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衍帝 第八章 谋划未来
作者:铁血大隐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宋镇海、宋镇空、宋镇地兄弟三人在看到三位皇子听到上官仪辞官离开的表情,双目瞬间赤红,即将要滴血的状态,就深深的为宋太平捏了把汗,一散朝,兄弟三人立即抄近道踩着屋檐先行赶回平西将军府,宋镇空、宋镇地守住会客厅大门两侧,单手按在背后的铁胎手弩上,做好随时取弩开战的准备。见到情形不对的许雯隽忙折身回房取出那对白色弯刀用布一蒙,背在背后,和宋镇海并肩站在宋太平背后。白老虎昆翔虎冷冷的看了一眼出现在花园回廊的三位皇子,依旧卧在会客厅的门口,利爪悄悄插入石板,土系地刺技能在酝酿着。钱涌也悄悄回房取出重剑背在身后,用布蒙上,做好了迎战准备。

    一道白影轻盈的落在宋太平身后许雯隽的旁边,那一连串的身形残影才缓缓消散去,显露出上官仪那端庄的美貌,习武场的诸位幕僚和个别熟知皇室情况的孩子,方恍然大悟,终于知道为什么宋家三兄弟如此紧张防备了,曾经红颜祸水只当做戏言,现在是亲眼目睹了端庄美丽的天音仙子间接带来一场无妄之灾。

    当三位皇子带着一群文武大臣出现在平西将军府的习武场边缘时,窝阔台部落的铁搭真亲王、南联盟欧文铁侯爵、波尔帝国奥木马卡特尔迎了上去,铁搭真亲王直截了当的说道:“我们草原上的汉子,不喜欢说话拐弯抹角,在我们草原上句谚语:不要去追一匹马,用追马的时间种草,待到春暖花开时,就会有一批骏马任你挑选;不要去刻意巴结一个人,用暂时没有人才的时间,去提升自己的威望,待到时间成熟时,就会有一片人才任你挑选。

    若三位皇子因为这个女人,而要迁怒宋太平小兄弟话,我想南联盟、波尔帝国会和我们勇敢的窝阔台部落勇士一样,拼死也要将宋太平抢回我们得国家,他已经不能简单的用人才来衡量,而是可以称之为神了,值得我们这样做!现在请三位皇子说清楚是战还是离开这里?”

    监国太子拓布元起怒极而笑,呵斥道:“铁搭真亲王,你不要欺人太甚,请看清这里是我们大焱帝国的平西将军府,我们大焱帝国一些琐碎小事也被你们夸张成似乎我们皇室要斩杀宋太平一般,你就是在挑拨离间我们君臣关系,产生隔阂,断我大焱帝国之栋梁,真是好毒的计策!

    大焱战堂的兄弟们,听令!若有人敢伤害我大焱帝国宋将军及其公子宋太平,不论身份一律斩杀于当场!陈总兵,立即率领你麾下五百军士护卫平西将军府,无我大焱帝国身份铭牌者,禁制入内,强行闯入或武力抵抗者,就地斩杀,立即清场!”

    欧文铁侯爵用生硬的炎族语言说道:“监国太子,好大的排场,好强的官威,真是贼喊捉贼啊!我等有着外交豁免权,代表的是我们所在的国家或部落,来此只是借平西将军府宝地聆听宋太平小兄弟的圣音,即便是当今大焱帝国皇帝,也不能驱逐我们的,你仅仅是监国太子,应当清楚,一旦发生驱逐他国特使,就意味着发起开战的挑衅,我还真不知道大焱帝国有如此魄力,可以挑战全世凡星的国家!你尽可让手下的狗腿子驱逐我们试试!”几位外夷特使示威般的上前一步。

    监国太子拓布元起的面色瞬间铁青,平时这些外夷特使和和气气,对他们这些皇子点头哈腰,不断讨好,甚至有比尔部落和繁星教向他暗示,可以出兵助他清洗皇位竞争对手,助他登上皇位,只是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这两方势力的索取胃口,也是很大的,今日在争夺宋太平上,拓布元起真正看清了这些外夷特使的嘴脸,除了主动出头的这两位特使,后面的比尔部落和繁星教特使也表明了真实立场,外夷特使个个都是浑身是刺的刺猬、剧毒的毒蛇!

    监国太子拓布元起向看着自己的陈总兵一挥手,试了个眼色,陈总兵心领神会的小跑出去调兵护卫平西将军府,至于将这些外夷特使清场,他是没那个胆儿的。

    习武场外围闹腾的小插曲没有太影响众人聆听宋太平讲述《三国演义》,赶到现场的拓布艾青堂主觉察到宋太平在讲述的同时,不断有阳光被他吸收到体内,似乎是在修行某种高深的内功,以灵力延伸探查,却又试探不出宋太平丝毫的修为,这种怪异现象说明,宋太平或是连凡阶都没有跨进,或是修为高到可以轻易屏蔽他人的探查。宋太平的战术造诣已经如此之强了,要是再有着超出拓布艾青紫煞神功巅峰的高深修为,让拓布艾青难以相信的,自己苦练了六十余年,尚不如一名不满一岁孩子,真可以提前了结残生了。

    宋镇海见三位皇子忍耐了下来,便走到钱涌管家身旁,平静的说道:“钱管家,这么多贵客光临,怎可怠慢?给客人们奉上茶水和水果吧。”

    宋镇海在说话的同时拉过钱涌的手,在袍袖的遮掩下,快速在钱涌掌心写下:速请阁主晚上来书房议事,叫上宋门主。

    钱涌略作惶恐状,不安的说道:“将军息怒,是老奴疏忽,老奴这就准备。”

    钱涌叫上秋菊和夏荷,一起赶往厨房,在炉子上煮上好茶,嘱咐秋菊和夏荷看好火候,先给那些贵客上茶,自己表面上是出府购买水果,实际上则是前往知天阁在开平城的秘密联络点传递宋镇海要求发出的消息,然后不留痕迹的顺路在市场上买了些水果回府,让秋菊和夏荷洗干净后,以果盘盛着奉上。

    在紧张的剑拔弩张的气氛中度过一日,各方都不想事情闹大,均有所克制,没有在平西将军府出现打斗,城防军的外围防护和大焱战堂的精英弟子在平西将军府各处制高点的警戒,在保护平西将军府安全的同时,也在严防宋太平被外夷特使带到海外去。

    晚上,宋镇海和宋太平送走各方权贵及其子嗣,钱涌看了眼屋檐上的大焱战堂的精英弟子,不动声色的关闭了府门,许雯隽和四位侍女在厨房忙碌着做饭,那几位外夷特使早上送来一些牛羊肉,晚上可以加餐做些可口的菜肴,喝点小酒了。

    宋镇海、宋镇空、宋镇地、宋太平依次进入书房,关上房门,白老虎昆翔虎守在书房门外,许雯隽将做好的饭菜拨出大半和温好的三壶酒亲自送进书房,便关上书房房门,在会客厅和上官仪、钱管家、四位侍女围坐在桌上用晚餐。

    夜色渐深,许雯隽、上官仪和仆从们纷纷回到各自房间休息了,书房的烛光依旧亮着,桌上的饭菜和三壶酒都没有动,宋氏三兄弟和宋太平低声交谈着,房门无声的开启,又迅速关上,房间里多出两位身着夜行衣的老者,正是知天阁阁主许显圣和神机门门主宋法德。

    宋法德拉住要参拜的宋氏三兄弟和宋太平,低声说道:“镇海贤侄,多谢你请知天阁的许阁主给我传讯,要不然,我和左右护法早就被那个叛徒给废了,多亏你的报信,许阁主及时擒拿下叛徒,助我铲除了叛徒的嫡系,老朽又欠了你们一份天大的人情。听说鲜于族的那三个兔崽子要对宋太平动手?需要我带神机门长老暗杀掉这三个兔崽子吗?”

    许显圣在一旁附和道:“宋门主说的不错,我这儿也是欠了你们二份人情了,我这儿不表示一下过意不去的,有我知天阁出手辅助宋门主,绝对可以做的天衣无缝,让这三个兔崽子和疾病暴毙一般,不会怀疑到你们身上的。”

    宋镇海微微一笑,说道:“宋门主、许阁主,如此说就太见外了,我们天外天的被逐出之人同病相怜,本就应该相互帮助的,这只是举手之劳,当时在溪水城的时候,我就该想到那拓布元起会拉拢参与支援的七大门派长老,可惜我低估了拓布元起的野心,等到宋太平提醒的时候,已经晚了,使得张善功前辈和魂守义前辈已经遭毒手,我深感愧疚的,这次请两位前辈来,的确是有要事托付。宋太平,你来说吧。”

    宋太平向宋法德和许显圣躬身施礼,恭敬的说道:“晚辈宋太平,见过五爷爷,见过许爷爷,晚辈分析当前大焱帝国皇帝病重,命在旦夕,皇位之争即将上演,各位外夷特使和三位皇子都有接触,有各自的扶持对象,大焱帝国的皇位之争,会引来外夷援军趁机吞噬大焱帝国国土,甚至是覆灭大焱帝国,西边疆和沿海各府将是这场****的首冲之地,要让东方大陆百姓少受涂炭就要守住家父即将掌控的五个府!

    对于皇室多变,我们需要有所准备,建立自己的武装和根据地,我先请许爷爷率知天阁有带兵能力的弟子替换掉五府全部百夫长以上军事将领,而后请五爷爷在五府选址建造明暗两个兵工厂,明面兵工厂生产手弩、长枪、大刀、盾牌、战甲和攻防器械,暗面兵工厂包含矿场和地下兵工厂,生产重机枪、战车和战舰,只是这个暗面的兵工厂建造时间长,需要三到五年之久,而且需要的材料将不仅仅是铁和木头的。”

    许显圣、宋法德都是一愣,他们都是第一次听到重机枪、战车和战舰这三个新鲜的名词,宋镇海轻轻分开书橱,将书橱后隐藏的一个大铁箱子费力的轻轻搬出来,打开上面挂的铜锁,将一摞摞图纸和说明书搬出来,许显圣、宋法德、宋镇空、宋镇地惊叹不已的翻看着这些图纸和说明书。

    听着宋太平介绍这些重机枪、战车和战舰这些跨时代的武器,宋法德有些痴迷了,下意识的一拍宋太平的肩头,赞叹道:“这些宝贝就交给老头子我来生产吧,在我有生之年能生产出这样神奇的武器,死而无憾!”

    宋法德在灵气接触宋太平体表时,发现了异常,不由分说推开意图阻拦的宋镇海,抓住宋太平的手腕,探入灵气进行查看,面色阴沉的低声咆哮道:“镇海贤侄,是那个混蛋如此胆大妄为,甘银凤宋太平,还印封的这么彻底,尽管说出来,我老头子就算不要命了,也要为宋太平找回公道!”

    宋镇海为难的说道:“五叔,这个我也不知道。”

    许显圣一个闪动来到宋太平面前,抓起宋天平的另一只手腕,探入灵气查看,并渡入一股灵气到手上的两条经脉,尝试解封,发现灵气被印封直接吸收了。止住宋法德继续咆哮,同样面色阴沉的说道:“

    宋法德老弟,这个仇恐怕我们无法代劳了,需要小宋太平自己来报仇!他体内的印封级别相当高,就算仙界都无法破封的,记得昆吾老祖传记中,曾经记载着昆吾老祖自己称他的体内空间是天生之物,对于其他修炼者要到星辰境方可拥有,我发现送平台的体内有着一片广阔的区域,隐约间星光灿烂,似乎有无数星辰,这恐怕是远超星辰境的境界,再看宋太平的骨龄仅仅三个月多一些,可以断定这是宋太平天生具备的修为!

    如此强大的天神修为,绝非人族可以拥有的,恐怕宋太平只是有人族外貌的高等族群,他已经自己修炼出了一丝灵气,慢慢积累或许有破开印封的一天,只是在宋太平尚不能使用自身修为御敌之时,他的绝世修为决不能泄露丝毫,否则对于宋天平将是天大的灾难,恐怕为了延长寿命,增进修为,我们天外天的老祖都会对宋太平出手的!”

    宋法德嘴张的老大,半天才反应过来,难以置信的又探查了一番,问道:“镇海贤侄,这三种神奇的武器应该也和宋太平有关系吧。”

    宋镇海心中暗叹,宋法德真是目光如炬,一眼洞穿了真相,虽说在场的都是可以信任的前辈和兄弟,但是事关宋太平的性命,自己不可泄露电子阅读器丝毫信息,便面不改色的说道:“五叔,这些是宋太平生来记忆里的片段,我协助整理的,知道这些武器一旦问世,现在的这些军队和战船,将完全被淘汰掉,就算出动五个府的兵力,也难以抵挡五辆战车的进攻!这些珍贵的资料就转交五叔,千万不可泄露。”

    宋法德重重的点头,沉声说道:“只要给老头子我五年时间,我便可以给你打造出了一千挺重机枪,十辆战车,五艘战舰,五十万子弹,五千发炮弹,足够我们牢固的守住这边陲五府,进而问鼎整个东方大陆。”

    许显圣轻轻一拍宋法德的肩头,拿起一页材料清单,指着上面一串古怪名称的材料,叹息道:“宋法德老弟,还是别太乐观了,这些材料,我看过其属性和描述后,可是也没有听手下汇报在哪里发现过的!这些材料很可能不是在地表,而是象我们使用煤矿、铁矿需要挖矿井的,在东方大陆很难说能否找到的!”

    宋法德嘿嘿一笑:“许老哥,看来你是有这些材料的消息了,想要什么做交换,直接说就是。”

    许显圣尴尬的咳嗽一声,说道:“宋法德老弟,你能不能别这么直白呢?除了这个硅我没有信息,其他的均有分布在地表的矿藏,只是分布在东方大陆大江南北,各地都有,要隐蔽筛取这些材料,需要大量银子开路的,我们先要私下合作开挖一个银矿的,另外我们知天阁一旦转入明面,需要这些跨时代武器镇守总坛。”

    宋法德兴奋的搓着手,看着许显圣将资料一页不落的放回大铁箱子,又给大铁箱子蒙上黑布,低声说道:“三位贤侄和宋太平小家伙,我和许老哥就不在这儿吃饭了,我已经迫不及待的要开工建兵工厂了,就先和许老哥去边陲五府做准备了,你们三个务必守护好宋太平小家伙,遇上你们不能解决的麻烦,尽管通知神机门和知天阁,我们两派会倾全派之力支援,另外务必小心诛远门和冥王殿,张飞矢和魂风云这两个狼心狗肺的混蛋正在清洗门派里张善功和魂守义的嫡系,这两个门派可能会沦为朝廷的走狗!”

    宋法德和许显圣抬着大铁箱子,消失在门外,他们以高超的轻功避闪过了大焱战堂的精英弟子在房顶的巡视以及在平西将军府外围里三层外三层的城防守军的岗哨,进出平西将军府的书房,如进无人之地一般轻松。

    宋镇海听到许显圣老爷子,提到宋太平已经修炼出了一丝灵气,沉重的心情稍有宽慰,将放置酒菜的桌子搬到习武场中,招呼门外放哨的白老虎昆翔虎,一起用餐喝酒,至于宋太平太小是不允许他喝酒的,将大块的牛羊肉拨到他的碗里,让他吃个痛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