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衍帝 第九章 少年壮志
作者:铁血大隐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平西将军府层层守卫丝毫不能孩子们和众位权贵前来听宋太平讲述《三国演义》的热情,不知不觉中,已经到了正月十五,一轮圆月悬挂夜空,万里无云,星光灿烂,宋太平讲述完火烧赤壁的段落,便向着席地而坐的众位同龄人和习武场内密密麻麻坐着的各位权贵90度大鞠躬,稚嫩的说道:“感谢各位朋友和大人们,在百忙之中来这里听我讲《三国演义》,大家相处的,也很愉快,小子明日就要动身随父亲游览边陲各府的名山大江,领略那里的风景,有缘我们再继续未讲完的《三国演义》。”

    会客厅内外一片叹息声、惋惜声,一名头戴毡帽,垂下六根小辫子,身穿翻羊皮小袄的皮肤黝黑的少年起身,激昂的说道:“众位兄弟们,我是窝阔台部落的铁木真,我们来自世凡星的各方势力,因宋太平兄弟的《三国演义》相聚于此,或许将来我们兵戈相向征战于沙场,那是我们无法改变的命运安排,今日借此机缘,不如仿效书中桃园三结义,我们众位兄弟参拜天地歃血为盟,结为异姓兄弟!”

    在场的男孩子们纷纷叫好响应,一位衣着华丽的千金小姐愤然起身说道:“草原的小蛮子,为何参拜天地歃血为盟不容我们女子参与?”

    拓布胤坤悠然起身,轻蔑的扫了那位千金小姐一眼,傲然说道:“自古以来,可以参拜天地歃血为盟的只有我们男子汉,我们可以征战沙场,可以运筹帷幄,可以指点山河,可以统领千军,你们女子只能相夫教子,缝缝补补,主持家务,有何资格参与结盟?”

    在场的男孩子们哄笑着,后排一名身着朴素的女孩毅然起身,不卑不亢的驳斥道:“当年亡灵教教主王玲大人出身贫寒,逆势而起,建立亡灵教,横扫八府联军的围剿,亡灵教教众无一伤亡,却打的八府联军十五万大军溃不成军,死伤数万,更是一鼓作气拿下开平城,一招之下尽败六大门派的高手,试问普天之下凡间哪位男子可以和王玲大人并肩,怎能狂言我们女子就不如你们男子呢!我们在座的十三位姐妹,说不定会出现数名闻名世凡星的女将军,不见得未来就会弱于你们所谓的男子汉!宋太平兄弟,你如何看呢?”

    在场的女孩子们纷纷挺起胸膛叫好,男孩子们哑然,和场外的权贵们震惊的看着这位衣着朴素的女孩,女孩口中的王玲虽是大焱帝国第一美女,但其凶名远播,在东方大陆和西方大陆是令人闻之色变的女魔头,亡灵教神秘而强大,来无踪去无影,战力彪悍,虽说教主王玲渡劫失败陨落,让亡灵教群龙无首,去了众位权贵的一块心病,但是亡灵教的四位护法,十位长老均是凡阶一流高手,亡灵教依旧是大焱帝国第一大门派。

    宋太平没想到这位言辞犀利的小女孩会引矛盾的焦点到自己身上,看不出她小小年纪城府却是极深的,宋太平也不避闪,直言道:“天下英雄豪杰是没有男女之分的,并不是因为女儿身就不能出人头地,建立一番伟业、卓越功绩的,结拜之事只要自愿结盟都可参与,不过小子有言在先,我们有盟约,无论大家日后为那方势力效力,都应为天下苍生而战,为人间正义而战,不枉杀屠城,主持这凡间的百姓能为自己作主、保障百姓的生计、各族人行使权利平等,简称民主、民生、民平!我们的联盟为世凡星的苍生社稷,而不局限于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块大陆,故命名世凡盟!”

    在场的四十九位同龄人激动的起身欢呼:“世凡盟!”习武场内各位权贵们更加震惊的看着宋太平,相互窃窃私语。

    宋太平请父亲准备香案摆在正东方位,铁木真让铁搭真亲王速去取来五十个玉杯,拓布胤坤让太子府的幕僚们速回府中搬来三坛子上等御酒,繁星教耶律天华主教从马车上取来上等香三支以及高贵的银制烛台。

    拓布元起亲自将御酒的封泥拍开,拔出瓶塞,浓郁的酒香飘逸在习武场,在场的众位孩子们大多是权贵之后,从小培养礼仪和社交,耳濡目染之下早已个个事故老成,比同龄的孩子强出不止一截,自然知道察言观色、辩物识人的技巧,通过几日来观察周围的小伙伴们,已经认可对方可以和自己并肩的地位,在向三坛御酒滴血的过程中,众位小伙伴很自觉的按照做的顺序从后向前,用随身携带的利器刺破指肚,向酒中滴血。

    在场的凡阶大乘水平以上的高手清晰的看到那衣着朴素的小女孩滴出的是黑色血液,窝阔台部落的铁木真滴出的是蓝色血液,来自繁星教的小男孩滴出的是绿色血液。最后滴血的宋太平小家伙用母亲许雯隽递过来的一柄白色弯刀,笨手笨脚猛砍指肚,寄出了三丝金色血丝。宋镇海作为东道主,招呼着兄弟宋镇空、宋镇地分别抱起三个酒坛,给五十个玉杯满上均匀满上血酒。

    这些不同于正常血液的异色血液军士代表了不同的天赋,这四位异常血液的小家伙给予他们时间,均能成长成绝世高手,一个世凡盟的结盟成立引起众位旁观权贵轰动的根本原因,还不是这四个天赋超群的孩子,而是一些权贵各自隐藏的参加结盟孩子的身份,铁木真是窝阔台部落大汗的第九子,星启明是繁星教教皇的第六子,爱德华是南联盟赛文诸侯国的诸侯王,萨达姆英格尔是波尔帝国皇帝的第五子,腾格木是比尔部落大汗的第七子,孙胜武是礼部侍郎孙斌浩的次子,而这位礼部侍郎孙斌浩另一个身份是销金堂的总舵主,那位衣着朴素的小女孩叫王逆天,是亡灵教第一任教主王玲的养女、亲传弟子,亡灵教的第二任教主!监国太子拓布元起的儿子拓布胤坤,靖安王拓布元盛的女儿拓布语嫣,三皇子拓布元战的儿子拓布胤嗣也在其中,其他的孩子背景虽没有这些孩子显赫,但其家长均不是泛泛之辈,或是手掌重兵的都督,或是七大门派中的长老、分坛坛主。

    在孩子们排列10*5的矩阵参拜时,那十三位女孩霸道的占据了位于中央位置宋太平的周围位置,众位其他男孩子哼哼着好男不和女斗退让,五十个孩子面向东方,头顶明月,齐刷刷的手举盛满血酒的酒杯跪下,跟随着宋太平高声诵道:“苍天在上,厚土在下,天地万灵见证我宋太平、拓布胤坤、拓布语嫣、拓布胤嗣、铁木真、星启明、爱德华、萨达姆英格尔、腾格木、孙胜武、王逆天、……在此结为异姓兄弟姐妹,共创世凡盟,守望相助,有难同当,有福共享,为实现世凡星的民主、民生、民平而战!若违背誓言,心魔噬魂,五雷轰顶,群起诛之!”

    五十个孩子的誓言整齐如一,回荡在平西将军府,晴朗夜空一道球状闪电降临在香案的香炉之上,形成了一个奇异的符文,化为五十道小符文印入五十位孩子的额头,似乎是天地间的万灵在为世凡盟的成立做见证。

    原本狂暴的电能诡异的以小符文的形式印入孩子们的额头,没有丝毫的痛感,反而感到一丝丝能量在滋润经脉,孩子们端起酒杯仰脖一口饮下,不少第一次喝酒的小家伙们被救的辛辣呛得直咳嗽,头也有些晕乎乎的,随着酒液下肚的还有各位小孩子的血液,在孩子们的肠胃中迅速化为灵力,冲刷孩子们的经脉,有的孩子甚至出现异象,身体开始发光。

    并非所有的世人都可以接触到凡阶修炼功法,在场就有二十六位小家伙没有修炼过,在异种血液转化的灵力刺激下直接跨越练气,进入筑基阶段,其中经脉所遭受的痛楚,让这些公子、千金们忍不住鬼哭狼嚎,有长辈找凡阶修炼高手指导筑基的,长辈人脉关系不够的,则是旁边有修炼功法的孩子,手把手指导第一次接触凡阶修炼的孩子如何运气、储气、筑丹田,有凡阶修炼基础的孩子同样获益匪浅,至少提升了一个小层面,而宋太平有些悲哀的发现自己才刚刚进入凡阶练气阶段。

    在众位小家伙气血稳定后,才一一告辞离开,许雯隽仔细的为宋太平整理行装,二套亲手缝制的衣服,一件羊毛小袄,以及那对白色弯刀和电子阅读器,又对宋太平千叮嘱万嘱咐,小宋太曦似乎也感知到了什么,含糊不清的吵着要哥哥抱抱、亲亲。

    早上,宋镇海、宋太平、上官仪整理好行装,放置于马背上,宋镇海前去早朝领取兵符、行文、官印,许雯隽和上官仪牵着马,带着宋太平和白老虎昆翔虎前往北门外等候宋镇海。

    未想到在北门外,已经人山人海,四十九位世凡盟的小盟友们带着随从,在此为宋太平送行,小孩子们再城府深,毕竟童心未泯,可以清晰的感知到对方的真心还是虚情假意,此时结交的关系是最铁的,聚拢在一起叽叽喳喳的闹腾着,那十三名女孩不约而同对跟随在宋太平身边的大焱帝国第二美女上官仪显出情敌一般的目光,在面纱遮面下的上官仪淡然一笑,退后了几步,和许雯隽攀谈着。

    宋镇海在早朝之上,向监国太子拓布元起提出:安西府、秦安府、江海府、三江府、北海府炮台陈旧,火炮尚能使用的寥寥无几,五府军饷已经数年未发,粮草短缺,兵员逃逸太多,缺编严重,军械匮乏,缺乏练兵,军纪涣散,时常劫掠周围百姓,造成军民关系尖锐对立,若周边国家从陆地或海上发起入侵,不足一个月,五府就会沦陷,失去五府保护,将是一马平川,无险可守,直接危及首府!

    拓布元起也是惊出一身冷汗,他亲赴安西府,是知道安西府吃空饷的严重程度,整个安西府居民不足千户,山匪却有上百支数万之众,若非山匪没有合格的军事统领,安西府恐怕已经被山匪攻陷!其他四府也好不到哪里,真的如宋镇海所言,外敌入侵话,可不会象上次那样轻松火烧百万游牧骑兵了,这样计策只能用一次的。

    拓布元起忙询问众位文武官员有何良策?

    三皇子兵部侍郎拓布元起提出:调集就近州府的兵马护送粮草输送边陲五府,将各府监狱劳役犯人发配五府开垦荒地,以求来年粮食可以自保。

    礼部侍郎孙斌浩出列提出:可以借鉴《三国演义》中曹操屯兵之策,让五府官兵闲时种地,战时出征。另外调遣工部军械司工匠前往五府铸造兵器和军械,户部向五府输送钢铁。

    宋镇空随后出列提出:“三皇子和礼部侍郎所言极是,在此基础上,微臣建议诚邀诛远门和神机门协助朝廷在五府打造兵器和军械,毕竟这两大门派兵器打造的造诣远高于工部军械司,还可由户部拨款,请这两大门派为朝廷修复五府的炮台和火炮,并制造火炮订制火药弹丸。既然五府军士和匪徒无异,则对有劫掠行为的军士杀上一批,打散重组五府军队,五府山匪众多,正好是五府新兵的练兵对象。”

    孙斌浩面色一白,很快又恢复如常,在五府的山匪中可是有不少归顺了销金堂响马门,如此被五府新兵当做靶子练兵,就严重破坏了销金堂在五府的部署,这些年销金堂施粥免费就医看病,收买民心,扩充兵力,趁着五府的混乱,时常拿五府的官兵作为新兵的练兵对象,现在这位宋镇空丞相打着同样的主意,可是要毁掉销金堂的藏兵练兵的重地啊,身为销金堂总舵主的孙斌浩怎么能不痛心疾首呢?

    监国太子拓布元起静心思索了一下,宋镇海所言的确可行,也能解决眼前危机,只是到时候这五府都督只认宋镇海,不认朝廷,岂不是相当于朝廷出钱出物资,让宋镇海在五府称王称霸吗?这样的亏本生意和潜在危机,是拓布元起绝对不允许。

    监国太子拓布元起表面和气的说道:“宋镇空丞相所言甚合本太子之意,礼部侍郎孙斌浩速去诛远门和神机门总坛,传达本太子的意思,户部侍郎宋镇空督促周边六府调拨粮草重兵押运到五府,并押运五府军士一年的军饷和炮台、火炮、战舰等军械维修保养费用,刑部侍郎艾森文昊将各府监狱在押非罪大恶极的死刑犯押运到边陲五府服劳役五年。刑部侍郎艾森文昊带上一队精干的捕快前往安西府,对边陲五府进行监军,督导军纪,我赐你尚方宝剑,对于任何敢于违反军纪的逆贼,先斩后奏!”

    宋镇海缓缓抬头看了一眼监国太子拓布元起,听着三位侍郎领旨谢恩,心中甚是不快,这个刑部侍郎艾森文昊就是一条忠于拓布元起的疯狗,他出身于鲜于族的贵族一位侯爵的嫡出子嗣,性情残暴,睚眦必报,蒙拓布元起重用,短短一个月,他已经将前刑部侍郎在内七位一品大员,上百位朝廷官员送进天牢或断头台,逮捕、斩杀、抄家的都是靖安王拓布元盛和三皇子拓布元战的派系官员,在官场上已经被众位官员暗地里称为疯狼,避而远之。拓布元起把这个疯狼派的五府监督自己,更多是监督儿子宋太平,可真是杀意凛然,希望这个疯狼能识时务,否则宋镇海不介意客串一下刺客,让疯狼变成死狗!宋镇海不允许任何人威胁到儿子宋太平。

    退朝后,宋镇海换下官服,小心的收好兵符、行文、官印、官服,穿上便装,直奔北门和宋太平他们汇合,宋镇海、宋镇地以及一些和宋镇海关系较好的官员随同送行,三位皇子也匆匆赶到北门,向宋镇海送出盘缠,刑部侍郎艾森文昊上前和宋镇海寒暄了数句。

    宋太平飞身端坐在白老虎昆翔虎的背上,向送行的小萌友们挥手,老成的说道:“送君千里终须一别,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众位小姑娘眼前闪耀着小星星,猛挥着小手,默默念叨重复的宋太平所说的“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宋镇海和上官仪飞身上马,宋镇海一马当先走在前面,昆翔虎紧随其后,蒙头遮面的上官仪轻捏着鼻子纵马负责断后,三骑绝尘而去。

    有段小插曲,上官仪有些洁癖,受不了昆翔虎身上的气味,提出有自己抱着宋太平赶路,让昆翔虎在后面跟着,宋太平满面通红,小脑袋摇的和拨浪鼓一般,坚决不同意,表示自己是大人了,也要骑马,不,是骑虎赶路的,上官仪无奈在面纱里垫上了香囊,迎风吹来的老虎体味,还是让上官仪有呕吐的感觉,有舍不得和师尊宋太平分开,万一师尊在路上突发灵感,创作出惊世乐章不记录下来,岂不可惜?故上官仪大美女一路之上捏着鼻子,骑马赶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