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衍帝 第四章 抢将风波
作者:铁血大隐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宋镇海和许雯隽给女儿起名宋太曦,寓意着天下太平的希望曙光,也隐含着让女儿一生辅助宋太平意思,毕竟宋太平和女儿宋太曦没有血缘关系,夫妻二人都很看好宋太平的前景,近水楼台先得月,有意让宋太平、宋太曦的兄妹关系再递进一层。

    跟随宋镇海一家来到开平城的白老虎,进入平西将军府第一天,两名侍女奉上的小米大豆干饭和野菜,让白老虎极为郁闷,暗想这可恶的夏荷、秋菊,不知道老虎是要吃肉的吗?你们这是喂兔子呢?老子自己找吃的去!于是,各位王爷贵族的豢养的猛禽凶兽一日之间,被白老虎吃的一干二净。从监国太子发起的接风宴返回的王爷、侯爵们,听闻自己的宠物被宋镇海将军的白老虎吃了,纷纷上门讨说法,一时间,平西将军府的门庭若市,已是深夜,仍是灯火通明,来讨说法的王爷和侯爵们不断前来,连监国太子拓布元起和三皇子拓布元战的宠物也未能幸免,最后还是这两位皇子解救了焦头烂额的宋镇海,打发走了这些权贵,把这些权贵的损失揽到自己身上,卖给宋镇海一个天大的面子。

    事后,宋镇海连忙向两位皇子致谢,连夜亲自走了趟大哥宋镇空和三弟宋镇地的府邸,寻求帮助解决这白老虎的口粮问题,宋镇空和宋镇地原本参照那些王爷侯爵饲养的猛兽进食量每日就要吃进去二十两银子的牛羊,三兄弟的俸禄白银要年底才能发放,加上为官清廉,拒收各种形式的贿赂,连府上仆从的工钱还都欠着呢,属于三兄弟的银子是一两也没有,又不敢放任白老虎肆意去城外捕食,万一再把农户的耕牛吃干净了,那就真的惹出天怒民怨了,最后还是空镇空向拓布秀娥公主借了些银子,勉强让白老虎裹腹而已,宋镇海担心吃不饱的白老虎再出去惹祸,便让儿子宋太平盯紧它,不准白老虎私自外出。

    宋太平一口一个的大白,让白老虎感到莫大的耻辱,挥舞着两只前爪强烈的抗议,要求换个体面霸气的名字,宋镇海和许雯隽一番绞尽脑汁的起了一百多个名字,都被白老虎摇头晃脑的否决了,宋太平看到父母的为难,摸着白老虎毛茸茸的大脑袋,稚嫩的说道:“给你起名昆翔虎,姓昆表明你是昆吾老祖的后人,风从虎,叫你翔虎,也是飞虎的意思,不许摇头,否则我继续叫你大白!”

    白老虎无奈的屈从了,一物降一物,虽然宋镇海、许雯隽夫妇拿白老虎没办法,但是宋太平可是白老虎的克星,白老虎对宋太平是百依百顺,一点脾气都没有的,能骑到白老虎背上的只有宋太平可以,其他人敢骑上去,白老虎会和他拼命的。

    一分钱难倒英雄汉,为了昆翔虎这家伙的口粮问题,宋镇海已经硬着头皮向拓布秀娥公主借了数次银钱了,度日如年的煎熬中,总算煎熬到了年底,到发俸禄的时候了。在宋镇地行走大焱帝国十五府,查抄没收的奸商和贪官家产,足足顶上了大焱帝国三十年的赋税,使得官员和王爷、侯爵的俸禄可以按时发放了,监国太子拓布元起和三皇子拓布元战对宋镇地解决国库空虚的卓越能力大为赞赏。

    宋镇海安排管家钱涌持自己的令符牌去户部的内务司领取自己的俸禄,担任俸禄发放的小吏六品书记官图世昌的看到钱涌递上的宋镇海平西将军令符牌,不动声色的对着里面的官差喝道:“平西大将军宋侯爷的俸禄,纹银五百两,小米大豆各两石,高高的,肥羊三只,母绵羊!”

    随后图世昌向钱涌一脸献媚的低声说道:“钱管家,回府的时候,代下官图世昌向宋将军问好,听闻宋将军喜得千金,这些时日公务繁忙,未能到府贺喜,一份贺礼不成敬意,请钱管家带回,多美言几句。”

    图世昌从袍袖中取出名册和礼单,拾起脚旁的食盒篮子递过去,隐在袍袖中的右手搭上钱涌的手时,麻利的递上了两个五两的银元宝。

    钱涌久经世故,知道这书记官是个肥差,在收缴入库和拨付物资时,都会从中克扣中饱私囊,天下乌鸦一般黑,宋镇地也只能稍加约束,不让他们做的太过,以宋镇海的俸禄中两石粮食,冒尖的和平斗的,足足相差了三分之一,那羊也大有学问的,绵羊可剪羊毛,肉质比山羊细嫩,故是山羊二倍的价格,而母羊能下小羊的,价格更是翻倍,若是不受书记官待见,同样的三只羊,他会给三只死山羊的,从书记官图世昌报出的俸禄细目,可以看出已经很照顾了,想必是托了宋镇地大人的福,这位图世昌想通过巴结宋镇海,获得宋镇地的提拔。

    钱涌考虑到宋镇海将军的廉洁作风,不动声色在袍袖中一挡那十两银子,只是接过名册,贴近图世昌的耳边,低声说道:“老奴,谢谢图大人的关照,只是如此收受大人贺礼,会有小人在朝堂之上奏将军和大人一本,徒增事端,大人的名册,老奴收下,转交将军,如实禀报大人的关照。”

    书记官图世昌嘿嘿一笑,那绿豆小眼却警惕的扫视了周围正在为主子领取俸禄的管家们,扬声说道:“那就有劳钱管家了,原以为钱管家尚未用餐,奉上一些小菜裹腹,既然钱管家已经吃过饭了,那改日我们在聚贤楼小酌。”

    钱涌透过食盒蓝的缝隙看出那是至少三百两金元宝,心生警惕,这个图世昌可不是一般的胆大妄为,从其打算孝敬宋镇海的三百两黄金来看,他在这个书记官位置上捞取的好处绝不会低于千两黄金的,而且据知天阁传来消息,这个图世昌虽是鲜于族人,但私下和销金堂有往来,极有可能已经被销金堂所胁迫,成为销金堂的卧底,和他发生关系会招来诛灭九族重罪的。

    钱涌和图世昌浅显无营养的客套了一番,便告辞,招呼着大勇、二壮牵着三只母绵羊,装好满满一车的粮食,钱涌将五百两纹银小心的收到钱袋里,亲自拿在手上,带上大勇和二壮返回平西将军府,如实向宋镇海禀报了图世昌的情况和自己的推测。

    宋镇海知道水清则无鱼,嘱咐钱涌小心应对这类疑似卧底的官员,毕竟自己的军需物资都要经这个图世昌的手,万一打蛇不死,会被反咬一口的,他做上些小动作,边陲之地的将士们就要缺衣少粮了,军械辎重物资会无限延期拨付的。宋镇海听到身后一阵风声,知道是昆翔虎这个家伙过来,打算吃掉刚领回来的绵羊,忙闪动身形挡在三只母绵羊前,架住昆翔虎伸出的利爪。

    宋镇海将架住的两只虎爪放下,耐心的解释道:“昆翔虎兄弟,你的口粮我一会儿就去买,这三只母绵羊,羊毛可以做御寒衣物,而且这些母绵羊都有身孕了,过几个月就可以产下小羊的,你总不希望宋太平这小家伙在大冬天穿单衣挨冻吧。”昆翔虎无语的作罢,一步一回头,流着口水沿着回廊返身走向花园,迎面遇上小跑着追过来的宋太平。

    宋镇海刚摆平这昆翔虎,门外传来妩媚的声音:“宋将军,别来无恙?可否给小女子一个薄面,陪小女子出城小酌几杯?”

    宋镇海转身观望,只见府门外停着一辆马车,车厢的门帘挑开,赫然露出销金堂红楼门堂主瑶瑶那妖艳的容貌,稳坐车夫位置的正是销金堂响马门堂主胡啸天,府门左右闪出乔装算命术士的天算门堂主吴天算和乞丐打扮的丐门堂主洪九阳,吴天算的判官双笔分别抵在大勇、二壮的咽喉,洪九阳的铁棍抵在钱涌的心脏位置,一群服装各异的大汉手持兵刃涌入平西将军府,呈半圆状围住宋镇海。

    宋镇海冷静的扫视过面前的这些销金堂的强者,大焱帝国重金悬赏的销金堂六位堂主四位出现在自己面前,真不知道三皇子拓布元战这个兵部侍郎怎么当的,让销金堂的首脑这么大摇大摆的进了开平城,还在大白天包围了平西将军府,真是天大的笑话。

    宋镇海毫不在意周围的利刃,潇洒的侧身,一扬手,说道:“不知销金堂的四位堂主光临寒舍,未能远迎,真是太失礼了,四位堂主里面请!钱涌、大勇、二壮,愣着干什么,进去打扫会客厅,迎接贵客!”

    宋太平察觉到了异常,带着昆翔虎返回来,听父亲所言,便知道销金堂的四位一流武林高手尽数抵达,加上周围聚拢过来的销金堂弟子和外围封锁平西将军府所在巷子的弟子,若是硬战,即便杀出去,也要付出惨重代价的,此刻不宜和销金堂正面决战,只能化解这种紧张气氛,由父亲来说服他们退却。

    宋太平灵机一动,计上心头,扯开嗓门喊道:“妈妈,有位阿姨在勾引父亲!”

    听到宋太平这一嗓子,许雯隽自然知道不对劲了,当即取出宋氏兄弟相互救援用的信号焰火发射筒,来到习武场,以火折子点燃引信,一声轻响,一颗耀眼的红色烟花弹升到半空,发出炸雷般的响声。

    宋镇空和宋镇地听到这响彻整个开平城的炸雷声,立即放下手头忙碌的公务,询问在外面的官差看到了什么?在得知是红色的焰火,就知道是宋镇海那边出事,兄弟三人的信号焰火颜色不同,通过焰火颜色识别是谁那边发出的求援信号。

    宋镇空和宋镇地见是宋镇海那边发出的信号,神色都凝重起来,三兄弟中以宋镇海的修为最高,还有许雯隽和昆翔虎都是可以对战一流武林高手,还抵抗不住,那只能说明敌人很强大,立即遣人向监国太子和三皇子那边求援,同时兄弟二人披上战甲,带上手弩,结伴向平西将军府策马疾驰过去。

    销金堂的众强者见到那红色焰火升空发出巨大响声,知道行踪暴露了,略显慌张之色,瑶瑶妩媚的说道:“宋将军,我们以这种方式请你,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我们都是炎族人,怎能让鲜于族的蛮子坐我们东方大陆的江山,将我们炎族人做牛马驱使宰割?何不和我们一道推翻大焱帝国,重建大秦帝国!”

    宋镇海半转身面向销金堂的四位堂主,平静的指着天空,说道:“销金堂的四位堂主,你们若是能推选出如大秦帝国开国帝王秦政皇上一般的人物,根本不用找我,一样可以夺取天下,失去大秦江山,不是因为鲜于族的铁骑,而是我们炎族的末代帝王失去民心所致,民心如水,水能浮舟亦能覆舟!当今天下格局突变,是大乱的前兆,席卷整个世凡星的大战或许会在三十年内出现,现在过早的暴露实力,并非明智之举,四位堂主还是东方大陆的黎民百姓为重吧,或许不久的未来,需要所有东方大陆的勇士共同应对入侵者!”

    吴天算收起判官笔,动容的说道:“宋将军的预言是宋夫人告知的吧?本堂主隐约算出未来东方大陆有一场浩劫,原本以为是鲜于族蛮子所致,我等方犯险请宋将军领兵,统领我销金堂的大军推翻大焱帝国,解救黎民百姓,未成想竟是外敌入侵,今日多有冒犯,一点心意略表我们销金堂的歉意。”

    身披斗篷的图世昌目光闪烁着,将食盒篮子提进来,打开盖子,露出一排官方打制的金元宝,粗略估计有四百两左右,按照和白银一比五十的比例,相当于二万两白银,是笔不小的财富。图世昌盖上盖子,跟随着销金堂的众弟子快速撤离了。

    洪九阳收起铁棍和吴天算纵身跳上马车,由胡啸天驾驭着马车冲向就近的北城门,时间不长平西将军府外围小巷子里发出了兵器碰撞和惨叫倒地的声响,钱涌忙关上府门,让大勇和二壮顶住大门,自己小跑着进房间取出了一柄一米多长的重剑,双手握剑警惕的盯着大门周围的围墙,防范有人慌不择路翻墙进来。

    宋镇海看到钱涌、大勇和二壮被冷汗湿透的衣衫,还在颤抖的双腿,知道他们还处在惊吓当中,而且应该知道一些大焱帝国的律法,私通反贼者诛灭九族,刚才自己和销金堂的堂主聊了数具,在有心人眼中,已经是通反贼的铁证了,按律要诛灭九族的,他们这些仆人也要受牵连的,就算是钱涌是凡阶修炼者,也架不住守城军的弓箭齐射的。

    宋镇海怕他们三人经受不住惊吓疯掉,平静的说道:“钱涌、大勇、二壮,不必那么紧张,销金堂还没打算置我于死地,这次会面自然不会张扬,即便有销金堂的弟子被生擒,在现场也不会招出我和他们堂主有过交谈的事情,而被俘的销金堂弟子在押往监牢或刑讯室路上,就会有他们的卧底,暗中出手将被俘弟子不留痕迹的灭口,只要你们三位守口如瓶,忘却此事,不会有事的!记住了,我们将销金堂的人拒之门外,幸得王师及时赶到驱散反贼!”

    钱涌、大勇、二壮重重的点头称是,挺直腰板,抹掉满脸的冷汗,绷紧的面孔放松了一些,外面的战斗也结束了,不得不说,销金堂的弟子作战极为拼命,被长枪扎死了三名弟子,却斩杀了大焱帝国城防军五十余人,手臂和大腿中箭,而无法自杀的二名的弟子,如宋镇海所料,也被暗藏在城防军中的卧底以解首刀悄悄刺入重伤被俘弟子的后心,了结了他们的性命。

    监国太子拓布元起指着三皇子拓布元战的鼻子,骂道:“三弟,这就是委任的开平城都督,整个一头猪,不,连猪都不如,居然让销金堂的反贼聚集了这么多人进攻平西将军府,这次是进攻将军府,下次是不是会攻进父王的寝宫呢?摘取你我的首级,对于瑶瑶、洪九阳、胡啸天、吴天算这些匪首如探囊取物一般简单,你我身边的护卫根本拦不住的,你这是拿你我的性命取悦你那个小妾!”

    三皇子拓布元战憋了一肚子火,偏偏拓布元起的话都扎在他软肋上,根本无法反驳,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拓布元起用自己刷了一遍声望,把自己的大舅子,那个白痴开平府都督免职关进天牢,从安西府调石长安到开平府担任都督,将亲近拓布元战的大焱战堂调到皇宫内城,取代了原来由三皇子派系将领掌控禁军,硬生生的借机夺取了对开平府的掌控。

    三皇子拓布元战自然咽不下这口气,气的卧床休养了十余天,每日都在床榻上和幕僚、效忠他的文武大臣研究如何找回这次丢掉的面子,夺回对开平府的军权掌控,三皇子拓布元战也是熟知兵法,通晓权术的,知道失去了开平府的军权掌控,不仅皇位无法夺下,自己的性命都可能不保的,便铤而走险,派人私下联络销金堂,试图借助销金堂对大焱战堂进行清洗,架空大焱战堂的堂主,亲自掌控大焱战堂,顺便请销金堂把石长安暗杀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