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盛宴 第89章 大功告成
作者:壶光衫色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是你带警察过来?你tm敢出卖我,老子杀了你。”蒋全枫和陆长青举枪指着对方,俨然要同归于尽的模样。

    “都别互相猜疑了,逃命要紧。”走过去,按着蒋全枫的肩膀,我劝道:“枫哥,我敢保证一定不是长青哥出卖了你,我们钱都带来了,还是分头走吧,保住小命再说。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犹豫几秒,蒋全枫甩开我的手,带着小弟从一条小道撤退,二狗跟着他们一起离开。

    走回陆长青身边,我咬牙说道:“青哥,要不这样吧,你把钱交给我,我去引走警察。m的,肯定是马部长介绍那客户有问题。”

    点点头,陆长青咬牙切齿地说道:“你说的没错,之前卖了那么多活都没问题……”

    “算了,不说了,青哥你们快走吧。”我着急说道。

    来不及多说,听到枪响的陆长青把箱子塞到我的手里,沉声说道:“好兄弟,如果我能脱身,进来一定找机会报答你。”

    “谢谢青哥,你们往这边走。千万不要跟在枫哥他们后面。”我指着另外一条小路说道。

    待他们离开,我提着箱子坐在草地上,点燃了一根烟。

    一个小时后,巴黎1号会所四楼,马东浩打开了房间的门,坐在办公桌前,捏了捏鼻子,又抽了一小管“白水泥”,收拾好工具准备离开。

    “马部长,这么晚还没休息呀。”我从房间的厕所走出,拿纸巾擦了擦手,坐在沙发上。

    “你怎么进来的?给我滚出去。”马东浩冷喝道。

    “这么凶,不请我喝杯酒么?”我笑道。

    “你什么意思,我现在没空搭理你,快滚。”马东浩指着门口喊道。

    “好吧,既然马部长心情不好,我先走一步,不过我要提醒你一件事。”我起身说道。看着我,马东浩疑惑问道:“什么事?”

    看了看墙上的钟,我笑道:“大概还有十分钟,警察便会破门而入,到时你可不要怪我没有提醒你。对了,我几分钟前正好在你的抽屉里放了几包好货,作为报答。”

    “什么?”马东浩大惊失色,弯腰拉开抽屉,拿出里面的十几包粉末,怒吼道:“叶萧,你想陷害我?你在干什么。”

    晃了晃拿着的手机,我笑道:“马部长,你不用紧张,也没什么特别,拍一下你违法犯罪的视频。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忘了告诉你,陆长青被人陷害,在交易现场遭到了警察围捕。不过他成功逃出包围,估计很快会召集兄弟追杀你。”

    “不不不,不可能,我没有陷害长青哥。”愣了一下,马东浩指着我喊道:“是你,你是叛徒,是你设计陷害了我们。”

    摇了摇手指,我说道:“马部长,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

    话音未落,砰地一声,警察撞门而入,举枪对准我们。我立刻抬起手,马东浩脸色大变,摇手说道:“警察同志,你们听我解释,是他,他是毒贩,快抓他。”

    冲过去,贺宝宇快速铐住他的双手,冷冷说道:“闭嘴,有什么话等回去局里再说。文军,他交给你了。”

    奋力挣扎着,马东浩冲着我破口大骂,并质问警察为什么不动手抓我,我才是毒贩,他是无辜的。可惜他只能带着遗憾离开,临出房间前几次回头,也没能看到我被带上手铐。

    看着我,贺宝宇冷声说道:“叶萧,你别太得意,这次有夏巧帮你,下次我倒要看看你还有没有这么好运。”

    “平生不做亏心事,半夜敲门也不惊。反正我一直是个好市民,即使某些警察想要找我麻烦,怕是没有这个机会。对了,贺警官,千万别忘了我的奖金。”我笑道。

    指了指我,贺宝宇拂袖离开。从房间的小冰箱拿出一瓶红酒,我坐到沙发上,自斟自饮起来。喝了几口,忍不住长舒一口气,心情大是愉悦。

    放了这么多鱼饵,转了那么大的圈,终于把马东浩这只恶鱼能弄到藏桌上,等着任人宰割。即使法律不能给予他制裁,马东浩往后的日子也绝对不会好过,因为还有陆长青等人要追杀他。

    ……

    十天前,会所后门,我被夏巧铐住了双手。无奈之下,我解释道:“夏巧,你先别打电话,听我解释,其实我没有吸毒,一切都是假的。”

    “假的?你以为我是傻瓜。”夏巧放过我身顶在墙上,从我裤兜里掏出了蒋全枫送给我的那几包粉末。捏着它,夏巧哭喊道:“叶萧,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蹲在地上,夏巧大哭起来,哭声中满是失望和难过。蹲下来,我拉着她的手说道:“夏巧,我真没有骗你,不信的话,我们可以去做尿检。”

    抬起头,夏巧半信半疑地看着我。在我的坚持下,夏巧拉着我去了医院。拿到检验报告的那刻,夏巧喜出望外地抱着我,欣喜喊道:“原来你真的没有吸毒,太好了。”

    松开手,她疑惑问道:“那你为什么要骗我们?”

    叹了口气,我说出自己的计划。自从王一也再度插手,我被贬为少爷,那时已决定不能坐以待毙,要主动出击,不过马东浩是会所的部长,而我无权无势,根本斗不过。加上白小柔和我闹翻,马东浩更是可以肆无忌惮地对付我。

    所以要想夺回我失去的一切,我必须先把他从部长的位置拉下来。之后,我一直在等待机会,等待一个可以害得马东浩一无所有的机会。直到他带陆长青来了会所……

    在房间里,我和骷髅头二人打斗。当时,我若是出尽全力,即使打不赢二人,全身而退还是可以办到。可是当我从冰箱掏出东西往外扔时,想到了一个大胆的计划。我要伪装成毒贩,再伺机潜伏到陆长青的身边,找机会陷害马东浩,挑起他们之间的仇恨。

    所以,我故意被二人打倒,又趁着陆长青等人不注意,快速用藏在手里的咖啡糖包换了桌上的白水泥。当时的痛苦模样倒不是装出来,而是实在难受,毕竟从鼻子吸入白糖一点也不好受,加上出色的演技发挥,自然能瞒天过海。

    至于临场反应,我也演得像模像样。没吃过猪肉,难道还没见过猪跑?电视电影也好,现实也好,我都见过不少瘾君子毒瘾发作的痛苦模样,模仿起来自然不难。

    骗过几人后,我为了让马东浩放下戒心,那几天不惜放下脸面,三番五次去找他要货,即使被张之北像猴一样耍,做尽羞耻之事,和李山飞等人翻脸也在所不惜。韩信尚且能受胯下之辱,只要能报仇,夺回失去的一切,一切的忍耐都是值得,大不了以后再找李山飞等人解释清楚。

    找到陆长青,我想起夏巧说过在追捕外来毒贩一事,便利用此事,和他谈起合作。陆长青果然相信,毕竟人心不足蛇吞象,没有人会拒绝送上门的天大好处。如此一来,我只要找到毒贩的位置,勾起两人合作,便能找来警察将其一网打尽。

    好在黄天不负有心人,我成功找到了蒋全枫的藏身之处。那时,真是九死一生,若是稍有不慎,怕是会不声不响地死在了华容村。好在我为了瞒过陆长青,很早之时便用针在手肘内窝刺了好几个针孔,没想到会在华容村派上用场,保住性命。

    获得蒋全枫信任和夏巧支持,我决定进行下一步计划,搭桥牵线,引得两方碰面,并暗中通知夏巧派人来进行围捕,并在劝架拉着蒋全枫时在他的衣服上藏了追踪器,待两拨人马离开,警察到来,便把装着钱的箱子交给夏巧。

    之所以帮助陆长青逃出包围,倒不是念及什么兄弟情义,而是我想利用他的手,彻底出去马东浩。因为提出要买大批货的客人正是马东浩介绍的,如此一来,陆长青必然会怀疑马东浩才是出卖他的叛徒。

    其实那客人是夏巧配合我的计划,安排同事李文军所以假扮的。

    随便去会所玩了一两晚,李文军又出手阔绰,自然能引得马东浩的关注。两人很快成为无话不谈的“好兄弟”,之后李文军假意提起自己是j市的毒贩,有买货的烦恼,马东浩拍着胸口答应下来,便推荐了我。

    联系以后,我又借口自己接不下那么大的生意,将他介绍给了陆长青。后面的事便是水到渠成瓜熟蒂落。

    至于找白小柔表白,并不是计划的一部分,而是我一时冲动之下的决定,毕竟我不能看着她为了向我复仇毁了自己。可我没想到,白小柔会把这段感情看得那么重,和夏巧无意间发生关系后,我更是害怕白小柔陷得太深,日后无法自拔。

    回来会所打算去找马东浩时,恰巧碰到王一也搂着美女离开。我也决心,要和白小柔说清楚,即使说着言不由衷的狠话,也要让她对我死心,如此一来,她短时间内不会再和王一也在一起,也会对我恨之入骨。

    这样的结局再好不过。

    ……

    喝着红酒,我不知不觉想起那天在医院夏巧问我的话。

    “叶萧,可是你这么做真的值得么?”夏巧叹气问道。

    低着头,我苦笑道:“我也不知道。不过人生的路,不像小时候做的试卷,做了随便那块橡皮擦掉,走到这个地步,我没有回头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