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盛宴 第8章 庄佳佳的请求
作者:壶光衫色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踉跄了几步,稳住身子,西装青年怒吼道:“你tm是谁呀,敢打老子,你是不是活腻了。”

    “我还没活够,不过我看你是活腻了,敢在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强抢民女?”我抬头看了看,漆黑夜空中星光点点。

    “m的,老子今天不弄死你,我跟你姓。”西装青年挽起袖子,掏出手机准备拨打电话。

    “王一也,你闹够了没,是不是逼死我你才满意!”白小柔怒吼道。

    “我不对付他也行,你必须跟我走。”西装青年威胁道。可惜我这人吃软不吃硬,冷笑道:“你尽管叫人,不过手脚麻利点,不然我怕你的救兵还没来,你已经是个死人。”

    “m的,老子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都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西装青年又准备打电话,却愣在原地。不止是他,我也手足无措起来。

    因为,白小柔突然搂着我的脖子,吻上了我的嘴。而且是法式热吻,整条舌头探了进来,弄得我浑身发麻。说来也奇怪,我又不是初吻,连初夜都不知丢哪去了,会因为一个吻而心跳加速面红耳赤。

    在我快要被吻得缺氧的时候,白小柔松开手和嘴,转头说道:“你满意了吧,如果你要对付他,先对付我。”

    点点头,西装青年气急败坏地说道:“白小柔,记住你今天的话,终有一天你会后悔的。”

    “你tm省省吧,大灰狼每次都说我会回来,下一次还是惨败溜走。”我不屑说道,西装青年狠狠瞪了我一眼,跑向几米外的豪车。

    引擎声轰鸣中,西装青年扬长而去。我皱着眉头说道:“那是宝马最新一系的限量级轿跑?”

    在会所那么久,接待过那么多富豪,我当然认识各种豪车。真正的好车不是只以钱来衡量,而是以数量。很多老板都买得起宝马,但买得起限量级轿跑的少之又少,那是身份的象征,看来西装青年不是说大话,他真的有本事弄死我。

    “你怕了?”白小柔转头问道。

    点燃一根烟,我笑道:“惊讶而已,怕倒不至于,更不会后悔。反正我烂命一条,弄死一个保本,弄死两个赚一个,有什么好怕。”

    拉着我的衣服,白小柔说道:“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他伤害到你。”顿了一下,她红着脸说道:“萧哥,谢谢你帮我的忙,刚才的事……”

    不知为何,我和白小柔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却感觉两人的距离在月光的轻推中靠近许多。

    舔了舔嘴,我揶揄道:“虽然你刚才占了我的便宜,但我大方,不会放在心上。不过你可要好好补偿我,来吧,该轮到我进攻了。”

    “萧哥,你坏蛋。”白小柔捂着脸跑回会所。本来也是开玩笑,我自然不会放在心上。看着她的背影,想起西装青年非富即贵的身份,我不由地皱起眉头。

    如果我没猜错,西装青年应该是白小柔的追求者。可她不过是一个超市的收银小妹,值得他这么死缠烂打么?开着那辆轿跑,随便到任何一个大学或酒吧门口,都能吸引无数漂亮的女孩飞蛾扑火般地坐进车里。

    又何必如此费力不讨好?难道有钱人的口味独特,还有受虐心理,非要上演一出富豪子弟和平民公主轰轰烈烈的爱情故事么。也罢,反正与我无关。

    经过超市时,白小柔侧着身子,不敢看我。我一时兴起,又调戏了几句,快步上楼。

    凌晨一点多,客人全部走光,想着也不会再有新的客人,我便让公主们下班回家。收拾好东西,我也准备离开,有人敲响了休息室的门。

    回头一看,是庄佳佳。她红着眼,低声说道:“萧哥,我有事想和你谈,方便么?”

    坐到沙发上,我点点头,说道:“可以,说吧。”

    关上门,庄佳佳站在那里,红着眼,一言不发。我抽了三根烟,她还是一句话也不说。若是继续下去,怕是她没说事情,我已经抽烟得肺癌死掉。

    摁灭了烟头,我说道:“佳佳,有什么话直说吧。再拖下去,我都睡着了。”

    “昨晚我和吴江提了分手。”庄佳佳沉声说道。

    “所以你失恋了,来找我谈心事?”我还是有些疑惑。即使要谈心事,也应该找周倩茜那群姐妹,再不济也找大学同学,怎么会……

    摇了摇头,庄佳佳说出事情原委。原来两人昨晚大闹一场,吴江骂她没有良心,忘恩负义,当初她没钱吃饭,他陪着一起挨饿,如今却不愿意再吃苦。越听庄佳佳越是委屈,她若是不想同甘共苦,又岂会陪他吃了那么久的白粥馒头。

    两人吵得昏天黑地不可开交,吴江一口认定庄佳佳变了心,庄佳佳说吴江懦弱不懂珍惜她的好。如同两条平行线,两人谁也无法理解对方,如同贴错门神一般。吵到最后,吴江扇了庄佳佳一巴掌,让她滚着离开出租屋。

    今天下午,吴江发信息给她,若是她想走,可以,但她要给予一定的补偿,好让他的妈妈继续做透析。其实该还的庄佳佳已经还的差不多,说句真心话,她不欠吴江什么。可吴江妈妈对她一直不错,想起老人遭受病痛的折磨,她张不开拒绝的嘴。

    一时之间,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劝说,转口问道:“那你找我,是想借钱?”想了一下,我说道:“我只有两万多,你要的话可以全部借给你。”毕竟我升上领班没多久,当少爷时又没有多少油水可捞。

    摇了摇头,庄佳佳说道:“不够,吴江他说……要十万。”

    十万?吴江还真敢狮子开大口,即便是我,也要存上一年,还要各种省着花,而庄佳佳不过是新来的公主,连红牌都算不上,哪里有能力赚十万,荒天下之大谬。

    转念一想,我说道:“佳佳,吴江只是找了个借口吧,他不想你离开。”庄佳佳摇头苦笑道:“我也不知道他心里怎么想,可是我真的受够了,十万也好,一百万也好,只要能做个了断,我都愿意。”

    “可是十万……”

    还没等我说完,庄佳佳走到身边,拉着我的手,哀求道:“萧哥,我想你帮我一个忙。”

    接下来的三天,我一直躲避着周倩茜,除了安排她接待客人之外,不敢和她说一句话,甚至眼神撞上也快速避开。

    今晚,是部长带着贵客前来消遣的重要日子。晚上七点,周倩茜特意在走廊拦下我,皱眉问道:“叶萧,你究竟怎么回事,这几天对我那么冷淡,还专门避开我。是我做错了什么,还是你另有了新欢?”

    瞟了一眼公主休息室,周倩茜莞尔笑道:“其实你有新欢也很正常,我又不会吃醋,我只希望你玩腻了某人的时候,多回来找我。最近我可学会了不少新招。”

    抓住她掐向我腰间的手,我摇头说道:“你想多了,我只是这几天身体比较累而已。”

    “真的?”周倩茜眼波流转,轻声问道:“你要是累,我完全可以主动一点。”

    听着那温声细语,我有种想把她拉进厕所就地正法的冲动,可是我还不知如何面对她。摇了摇头,我强颜笑道:“下次吧,有机会的。”

    “那几位客人快要来了吧,我去准备准备。”周倩茜兴奋地跑回休息室,完全没留意到我的招手。也罢,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走一步算一步吧。

    恰巧看到吴江经过,我喊住他问道:“vip房准备好了么,千万不能出任何差错。”

    横了我一眼,吴江冷冷说道:“准备好了,萧哥,没其他吩咐的话我继续干活了。”可他的表情完全是一副话不投机半句多的嫌弃。

    见鬼,平时他总要缠着我聊上几句拍拍马屁,难道他知道了什么?不过我也没有心情理会这些小事,最重要的任务——补充缺失的公主还没搞定,若是业绩继续差下去,领班的职位定然不保。

    虽然周倩茜说过会介绍姐妹,可我已经不敢指望她。只盼着那件事过后,她不恨我,已然要烧猪还神。

    晚上十点,陈龙斌走在前面带路,身后跟着几人。最左边的是部长马东浩,负责管理整个巴黎1号会所的日常事务,包括职工任免、活动策划等,交际能力、办事能力均是一流,是会所内不少员工的偶像。

    客人总共有三位,个个气度不凡,虽没有像包工头一般带着粗金链子,但谁都可以看出他们才是真正财大气粗的人,恐怕一只手表、一只佛珠手链足以换取好几斤黄金。

    待他们进了房间,陈龙斌转头喊道:“你们三个还愣着干什么,快去领公主来呀,跟木头一样。放心吧,小费少不了你们。还有,我警告你们,不要让小姐出什么差错,否则我剥了你们的皮。”

    艰难地走到公主休息室门口,我正不知如何开口。提着手袋,周倩茜笑道:“霖哥,我准备好了,今晚我一定不会让你丢脸的。”

    在其它公主羡慕的注视中,周倩茜很是得意。咬着牙,我狠心说道:“倩倩,对不起。佳佳,你跟我来吧。”

    在周倩茜愤怒的眼神和其它人夹杂着惊叹的窃窃私语中,我带着庄佳佳离开休息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