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衍帝 第十章 守望相助
作者:铁血大隐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宋太平在正月十五世凡盟结盟之后,感觉出那五位外夷小盟友的身份不凡,那位义薄云天的王逆天姑娘恐怕是亡灵教的重要人物,三位皇子的后人童谣有代表参与结盟,按照守望相助的誓言,结盟之时诡异出现的闪电符文,都已经搅起了世凡星各方的风云,那五位外夷小盟友很可能要陷入权力争斗的漩涡中,和父亲宋镇海深夜密谈是否救援这五位外夷小盟友,获得了父亲赞同进行全力援助的肯定,便由父亲连夜去了趟神机门在开平城的秘密据点,请这里和神机门分坛长老照应一二。

    许雯隽在北门为丈夫儿子送行之时,盗门堂主妙手空空率领群贼将平西将军府里外三层的大焱战堂和城防军的守卫用迷烟放倒,大摇大摆的在府中翻了个底朝天,钱涌出手制止,却被群贼以网困住,眼睁睁看着群贼扬长而去,在大勇、二壮协助下才挣脱,发现书房和主人卧室的暗格被打开,里面的金银珠宝散落一地,却没有被贼人带走的迹象,很显然这些来历不明的贼人另有企图,极可能是在找那并不存在的《三国演义》。

    销金堂总舵主孙斌浩自以为聪明的釜底抽薪之策,未能在平西将军府找到《三国演义》,却将五方外夷势力和朝廷三位皇子的势力引向销金堂神秘的盗门,避免了这八方势力对平西将军府的光顾,为平西将军府挡了灾,而盗门就倒了大霉,各处隐秘据点被八大势力围剿,追查那不存在的《三国演义》同时,也洗劫了盗门数百年积累的堪比国库的财富,还损失了众多盗门高手,让孙斌浩悔的肠子都断了,这是后话。

    上官仪一对小巧玲珑的耳朵微微扇动,柳眉猛然微立,在奔驰的马背上,娇喝道:“宋将军,师尊,后面跟了至少八股凡阶修为实力的尾巴,要不要先找地方伏击,消灭掉他们?”

    宋镇海剑眉微扬,豪迈的长啸一声,风轻云淡的说道:“上官姑娘,不必理会后面的尾随势力,他们有的是我和宋太平的朋友友情护送,有的则是意图对宋太平动手的混蛋,小心提防,静观其变吧。”

    白老虎昆翔虎奔跑中一声虎啸,表达自己的战意,却差点惊着宋镇海和上官仪胯下的骏马,好在两人都是凡阶修炼者中的高手,又精通马术,忙乱了一阵儿,才稳住胯下骏马,没被颠下马,对于这个随心所欲的昆翔虎也是无可奈何,敢打昆翔虎,且不说能不能打得过他,仅是极大可能找引来的昆吾老祖,就是让他们无反击之力的存在,好汉不吃眼前亏,只能忍了,提高警惕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仔细观察周围的情况。

    在后面尾随的势力着实不少,大焱战堂拓布艾青堂主受拓布元起太子所托,亲自带领两名长老和十余名修为精湛的弟子,乔装成押镖的镖师,在后面不紧不慢的策马尾随着。

    来自窝阔台部落、比尔部落、繁星教、波尔帝国、南联盟以及几支游牧部落或海盗势力的凡阶修炼者小队,怀着不可告人的目的蒙头遮面,策马奔驰尾随在宋太平一行后面。

    亡灵教第二任教主王逆天在目睹了那日拓布元起和外夷特使的闹剧,并见到大焱战堂堂主以及众多外夷的凡阶修炼者尾随在宋太平一行后面,心中挂念宋太平的安危,便召集隐藏在周围的四位护法随同自己乔装成探亲百姓,赶着马车跟随其后。

    销金堂红楼门瑶瑶堂主,响马门胡啸天堂主奉总舵主孙斌浩之命,亲自带队跟随在宋太平一行后面,执行绝密使命,他们伪装成护送红楼女子的打手护卫,冠冕堂皇的全身精良装备,朝廷禁止民间持有的甲胄和兵刃也赫然出现在他们手上,一队不开眼的官差妄图收缴他们的装备,抢夺花车上貌美如花的红楼女子,被胡啸天一人便斩杀干净,残躯断肢散落在官道上。旁边大树树干上,有响马门门徒蘸着官差的血,书写的“替天行道”四个大字。

    贪心不足蛇吞象的魂风云和张飞矢,已经不满足于仅仅掌控一大门派,在听闻了《三国演义》是第一用兵奇书,欲称霸东方大陆,必熟知《三国演义》的传闻,同样心怀称霸东方大陆指点山河的豪情壮志,当仁不让的亲自率领门派内全部精英,欲生擒宋太平。

    这些自然瞒不过知天阁的耳目,知天阁阁主许显圣和神机门门主宋法德亲自带领门派中的高手,准备随时策应支援宋镇海和宋太平,毕竟尾随的贪婪之徒太多了,即便白老虎昆翔虎引来昆吾老祖,有谁敢保证昆吾老祖看到宋太平后,不会对吃掉宋太平感兴趣?许显圣和宋法德均向手下门派的长老和执事下达死命令:争端一起,首要任务就是护卫宋太平远离战场,确保宋太平的安全。

    宋镇海、上官仪不约而同的勒住马头,并调转过来,白老虎昆翔虎忙止住前进,一个凌空180度旋转,一并盯向他们来时的官道,只见视野的尽头,扬起滚滚尘土,三匹屁股上插着马刺的披甲骏马托着三位伏在马背上的血人,猩红的鲜血异常的刺目。这三名血人远远看到宋镇海一行,挣扎着滚下马背,任由胯下骏马后蹄践踏在他们伤口上,溅起一道血柱,窜入官道两侧的树林中,寻常马匹见了老虎哪有不畏惧的。

    宋镇海、上官仪谨慎小心的策马上前查看,中间那位头上六个小辫子,身穿锁甲,外披翻羊皮大衣的壮汉子,背上密密麻麻布满了箭矢和暗器,伤口处流出的是黑血,这名壮汉的面部铁青,五官峥嵘的扭曲,嘴唇呈黑紫,眼鼻口耳均溢出黑血,显然毒素已经攻入心脉,已经无药可救了,壮汉子仿佛用出了全身的力量,才翻过身来,使得背后的箭矢和暗器刺入的更深,让壮汉子低声哼了一声,用满是鲜血的右手从怀中拽出了一个油纸包裹的物件,向宋镇海的方向一抛,整支右臂无力的坠落地面,扬起一片尘埃,这名壮汉子已经毒发气绝身亡。

    两边面朝下落地的血人,从侧面的头部察看,是金发碧眼的外夷壮士,同样被射成了刺猬。其中一人右臂被齐肘斩断,双目圆睁,五官扭曲,一动不动,已经死去;另一位也只是指了指自己胸部,便无力的垂下手,死去了。

    宋镇海翻身下马,小心的拾起抛向自己的那个油纸包裹的物件,缓缓打开,露出一封叠的很整齐的信,打开查看,只见里面歪歪扭扭用炎族文字写着“宋太平兄弟,我刚获悉,窝阔台部落兄长鼓动父王出动宫廷凡阶修炼者供奉,前来擒拿你,并派出大军犯大焱帝国安西府,请兄弟千万小心保重。兄弟铁木真。”

    宋镇海面色沉重的将信递给迈步过来的宋太平,宋太平第一次见这血腥的场面,忍不住拿着信,跑到路边呕吐起来。

    上官仪在马上警惕的观察着周围动静,右手玩弄着两支柳叶飞刀。宋镇海上前从那两名金色碧眼的壮士怀中取出了同样的油纸包裹的信件,打开查看,分别来自波尔帝国的萨达姆英格尔和南联盟的爱德华,信件的内容大致相同。

    宋镇海轻轻拍了下差点把胆汁都吐出来的宋太平后背,沉重的说道:“儿子,你的猜测成为现实,这是窝阔台部落的铁木真,波尔帝国的萨达姆英格尔,南联盟的爱德华派遣死士送来的报警信,很可能不止三方势力派出宫廷供奉擒拿你,出大军犯我边境,而是五方势力,繁星教的星启明,比尔部落的腾格木恐怕也派出了死士信使,只是在半路被劫杀了。

    你的这五位外夷小盟友真的让你猜对了,不出意外都是王位继承者之一,在他们向你传递这个机密消息的同时,很可能已经在遭遇他们亲兄弟派来的刺客刺杀了,只能祈祷苍天睁眼,给他们一线生机,希望神机门开平城分坛能应对的了这些外夷刺客,我们原本沿途游历山水的计划,只能取消了,全速抄近路赶往边陲五府,抵御外敌入侵。”

    宋太平接过上官仪递来的手帕擦了一下嘴角,不解的问道:“父亲,孩儿愚钝,这五大势力按照常理来说,除了劫持我逼出《三国演义》全文,派出大军犯境,完全就是意图借大焱帝国的刀斩杀我那五位外夷盟友,剪除王位继承的竞争者,应该是装装样子,就会撤退的啊,父亲为何如此紧张。”

    宋镇海目视西方,长叹一声,说道:“儿子,边陲五府的守军和水师已经不堪一击,匪患四起,半数城镇已经落入山匪手中,面对五大势力的大军,不知道会出现多少吴大勇那样投敌叛国者,五大势力的大军一旦在五府站稳脚跟,达成瓜分我大焱帝国的协议,面对五大势力的联军主力军团入侵,就算是为父也无力扭转战局的,为父是人不是神,那些撒豆成兵的传说,只是传说。”

    宋太平看到父亲忧愁的转身,在旁边树林中用佩剑挖坑,昆翔虎在一旁听得真真切切,为这三名誓死完成使命的外夷信使所感动,上前挥爪拦住宋镇海,扬爪运行土系灵气,在地面上接连拍出三个一米深,三米见方的坑。

    宋镇海将三位信使背上的箭矢和暗器拔出,用随身的水囊打湿毛巾,为三位新市合上圆睁的双目,擦去面孔上血迹,和上官仪一起抬起三名信使的遗体轻轻放进坑中,掩上土,插上一根树枝做标记。宋镇海、上官仪、宋太平向这三个并排的无名坟包三鞠躬,以示哀悼,便飞身上马、上虎加速奔驰在官道上赶路,不能让宋太平五位小盟友的机密信息失效,不能让那五位勇敢的信使白死!

    此刻,开平城的北门外,铁木真、萨达姆英格尔、爱德华、星启明、腾格木背靠背围成一个小圈,外面是五位帝王子嗣的不到五十名追随者,在用性命和前来刺杀的数百名一流刺客厮杀着,在悬殊的人数差距,以及一流刺客的一击必杀绝技之下,不断的有追随者倒地,剩下的追随者渐渐仅剩十五人,还都带伤了,眼看撑不了多久了。

    开平城北门外看热闹的百姓早已被惊吓的远远跑回城里,在北门城楼上,拓布胤坤跪在父亲拓布元起面前,哀求着父亲派人支援城下苦战的小盟友。拓布语嫣、拓布胤嗣、孙胜武等在场的世凡盟的小家伙们同样请求家中长辈出人援助,在家中长辈断然拒绝后,纷纷抽出随身佩戴的利刃准备冲下城楼,支援铁木真他们五人,却被家中长辈喝令幕僚门客卸下这些小家伙的利刃,押回府中进行软禁。在距离北门不远处,一只鹞子腾空而起,钻入云霄不见踪迹。

    城头上小盟友们的叫嚷声和其家中长辈的呵斥声,清晰的传进铁木真、萨达姆英格尔、爱德华、星启明、腾格木五人耳中,铁木真冷冷的说道:“事到如今,我也不瞒诸位兄弟了,我是窝阔台大汗的第九子,这些窝阔台部落的刺客就是我那些亲兄长们派来斩草除根的,今日算是我铁木真连累大家了,就让我们拼死一战,临死前杀个痛快吧,来世再做兄弟!”

    星启明阴柔的一笑,说道:“就依铁木真王子之言,我星启明是繁星教教皇的第六子。”

    爱德华呼哨一声,长啸道:“能和兄弟们一起战死,也是人生一大快事,我是南联盟第五强诸侯国赛文诸侯国的诸侯王。”

    萨达姆英格尔冷哼一声,惋惜道:“没想到我萨达姆英格尔会死在这些隐藏在黑暗中的鼠辈手上,我不甘心啊。”

    腾格木仰天大笑,说道:“铁木真,你我部落是世仇,未成想会有和窝阔台部落的王子并肩作战的时刻,我是比尔部落大汗的第七子腾格木!”

    铁木真抽出背后包裹中一柄奇异的大刀,这柄大刀中间是流动的蓝色液体,外围是晶莹冰块构造的未开锋的刀体,这把冰刀异常冰冷,让周围的温度瞬间下降10度以上,铁木真蓝色的冰系灵气沿着玉质刀把注入冰刀,高高跃起,对着进攻的刺客一个横劈空斩,一道肉眼可见的蓝色寒流冲击波瞬间将十一名避闪不及的刺客冻成了冰雕,铁木真落地后拄着冰刀,喘息着粗气。

    星启明双手张开,仰头看向刺目的太阳,以繁星教特有祭祀语吟唱着:“万能的星神,倾听您虔诚的子民祷告,请降下您的怒火,焚尽这些邪恶的魔鬼!”

    星启明身上闪耀起堪比阳光的紫色光芒,形成一道紫色光柱直冲天空,随后一片紫色光点覆盖在那些刺客所在区域,燃起诡异的紫色火焰,这紫色火焰燃烧的不是实物,而是灵魂,凡是被紫色火焰沾染上的刺客,无一不是抱头在地上翻腾打滚,片刻时间便成了目光呆滞的白痴!

    爱德华、萨达姆英格尔、腾格木三人在外围护住灵力消耗一空的铁木真和星启明,爱德华亮出一对鎏金重锤,萨达姆英格尔双手紧握两米开外的重剑,腾格木拔出了圆月弯刀做好了决一死战的准备。

    开平城北门一阵喧闹,突然开启,一辆包着铁甲顶上架有重弩的马车冲出北门,后面跟着一群身着店小二服饰、铁匠服饰、市井小贩服饰等各异服装的三十六名汉子,清一色的背着装满精钢箭矢的背筐,右手臂绑着手弩,双手持长枪杀出。

    铁甲马车顶上的重弩手对着刺客的位置就射出了一排十支二米长的重弩标枪,密集而强劲的冲力将十余名刺客穿成了人肉串,铁甲马车车夫高声喝道:“我神机门开平城分坛受宋太平公子委托,前来救援他的五位小盟友,还敢动手刺杀者杀无赦!”

    身披甲胄的八匹骏马拉着铁甲马车冲向铁木真他们所在的位置,后面的三十六名汉子,在冲到五十步开外时,压下手弩上机关,手弩中的十五支精钢箭矢连着射出,形成一片箭雨,逼退刺客,靠近铁木真他们五人,重弩手拉开后车门,铁木真、星启明、爱德华、萨达姆英格尔、腾格木没有矫情什么,大家都知道时间的宝贵,在数百刺客的包围圈中,神机门这三十六名汉子大半要为此丧命与此的,这份恩情需要行动报恩。

    重弩手见五位小家伙都已经进了车厢,关上车门,飞快的又按上了十根重弩标枪,对着挡路的刺客就发射了出去,以重弩标枪开路,骏马铁蹄践踏过被穿成人肉串的刺客,冲出刺客的包围圈,急速奔驰而去,神机门的三十六名汉子倒退着跟随着铁甲马车,用箭矢逼退靠近的刺客。

    一些精通暗器的刺客以暗器还击之下,不过百步的路程,已经有二十名神机门的汉子中剧毒暗器倒地身亡了,护卫铁木真他们五人的护卫们已经全体阵亡了,在情况危急之下,车顶上的重弩手点燃了固定在车顶的烟花,三颗如晴空霹雳一般的红色、黄色、紫色烟花在空中炸响。

    刚冲出千米的距离,最后一名地面掩护的神机门汉子在五柄利刃插入身体要害位置,生命的最后时刻用头撞在右手臂手弩绷簧上,连续射出的箭矢的随着他的倒地,捎走了二名刺客的性命进行陪葬,一些骑马的刺客已经在铁甲马车前挡住了道路,周围的刺客围拢过来,部分刺客还带上了从神机门汉子右臂上摘下的自动发射手弩,对准了铁甲马车上的车夫和重弩手。

    一名刺客用生硬的炎族语言说道:“神机门的两位坛主,现在离开马车,我们可以既往不咎,放你们一条生路,否则别怪我们手下无情,送你们二人去地下和你们手下聚会!”

    在车夫位置的老者向车顶上的重弩手使了个眼色,佯装求饶状和重弩手举着双手一点点挪吓铁甲马车,又一小步一小步的向外挪动,动作之缓慢可以和蜗牛有的一拼。

    其中一名波尔帝国的刺客头领看出了端倪,高喝提醒这是神机门的缓兵计,是在拖延时间,等待他们的援军!喝令手下向神机门的两位坛主发起攻击。

    在刺客们抬起手的时候,神机门开平城分坛的正副坛主立即一个铁板桥仰面躺倒在地,麻利的就地一滚,躲到了车轮后,避闪过漫天飞来的箭矢和暗器,抬起手弩,稍加瞄准,展开回射。凭借一箭夺走一条刺客的性命,箭无虚发的高精准度,以及每分钟二十箭的射速压制住了众多刺客们的嚣张气焰。

    在神机门两位坛主箭矢用光,看着聚拢过来的数百名刺客,没有为自己的性命担忧,而是为无法完成宋法德门主交付的使命,而惭愧不已,猛然听到远处官道上马蹄声隆隆传来,抬眼望去,一队身着黑色骷髅长袍、手持骷髅权杖的亡灵教教众骑马而来。

    为首的一名蒙面男子高声喝道:“亡灵教奉王逆天教主之命,前来救援星启明、爱德华、萨达姆英格尔、腾格木、铁木真五位小盟友,救援来迟,还请见谅!神机门的朋友,你们另外三个分坛的援军也即将赶到,不要莽撞出击,交给我们亡灵教来对付这些鼠辈!”

    相隔尚有百米距离,在前列的十位亡灵教骑士,举起骷髅权杖,对着刺客们就挥舞了过去,一片黑色雾气凭空笼罩住就近的一群刺客们,被笼罩住的刺客双目变得通红,如得了嗜血症一般向周围的一切活物攻击撕咬,吮吸血液,连同他们胯下的骏马也变得同样的狂暴嗜血,待亡灵教骑士们来到近前时,所有的刺客已经陷入疯狂中,而铁甲马车周围如同禁区一般,任何嗜血的刺客或骏马都避开了这个区域。

    神机门的两位坛主驾驶着铁甲马车在亡灵教骑士的护送下,沿着官道快速向西边撤退,汇同神机门的援军,历经半月时间才护送铁木真、腾格木返回西大陆,萨达姆英格尔、星启明、爱德华上了返回故土的商船,让铁木真、腾格木、星启明、爱德华、萨达姆英格尔亲自体会了一番有强大的盟友做后盾,是多大的助力,出门靠朋友,朋友也是区别的,猪一样朋友只会越帮越乱,只有这种可以和自己同级别的,或超出的朋友才可以形成助力,加入世凡盟是他们一生中最英明的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