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盛宴 第80章 天价商品
作者:壶光衫色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动呀,再动一下,我立刻杀了你。”我冷声说道。哼了一声,林安庆毫不畏惧地说道:“你尽管动手,我要是死了,你能活着离开乐好,我把头割下来给你当凳子坐。”

    “你都死了,我会自己动手割的。”我笑道:“别想着吓唬我,反正我烂命一条,你可不同,是东区球王。”

    此时,林安庆再也镇定不了,语气松了下来,提出只要我放开他,他可以让我安然无恙地离开。若是平时,我当然会选择答应,毕竟没必要弄得两败俱伤。可如今我走投无路,即使鱼不死,网也要破。

    既然如此,倒不如拼死一搏。我把心一横,正准备加大手劲,听到一股熟悉的声音。

    “放开他。”喊话的不是陆长青,还会有谁。

    转头看着他,我松开了箍着林安庆的手。挣脱开来,他怒吼着踹了我腰部一脚,骑在我身上一顿乱揍。

    “够了,小庆。你,跟我来。”陆长青转身走进右侧通道。

    擦了擦脖子上的血,林安庆啐了一口唾沫说道:“m的,老子今天给青哥面子,否则一定弄死你。”

    懒得和他废话,我捂着腰爬起来,快速跑向通道。走到尽头,我看到一个开着门的房间,探头一看,陆长青正坐在沙发上,附近还站着几个青年,其中两位已在会所见过,正是骷髅头和残龙。

    喷出一口烟雾,陆长青翘着腿,露出一抹耐人寻味的笑容,问道:“你为什么非要找我。有事吗?”

    还没等我说话,骷髅头快速踹了我一脚,把我的头压在桌子上。残龙跟着把我的右手压在桌子上,一把尖刀顶在我的尾指和无名指之间,冷冷说道:“你要是敢说一句假话,老子切你一根手指。”

    “青哥,你不记得我了?我是叶萧,巴黎1号的少爷,马东浩马部长的手下,我们见过面的,是马部长让我来找你的。”我急声喊道。

    一拍额头,陆长青回忆起来,估计是那晚房间里的灯光太过昏暗,所以他一时没想起,挥手让骷髅头二人放开我。眯着眼,他疑惑问道:“马东浩让你来找我干什么?”

    “买货呀。青哥,我需要货,我现在浑身难受,求求你卖给我一点好不好,只要十包,八宝也行,五包也可以。”我掐着自己的脖子喊道。

    几秒后,沉默的陆长青一把抓住我的脖子,从腰间掏出一把刀横在我的脖子处,咬牙说道:“快老实交代,你是不是警察。”

    愣了一下,我咽了咽口水,急忙解释道:“青哥,你真误会了,我只是会所的一个少爷,哪里是什么警察。”挑了挑眉毛,陆长青冷笑道:“如果马东浩真的派你来找我买货,不可能不通知一声,你肯定是警方派来的卧底。”

    “不说是吧,行,下去跟阎罗下棋吧。”陆长青高举起手中的刀子。

    糟糕,我哪里还想不明白,是中了马东浩的借刀杀人之计。没想到他还是不肯放过我,一定要置我于死地。这次怕是真的难逃一劫,我咬紧牙关,闭上了眼睛。

    我不甘心,我不想死在这里,我还没补偿某些人,我还没……上帝,如来佛祖,阿拉,二郎神,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不知是哪位神灵大发慈悲显了灵,路长青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刀尖恰好停在了我脖子的上方两寸处。看了一眼屏幕,陆长青推开我,接通电话。骷髅头和残龙同时按住我的双手,使得根本无法动弹。

    嗯哼应了两句,陆长青挂断电话。骷髅头提议把我拉出外面解释,省得弄脏了地方,陆长青却摆手笑道:“误会了,刚才是马东浩来的电话,证实是他派来的。”

    待骷髅头二人松开手,死里逃生的我跪在地上吐了起来。虽说我打架次数并不少,但从来没有像此刻般感受到死神的镰刀从脖子边缘切过的恐惧感,那是一种无力反抗的压迫。

    招了招手,陆长青让我坐到他的身边,笑道:“没事吧,我不过和你开开玩笑,不用害怕,我这人还是比较好说话的。”

    这话我也就听听,刚才要不是马东浩及时打来电话,怕是我已经和阎王下了好几盘棋。我哆嗦着说道:“没事,青哥,货……”

    撇了撇嘴,陆长青说道:“货我有,不过也不多了,而且价格有点高,最近我也不好取货。”

    “多少钱?”我问道。陆长青伸出“八”字手势,我皱着眉头问道:“八十?”

    啐了一口唾沫,骷髅头骂道:“你tm是傻子呀,还八十,以为买地摊货衣服是不是。八百,蠢货。”

    听到价格,我不禁暗暗咋舌。一小包粉末大约4克,一克,即三千多。难怪陆长青之前那么爽快,想想也是,只要我上瘾,即使一周三包,一个月也要四万,别说一般的工薪阶层,即使是社会上所谓的精英骨干也没有多少人吃得起。

    摸了摸头,我低声哀求陆长青能不能便宜点,否则我倾家荡产也买不了几次。一听这话,陆长青变了脸色,摆手说道:“这又不是菜市场,哪有什么价格可言,再说了,我取货贵了,你们买货当然也升价,总不可能我出钱你来吸吧。”

    按着我的肩膀,陆长青笑着建议我可以去偷家人或朋友的钱,再不行晚上蒙面去抢,世上能赚快钱的方法还是很多。

    挑了挑眉,骷髅头笑道:“我们可是听说你在会所有几个相好,要不这样,你把她们骗出来,让我们爽一次,我可以和青哥求个人情,送你几小包。”

    拍着大腿,陆长青赞赏这个主意不错。斜眼看着我,他笑道:“叶萧,我这兄弟的主意不错吧,你又没损失,她们那些人不过是个**,给谁上不是上。”

    “青哥,这样不太好吧。她们终究是我的朋友,我还是想想其他办法,看能不能筹一笔钱。”我婉言拒绝道。

    哼了一声,陆长青有些不满,估计看在我要买货的份上,才没有开口责骂。想了想,他疑惑问道:“听说巴黎1号生意不错,客人给的小费也多,你不会身上连几千块也没有吧。”

    摇了摇头,我沉声说道:“青哥,我不是想买几小包,我想买半斤。”可陆长青没有露出我意料的欣喜神色,反而警惕问道:“你买那么多干什么,你不过刚上瘾,绝对不可能一次吸那么多。”

    还没等我回答,陆长青再次掐住我的脖子,厉声质问我是不是警察派来的卧底。抓着他的手,我急忙解释道:“青哥,你误会了。我只是不想整天跑来你这里,这样太麻烦,想一次性拿多一点。”

    “你还想骗我?再不说真话,我立刻杀了你。”陆长青冷言喊道。看着我,他冷笑道:“我混了这么久,你是人是鬼我一眼看得出来,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

    “青哥,我真没有……”我感觉快踹不过气来。

    “你是不是想拿了我的货,再去散卖?”陆长青问道。牙关一咬,我挣扎着点头答应。

    在我快要昏迷时,陆长青终于松开了手,冷冷说道:“如果你要做拆家,没问题,但你不要让我知道,你把我的货调去给其它上家,否则老子一定找人出悬赏,卖了你的命。”

    每个城市的黑道都会有一种悬赏,和古代的追杀令差不多,由悬赏人找到一家实力强劲的社团作为担保,开出高价买了某位罪人的性命。之后,其它社团也会派出手下去追杀那人,不死不休,除非悬赏人撤回。

    点点头,我和陆长青再三保证,绝对不会背叛他。点燃一根烟,陆长青说道:“行,那你走吧,筹到钱再来找我,我会和桌球室的看场人说一声,到时他会带你来见我。”

    “我直接来这个房间不就行了?”我疑惑问道。瞪了我一眼,陆长青蔑笑着解释暂时还信不过我,所以不会暴露自己真正的藏身之处,这里不过是临时的聚集之地。想想也是,做这一行哪里敢不谨慎,狡兔尚且三窟,何况狡人。

    一天后,我再次来到桌球室,前台青年给了我一个新的地址。来到附近的一家电子游戏厅,我在靠近后门的房间看到了正在打牌的陆长青。

    抬头看了我一眼,陆长青漫不经心地说道:“筹到多少钱了,拿来吧。”深吸一口气,我摇头说道:“没有筹到。”

    “那你还来找我,别指望我会赊给你,滚吧。”陆长青扔下手里最后两张牌,兴奋喊道:“你双倍,他三倍,速度给钱,别tm装傻。”

    收了钱,陆长青回头说道:“你怎么还不走,别影响我打牌的心情,否则老子废了你。”身后的骷髅头走过来,往外推着我。

    按住骷髅头的手,不等他发怒,我冲着陆长青喊道:“青哥,我没有钱,但我有一笔生意和你谈。”可陆长青只顾看着扑克牌,没有任何回应。

    “哪来那么多废话,立刻给老子滚出去。”骷髅头冲我的脸一拳砸来,怒吼道:“m的,你还敢反抗,又想找死了是不。”

    “青哥,我可以让你拿到很多的货。”我高声喊道,与此同时,骷髅头的拳头重重地砸在我的脸上。

    砰,我被一拳打翻在地,骷髅头抬起脚,往我的脸上踩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