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盛宴 第91章 流水的领班
作者:壶光衫色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接下来的两天,我就像游魂一样四处晃荡,没有回家,因为家里空荡荡的。

    李山飞这些天都没有去上班,这是周倩茜告诉我的,我给他打电话,却提示关机,张小蝶应该也把号码换了,找不到人,没有了兄弟在身边,连啤酒喝起来,都是苦的。

    第三天下午,我坐在一家咖啡厅,看着外面的车水马龙,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拿起来一看,是陈龙斌打过来的,我心中一喜,看来之前找卫经国的目的,成功了。

    电话刚接通,那边马上传来陈龙斌的声音,比以前沧桑了一些:“萧子吗?”

    “斌哥,是我!”这些天,我一直都是一个人,也没有去联系夏巧,夏巧那边估计是工作繁忙,所以没有主动联系我,现在总算是有人愿意和我说话了,这让我非常兴奋。

    “老板今天给我打电话了,让我回去上班,说是你去找他了。”陈龙斌告诉我。

    卫经国那边是我去解释的,我自然不会否认,陈龙斌现在算不上是我兄弟,但是毕竟往日情义在,我很希望他能和我冰释前嫌,原谅我当初不得已陷害他。

    “嗯,对不起,斌哥,当初我也……”

    “呵呵,你小子,是兄弟吗?客气什么!”陈龙斌打断了我的话:“我在金花酒吧,你现在要不要过来喝两杯,咱们哥俩可是很久没有喝过酒了,你不会跟我说你在忙吧?”

    金花酒吧,我知道,是我和陈龙斌一起去过的酒吧。

    对陈龙斌的邀请,我自然不会拒绝,马上答应下来。

    跑出去打了一台车,丢下一张百元大钞:“师傅,去金花酒吧,我赶时间!”

    天还没黑,酒吧也是刚刚开门的样子,里面几乎没有客人。我刚走进酒吧,就看到了坐在吧台的陈龙斌,他穿着一身休闲的衣服,在我看来,有些陌生。

    以前我见到陈龙斌,他都穿着经理的西服,很少见到他平时的样子。

    “斌哥。”我笑着走了过去,在陈龙斌身边坐了下来。

    陈龙斌听到声音,转头看向我,我看到他的脸,心中不由得一紧,

    看得出来,这段日子陈龙斌过得很糟糕,胡茬也不知道几天没刮了,他的眼睛,也是变得十分浑浊,不知道这段时间里抽了多少烟,喝了多少酒,失眠了多少次。

    “你小子迟到这么久,老规矩。”陈龙斌的状态还算不错,拍着我的肩膀笑道。

    “我懂,自罚三杯。”我笑了起来,自觉地让酒保倒酒。

    三杯百威下肚,几乎没什么感觉,不过这些天以来,我第一次喝到正常的啤酒,没有独饮时的苦味,清凉下肚,我已经记不起来,上次这么高兴地喝酒是什么时候了。

    “斌哥,对不起,当时我没有先找你商量,希望你能原谅我!”

    放下杯子,我对陈龙斌说着,直接举起瓶子,吹得个一干二净。

    陈龙斌笑了一声,拍了拍我的肩膀:“你小子,口渴啊?”

    “没错,刚开始我很不理解,我想揍你一顿,但是后来我想通了,兄弟怎么可能会害我呢,你肯定也有难言的苦衷,要不然的话,我们还能坐在这里喝啤酒吗?”

    陈龙斌这句话,让我忍不住眼眶发红,绝对的信任和理解,这就是兄弟。

    “而且,现在说起来,你还帮了我一个大忙。”陈龙斌和我撞了一下杯子,却不着急喝酒:“马东浩的事情我听说了,这次他彻底完蛋了,咱们也不用再担心什么了。”

    陈龙斌想说的,正是我想说的,让酒保再开两瓶酒,我们一人一瓶。

    一瓶酒喝完,陈龙斌勾着我的脖子,把战场换到了卡座,招呼酒吧上酒。

    “萧子,老板中午刚给我打电话,让我回去,经理的位置还是我的。”

    我点了点头,心中由衷地感谢卫经国,他大可以不必这么做的,这对我很重要。

    “明天我就上班了。”陈龙斌冲我咧嘴一笑:“那你呢,你小子,有什么打算?”

    我,我还能有什么安排,为了干掉马东浩,我把一切都赔进去了,工作没了,还陷害了陈龙斌,让喜欢我的人失望了,让李山飞这个兄弟,伤透了心。

    商海市,已经没有我的立足之地,我这些天想过了,我打算离开。

    不过我并没有告诉陈龙斌,如果要走,我也会悄无声息地离开,不打扰任何人。

    “没有什么打算,混日子吧,再找找工作。”我摇头叹了一声。

    没想到,我这一叹气,却吃了陈龙斌一拳头:“你小子,哥哥我都官复原职了,你还要找什么工作,要么是你嫌弃哥哥,要么,你就收拾一下,回来上班。”

    “没了马东浩,谁还能给咱们哥俩穿小鞋,回来跟我,c区的领班还是你的。”

    还真是雷打不动的巴黎一号,流水的c区领班啊,我忍不住苦笑了一声,但是没回答。

    当初陈龙斌当上经理后,提拔我当领班,可是在后来和张之北他们的争斗中,我屡次被贬为少爷,又几次官复原职,最后,却只落得个一无所有。

    这风水轮流转的速度,未免也太快了吧,陈龙斌一句话,又要我回去当领班。

    “萧子,你还想什么啊?你不会是不相信哥哥吧?”陈龙斌笑道。

    我摇了摇头,当然不是不信任,他根本没必要这么做,当初是我陷害他,害他丢了工作,现在他官复原职,这都是我应该做的,他能想起我,对我已经是仁至义尽,无处挑剔。

    之所以没有决定,是我自己的原因,我觉得,这样的生活,好像不是我要的。

    “那是怎么回事,你倒是说啊,你自己解决不了的,哥哥肯定要帮你!”陈龙斌拍着我的肩膀,语气有些紧张,我听得出来,他是真的在关心我,作为兄弟。

    可是等我把我的想法说出来之后,陈龙斌马上就安静了下来,看着我的眼神,也变得不一样了。

    “萧子,你不是吧?”陈龙斌按着我的肩膀,让我看着他,接着对我说:“你费尽心思,把我都给算进去了,还拼了命,好不容易把皇帝拉下马,你现在却告诉我要告老还乡?”

    “兄弟,好日子刚要开始,你可别犯傻。”陈龙斌的语气颇有些恨铁不成钢。

    我低着头,想着这段时间来发生的一切,脑子就跟被灌了浆糊一样,迟迟无法做决定。

    “哥哥相信你有苦衷,我不逼你,但是你千万别犯傻,慢慢想清楚了!”

    “谢谢斌哥,我会的!”我抬起头看到陈龙斌,和他碰了一下瓶子之后,一饮而尽。

    也不知道是怎么聊的,我们两个就这么喝着酒,聊着以前在会所的种种。

    话题突然就聊到了李山飞身上,在酒精的刺激下,加上这段日子来的压抑,让我忍不住将藏在心里的一切都告诉了陈龙斌,而陈龙斌也只是拍着我的背安慰我。

    夜色来临,酒吧里的人渐渐多了起来,我的眼睛也变得模糊。

    “放心吧,萧子,兄弟是一颗心,小飞早晚会理解的,我会帮你,只要你回来,没有什么能难倒我们的,不是吗?连马东浩都被你弄死了。”陈龙斌拉着我离开酒吧。

    喝了一个下午的啤酒,肚子里空荡荡的,我已经有些撑不住了。

    刚出酒吧,冷风一吹,我肚子里顿时翻江倒海,忍不住了,赶紧跑到一边呕吐起来。

    吐得稀里哗啦,一地的污秽,我却还是停不下来,尽管胃里没有什么能吐的了,连黄色的胃液都被啤酒带了出来,我的身体变得很冷,手脚忍不住颤抖,眼前也是冒着金星。

    “兄弟,你这功夫,不行……不行了啊,这样就不行了!”

    我听到陈龙斌的声音,然后就感觉到自己被扶住了,没多久,我进了一台车。

    脑袋晕沉沉的,疼得直抽抽,我索性闭上了眼睛,不再去保持清醒。

    ……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我再次恢复意识,睁开眼睛,强烈的光线让我忍不住又闭上眼睛,用手掌去挡光。等到眼睛稍微能适应了,这才将手臂拿开。

    环视了一眼,我发现,这是个快捷酒店的房间,我就躺在床中央。

    努力地回想昨天发生的事,没多久,我才想起来,昨晚我喝得烂醉如泥,然后就被陈龙斌带离开了酒吧,现在想起来,应该是陈龙斌送我到酒店来休息的吧。

    一想到陈龙斌,我心里不由得有些感动,到最后,居然会是他这么理解我。

    反倒是过命的兄弟,小飞却不能理解我的苦衷。

    叹了口气,我下了床,洗漱了一下,将宿醉的疲惫驱赶得干干净净,虽然头还是很疼,但是这种感觉我已经习惯了,在夜场待了这么久,醉酒的后遗症对我来说,家常便饭。

    离开酒店的时候,站在马路边上,看着马路上的车水马龙,我又走了回去。

    我能去哪里呢?商海市这么大,什么地方是我应该去的?

    回没人的家?去会所?去哪里都不对,所以我只能回到酒店,继续消磨时间,也是时候该好好想想,接下来要怎么做了,陈龙斌那边还在等待我的答复。

    回到酒店,打开电视,我的脑子里一团糟。

    我觉得有必要想清楚,是要留下,还是离开,毕竟这关系到我的以后。

    但是这么一想,却让我发现,昨晚和陈龙斌喝酒的时候,陈龙斌好像有些不对劲。

    他的状况看起来十分糟糕,而这都是我一手造成的,可是他所表现出来的,却是十分的热情,就像和我是久违的好兄弟突然冰释前嫌,我对他做的事,他好像丝毫不在意。

    尽管他曾说过,小孩子分对错,大人只讲究利益,昨天我们聊的,就是利益,然而这也让我忍不住起疑,为什么陈龙斌会突然对我们这么好,我们之间,明明没那么好了。

    以前我们坐在一起,是兄弟,但是自从我惹上马东浩之后,陈龙斌就开始对我若即若离,最后更是干脆地告诉我,他不会再罩我,会照章办事,而且他也的确那么做了。

    他会因为我让他官复原职而感激我吗?我看不会,所以我觉得,他有些不对劲。

    可是思来想去,我却想不出来,陈龙斌这么做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