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盛宴 第94章 兄弟之间的裂痕
作者:壶光衫色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小飞,怎么这么晚,我都不打算等你了。”顾不上换衣服,我走过去给了他一拳。

    小飞的身子晃了晃,没有说话,只是那眼神,看得我心中十分难受。

    “刚刚小蝶给我打电话,我已经送她回家了,你有什么话直接对我说吧,我们曾经是兄弟,无论是什么话,我都希望听你亲口说,而不是别人给你当说客。”小飞对我说。

    以往我们兄弟说话,我怼他一拳,他也会笑着给我一拳,不过这只是打闹而已。

    可是小飞这次没有给我拳头,表情也绝对不是装出来的。

    这样的对待,简直比狠狠地给我一拳,还要让我难受,我看着小飞,手无足措。

    曾经那么亲密的兄弟,可以为我杀人,可以为我去死,但是现在,站在我面前,看着我的眼神就像看着一个陌生人,而且他的样子,我也几乎认不出来。

    这还是我的兄弟吗?那个可以为我,我也可为他两肋插刀的小飞。

    好一会儿,我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半晌之后,我才能开口,心中那种被抽空的感觉,也淡去了许多,我坐下来,一边掏烟,一边示意小飞坐到旁边。

    小飞没有接我的烟,只是看着我,就像在审判一个罪人。

    这样的眼神,让我又是羞愧,又是无奈,但是最后,我忍不住了,冲着他大喊:“我c你奶奶个熊,小飞,兄弟一场,你要是真的打算一棒子把我打死,那我也没解释的必要。”

    “你要么坐下来,听我解释,要么直接走,不用再念及旧情,兄弟没得做!”

    我歇斯底里,因为小飞触碰到了我的软肋,我的软肋就是我的兄弟,被自己的兄弟用这样的眼神盯着,对我来说,比被几个人围殴还要难受,我无法忍受。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话起了作用,小飞坐到了对面,接过烟。

    我自己点上一根烟,把打火机丢了过去,小飞接住打火机,没点火,我也懒得去管。

    既然你要听我说,那我就说吧,希望你能理解我的苦衷吧。

    我也不管小飞是什么反应,把这件事的起因,还有我的计划,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从陈龙斌提拔我当领班,被卷入和张之北的争斗开始,到最后,我做那些事的原因。

    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件事,我没有吸毒,当时那一切都是装出来的。

    这点有人能为我作证,夏巧,她是警察,我曾经和她去验过尿,我没有吸过毒。

    一席话并不短,说完的时候,我已经抽了四根烟,小飞的烟一直夹在手上没有点燃。

    我本来以为,小飞听到我的介绍,会很吃惊。

    然而我想错了,他根本没有那么大的反应,而是好像早就料到了一般,我很清楚,小飞不是知道我的无辜,而是在他看来,这没有多大意义,他对我已经麻木了。

    看着兄弟,我的眼眶渐渐发红,但是我憋着,不让眼泪掉下来。

    “你要是不信,我们现在就去医院,我有没有吸过毒,做一下检查就知道!”

    小飞突然笑了一声,让我一愣,再也说不出话来。

    “这个时间,医院连死人都懒得救了,还体检。”小飞冷冷说道。

    没有那句熟悉的奶奶个熊,我看着面前这个兄弟,几乎要认不出他来了,难以想象,在我设计马东浩的这段时间,小飞无依无靠,还要保护张小蝶,他经历了什么。

    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就像被小飞的话掐住了脖子。

    “你不信我?”好半天,我才从牙缝里憋出来四个字,说完,好像用掉了所有力气。

    小飞又笑了起来,看起来,还像以前那么憨厚,只是感觉已经不同。

    “信,萧哥,我信你,我小飞这辈子,不相信别人,但是我只相信你!”

    小飞这句话说出口,让我心中一喜,只是很快,他又给了我一盆冷水,当头淋下。

    “可是萧哥,我小飞相信你这么些年,为了你,我跑到商海市来,我怕你一个人吃亏,我信你,我跟你来到巴黎一号,我为你两肋插刀,换来了什么?”小飞反问。

    没有给我解释的机会,小飞继续说:“你明知道我喜欢小蝶,还把她推给马东浩,让那个畜生把她糟蹋了,我以为你吸毒,可是你不相信我,你怕我耽误你,你骗我!”

    “一次又一次!再而三!你一直都在骗我!这就是相信你的下场!”

    说到最后,小飞的声音已经哽咽,这时我才发现,他的眼泪已经决堤而出。

    “小飞……”看到小飞这样,我也忍不住了,眼泪流了下来。

    我没有想到,这段时间来,小飞是这样看我的。

    起先我很愤怒,因为我叶萧自认不是什么好人,我变了很多,但是我做什么,都会把兄弟和义气放在前面,否则的话,我没必要让马东浩别找小飞的麻烦,我图什么。

    还不是图兄弟平平安安,不要像我一样,落入只能挣扎,无法自救的漩涡。

    我觉得自己没有做错,但是后来我才知道,我错了,错得非常离谱。

    小飞会变成现在这样,完全是我一手造成的,全都怪我。

    当初要不是我跑路来商海,他也不会过来,也不至于在红枫阁当少爷,笨头笨脑的,赚不到钱,还过着没有尊严的生活,要不是我,他也不会到巴黎一号来,不会卷入我和张之北他们的争斗中,要不是我,她喜欢的女人也不会被马东浩那个禽兽糟蹋。

    若不是我……

    我亏钱小飞的,太多了,我一直以为我在保护他,其实我是在伤害他。

    “我错了,小飞,原谅我,我只是为你好,但是我没有想到,这会把你伤得那么深!”

    我的眼泪流了下来,却没有顾及,我就这么怔怔地看着小飞。

    “萧哥,我李山飞说过,你是我大哥,这辈子都是我大哥,都是我兄弟,这点不会改变。”

    小飞低下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就这么看着他,看着这个兄弟,看到他流泪,我心里不断地责怪自己,为什么会这样。

    当初兄弟之间好好的,为什么我一直没有放在心上,等到现在,一切已经不可弥补,大错造成,再来道歉,有意义吗?就算小飞原谅我,我的心能就此安宁吗?

    答案是不,我知道,我欠小飞的,永远也还不清。

    “是我错怪你了,萧哥。”小飞走到我面前,抬头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

    我的手放在小飞的肩膀上,他动了一下,最后还是没有打开,他欲言又止,我看在眼里,顿时一阵心塞:“小飞,有什么话,告诉我,你要骂我,打我,都可以!”

    可是小飞只是摇摇头,他没有回答我的话,这让我觉得更加对不起他。

    原本无话不说的好兄弟,都是因为我,因为我之前做得太绝,现在兄弟之间,居然有了隔阂,此时此刻,我终于明白,就算小飞说出来了,我们和之前,也会不一样。

    小飞不再是当初的小飞,我也不是他当初的萧哥,我们之间,出现了裂痕。

    “萧哥,都过去了,说那些没有用,之前是我错怪你了,我给你道歉,大哥!”

    小飞说着就要跪下,被我急忙抬住手臂,他越是这样,我越是难受。

    “小飞,过去的都过去了,就不要再说了。”

    好不容易,我才终于让小飞不给我下跪,因为我承受不起,如果他这一跪成功了,恐怕我以后闭上眼睛就会想到这一幕,这会让我这辈子都难以入睡。

    “以后,有烟一起抽,有就一起喝,有钱一起花,我再也不会……”

    “我知道。”小飞没等我说完,冲我点头,然后说:“你换衣服吧,我去外面等你,顺便给小蝶打个电话,今天是你第一天回来,我请你喝酒,我们一醉方休。”

    一醉方休,这种字眼,可不像是会从小飞嘴里说出来的。

    我有些恍惚,看来这段时间,我真的忽略了兄弟,这样的小飞,给我一种有些陌生的感觉,因为在我的记忆中,小飞一直都是傻乎乎的,甚至还有点儿小缺心眼儿。

    换了衣服之后,我跑了出去,兜里揣着两包烟,一包丢给了小飞。

    小飞接了过去,还想跟我说谢谢,被我怼了一拳,就笑笑,不敢再提谢谢的事了。

    我们离开了会所,到楼下的时候,刚好遇到了陈龙斌。

    “斌哥,今天晚上我们c区聚会,去夜市吃大排档,一起吧。”

    走到跟前,我闻到陈龙斌身上浓烈的酒味,都是洋酒。我招呼陈龙斌,却被他拒绝了,说是刚刚副职,有很多事要办,也得联络联络老客户,让他们来会所消费。

    “行,少喝点,不行的话,给我打电话,我去救场。”我对他咧嘴笑了起来。

    “得了,你小子,上班喝了不少,下班就别喝了,注意身体。”

    陈龙斌摆摆手就要走,我让小飞等着,赶紧追了上去,他看我追去,赶紧停下。

    “斌哥,谢谢你,我知道今晚有很多客人……”

    话没说完,就被陈龙斌打断了:“萧子,你叫我斌哥,还跟我说谢谢,你有病吧?”

    说完,陈龙斌对我咧嘴一笑,摆摆手就走了,留下愣在当场的我。

    “萧哥,陈经理他……你不觉得有点儿……”小飞一句话没说完,太监了两次。

    我知道小飞的意思,但是我并不认可,之前我也想过,但是我知道,陈龙斌不会害我,倒是小飞,以前从来都是口无遮拦,怎么现在说话,变得这么小心翼翼。

    而且,还是对我这么小心翼翼。

    “小飞,我知道,放心吧,斌哥不会害我们的。”我拍了拍小飞的肩膀。

    “哦。”小飞只是应了一声,没有再说什么,好像对我的回答不敢苟同。

    这一刻,我清楚地感觉到,我和小飞之间,和以前已经不一样了,彻底不一样,以前的我们,兄弟两人一只手,可是现在,我们之间已经出现了一道裂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