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盛宴 第82章 无法回答的难题
作者:壶光衫色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拉起她,我擦着她脸上的眼泪,看得既心疼又觉得好笑。她哭得太过激动,妆都花了不少,像花脸猫一样。

    还没等我说话,白小柔抓着我的手,激动询问我说的是不是真话。我郑重点了点头,她再次抱着我哭了起来,直到我的肩膀几乎湿透。拍打着我,白小柔嘴里直骂道,你个混蛋,你个大混蛋!

    明白那种守得云开见月明的心情,我也没有再劝,任由她哭个痛快。十几分钟后,她终于停止哭泣,揉着红得像樱桃的眼窝问道:“叶萧,你不会是在骗我吧?”

    摸了摸她的头,我笑道:“没有,我真的喜欢你。”

    难怪说女孩的心思男孩你别猜,女孩的表情一样无从预测。表情瞬间从阴转晴的白小柔兴奋地抱着我,说她还以为我一点也不喜欢我,再也等不到两人在一起。这段时间她过得很压抑,几乎每天睁开眼,都会第一时间想起我,吃饭也会,工作也会,可是我又离职了,她再也找不到我。

    最近,王一也总是来找她,提出让她离职,回去和他举行订婚仪式,可是她不愿意放弃,她始终相信我们会在一起,即使希望渺茫,她也想在会所工作,等着再见到我。好在黄天不负有心人,她终于等到了我。

    刮了一下她的鼻子,我笑道:“傻瓜,要是我真的不回来,你一直等到七老八十呀?”睁大眼睛,白小柔坚决说道:“会,三千溺水,我也只取一瓢。叶萧,我之前说的都是气话,这几天我想得很清楚,非你不嫁。”

    抱着她,听着这番话,饶是再铁石心肠也会心里一暖。摸着她的秀发,我内疚说道:“对不起,小柔,对不起。”

    紧紧地抱着我,生怕我突然间跑掉一般。白小柔仰头笑道:“你说过的话不许再变,否则我一定会恨死你的。”

    “知道了。”我点头应道,见到她脸色一变,疑惑问道:“怎么了?”

    犹豫半晌后,白小柔说出心中的顾虑,她担心我不是真的喜欢她,而是妒忌她和王一也在一起,有着夺回失去的东西心态才和她表白。

    愣了一下,我想起以前和她聊天时说过的话,如果别人用阴谋诡计夺走本应属于我的东西,再怎么不择手段,我也要抢回来。

    摇着头,我笑道:“我是真心喜欢你的。”

    “太好了。”白小柔兴奋地亲了我一口,又害羞地缩回头。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她拉着我的手往外跑去。

    “去哪呀,我回会所还有事呢。”我说道。

    回头看着我,白小柔说道:“我不管,你今天必须陪我去玩游乐场,陪我去商场买东西,陪我去吃各种好吃的,补偿我。”

    拗不过她,我只好点头答应。她回超市换下工作服,请了假。我先是陪她去了市区的一家游乐场,玩了一个下午,又逛了好几间商场,数十家店。至此我才明白,女人逛商场最大的乐趣,并不在于买买买,而是不断地试各种衣服,还不厌其烦地问我哪一件好看。

    为了满足她,我也仔细观看一番,给出最中肯的意见。糟糕的是,只要我说好看,她全都要买下来。虽然价格不菲,可我一点也不心疼,毕竟她为我受了那么多煎熬。

    可结账时,白小柔却挡在我身前,抢先掏出了卡,回过头善解人意地低声说道:“这是我要买的衣服,所以不用你掏钱,但是你要请我吃东西。”

    知道她是在找借口,我也不戳破,毕竟还需要留着一大笔钱去买货。走出商场,白小柔看着附近的一家哈根达斯专卖店舔了舔口水,我提议道:“要不我请你去吃雪糕吧。”

    愣了一下,她很快摇头说道:“算了,我们去吃kfc吧。”拉着她往雪糕店走去,我说道:“没事,这点钱我还是给得起。”

    不料她还是拽着我往kfc走去,说不关钱的事,是她正在生理期,不方便吃那么凉的东西,我只好随她。走进kfc,她特意点了两份最划算的套餐,我一一看在眼里。

    坐在位置上,我笑道:“小柔,其实你真没必要处处为我考虑省钱,这样两人相处反而会别扭,该花的钱还是要花,而且我知道你不是那种爱乱花钱的女孩。”

    虽说白小柔以前是富家千金,可相处这么久,再也没见她穿过一件贵价的衣服,有时穿的t恤明显是十几块的地摊货,手上戴的链子也不过是便宜的银链。估计她今天买的这几件衣服也都是花自己的工资,而不是她爸的钱。

    摆了摆手,白小柔解释道:“我真没有想替你花钱,我真是不舒服,不方便吃雪糕,你想多了。”撇了撇嘴,我指着她正喝着的饮料说道:“那你还点冰可乐?小傻瓜,谎话都不懂得说。”

    反应过来,白小柔哼声说道:“冰可乐我又不吃冰,雪糕可是比这冰凉得多,你又不是女人,哪里懂。”知道她强词夺理,我也懒得再争辩,只是心里又添了一些内疚。

    正吃着东西,白小柔突然咬着汉堡包,发呆着看着窗外。我扭头看去,一个穿着警服的男巡警从外面路过。

    打了个响指,我疑惑问道:“怎么,你认识他呀?”摇了摇头,白小柔表示不认识,我疑惑问道:“那你发什么呆。”

    低下头,白小柔只顾着吃东西,再也没有回答。知道她的性格,不想说,我再怎么追问也没有答案,干脆放弃。

    晚上十点半,我送她回去出租屋。一路上,她都没有再笑过,保持着一副心事重重闷闷不乐的表情。

    拍了拍她的脑袋,我温柔说道:“发什么呆呀,傻瓜,到家了。”回过神来,白小柔看着我,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是不是有话想和我说呀?”我关心问道,她挣扎了几秒,再次摇头。我也不去追问,让她快点回家好好休息。

    待她进了小区门口,我正要转身离开。走了没几步,听到后面传来熟悉的脚步身,回头一看,正是追出来的白小柔。

    拉着我的手,白小柔低声说道:“叶萧,你陪我上楼吧。”见她脸上发红,我探过身子,故意邪笑道:“怎么,你对我有什么不良企图吗?”

    拍了拍我,白小柔嗔骂道:“别闹,我有正经话和你说。”见她表情凝重,我也不再开玩笑,跟着她上楼。

    进了房间,我闻到一股熟悉的女人香味。坐在沙发上,她给我倒了一杯茶水,靠在我的肩膀上,半晌没说话。

    闻着她秀发的清香,又寂静无声,作为一个正常的气血方刚的男人,难免有些心猿意马。抬起头,她含情脉脉地看过来,我忍不住亲了过去。不料她捂住我的嘴,问了一个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的问题。

    “叶萧,我们在一起,我表姐怎么办?”

    这个问题不仅难回答,而且还很尴尬,特别是在我要吻她的时刻。夏巧是我的女朋友,我又和白小柔表白,她们两个又是表姐妹,比泡了女朋友的闺蜜还要离谱。这不是单单一脚踏两船的罪恶,而是通吃姐妹花的邪恶之举。

    两人一阵沉默。难怪白小柔下午见到巡警后,一直默不作声,必定是那时想起夏巧,想到我们之间的“不正当”关系。

    可惜这问题不像早餐店老板问我吃粥还是吃粉那么容易选择,注定有人要受伤害。白小柔固然惹人怜爱,可夏巧也没做错什么,我心乱如麻,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只怪自己当时一时头脑发热,忘了自己是有女朋友的人。

    犹豫半晌,我叹气说道:“要么还是算了吧。”瞪大眼睛,白小柔像小孩子要被同伴抢走玩具一般,坚决说道:“不行,你是我的。”

    女人之间,闺蜜也好,姐妹也好,可以无话不说,可以分享任何的秘密,甚至心爱的衣服、首饰,除了心爱的男人,因为爱情是自私的。拉着我,白小柔说道:“虽然我也不想表姐伤心,可我也舍不得你,我们好不容易才在一起。”

    “除非你真正喜欢的人是表姐,不是我,否则你和她在一起,只会是害了三个人。你说,你喜欢我,还是表姐?”白小柔凑过身子,鼻子都快顶在我的脸上。

    见我不说话,白小柔直接吻了上来。几秒后,裤兜里的手机铃声响起,我掏出一看,好巧不巧,是夏巧的电话。

    按着我的手,白小柔撒娇道:“叶萧,你不要走,今晚留下来陪我好不好。”犹豫几秒,我按掉了电话。

    不等白小柔说话,我说道:“我今晚还有事,怕是不能陪你。玩了一天,你估计也累了,还是好好休息吧,我先走了。”

    “叶萧……”白小柔喊了一声。走到门口处的我想了想,回头说道:“至于我们的事,我考虑一下,再好好回答你吧。”

    关上门,我头也不回地走了。倒不是我不想趁机吃了白小柔,也不是要装情圣,而是……何况出于某些考虑,我现在还不能和夏巧分手。

    路上,夏巧再次打来电话,紧张询问我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为什么不接电话。我解释刚才在工作,不方便接听,好在夏巧也没有起什么疑心。嘱咐几句让她小心,迟点再去找她,我挂断电话,走到会所后门,直接进了电梯,按了4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