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盛宴 第90章 铁打的会所
作者:壶光衫色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藏毒被捕,还惹上了陆长青这样的狠人,马东浩就算不死在牢里,也不知道要死在哪里,他这次是彻底的完蛋了!也不枉我费尽心机,还几次冒着生命危险,假装道友。

    不过,马东浩终于扳倒了,我的事情也没有就这么结束,相反,还刚刚开始。

    隔天我又来到会所,为了避免遇到白小柔,还有其他的麻烦,我从消防通道进去,直接来到老板的办公室外面,敲了敲门,一长两短。

    里面传来老板的声音:“门没锁,进来吧。”

    推门走了进去,老板见到我,有些意外,我走过去向他点头致意:“老板。”

    “叶萧……是吧?”卫经国看到我,先是意外,旋即叫出了我的名字,见我没否认,卫经国指了指前面的一张椅子,示意我坐下:“有什么事情坐下来说吧,不用客气。”

    “谢谢老板。”虽然我已经不是巴黎一号的人,但我还是习惯性地叫他老板。

    卫经国坐直了身子,打开办公桌上的雪茄盒,丢了一根雪茄给我。

    我接过雪茄闻了一下,是好货,这根少说要好几百块,不过我没有点上,因为我不是来找卫经国讨雪茄抽的,还有更重要的事情,我必须跟他说清楚。

    “老板,我今天来,是有件事要跟你解释,其实……”

    “你想回来吗?”卫经国的眼中闪烁着睿智,让我有些无所适从。

    被他这么一打断,我顿时不知该怎么说下去,就像心里的秘密全部被他看了个透亮。

    直到卫经国示意我说话,我没有再吞吞吐吐,将准备好的话说了出来。

    从马东浩逼我吸毒,到用毒品胁迫我陷害陈龙斌,让陈龙斌被赶走,我将这个中的阴谋全部说了出来,至于我离开的原因,我没有多说,有些事,说了也没有意义。

    我现在最对不起的人,只有陈龙斌,当初我救他一命,后来他提拔我,关照我,让我在商海市有立足之地,虽然后来陈龙斌变了,可后来终究是我陷害了他,为了那个计划。

    至少我们曾经是兄弟,我做不到看他因为我而落得如此下场。

    在卫经国让他离开的时候,卫经国说过,他已经打了招呼,整个商海市,没有一家会所会再聘用他了,这对他来说,太不公平了,所以我希望卫经国能让陈龙斌回来。

    我一口气将事情的缘由说了出来。看着卫经国,我等待他的回答。

    陈龙斌曾经告诉过我一句话,小孩才分对错,大人只看利益,显然,卫经国是个大人,就算我把事情解释清楚了,可是会不会让陈龙斌回来,也是卫经国说了算的。

    巴黎一号的生杀大权,由卫经国掌握,如果他不愿意,我也没办法。

    我等着卫经国的答案,心中十分忐忑,生怕他不愿意让陈龙斌回来,可是等了半天,却只等来卫经国的一句话:“我知道了。”他说着抽了一口雪茄,目光放在了电脑屏幕上。

    不需要他多说,我也知道他什么意思,自觉地起身离开办公室。

    我只是个外人而已,卫经国打算怎么做,不需要跟我交代,说白了,我分量不够。

    经过部长办公室的时候,我特地留意了一下,发现里面没有人,这倒也正常,毕竟马东浩昨天才被带走,部长之位,也不能随便找个人就能给的。

    倒是卫经国的手段,让我忍不住好奇,他背后到底有多强大的能量。

    娱乐场所最怕的,黄,赌,毒,三者之中,毒,更是绝对不能出现的,这是禁忌。

    巴黎一号出现了毒品,而且是出现在管理层办公室里,可是这件事,几乎对巴黎一号完全没有影响,马东浩刚刚被抓走,巴黎一号却还是照常营业,这事没那么简单。

    肯定是卫经国动用了力量,否则巴黎一号昨天就该被勒令停业,还真是铁打的会所。

    离开了办公区域,我来到c区,看着这熟悉的地方,不由得有些唏嘘。

    当初还以为,我会在这里站稳脚跟,没想到却因为和张之北之间的矛盾,发展到现在这个样子,还真是造化弄人。接着,我又想到了周倩茜,李山飞他们。

    一个少爷从洗手间走了出来,看到我之后,先是一愣,旋即冲我点头:“萧哥!”

    我对他点了点头,问他:“李山飞呢?”

    “飞哥今天没来上班,要我帮你叫一下倩倩姐吗?”

    “不用了,你去忙吧,我去休息室找她。”我将卫经国给的雪茄塞给他,转身走开。

    来到休息室,我没有敲门,直接推门走了进去,一群公主中,我第一眼就看到了周倩茜。

    紧接着,我看到了坐在一边,正在和一个公主调情的严阳荣。

    我没有去理会严阳荣,朝周倩茜招了招手:“倩倩。”

    周倩茜看到我的时候,先是一愣,旋即脸上春暖花开,她站起身走了出来。

    “慢着!”站起身来,严阳荣瞪着我:“叶萧,你已经被赶出去了,又回来干什么?你是这里的员工吗?想找谁就找谁,你有没有问过我这个领班的意见?妈的!”

    现实又不是电视剧,有人喊站住,所有人都得看向他。

    周倩茜直接走到门口,对我一笑,我也是伸出手揽住了她的腰,带她转身离开。

    “叶萧,我操你妈!”果然,严阳荣对我们俩的反应很不爽,挥着拳头就冲了出来。

    我直接把门甩过去,撞得严阳荣七荤八素,然后打开门,一脚踹过去,正中他的肚子,轻松把他踹飞了出去,撞在沙发上,严阳荣显然没意识到我敢动手,满地打滚叫疼。

    松开周倩茜,我走过去踩住他的大腿,冷冷道:“想死的话,我不介意陪你玩玩。”

    严阳荣吃痛,现在连站起来都做不到,生怕我再下手,哪里敢多嘴,面若寒蝉。

    我带着周倩茜离开休息室,直接走进了厕所,把门反锁。

    “萧哥怎么了?外面的野花不够香,想起回来找我啦?”周倩茜对我莞尔一笑,我没有多说,直接吻了上去,就像一个快溺水的人,呼吸着她嘴里的空气,牢牢抱住她。

    周倩茜很配合我,这让我很轻易将她的裙子卷起来。

    高.潮一波比一波猛烈,我跟触电了一样,一股酥麻的感觉,从大脑直接传到脊梁骨,然后在那个地方猛地爆开,接着身体就跟被抽干了力气一样软了下来。

    穿好裤子的时候,周倩茜已经清理好了,正似笑非笑地看着我。

    “对不……”我看着周倩茜的眼睛,突然觉得自己无比卑微。

    以前我是领班,周倩茜为了我的关照让我上,那是理所应当的。

    可是后来,在我落魄的时候,周倩茜也没有嫌弃过我,甚至她还要用身体帮我重回到以前的位置上,她一直在为我付出,我又哪里看不到,只是……

    一直以来,我都把周倩茜,当成是泄欲的玩具,并且加以利用。

    我三个字还没说出来,就被周倩茜的嘴巴堵住了。

    良久,周倩茜放开了我,对我笑道:“萧哥,我今晚不想上班,你陪我好不好?”

    面对周倩茜这样的邀请,有哪个男人能拒绝,何况我有很多话想跟她说,她的意思我明白,我重重地点了点头,双手不受控制地再次摸上她的身子,却被她笑着拍掉。

    “是你的,怎么样也跑不掉,急什么呀!”

    十几分钟后,计程车在快捷酒店门口停下,我带着周倩茜走了进去。

    前台小妹认出了我,在办入住手续的时候,小声地说道:“萧哥,男人就要这样嘛!”

    这话让我云里雾里,但是一想到上次来这里的时候,还是和李山飞一起,我撒谎说被老婆戴了绿帽子,要来抓奸,看来她是以为我对生活重燃希望,开始新的人生了。

    对这样的打气,我只能尴尬地点头,不然还能怎么办呢?

    “萧哥,那个前台小妹,不会是你的小老婆吧?眉来眼去的。”电梯里,周倩茜的身体几乎要全部贴在我身上,胸前的两团肉顶着我,让我心猿意马,意乱情迷。

    “你吃醋啊?要不我把她甩了,你做我小老婆?”

    “谁吃醋了,你想得也太多了吧。”周倩茜白了我一眼,电梯门刚好打开,我迫不及待地拉着她走了出去,很快就找到我们的房间,我恨不得撞门冲进去。

    刚进房门,我们就默契地吻在了一起,没有天长地久的虚情假意,她需要我,我也需要她,我们就像干柴烈火一样,碰在一起,就燃烧得不可收拾。

    半个小时的友谊赛之后,我累瘫在床上,由周倩茜帮我清理干净。

    她像水蛇一样躺在我身边,枕着我的手臂,抬头看着我,吻在了我的脸颊上。

    我搂着周倩茜,大脑空荡荡的,只有面前的美人。

    和周倩茜在一起这么久了,我从刚开始的好奇,到现在,已经理所应当。

    当初我很好奇,周倩茜为什么这么满足我,可是后来我发现,这个问题的答案,根本不重要,她是不是喜欢我,也没什么好纠结的,总之她不会是我的敌人就对了。

    和她在一起的时候,我总是能放松下来,不需要处处防备。

    我们的身份,注定不可能像正常人一样,在阳光底下互相追逐,享受着虚情假意的海誓山盟,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让自己快乐,不管这样的关系能维系多久。

    我和周倩茜是在天亮时分手的,我送她回到宿舍,谢绝了上去坐坐的邀请,昨天晚上的友谊赛,到后来变成了遭遇战,水都停了,再拧水龙头,那是会坏掉的。

    昨晚的激情过后,周倩茜沉沉地睡在我怀里,我却怎么也睡不着,香烟一根接着一根,心烦意乱,却找不到原因,我越是去想,就越是想不到为什么会这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