,两眼无神,和大多数的瘾君子看起来没什么两样。走过去,其中一人正靠着桌子,我递过一根烟。

    “兄弟,你有没有货?”我笑问道。

    愣了一下,青年冷脸说道:“什么货,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神经病。”凑过身子,我低声说道:“我也急需那玩意,现在浑身难受。你知不知道长青哥在哪,能不能带我去见他。”

    “长青哥?老子还是常青树呢。你tm谁呀,老子不认识你,别过来装出一副自来熟的样子,滚一边去。”青年推开我不悦说道,其他青年也拿着球棍围了过来。

    招了招手,我笑道:“大家不用紧张,我只是随便问问,你们玩。”走回沙发,我继续坐着,之后又找到几名类似道友的青年,可是均没有得到陆长青的消息。

    三小时过后,我毫无收获。前台的青年走过来,指着桌子问道:“你究竟玩不玩,不玩立刻给我滚蛋,别再骚扰我们的客人,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正要掏出钱续费,我灵机一动,耸着肩膀说道:“我还么开始打,这张桌子不能收费吧,要收也应该从我玩的那刻算起。”

    捏着拳头,青年冷声问道:“你是不是想惹事?老子告诉你,想来这里闹,怕是找错地方了。不想被打断手脚,立刻乖乖滚出去。”

    拉了拉衣服,我笑道:“如果我真要惹事,那又怎么样。你可以给我点什么颜色看看呢。”

    “c,老子干死你。”青年一拳揍了过来。抓住他的手腕往下一拉,青年直接摔在了沙发,我踩着他的背,笑道:“你不会是桌球室看场的吧,身手那么弱,怎么行。”

    “m的,来人呀,有人要捣乱。”青年扯着嗓子喊道。

    不过几秒时间,角落里冲出一大群人,大多数都是刺着纹身五大三粗的壮汉,足足有八个人。站在最前的光头捏着拳头咯蹦响,笑道:“小弟弟,你是不是皮痒了,如果是,老子来给你松松筋骨。”

    伸手摇了摇,我松开踩着的脚,故作无辜地说道:“大哥,你可是不讲道理,我来打球,你们却想打我。要是传了出去,以后谁还敢来这里玩。”

    “郑小志,这是怎么回事。”光头疑惑问道。爬起来,郑小志指着我,说出我来桌球室后的种种奇怪举动,之前被我询问过的两个青年也过来作证。

    “你还有什么好解释?老子告诉你,这里根本没有什么长青哥,你找错地方了,老子念在你无知,赶紧给我滚。”光头怒吼道。

    “要不这样吧,我们来打个赌。”我环顾一圈,笑道:“打一盘,赢了,你告诉我长青哥在哪,输了我给你一万,立刻滚蛋。”

    “一万?”光头停住了挥来的拳头,神情古怪地问道:“你没在开玩笑。”

    “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我肯定说道。

    “哈哈哈,兄弟们,有人送钱给我们花,要不要。”光头得意笑道,周围的人出声附和,一副光头稳赢不输的局面。

    “小子,你没听过我东区球王林安庆的名号?和我打赌,你tm输定了。”光头拍着胸脯喊道。

    撇了撇嘴,我淡淡说道:“不用多说了,打一盘便知。谁说都是天下无敌,就怕做时有心无力。虽然我技术不是很好,但还是想试试。”

    “好,既然你不知死活,老子让你看看真正的桌球应该怎么打。”光头转身挥手,小弟迅速摆好了球。

    既然对方号称球王,我料想着多数会输,虽然我是在工地干活时,下班无聊经常和工友去打桌球,打得也不错,可毕竟不是专业。如果输给整日混在桌球室的林安庆倒也不奇怪,好在输赢对我后面的计划并不重要。

    可出乎意料的是,林安庆第一杆直接打脱,杆头擦着白球边缘顶出,旁边几个小弟差点笑出声来,被林安庆怒目一瞪,立刻乖乖闭嘴。

    桌球室里一般分大桌小桌,大桌为斯诺克,小桌为十五球。为了节约时间,我们打的是十五球,一到七号为全色,九到十五为半色,谁先打完各自的球,便可以击打黑球,打进为胜者。几杆过后,我直接击打黑球,而林安庆还剩下三个全色球。

    当然不是我的技术有多好,而是林安庆的水平太差。不用问也知道,如果他没说谎,那么只有一种可能,他的球王称号有水分,要么吓得其他人故意不进,要么林安庆威胁恐吓对手,取得胜利。

    一声清脆撞击后,黑球应声落袋。我撑着球棍,看着脸色黑得像炭一般的林安庆说道:“你输了。”

    咬了咬牙,林安庆挥手说道:“不算,这局我状态不好,顶多算热身,重新比过。”知道他的水平,我倒也不怕,笑道:“要么这样,三局两胜。”

    “好,这可是你说的。之前是我大意,这局你没那么好运了,等着我一杆清袋吧。”林安庆摩拳擦掌地说道。

    可惜愿望是美好的,现实是残忍的。又两局过后,林安庆依旧输得一败涂地。他身后的小弟凑过身子,低声建议道:“老大,要不改成五局三胜。”

    看了我一眼,林安庆骂道:“c,老子像那么不要脸的人么?小子,你技术不错,老子服你。这是一万块钱,拿着钱滚蛋吧。以后不要再踏进来乐好,否则老子扒了你的皮。”

    取出一万块,林安庆递到了我的面前。皱了皱眉头,我拒绝道:“庆哥,这和我们说好的赌约不同吧,你输了,应该告诉我怎样可以找到长青哥。这钱,我不要。”

    “我不认识什么长青,你要就不要,不要我省了。别叽叽哇哇那么多废话,老子没有空陪你扯淡,快滚。”林安庆挥着手,不耐烦地说道。

    耸了耸肩膀,我说道:“无所谓,你不肯说,那我在这里等到他出现为止。”上前抓住我的衣领,林安庆怒吼道:“你tm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是吧,信不信老子扒了你的皮。”

    既然软的不行,只好来硬的么?既然如此,我也只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看着林安庆,我笑道:“庆哥,先和你说声对不起。”

    “现在怕了吧?老子最后给你一次机会,滚不滚。”林安庆喊道。

    摇了摇手指,我说道:“庆哥,你误会了。”不等他再问,我直接拉开他的手,双手抓住他的脖子,往膝盖一拉。被顶翻在地的林安庆擦了擦鼻血,指着我怒吼道:“动手,给我干死他!”

    其它小弟快速拿起球棍,有些从附近的球桌下方抽出几把砍刀,慢慢地围了过来。其它打球的人尖叫一声,朝门口跑去。

    从附近的架子抓过一根球棍,我叹气说道:“庆哥,我也不想和你结怨,只是我今天找不到长青哥,怕是不会离开这里。”

    接过小弟递去的砍刀,林安庆怒吼道:“你tm当这里是餐厅,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现在你要走也只能横着出去。上,把他给我砍成两截。”

    砰。好在球棍过长,我身后又顶着墙,才没有第一时间被看成肉酱。不过双拳难敌四手,何况对方人多势众,又有棍又有刀。防守一段时间,我感觉虎口被震得发麻,估计不出十分钟,必然会被对方撂倒。

    难道真要出师未捷身先死?不管如何,我今天必须找到陆长青。怒吼一声,我决定置之死地而后生,转守为攻,挥棍逼退众人,忍着背部挨了两刀的痛,快速绕到林安庆的身后,抓着手里的断棍顶在林安庆的脖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