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盛宴 第95章 千金散尽还复来
作者:壶光衫色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在门口等了一会儿,一台的士停了下来,从车里探出来一个头,不是张小蝶是谁。

    “飞哥,萧哥,快上车。”张小蝶冲着我一笑,我尴尬地回以一笑,谁知道她是在对小飞笑还是对我笑,我们之间已经很久没说话了,而且,她之前也因为吸毒的事误会我。

    就算她曾经喜欢我,可我让所有人都失望,她现在,应该和之前的小蝶不同了吧。

    不过现在我比较关心的,并不是小蝶对我的感觉,而是她对小飞的感觉。

    这段时间,我不能保护他们,肯定是小飞一直在保护她。

    也不知道小蝶现在想通了没有,有没有和小飞在一起,我一直希望他们能修成正果,如果他们在一起了,对我来说,也算是一个莫大的安慰,总算是无意之间有所成。

    商海市总共有三个夜市,我们去的那个夜市,不是卖衣服卖东西的,而是吃菜喝酒的去处,就在明翰路,两边的人行道,从晚上十点开始,摆上摊子,支起灶台,开张。

    我们到夜市的时候,有的摊子已经开始陆续收摊了,客人也零零散散没几个。

    c区的公主加上少爷,足有三十多个,要找到还不容易,远远我就看到他们所在的摊子。

    一路上,我都没有说话,小飞和张小蝶坐在后座,也没有说什么,说不出的尴尬,所以我一直看着计价器,等到车子停下来,我直接掏出一张红牛甩过去,不用找了,下车。

    下了车之后,大排档里马上飞腾了起来。

    “萧哥……萧哥……”

    以前大家都叫我叶领班,但是后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大家都改口叫我萧哥了,被三十几号人这么喊,我还真是有些不好意思,毕竟说白了,我也就是一个领班而已。

    又不是国家领导人,搞这么大阵仗,我笑了笑,带着小飞和张小蝶走过去。

    看了一圈,我有些意外。

    严阳荣没来,这点我倒是不意外,让我意外的是,周倩茜怎么没来,招呼小飞和张小蝶坐下,大排档的老板娘非常热情地上了碗筷,我让他们先吃,闪出去打电话。

    找到周倩茜的号码,打了过去,提示对方正在通话中。

    挂断,再打,可是打了好几次,都是提示正在通话中,后来我干脆也不打了,捉摸着周倩茜在跟谁煲电话粥呢,不会是我不在的日子里,她已经找到包养她的金主了吧。

    应该不会,那样的话,她何必还留在巴黎一号。

    在我思索的时候,手里的手机却震动了起来,是周倩茜打回来的,我赶紧接电话。

    “萧哥,给谁打电话呢,还一打打那么多遍,人家都没接吗?一直在通话中。”

    听到周倩茜略带着酸味的话,我忍不住嘿嘿一笑,尴尬了。

    现在的运营商也真是的,真会来事儿,还帮客户撒谎,对方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拨。

    不就是她给我打的时候,我也在给她打,结果我们俩就都占线了?

    “给你打呀,周大美女,看你没来夜市,怎么了,不会是大姨妈来了吧?”我笑着对周倩茜调笑道,然后我就听到手机那边传来一声冷哼,显然,周倩茜肯定在翻白眼。

    “我就不去了,今天太累了,想好好休息一下,刚刚给你打电话就是为了说这个。”

    公主之间,一般都以姐妹相城,但是实际上,为了成为红牌,必须先把姐妹给挤下去,这个规则,从当初的蒋晓丽和周倩茜二人之争就可以看得出来。

    要是周倩茜是普通的公主,今天不来,肯定要落下口实,让人说她臭**摆架子。

    不过谁让她是红牌呢,而且还是红牌中的头牌,她不来就不来,没有人敢乱说。

    要是平时,我还真会坚持一下,让她过来,但是想到今天她也累了,喝了那么多酒,就没有再坚持,让她好好休息,就挂断了电话,回到大排档的蒙古包里。

    因为我们人太多,大家都是自己人,自然不能分成几张桌子了。

    我们的桌子,是用三只四方的桌子合并起来的,各种小炒河鲜堆在桌子中央,边上一溜全都是啤酒,在夜场上班,谁都能喝个三五七八瓶的,啤酒,就跟可乐差不多。

    “萧哥,坐我这边,坐我这边。”

    说话的是个我不认识的公主,应该是后面才来的,我笑了笑,坐到少爷堆里。

    能在巴黎一号拿得出手的,都不能用简单的庸脂俗粉形容,就算她们平时浓妆艳抹,可是要在大街上遇到能和她们媲美的美女,还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我不是柳下惠,只是不想对公主们太随便。

    虽说我吃豆腐就吃豆腐,揩油就揩油,就算是上了她们,她们也会很乐意,可是我知道,那样做的话,只会给自己带来很多麻烦,吃了人家,不关照,这说得过去吗?

    还是在男人堆里好,简单一点。

    就像我在网上看到过的一句话,要是没有性,男人更愿意和男人一起玩。

    大家都没喝多少酒,显然是因为我还没来,现在我坐下了,他们赶紧都把酒倒满。

    我看了小飞一眼,发现他有些少话,这可不像以前的他,赶紧一瓶酒开了过去。

    “小飞,咱们迟到的,自罚一瓶,兄弟两对吹,怎么样?”

    说到喝酒,小飞的酒量,绝对不在我之下,听我这么一说,自然没有拒绝,虽然他的脸上还是没有太大的笑容,不过比起刚才跟木头一样坐着,已经好了许多。

    兄弟碰了瓶子,我举起酒瓶,一口气就把一瓶百威干完,瓶子砸在桌子上。

    冰凉的啤酒入口辛辣,下口之后,却能带来难以形容的清凉,爽!

    “萧哥好酒量!”

    “萧哥,带我一个,我也吹一瓶……”

    “你小子,找虐呢,跟萧哥吹瓶,谁不知道萧哥的酒量,咱们这,没一个能跟他比的!”

    阿谀奉承,落在我耳朵里,但是我只觉得,这马屁拍得非常好,要说喝酒,我有信心。

    “你们几个,别拍马屁,平时好好做事就行了。”我笑着又开了一瓶百威,入手冰凉,然后放在小飞面前:“要说喝酒,多跟你们飞哥学学,一顿饭,干两斤烧刀子!”

    男人坐在一起,除了钱,无非就是酒精和女人,说到酒,气氛马上旺了起来。

    小飞对我笑了笑,好像有些尴尬,不过很快,还是缓和了不少,站起身来,举起瓶子递到我面前:“放奶奶个熊屁,那会儿在老家的时候,你一包花生能下两斤半的白酒!”

    “嚯,你小子,这是要他们把我灌死啊!”

    奶奶个熊屁!这句话,差点没让我忍住掉泪,从见到小飞到现在,他总算又说这话了,刚才他一直在叫我萧哥,但是这萧哥,叫得却和以前不同,多了一分的奉承。

    就是这句话,让我知道,面前的小飞,还是以前的小飞,还是我的兄弟。

    兄弟之间,或许会有误会,或许会产生隔阂,但是却绝对不会因为某些原因被拆散。

    反目成仇的兄弟,原本,就算不上是兄弟!

    我看向小飞,跟他撞了一下瓶子,招呼起了其他人:“你们也别闲着,大家同干!”

    同甘共苦,一起干杯,在座的都是c区的人,自然不会不给我面子。

    大家总算是一起喝了一杯,而我和小飞,则又吹了一瓶,酒不怕喝多,有情有义即可。

    在想开酒的时候,箱子已经空了,小飞马上霍一下站起来:“老板娘,两箱老百威!”

    夜市除了喝酒的,就是吃夜宵的,不过要说像我们这样的,三十好几个人一桌子,酒水不停地叫,小菜根本没刹车的客人,绝对是少见的。

    小飞刚刚喊完,老板和老板娘就跑了进来,一人扛着一箱老百威。

    酒菜管够,何愁没话聊。

    三巡过后,我不用看也知道自己红脸了,不过我并不在意。

    终于回来了,而且兄弟原谅了我,斌哥,小飞,张小蝶,周倩茜,他们都理解我,之前的一切误会都冰释前嫌,我的生活又回到了正轨,吐上一整个晚上又如何。

    不过我想喝,到最后,却也没喝多少,因为小飞都给我挡下了。

    “今天萧哥第一天回来,待会儿还要去找媳妇儿睡觉,你们可别搞他,要搞来搞我,要瓶子还是杯子,不行上大碗也行,没在怕啦!”小飞哈哈一笑,就把我的酒都挡了。

    酒逢知己千杯少,可是大家每天都在一起上班,不怕没机会再聚。

    喝到一半,小飞也是醉茫茫,被围攻的目标,变成了张小蝶。

    我知道张小蝶喝不了多少,赶紧挡了上去,没几下就被干趴下了,这些家伙,太生性。

    一感觉不好,我马上跑了出去,吐了个稀里哗啦,食物混着啤酒吐出来,虽然恶心,却让我畅快了不少,只觉得肚子一下子空荡荡,再来一箱老百威也不怕。

    不过今晚是我第一天回来,我可不能喝醉,接下来,我几乎是滴酒未沾。

    打了个调度的电话,喊来几台的士,把几个喝得脸色酡红的公主送走,又把那些开始胡言乱语的少爷送回宿舍,每一台车我都预付了钱,一会儿,兜里的钱就去了一半。

    看到桌子上的狼藉,我就知道,钱包里剩下的这些钱根本不够,得取钱去。

    还好边上就有取款机,我跑过去取了三千,回来的时候,看到又有不少人倒了。

    还真是不醉不归,我笑了笑,一个个送上车,最后把小飞和张小蝶打包,塞到一台的士里,摸了几百块钱塞给张小蝶,让她照顾好小飞,张小蝶自然没有多说。

    送走了所有人,又把大排档的消费结算了,钱包里就剩两张红牛了。

    一个晚上,居然干了我五千来块,我了个乖乖,不过转念一想,也不过是五千多,千金散尽还复来,我现在回来了,只要一切顺利,钱绝对不愁少,但愿,真的能顺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