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盛宴 第87章 生死一线
作者:壶光衫色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笑了笑,我说道:“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挑着手指甲,寸头男人威胁道,如果我是警察,他会先打断我的手脚,再杀了我,如果我不是警察,他会找一群掰弯的男人轮一圈,再杀了我。

    “我不是警察。”我一说完,寸头男人转身要走。

    “不过我可以帮你摆脱警察的追查,顺便转移他们的视线。”我说道。

    脚步再次停了下来,这也是我决定把自己当做石子投石问路的底牌。除非他们想着尽快撤离sh市,否则不会拒绝我提出的帮助。当然,这是一场押上性命的赌注,能不能赢,全看对方刹那间的考虑。

    没有说话,男人直接走了。

    几分钟后,二狗在**中醒来。哀嚎几声,二狗转过身子,诧异地看着我,又环顾一圈,确认没人后,苦着脸说道:“兄弟,原来你是警察,我要被你害死了。你个混蛋,你为什么要骗我。”

    “狗哥,你听我说……”我想解释,可是二狗完全不给我机会,一直骂个不停,说什么世态炎凉,谁的话也不该信。

    任由他骂了一阵,我才开口说道:“狗哥,我不是警察。”

    “你个白眼狼,亏得老子还提醒……什么,你不是?那你为什么要假装警察,这不是找死么?”二狗怒不可遏地喊道:“老子真是遇人不淑,怎么遇到你个害人精。枫哥,枫哥,你听我解释呀,他不是警察……”

    不管二狗如何喊叫,始终没有人现身。

    不知过了多久,一群男人走了出来。走在最前的正是寸头青年,二狗冲着他喊道:“枫哥,他不是警察,她只是个骗子,他骗了我,枫哥,你不要杀我呀。”

    没有搭理他,寸头男人掏出一把枪,顶在二狗的额头上,看着我冷冷说道:“我最后问你一次,你究竟是不是警察。如果你撒谎,我立刻杀了他。”

    脸色大变的二狗委屈喊道:“枫哥,是他骗你,要杀你也应该杀他,为什么要杀我。”

    盯着我,寸头男人打起了保险,准备开枪,冷冷问道:“是不是警察?”撇了撇嘴,我说道:“你杀了他也没用,真还是真,假还是假。”

    “大兄弟,我快要死了,你能不能别说绕口令了。”二狗哭喊道。

    看着他,我叹气说道:“虽然我很想救你,可惜我真不是警察。你放心,我很快会下来陪你的。”

    枪,顶着二狗的脑袋往下压,他哭得眼泪直流,像个失恋的小姑娘一样,我也侧过头去。啪,扳机扣动,可是没有传来枪响。

    原来是个空枪!喘着粗气,二狗低头看着自己被吓尿的裤裆,哆嗦不止。弹出弹匣,寸头男人装进一颗子弹,缩回枪把,再次顶着二狗的脑袋,冷声问道:“第二个问题,你是不是其它黑道派来的卧底?”

    捂着脸,二狗哭啼着喊道,为什么每次都是他。

    深吸一口气,我说道:“我是受了青哥的命令过来找你合作,我也是道友。我知道,之前我们两方有过不愉快的冲突,但那都是误会,现在有机会谈合作,只要枫哥你愿意,这事包在我身上。”

    “我凭什么信你?”寸头男人皱眉说道。

    “如果你不信,尽管杀了我,不过二狗与此事确实无关。”我说道。

    枪,从二狗的脑袋移到我的额头上。寸头男人冷笑道:“现在还有人对社团这么忠心?你真的不怕死么。”

    “怕,可我也没有其他选择。如果我不找到你们谈成合作,迟早也是死路一条。”我说道。

    其实我怎么可能不怕死,蝼蚁尚且偷生,我也不过是个凡人,岂能做到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只是我既然决定走这条路,早预料到了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如果赌输,死在这里,我认了!

    好在寸头男人收回了枪,我也暗暗松了口气。挥了挥手,寸头让手下松开了我和二狗身上的绳子。

    搓着下巴的胡子,寸头问道:“说说怎么个合作法?”松了松有些麻痹的筋骨,我提出由他们制毒,我们来负责市区内销售的渠道,从ktv、酒吧一点点渗透到高端酒会,逐渐抢占美货市场。

    虽然他们的货质量暂时还比不上美货纯正,但优势也明显,一则运送路程短,散货快,二则价格有着无可比拟的便宜,算得上价廉货正。

    这样一来,他们减少暴露的风险,我们又能以更低的售价留住更多的卖家,赚取更多的利润,一箭双雕。

    “不过我有个条件,在此期间,为了安全起见,我们尽量减少接触,由二狗作为中间人,传递交接货物的时间和地点。”我说道。

    “为什么?”寸头男人挑眉问道。

    “一来他是华容村人,比较信得过,二来也算我给他一点补偿。”我转头说道,二狗喜出望外,连连抱拳道谢。

    和其它几人小声商量一下,寸头男人答应下来,提出五五分成,我却摇头拒绝,表示最多接受六四。毕竟操作下来,制毒的风险远比贩毒要小得很多,所谓风险和利益相伴,不可能出大力拿小利。

    想了想,寸头男人爽快答应。站起身,我和他握了握手,互相正式介绍。原来寸头名为蒋全枫,之前的中年男人名为招民,二人是表兄弟,之前在lb市制毒,后因得罪某个黑道老大,两兄弟便带着其它手下跑来sh市。

    “叶萧,你也真够胆量,单枪匹马跑来这里,难道你真不怕我杀了你么?”蒋全枫递过一瓶啤酒。

    喝了一口,我摇头苦笑道:“有头发,谁又想做秃子。我现在丢了会所的工作,又没有学历,还染上了毒瘾,不做毒贩还能做什么。做了别人的小弟,也只能老大说什么,我乖乖去做。如果今天真死在枫哥的手里,也只能感叹一声,生死有命。”

    点点头,蒋全枫苦笑道:“好一句生死有命。来,不打不相识,今后我们一起赚大钱。”

    砰。在啤酒花四溅中,我代表陆长青和蒋全枫正式开启合作。喝了几口,蒋全枫疑惑问道:“叶萧,你之前提过,你不是警察,却有能力转移警察的视线?”

    点点头,我告诉蒋全枫,最近在泡一个女警察,她正好是追捕蒋全枫一伙的刑警队员之一。听到这里,蒋全枫和招民脸色变了一下,借口有事要商量走到一旁。身边的二狗拍打我的胳膊,低声说道:“叶兄弟,你怎么那么笨,啥事都往外说,这要是……”

    还没等他说完,蒋全枫二人走了回来。举着啤酒瓶,招民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走到我身边,突然摔掉手中的瓶子,伸手箍住我的脖子。

    “枫哥,民哥,你们这又是干什么。”二狗着急喊道。

    哼了一声,蒋全枫说道:“我怎么知道他会不会为了女警,一时糊涂出卖了我们。除非……”

    话音未落,招民扯开我的袖子,仔细看了看,点头说道:“枫哥,确实有针孔。”走过来,蒋全枫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叶萧,你千万不要放在心上,毕竟你也知道,做我们这一行,小心最重要,我可不想阴沟里翻了船。”

    点点头,我扯下袖子说道:“明白,祝我们合作愉快。”

    临走前,蒋全枫送了我四包粉末,说是见面礼,我也没有拒绝。离开之前,二狗试探着问道:“枫哥,这次不用戴头套了么?”

    “不用了,你们走吧。”蒋全枫带着人转身离开。眨了一下眼,二狗拉着我快步离开。直到回来村里,二狗才拍着胸口说道:“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枫哥要杀了我们灭口,叶兄弟你是不知道,之前每次去或走,都要戴着头套。”

    拍着他的肩膀,我笑道:“不用紧张,没事的。”之所以没让我们戴头套,其实原因很简单,想必是蒋全枫决定要将制度工厂搬去新地方。而他故意留下这样的破绽,无非是想着再次试探我,会不会通知警察过来抓人。

    好谨慎的男人!他的心机,远比我想的还要深。

    分了两包给二狗,留了电话号码,我截了辆计程车回去市里。路上,我收到了夏巧的电话,说她想要见我。我拒绝了,说迟点再去找她。

    下了车,我正准备走向会所正门,想起白小柔,又绕了个圈来到后门,不料还是在拐角处碰上了她。

    拉着我的衣服,白小柔嘟嘴说道:“我就猜到你会避开我。叶萧,你……”甩开她的手,我冷冷说道:“我现在有事要办,没空和你闲扯,你快回去工作吧。”

    “可我有好多的话想和你说。叶萧,你跟我去戒毒所吧,不管怎么样,我都会一直陪着你。”白小柔劝道。说着话,她捂着嘴哭了起来,说她真的不想看着我残害自己的身体,那样比用刀挖她的心还腰疼。

    看着哭得梨花带雨的白小柔,我心里一软,正要说话,眼角的余光瞄到了王一也搂着一个黄色长发美女从电梯走出。

    立刻搂着白小柔的肩膀,我温柔说道:“傻瓜,我听你的话,不要再哭了。”揉着眼睛,白小柔抬头说道:“真的吗?”

    “一对狗男女。”王一也厌恶地说了一声,头也不回地走了。

    “别管他。”白小柔拉着我的手,开心问道:“那我现在去请假,你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