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盛宴 第86章 十赌九骗
作者:壶光衫色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梅花10?我也不知道怎么会突然变成黑桃a,不过我更奇怪的是,你怎么知道我拿的是什么。”我淡淡笑道。

    再笨的人,听到这番话都会恍然大悟。指着老黑,二狗喊道:“原来你在牌面上做了记号,难怪你们三个都抽到了a,还知道这小伙子拿的是什么牌。说,你们之前是不是串通好,骗我输了那么多的钱?”

    “你胡说,老子之前也输了……”老黑当然不会承认。

    之前我已然觉得奇怪,既然打对家,为何三人互相使眼色,唯独二狗傻乎乎地看着自己的牌。等到第二局开始,我站在老黑身后,看完他发牌的过程,哪里还不明白。老黑仗着手快,而二狗又精神不佳,他当然没有留意到老黑经常发二张。

    “发二张”是赌牌骗局里常用的一种招数,原理很简单,握牌的手捏住牌叠的右下角,捏住第一张好牌往后拉,右手快速抽出第二张,如此一来,发给二狗的自然是坏牌。二狗拿着一手烂牌,其他三人又挤眉弄眼,不输才怪。

    而且这三人头上都涂了发蜡,如果我没猜错,他们应该在牌底做了手脚,只要一抹发蜡,便能清楚看到牌面的反光,也就知道这张牌是好是坏。

    所谓十赌九骗,如果二狗精明,输了几局也应该明白过来,可是赌徒永远不会理性思考,而只会想着如何翻盘,所以越陷越深。而我能看出他们的手法,很简单,唯手熟尓,我在会所联系了那么多表演,手速之快,自然不是这些人等比。

    所以在最后一局抽牌比大小之前,我早已在合上牌之前抽出了黑桃a,他们自然无所察觉。

    踹翻身边的凳子,老黑恶狠狠地说道:“原来你小子扮猪吃老虎,行呀,没想到哥几个玩鸟这么久,会被鹰啄瞎了眼。”

    按住激动的二狗,我说道:“你们几个也赢了他不少钱,这局输了,我也可以当做不算,只是希望你们给我个面子,不要再骗二狗了。”

    边撸着袖子,老黑怒吼道:“老子倒要看看你几斤几两,敢跑来多管闲事。”

    难怪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对某些人说再多的好话,也无异于对牛弹琴,所以还是拳头最实际。

    侧身躲过老黑的拳头,我用脚勾起板凳,抓着凳脚,直接拍在他的后背。老黑摔了个狗啃泥,另外二人冲到一半,又退了回去。

    冷笑两声,踩着老黑的腰,我抓着他的头发往上一拉,老黑惨叫起来。看着那两人,我冷冷说道:“该适可而止了吧。”

    “适你大爷。”老黑怒吼一声,从腰间掏出一把小刀,硬挺着身割向我的右手。快速握住他的手腕,往后一扣,发出清脆的响声,老黑疼得满地打滚起来。

    捡起地上的小刀,我踹翻了发愣的田鸡,横刀顶在他的脖子上,说道:“既然你们敬酒不吃吃罚酒,那我也不客气,把之前骗走二狗的钱全部拿出来。否则他断了只手,你怕是要断了个脑袋。”

    “别别别,大哥,我知道错了。钱,我全部给你,你别杀我。”田鸡二话不说,掏出藏在裤腰带里的钱,另外一人也拿出身上所有的钱。

    拉了拉我,二狗说道:“小兄弟,算了,放过他们吧。”踹了田鸡一脚,我冷喝道:“我看在狗哥的面子上,放你们一条生路。如果再敢骗他……”

    “不敢了,不敢了。”田鸡和另外一人扶起仍在哀嚎的老黑落荒而逃。

    竖起大拇指,二狗说道:“小兄弟,你真有本事。要不是你,我还不知道要被他们骗走多少钱。”推开我递过捡回的钱,他摇头说道:“这些钱是你该得,我怎么还能拿回去,你不用和我客气,哥哥有的是钱。”

    环顾一圈,我小声说道:“狗哥,如果你看得起我,要不请我吃顿饭吧?这些钱还是物归原主比较好,虽然我不是君子,却也爱财有道。”

    愣了一下,二狗接过了钱,爽快应道:“行,你这个兄弟我交了。走,我带你去吃大餐,千万别跟我客气。”

    拐了几条小路,二狗带着我来到一家位于路边的小餐馆。点了几个菜,二狗给我倒了杯茶水,眨眼问道:“小兄弟,穷乡僻野没什么好吃,将就一下。将来出去市里,我一定去找你,请你吃真正的大餐。”

    抿了一口茶水,我问他是怎么看出我从市区过来。二狗说,华容村位置偏僻,加上早期化肥工厂的污染,土地已不能耕种,所以村里的人要么搬去别处,要么去市里打工,越来越冷清,即使是隔壁村的人也不会过来。而且看我的衣着和见识,也不像所谓的村里人。

    点点头,我笑道:“狗哥,你还挺精明的,怎么会被那三人骗了呢。”挠了挠脖子,二狗不好意思地笑了,说他最近精神不太好,最主要的是他没想到村里的人也会骗自己。

    闲聊了几句,二狗询问我过来华容村有什么要紧事,如果可以,他愿意帮忙。注意到附近没什么人,我探过身子,揉着手指低声说道:“狗哥,我是过来买货的,你有门路么?”

    眼中闪过一次诧异,不过很快又恢复正常。二狗面不改色地说道:“货?这里鸟不拉屎,哪来什么货。如果你要买水泥或沙石,附近某个村倒是……”

    递过一根烟,我笑道:“狗哥,明人不说暗话,你也不用欲盖弥彰了。我确实要买水泥,不过不是盖楼的那种,而是白水泥。”

    因为白水泥和毒品的颜色、形状都比较相像,所以道友又称毒品为“白水泥”,作为暗号。露出一个僵硬的笑容,二狗指着刚端上来的菜说道:“先吃吧,凉了可就变味道了。”

    一顿饭下来,二狗再也没说话,我也没有着急追问,毕竟欲速则不达。吃完饭,二狗又带我回到华容村口,指着大路说道:“兄弟,你快回市里吧,没什么事不要再来这里。”

    拉着他的手,我沉声说道:“狗哥,你应该也是同道中人,应该明白没有货的痛苦。”叹了口气,二狗说道:“不是我不想帮你,而是最近确实不能帮你介绍,否则我会引火烧身。”

    “什么意思?”我疑惑问道。二狗说,他确实在帮人出货,不过他的上家不是本地人,最近和本地势力起了冲突,若是暴露行踪,引起麻烦,他的上家必定不会饶了他,那群人可不是善男信女。

    比了个“枪”的手势,二狗面有惧色地说道:“那群人可不好惹,他们有这个。兄弟,你还是回市里买吧,贵就贵点,还是别掺进这趟浑水比较好。”

    看来我猜的没错,二狗果然也是个瘾君子。之前在他掏出裤兜里的红钞时,老黑几人都被一大沓钱吸住目光,却没注意到二狗快速捡起掉落在地的小包粉末,可我却看在眼里。而且看二狗的神态,想必也是吸了一段日子。

    而那批毒贩既然找人散毒,又是在华容村附近出没,老黑必然会和他们有所联系,可我没想到那么巧,老黑竟是他们的一名拆家,还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若是断了这条线,怕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找到那群神出鬼没的毒贩,我自然不愿放弃。好说歹说,二狗始终不同意带我去见他们,还一直劝我离开,不要为了拿到便宜的货而丢了性命。

    正当两人各执己见,二狗瞟了一眼右侧,突然脸色大变,推着我藏到一旁的土墙后,再三叮嘱我不要出声。

    半分钟后,一阵脚步声传来。偷偷探头一看,一个三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带着两个眼神凶狠的青年走到二狗面前,冷声问道:“刚才打电话给你,怎么不接呀。”

    掏出手机看了看,二狗惊恐地说道:“民哥,对不起,我刚才和朋友吃饭,没有注意到。”狠狠踹了他一脚,中年男人骂道:“c,你不知道现在形势多紧张?老子派你守在村外看风,你tm跑去吃饭,要是突然来了警察怎么办。”

    扯着二狗的一脸,中年男人说道:“老子给了你那么多钱,要是出了什么差错,轻则我砍断你的手脚,重则老子杀了你全家,信不信。”

    “民哥,饶命呀,我再也不敢了。你放心吧,我一定会看好,有什么风吹草动第一时间通知你。”二狗哀求道。

    “跟我回去,老大有事要交代你去办。小华,你留下来看着外围,有事立刻打电话。”中年男人吩咐道。

    眼看二人要走,我咬了咬牙,跳出来喊道:“警察,不要动。”快速箍着二狗的脖子,男人质问是不是背叛了他们,二狗拼命摇头。

    “立刻放开人质,否则别怪我不客气。”我装模作样地喊道。伸手摸了摸腰间,我讶道:“糟糕,我忘了带枪。”

    砰。我被其中一个青年一拳揍晕在地。

    再醒来,我已被捆在椅子上,身处一个黑漆漆的化肥工厂里。右边不远处躺着浑身是伤的二狗,不知死活。喊了几声,他没有任何回应。

    脚步声响起,几秒后一个穿着背心的寸头男人走到我面前,踩着椅把手,冷笑道:“听说你是警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