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盛宴 第81章 突然的表白
作者:壶光衫色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住手。”陆长青转过身子,饶有兴致地看着我,眼珠不断转动,仿佛在打量货架上的商品,咧嘴笑道:“你能让我拿到很多的货?”

    揉着手指,陆长青冷下脸来,说我要是敢威胁他,必定会死得很惨。骷髅头退到一旁,我起身解释真的有办法,绝不是胡说八道。

    皱了皱眉头,陆长青挥手散了牌局,让骷髅头押着我来到另外的房间。坐在沙发上,他挑眉问道:“说说什么办法。”

    “青哥,我可以帮你,但我有个条件。”我说道。

    “现在的你还没有资格和我谈条件,先亮出你的底牌吧。”陆长青坚决说道,丝毫不给谈判的余地。

    摊开手,我说道:“既然你想着大石压死蟹,我也无话可说,你尽管动手杀了我吧。”陆长青撇了撇嘴,骷髅头掏刀走向我。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走到这一步,我已没有回头路,更不可能退缩和松口,否则只会前功尽弃。只要陆长青确实愁着取货,贪心赚更多的钱,必然不会真的杀了我。万幸的是,我赌赢了,在刀子架上我的脖子的前一刻,陆长青出声阻止。

    “你小子可以,说吧,什么条件?”陆长青笑道。

    伸出“六”的手势,我说,如果能帮陆长青买到便宜又好的货源,那么他必须以进货价给我一成入货量,好让我往下散货,赚取一点差价。

    敲了敲桌子,陆长青笑道:“既然如此,你干脆自己去拿货不是更好,何必再来找我。”

    “先不说我有没有这个实力,别人看不看得起愿不愿意合作,即使我有,也不敢背叛你。”我苦笑道:“青哥,我还不想惨死在你手里。”

    指着我晃了晃手指,陆长青看着小弟们笑道:“这小子识时务,不错。叶萧,只要你的消息来源可靠,货路正,我可以答应你的条件。虽然我陆长青无恶不作,却绝不会黑吃黑,说吧,什么货源。”

    “有一批毒贩从外省逃来了sh市,大肆散活,这个消息你应该也听说过吧。”我说道。

    点点头,陆长青表示知道,让我继续往下说。

    “如果他们只是想来sh市赚快钱,那么我们完全可以找他们合作,让他们制毒,我们来散货,一来术业有专攻,效率也会更高,二来降低被抓的风险,三来我们可以压价,拿到比正常市场价低一到两成的好货。”我建议道。

    经过这两天的调查,我已然清楚陆长青有很多的散货“拆家”,堪称是sh市最大的毒品上家之一,而那批毒贩初来sh市,人生地不熟,强龙又斗不过地头蛇,必然难以出货。虽然我不知道陆长青之前从哪里取货,但他之前说过货价提升,必然出货量也会变少。若是能找到便宜的货源,强强联手,那才是双赢之道。

    敲着桌子,陆长青时不时抬头看我一眼,一直沉默。瞪着我,骷髅头劝说陆长青千万不要信我,哪有那么大的蛤蟆随街跳,里面必然有陷阱。

    挑着眉,陆长青问道:“叶萧,关于我兄弟的怀疑,你有什么解释吗?”

    本想再和他分析其中的利弊,转念一想,该说的都说了,若是再解释,反而会说多错多,我干脆摇了摇头,表示无话可说。

    看着骷髅头,陆长青点头说道:“可以信他,因为我也收到消息,确实有一批人闯了进来,而且之前为了散货,还和我们的拆家兄弟打了几架。听说他们的货确实便宜,估计他们手里有技术,可以自产自销。”

    扔出一小包粉末在桌上,陆长青说道:“你们可以试试。”

    吸d的方式有很多种,其中一种最为危险的方式名为开天窗。骷髅头拿了个塑料杯,装了点水,倒进一点粉末,搅浑均匀,抽进针筒。随后他咬紧牙关,招手让残龙帮忙,从颈动脉注射进去。

    待残龙拔出针头,骷髅头抹掉脖子上的血点,双眼猛然睁大,布满血丝。几秒时间,他剧烈震动起来,像被电击一般,随后双手抱着脑袋,发出野兽一般的怒吼,很快又伸开四肢,向外极致伸展,像羊癫疯发病一般,脸上的表情很是古怪,翻着白眼,五官像被要撕裂一般狰狞,既有恐惧,又有迷惑,还有一丝难以言明的恐怖的愉悦感。

    十几分钟后,骷髅头终于平静下来。回过气,他勉强趴着桌子,竖起大拇指说道:“青哥,这货真不爽,够爽。估计也不便宜吧。”

    竖起三个手指,陆长青得意笑了笑。扶着骷髅头的残龙讶道:“不会吧?这么便宜,那真是买得过。要不我们找齐兄弟,去抄了那群家伙的货,这样……”

    瞪了他一眼,陆长青怒骂道:“你个猪脑袋,老子刚说了,不会黑吃黑,你这是想让我当着别人的面打自己的脸?”

    小哼一声,残龙说道:“反正他们又不是本地人,吃了黑,别人也不会有意见。”冷下脸来,陆长青训斥道,规矩即为规矩,若是破了,以后谁还敢帮他们做拆家,若是走漏风声,引得其它社团不满,到时又要另生事端。何况……

    训斥几句后,陆长青转头看着我问道:“可是你知道他们的地址?我之前也想过找他们合作,可是发生冲突后,他们突然间销声匿迹,也不知是不是离开了sh市。”

    摆了摆手,我肯定说道:“放心吧,他们还在,只不过最近风声较紧,所以他们藏了起来,暂时没有什么动静。”

    “你怎么知道?”陆长青疑惑问道。我笑而不语,他也没有再追问。商定好细节,我离开了游戏厅。

    走回出租屋的路上,想了想,我又转身走向会所。走到门口,我意外看到两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身影——王一也和白小柔。

    两人似乎正在吵架,内容是白小柔不能辞职,快点和王一也订婚。

    侧着身子,白小柔坚决说道:“我不会辞职的,这是我的工作。至于订婚的事,等我想清楚再说吧,反正我会嫁给你的。”

    哼了一声,王一也喊道:“白小柔,你别得寸进尺,你真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你等着他回来是不是,死心吧,他已经被马东浩赶出会所。而且他还染上了毒瘾,是个废物了,你能不能清醒一点。”

    此时,白小柔也看到我,脸上抽动一下,王一也注意到她的神情变化,转身看到我,不悦说道:“你个废物,还来这里干什么,你不是被辞职了么?”

    看着白小柔,我淡淡说道:“我来不来巴黎1号,与你无关吧,王一也。”靠近她,我低声问道:“你还好吗?”

    “恩,你呢。”白小柔细弱蚊蝇地说道,不过我注意到她看我的眼神里满是担心。侧身挡在我们中间,王一也怒吼道:“叶萧,你这是什么意思,立刻给我滚。我家的白小柔还轮不到你来关心,你个废物。”

    看着他,我摇头笑道:“你好歹也读过大学,怎么来来去去就会一个废物。如果我是废话,你是垃圾,人渣,社会的败类,屎壳郎都不愿意推的屎团,宇宙里什么都吞的黑洞,退化十万光年的单细胞生物。”

    “你你你还敢骂我,老子非要弄死你。”王一也握着拳头准备动手。上前一步,我看着他,示意他尽管动手。咽了咽口水,王一也反而退后两步,或许他也明白,如今我已不是巴黎1号会所的员工,根本没有什么把柄再被他捏住。

    若是动手,吃亏的必然是他。

    “孬种。”我拉起白小柔的手,轻声说道:“跟我走,我有话和你说。”之着白小柔,王一也怒吼道:“白小柔,你今天要是敢跟他走,老子一定会让你后悔一辈子。你别忘了,他现在是个瘾君子,是个道友,你爸会同意吗?”

    走了几步,拉着我的手,白小柔回头说道,她不会再受父亲的控制,工作她要自己找,爱情也不会允许别人插手,她受够了那样的日子。

    “叶萧,白小柔,你们给我等着!”王一也怒不可遏地喊道,口水花几乎喷了一地,却始终不敢追过来。像这种灰太狼式的警告,我又怎么会放在心上。懒得再搭理他,我拉着白小柔走到后门角落。

    “你,你要和我说什么?”白小柔低着头说道。一只手顶在她脑袋旁边的墙上,我右手捏着她的下巴,直接吻了上去。

    一开始,白小柔略微有些挣扎,怒目圆瞪,既有惊讶,又有疑惑,不提推着我的肩膀,几秒后,她闭上了双眼,双手由推变成了搂,从下至上绕到我的脖子后,热烈地回应起来。

    不知吻了多久,四瓣嘴唇才依依不舍地分开。看着白小柔依旧撅着的小嘴,我笑道:“怎么,还想再来一次呀。”

    回过神来,白小柔擦着嘴,佯怒说道:“你个混蛋,竟然占我便宜,我要去告诉表姐。”说着话,她转身要走。

    “我喜欢你。”我冲着她的背影说道。

    仿佛触到电一般,白小柔停下脚步,肩膀开始微微颤抖。半晌后,她捂着嘴,转过身来红着眼说道:“叶萧,你再说一次。”

    笑了笑,我板起脸来,扯着嗓子,用尽全身的力气喊道:“白小柔,我喜欢你,而且喜欢你很久了!”

    如同村民看到干涸的大地突遭暴雨一般激动,白小柔蹲在地上,痛哭起来。看着她瘦弱的身影,我的心里满是内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