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衍帝 第七章 被迫收徒
作者:铁血大隐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上官仪紧盯着宋太平,没有移开目光,一字一顿的问道:“小公子,你方才是说时间仓促,没有给曹植的其他词赋谱曲,是吗?那个《洛神赋》是你谱的曲?”

    宋太平顿感头大,一时情急差点说漏嘴,那个《洛神赋》的曲谱实际上是神秘注释者所谱曲,《铜雀台》只谱了三分之一,没有完成,宋太平才认为是那位神秘注释者时间仓促没来及谱其他的词赋,在阅读了《现代战争启示录》,发现其文风和《三国演义》的神秘注释者同出一辙,似乎都是李煜轩,只是这位李煜轩是何处高人就不得而知了,问过父母,以父母在天外天所看过的典籍,也没有提及过这位李煜轩,父亲宋镇海认为这位李煜轩必然是和宋太平有莫大关系的,在大千世界千万宇宙中,世凡星不过沧海一粟,或许这位李煜轩是个大人物,只是这里太封闭,不知晓罢了。

    宋太平顺着父亲宋镇海的说辞,红着小脸,掩盖道:“上官大人,小子是没有这个能耐谱曲,只是天生具有的记忆中这部《三国演义》的作者对《洛神赋》谱曲了,曹植的另一部词赋《铜雀台》只做了前面数句的曲谱,没有完成,故小子猜测《三国演义》的作者是时间仓促没有做完!”

    上官仪身上灵气涌动,崩断束住长发的簪子,长发无风飘动,目视前方,虔诚神往的说道:“小公子,此言差矣,那是你没有精修音攻之术,这《洛神赋》的曲牌远比《三国演义》本身要珍贵的多,那是一套音攻之战技施展的节拍,只是不精通音攻之辈,当做帆世曲牌,我们去郊外吧,我为小公子演示这《洛神赋》曲牌的真实原貌!”

    上官仪轻盈起身,抄手背上放置于桌上的九弦古筝,宋氏三兄弟、拓布秀娥、许雯隽、宋太平震惊的起身,宋太平万万没有想到注释中的一段曲谱会是音攻战技节拍,看上官仪的表情似乎还是威力不俗的。

    拓布秀娥以公主身份震慑住开平城南门值夜将领,迫使其只得开启城门,让一行七人出城,在一处树木参天的大山的半山腰处,上官仪停下脚步,让宋氏三兄弟注意保护好宋太平和拓布秀娥公主,以灵气聚于手掌之上,拂去青石上尘埃和落叶,盘膝坐在青石上,取出九弦古筝,调整好支架,柔和的白色灵气光芒出现在上官仪玉手指尖,随着音律的响起,宋氏三兄弟和拓布秀娥、许雯隽眼前出现幻境,那婀娜多姿,身材美妙的洛神在他们面前翩翩起舞,轻纱遮体,隐秘之处时隐时现,令人浮想连连,不必说宋氏三兄弟如何不堪,同是女儿身的拓布秀娥和许雯隽也是面色羞红,状若桃花了。

    只有宋太平没有受到这音攻的干扰,只是感到听到的乐曲似乎有些让自己气血翻腾,再看眼前成片的一人合抱不过来的古木被音波直接切断,速度之快和音攻声波的锋利,让粗大的古木在树干上留下一道比头发丝还细的断纹隐于树皮之下,不细看是无法觉察的,当真是杀人于无形,成片击杀群寇的利器。

    上官仪只演奏了一半,便灵力不济演奏不下去,中断了,宋氏三兄弟、拓布秀娥和许雯隽眼前的幻象才消失,宋镇空、宋镇海低着头,和犯错的小孩子一样,喃喃的解释道:“只是幻象,幻象。”

    宋太平小脸严肃的说道:“爸妈,大伯、伯母、三弟,这不仅仅是幻象,你们推下一下我们周围的树木试试!”

    宋镇空、宋镇地有些迷茫,推周围树木?推树木干什么呢?树上有宝物?还有刺客,仔细打量了一番光秃秃的树杈,没发现任何异常。

    宋镇海表情凝重的来到身后的一颗粗大的古木前查看,敏锐的发现了树干上的断痕,将灵气灌注于掌上,一掌击飞了古木的上半截,露出平滑如镜的切割面,宋镇空、宋镇地、许雯隽见状,纷纷照样击打周围的古木,都是一般高度,切割面一样的平滑。

    宋镇海沉声说道:“上官仪大师,这就是那《洛神赋》曲牌中战技?威力太惊世骇俗,群杀于无形了吧!”

    上官仪轻咳出这音攻战技反噬造成的一小口淤血,虚弱的说道:“宋将军,我不配大师二字的,下官实力有限,还无法完成整部曲牌战技,前面部分可以被称为魅影起舞,后面群魔乱舞阶段,可以引出各位心魔,让各位看到心有所想的一切人或物,同时无色的音攻攻击威力是刚才的十倍,可以轻易斩断二尺厚的钢铁块!”

    上官仪的话让在场的众人都脸上变色了,有如此强威力的音攻战技,可以让上官仪建立不亚于天外天五大家族的音攻门派,出乎众人的意料,上官仪居然起身来到宋太平面前,跪下三叩首,恭敬的说道:“小徒上官仪,叩见师尊!”

    宋太平有些傻眼,进入呆萌状态,大焱帝国的第一琴师,还是一位实力不俗的凡阶音攻大师,会拜自己为师,自己都什么也不会,拿什么教徒弟啊?

    宋太平以常人力量搀扶上官仪,根本扶不起上官仪使用的千斤坠,又不能展现自己惊人巨力,之前不慎展现个《三国演义》,都能搅动整个世凡星的风云,天知道自己身上的其他异于常人之处,是否也是惊世骇俗的奇迹呢?

    宋太平只好解释道:“上官大人,小子就是个小孩子,什么都不懂,无法当您师傅的。”

    上官仪却是很执着的说道:“师尊不受小徒,我就长跪不起,我就……”上官仪一时激动,自己卡壳,要说自己以死相逼,生命就一条,人都死了,怎么跟随师傅学习?要说上吊话,跪在地面上吊有些难度,要拿哭博取师尊同情,又怕反而引起师尊的厌恶,要是说以身相许,上官仪还真说不出口的。顿时,哑然僵持在那里。

    正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宋镇海看出上官仪是真心拜师,而且上官仪展现出的战力不比自己弱的,若能收下这一助力,对于儿子宋太平的安全也是一份保障,后面大不了自己和许雯隽代儿子传授上官仪,宋氏和许氏一些可以外传的战技,便上前一拍宋太平的肩头,说道:“臭小子,这位上官仪大人可是大焱帝国第一琴师,她的战力,你也看到了,还有什么不情愿的?这么矫情?还不快应允下来。”

    宋太平知道父亲不会害自己的,便顺从的应允了上官仪的要求,作为收徒的见面礼,宋太平从母亲许雯隽随身携带的百宝囊中要来笔墨纸,在月光下凭记忆写下了《铜雀台》和给《铜雀台》谱的一段曲谱,一并交给了上官仪。

    上官仪双手郑重的接过这张墨迹未干的《铜雀台》和曲谱,宋镇空、宋镇海、宋镇地三兄弟凑上前,好奇的看着,还真没有看出这曲谱有什么特别的,倒是觉得这《铜雀台》词赋写的不错,宋镇空直接诵读出来:“从明后而嬉游兮,登层台以娱情。

    见太府之广开兮,观圣德之所营。

    建高门之嵯峨兮,浮双阙乎太清。

    立中天之华观兮,连飞阁乎西城。

    临漳水之长流兮,望园果之滋荣。

    立双台于左右兮,有玉龙与金凤。

    揽二乔于东南兮,乐朝夕之与共。

    俯皇都之宏丽兮,瞰云霞之浮动。

    欣群才之来萃兮,协飞熊之吉梦。

    仰春风之和穆兮,听百鸟之悲鸣。

    云天亘其既立兮,家愿得乎双逞。

    扬仁化于宇宙兮,尽肃恭于上京。

    惟桓文之为盛兮,岂足方乎圣明?

    休矣美矣!惠泽远扬。

    翼佐我皇家兮,宁彼四方。

    同天地之规量兮,齐日月之辉光。

    永贵尊而无极兮,等君寿于东皇。

    御龙旗以遨游兮,回鸾驾而周章。

    恩化及乎四海兮,嘉物阜而民康。

    愿斯台之永固兮,乐终古而未央!”

    在许雯隽、拓布秀娥赞叹道好词之时,一直盯着曲谱的上官仪,双手轻盈的在空中做拨动琴弦状,演练着,即便只是使用微薄的灵力,也产生了惊人的能量波动,呼啸的能量流让众人站立不稳,原地刮起了旋风。

    过了好一会儿,上官仪才从领悟中醒悟过来,柔声说道:“谢师尊赠予仙阶音攻战技,小徒明日就辞官,追随师尊左右,侍奉师尊终生。”

    宋氏三兄弟、许雯隽直接处于石化状态,仙阶战技!刚才,在他们的眼中不外乎七个怪异文字重复不规则出现的所谓曲谱,竟是仙阶层面的战技,整个天外天除了昆吾老祖有血脉传承战技,其余四大家族只有二套仙阶战技,还是在族长手中掌控,只传族长的,而这个《三国演义》里不起眼的半成品曲谱,竟然是仙阶战技,这个落差简直难以接受的,另一方面来说,这本《三国演义》就绝非奇书那么简单了。

    宋镇海是知道《三国演义》神秘注释的,也猜测出这两个曲谱不出意外都来自神秘注释,看来着神秘注释大有玄机,需要细细品读的,想到一旦消息外传,将足以引动天外天族长们出动抢夺《三国演义》,到时候宋太平很可能会生不如死的。

    宋镇海环视众人,郑重的说道:“大哥,大嫂,三弟,上官仪姑娘,还请大家为了宋太平的安全,保守今夜发生的一切不外传,另外上官仪姑娘拜师之事,也要保密,以免有心之人推敲出来。”

    由拓布秀娥公主叫开城门,众人分头回府休息了。宋太平受到了上官仪的启发,心中暗想既然《三国演义》注释中的曲谱都是音攻战技,那注释中那幅没有任何说明的右掌撑头侧卧、盘膝打坐以及很随意的站立三幅标有箭头的人形图,是否是修炼灵气的运行路线呢?

    宋太平当晚睡觉之时,就开始尝试使用那个右掌撑头侧卧姿势,吐纳从窗户映入的月光,按照那标示的行走路线运行穿梭于自己身上经脉和关键穴位,奇异的发现部分月光自行收拢进入宋太平的体内,在经过闭塞的经脉时,让经脉闪出了丝毫的缝隙,在经过关键穴位时,如针刺一般剧痛,似乎能加大经脉的中缝隙宽度,运行了一个循环,发现除了让自己一身酸痛,依旧没有留存一丝灵气的存在,全都被诡异的印封吸收了。

    宋太平想起了一个忽略的事实,自己居然可以内视体内的情况,记得曾经询问过父亲宋镇海,内视是修炼到脱凡入仙境界,少数人凭借机缘才能拥有的,而自己似乎是生来具备的本能,在上官仪施展音攻战技时,即便是父亲、大伯、三叔也中招陷入幻境,而自己没有受丝毫影响,保持真视。

    宋太平也发现自己现状有些违反常理的,唯一能解释通的结论是:自己原本的修为很可能生来就是超出仙阶甚多的,在一出生的瞬间就被比自己强大的家伙印封了。能解释通自己现状的缘由,但如何破解这个印封,恢复自己原本的实力,跟随自己来到世凡星的两件异宝,电子阅读器似乎是给自己普及生存常识,并暗藏了基础功法。那分别在刀身上篆刻有“寒”、“霜”二字的白色弯刀,除了自己刚降临世凡星遭遇巨狼袭杀,大展神威过,之后就异常的沉默安静,最多在自己抚摸时,偶尔发出一声龙吟声,已经经父亲确认有器灵的存在,无奈那白色弯刀的器灵根本不搭理自己,不肯现身说明自己的身世,按照这白色弯刀的样式,父亲宋镇海和母亲许雯隽一致认为,这极有可能是宋太平亲生母亲的本命宝刀,即便那器灵不愿出现说明缘由,也要好生保管,这毕竟极可能是宋太平亲生母亲曾使用的器物,也将是将来家人相认的信物!

    天还没亮,一辆辆马车又将平西将军府堵得水泄不通,早先接到通知的钱涌管家,打开府门,让春梅、夏荷、秋菊、冬竹分头引领着众位小孩子们和随同的幕僚进入,比较意外的是南联盟的欧文铁侯爵、繁星教的耶律天华主教、波尔帝国奥木马卡特尔、比尔部落艾达姆亲王、窝阔台部落铁搭真亲王也陪同前来,并向宋镇海递交了厚礼。

    这次,宋太平早早的在会客厅等待,向进入的同龄人一一行礼问候,不会因为对方是黄头发蓝眼睛,或者衣衫朴素,而敌视轻视任何同龄人,按照那神秘注释者的说法“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无永久的朋友和敌人,在一定利益条件下会转换的!”面前这些同龄人很难说以后谁会成为朋友,谁会成为敌人!

    众位小孩子们按照第一日坐的顺序,有序坐好等待宋太平开始讲述《三国演义》,习武场内,各位幕僚们铺好纸,磨好墨,严阵以待准备记录。

    宋太平那珍贵的《三国演义》讲述,让监国太子拓布元起无心早朝,早早的结束了早朝,因为有手下急报各国特使亲临听取宋太平讲《三国演义》,让拓布元起极为不安,毕竟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若是这些外夷领悟了《三国演义》其中的兵法运用,对于大焱帝国将是毁灭性的灾难,但又无借口驱逐这些外夷,只能带着投靠自己的文武大臣在早朝一散,就快马赶往平西将军府,靖安王拓布元盛,三皇子拓布元战也是各带了一群身边的能人快马赶去。

    三位皇子在行进路上,暂时达成了和解停战、停止相互暗杀对方亲信的口头协议,团结一致对付这些偷学《三国演义》的外夷,没有哪个皇子希望成为末代皇帝,看着大焱帝国在自己手上丧失,虽然鲜于族和炎族的矛盾始终无法调和,但是在共同的利益面前,聪慧的他们都选择了攘内必先安外!

    三位皇子并肩骑着战马在开平城内,向平西将军府奔驰中,一道靓丽的白色身影背着琴囊,轻盈的踏着两侧屋檐,超越三位皇子的战马,正是辞去宫廷正三品女官的上官仪,也是三位皇子梦寐以求的女神。这位上官仪天生六指,得神秘世外高人传授音攻技艺,以琴声控制万物灵智,天生身上有着茉莉花般的体香,加上那倾国倾城的容貌,是大焱帝国三大美人中排名第二的天音仙子,另外两位分别是排名第一的亡灵教第一任教主王玲,被世人称为绝世妖精,排名第三的江南府都督乔一夫之女乔天,被世人称为下凡仙子。

    三位皇子使出各种招数讨好这位天音仙子上官仪,送曲谱、曲牌、稀有古筝、精工刺绣的丝锦盛装,巧工名匠打造的发簪、配饰手镯等珍奇稀罕之物,除了部分曲牌、曲谱会被上官仪收下,其他的一律被退回,有妄想霸王强上弓的权贵,在上官仪的琴音控制下自取其辱,上官仪成了一支带刺的玫瑰,可以看,不能碰。

    今日早朝,上官仪直接辞去官职,声称和宋太平一见如故,视为知音好友,要伴其左右,专心钻研琴艺,让朝堂上不知道多少男子心碎、心痛,更离谱的是礼部侍郎被刺激的直接吐血当场暴毙了,三位皇子也是妒火熊熊燃烧着,偏偏将拔弩张的对象,这位宋太平不仅不能动,还要重兵保护,这可是国宝级的神童,他要有个三长二短,那损失可是无法估量的。三位皇子的妒火只能干闷着,无处发泄,满脸怒气的寻找着不长眼的出气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