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盛宴 第88章 巨额交易
作者:壶光衫色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看到王一也走远,我冷下脸来,摇头说道:“不用了,我又改变主意,以后再说吧。”硬拽着我,白小柔问道:“叶萧,你究竟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但如果你再闹下去,我觉得两人在一起也没什么意思。”我狠下心说道。

    退后两步,白小柔讶道:“叶萧,你……”

    不敢看着她,我侧过身子,淡淡说道:“我想得很清楚,我们还是不合适,分手吧。”

    死死咬着嘴唇,白小柔竭力遏制,可还是忍不住哭了起来。拉着我的手,她不断哀求道:“叶萧,你不要和我分开,最多我不逼你了,好不好。”

    “不,与这无关,其实我真正喜欢的是夏巧,和你不过是逢场作戏。”我说道。反正送佛送到西,伤人伤到底,既然要了断,干脆绝情点,省得留下什么念想。

    “我不信,你肯定是骗我的,你喜欢我,我从你眼神里看得出来。”白小柔依旧不死心。抓住她的胳膊,我瞪大眼睛看着她,冷冷说道:“那你告诉我,现在还能从我的眼睛里看到你的影子么?没有,我真的没有喜欢过你,醒醒吧。”

    我告诉她,当初之所以和她表白,一来觉得新鲜,二来不过是想要报复王一也。因为是他间接害得我失去会所的工作,害得我染上毒瘾,所以我不甘心他们在一起。

    摇着头,白小柔始终表示不相信。

    好巧不巧,我看到了从远处走来的夏巧。冲过去,把她来到白小柔面前,我直接吻了上去,直到夏巧推开了我。

    搂着夏巧,我看着白小柔蔑笑道:“我最后再说一次,我从来没有喜欢过你。”

    再也压抑不住,白小柔痛哭起来,狠狠捶了一拳,大声喊道:“叶萧,我恨死你了,我再也不想见到你。”

    “小柔,小柔……”夏巧喊了几句,赶紧追了上去。半晌后,她走回我身边,疑惑问道:“叶萧,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摇头苦笑几声,我说道:“你不是听得一清二楚么,又何必明知故问,我是个花心大萝卜。”一不做二不休,我说出了和白小柔的种种纠葛。

    “所以你一直在骗我?为什么,你不告诉我白小柔喜欢你?”夏巧拍打着我。

    我没有回答,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难道告诉她,其实我根本没想过要和她在一起,那么我如何解释昨晚的事?

    “你说话呀,别以为装哑巴能晃过此事。”夏巧质问道。咬了咬牙,我低声说道:“除了对不起,我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那你跟我回警察局说吧。”夏巧突然扣住我的手腕,将我顶在墙上。

    有几秒时间,我以为夏巧要滥用私刑来报复。可当听清楚她要扭送我去警察局时,我大为疑惑,难道现在警察管的那么宽,不是说清官难断家务事么。

    听完夏巧的话,我才明白过来。原来是白小柔那个笨女人以为夏巧也知道我吸毒一事,为了劝我去戒毒,她特意通知了夏巧。

    压着我,夏巧拿出手机,准备通知同事。被铐着双手的我勉强翻过身来,夏巧警惕问道:“你要干什么。”

    “你不是喜欢我么?难道一点机会也不给我。还是说女人翻脸起来,比男人还要无情。”我说道。

    咬了咬牙,夏巧坚定地哽咽说道:“我是个警察,我不能允许你知法犯法。即使我爱你,可是我也不能知情不报包庇罪犯。叶萧,我承认确实很喜欢你,可是……反正等你戒了毒再说吧。”

    看到夏巧眼睛里泛着泪花,我便知道她说得轻松,实则比我心里还要难受。

    如同癌症病人面对死神,被贴上罚单的司机面对交警,我说出他们也会说的一句话:“夏巧,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擦了擦眼角,夏巧说道:“对不起,我是警察。”

    ……

    十天后,凌晨一点多。一群人走在山路里。陆长青转过身子,皱眉问道:“叶萧,你确定没有带错路吗?怎么这么偏。”

    “安全第一嘛。”我笑道。身旁带路的二狗也急忙开口,让陆长青放心。

    “之前听说你被抓了进去,没事吧?”陆长青故作不经意的提起。我摆了摆手,解释和某个富豪子弟因为女人起了争执,所以被弄进派出所,不过另外找了关系,所以没有什么大碍。

    “是白小柔吧?”陆长青说道:“我可听说王一也是sh市里大地产商的独子,你也真够色胆包天,这种人也惹,要是他出钱买了你的命,怕是追杀你的人要从常衡路排到青柏路,到时你可别指望我会帮你。”

    点点头,我说道:“放心吧,青哥,我不会给你惹麻烦。我自己的事,会处理干净。”

    点了点头,他搭着我的肩膀说道:“叶萧,别说我不点醒你。女人嘛,不过是破衣服一件,等你有了钱,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何况你以前在会所上班,应该尝过不少极品。男人眼光要放长远,事业才是第一位。”

    撞了撞我,骷髅头邪笑道:“听说巴黎1号有个周倩茜的,是你的相好,到时叫出来,让兄弟们免费爽一下,没问题吧。”

    还没等我说话,骷髅头一把箍住我的脖子,用威胁的语气说道:“你可别忘了,要是没有青哥,你哪有今天。”

    “放心吧,我不会忘记青哥和你们对我的大恩大德。青哥说得对,女人而已,到时我一定带她出来。”我强颜笑道。

    指着我,陆长青赞叹道孺子可教。二狗也凑过身子,让我到时带他去见识一下。

    十几分钟后,我们来到靠近华容村后山的一片山林里。穿入几十米,俨然见到一处亮光。还没等靠近,两个青年拿着一把长枪对准我们。

    举了举手,二狗上前说道:“方哥,是我。小心一点,不要走火,是长青哥和他的小弟,和枫哥约好的。”

    皱了皱眉头,其中一人上前要搜身。陆长青伸手拦住,冷脸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哼了一声,青年说道:“怕你们是卧底。老子信不过,要检查一下有没有可疑。”

    掐着他的脖子,骷髅头恶狠狠地说道:“你tm是想死吧,这样和青哥说话,把你们的老大叫出来。”青年毫不畏惧地拿枪顶着骷髅头的下巴,冷笑道:“那你尽管动手试试,看看我们谁先上路。”

    在另外一个青年举起枪的同时,陆长青身后的小弟也掏出了枪。一时之间,双方剑拔弩张,不管我和二狗好说歹说,依旧没有人肯先缩手。

    “干什么!”蒋全枫从附近一间屋子走了出来,喝道:“小方,小天,回来。”

    两个青年心不甘情不愿地收回了枪,陆长青也按了按手,骷髅头等人也退后两步。走到蒋全枫面前,他伸手说道:“枫哥是吧,久仰大名。”

    “sh市散货最快的上家,青哥,幸会。”蒋全枫握了握手,回头看了两青年一眼,笑道:“不好意思,我的兄弟谨慎了一点,毕竟最近的风声有点紧。”

    “理解,没事,合作最重要。”陆长青摆了摆手,说道:“货呢,我想看看。”

    今晚可不是寻常的会面。蒋全枫之所以同意陆长青带人过来“工厂”,原因是陆长青提出要买七百公斤以上的货,所以要过来亲自验证货的质量。

    “之前几天合作的那么愉快,难道你还信不过我么?”蒋全枫笑道。

    转身看了我一眼,陆长青意味深长地说道:“这可不是之前几天的小交易,而是上千万的买卖。还是谨慎一点比较好,你说呢。”

    ……

    十天来,我和二狗碰面,交接了几次。陆长青对我带回的货物,很是满意。三天前,我和他说起一事,有个j市的大买家找到我,想要购买三百公斤以上的货,并可以预付五百万定金,只要货品质量没问题,还会长期合作。

    当时,陆长青先是看了我一眼,突然抓住我的衣领,眯眼问道:“你找到这么好的客源,会无偿分享给我?这里面不会有诈吧。”

    “当然不会,那那那个客人是马部长介绍给我的。不信你可以打电话问他。”我急声解释道。

    “好呀,我现在就打给他。”陆长青挥了挥手,骷髅头和残龙立刻围在我的身边,随时准备出手。

    几分钟后,陆长青挂断电话,并递过一根雪茄,赞赏我干得不错,等交易完成他会给我一份大大的红包,只要我好好干,绝对不会亏待我。

    ……

    开箱验了货,陆长青竖起大拇指说道:“枫哥,你真有一套,在这种地方都能提炼出这么好的货源,厉害。”

    指着身后的木屋和发电机,蒋全枫得意说道:“没有一招傍身,我又怎么敢接老哥那么大的单。你放心,有钱大家一起赚,独食难肥嘛。”

    “说得好,那你点一一下钱数……”陆长青接过手下递来的箱子,伸了过去。

    还没等蒋全枫接到手,突然听到山下传来一阵清脆响亮的警笛声,众人顿时脸色大变,纷纷掏出枪指着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