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衍帝 第十一章 陕甘遭遇
作者:铁血大隐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宋镇海一行人行进到陕甘府境内的官道,被眼前的景象惊住,前方官道上布满了厚厚的落叶和尘埃,已经和护道林中的土地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在落叶和尘埃中,不时的探出一截的不知是人还是野兽的骨头,两旁的护道林树皮已经扒光,树木已经枯萎,可能是林间的草根也被拔光的缘故,不远处隐约看到数座百米高的移动沙丘在寒风中移动推进,或许是数月没有下雨水的缘故,狂风卷着沙尘,将前方染成灰蒙蒙的一片。

    宋太平有些心中嘀咕,这里就是父亲赞不绝口山水如画的陕甘府?怎么看着更像传说中阴曹地府的黄泉路啊,遍地枯骨,连麻雀都看不见一只,周围唯一的活物就是他们一行人了,满天的沙尘,不一会的时间就将自己的衣服染成了土黄色。

    宋镇海触景生情,甚是伤感的说道:“上官姑娘,昆翔虎兄弟,宋太平,在我率领靖安军前往安西府陕甘府时,这里只是大旱,闹蝗灾而已,这里山峦重重叠翠,虽不高,但造型奇特,别有一番旖旎风光,在山峦中还有着瀑布,三叠相映甚是壮观,论起大焱帝国最秀丽的山水当属陕甘府,想不到当地官员对灾情隐瞒不报,不开仓放粮,不赈灾,竟使得此地成了这般光景,树皮、草根都被吃光,那些残骨可能是相互交互烹食的妻子和孩子骸骨残留,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陕甘府要出现大规模的起义军,此地是通往边陲五府粮草补给的必经要道,一旦失去掌控,边陲五府粮草短缺,后果不堪想象!”

    宋太平和上官仪的面色有些变得苍白,宋太平也第一次认识农业是国家命脉的重要性,难怪那神秘的注释者着重圈点曹操的屯兵之策,就算现在让边陲五府的军士开始开垦农田,也要明年夏季才能收获,这漫漫五个多月的粮食消耗可是个天文数字,还真是个头痛的问题,就算安定陕甘府的兵乱,后面的问题依旧接踵而来,光是这一摊子后勤事务,就够父亲宋镇海忙碌的,加上操练兵马,建造军事堡垒,训练新式兵器操作军士,说起来简单,实际做起来就是很繁琐、费心的事务了,难怪刘禅昏庸无能,累死了诸葛武侯诸葛亮,处理这些事务是需要面面俱到,考虑到相互关联影响的细节,避免发生连锁反应的。

    宋镇海嘱咐大家放缓行进的速度,一方面路面的骸骨有可能会划伤骏马,另一方面要谨慎的小心拦路打劫的匪徒,他们可不是仅仅打劫钱财,更多是要吃人的,在路面上很可能会隐藏着陷阱。

    宋镇海从马鞍得胜钩上取下拆成三截的亮银枪,按动旋转其中连接部位的卡扣,对接起来,组成了三米长的亮银枪,骑在马上用亮银枪点戳着可疑的路面,还真的发现了三个底部插满尖锐树干的陷阱,看到削尖的树干上黑褐色的血迹,就可以猜测出已经有人不慎遇难过了,上官仪心生寒意的将柳叶飞刀取出,警惕着周围动静,准备随时击杀吃人的打劫匪徒。

    宋镇海远远的看到前方有一排拒马桩拦住官道,相隔拒马桩二米左右的后面隐隐约约可以看到坐着几个衣不遮体的家伙在官道上烤火取暖,忙低声喝道:“大家小心,前方有打劫的匪徒,似乎有兵营逃逸出来的军士参与其中。”

    宋镇海、上官仪放缓了胯下骏马的行进速度,尽量减轻马蹄踏在地面上的振动和响声,白老虎昆翔虎驮着宋太平拉开些距离,跟在后面,以防在交战时,误伤着宋太平,在宋镇海、上官仪行进到离拒马桩一百步时,正在烤火的一名男子警惕的俯身趴在地上倾听了会儿,又站起眺望,发出尖锐口哨声,官道两侧枯木林中涌出六十多号衣不遮体,遍体都是寒风吹出来的冻疮,一道道翻开的裂口,冻成青紫色的肌肤触目惊心,手上大多是耙子、木棒,只有为首的三人手持布满缺口的朴刀。

    其中一名匪徒首领见宋镇海手中的三米亮银枪以及上官仪手中的柳叶飞刀,知道不是好对付的,是个硬茬子,便态度缓和的说道:“两位好汉,能否赏赐我们一些吃的食物,我们已经三天没吃饭了。若是英雄不肯赏赐,那就过去吧,不要为难我们穷苦兄弟就好。”

    宋镇海冷冷的看着说话的这名匪徒首领,让上官仪原地警戒,宋镇海催马上前挺枪一钩拒马桩向前方匪徒站立的前方空地区域挑飞过去,百十斤的拒马桩飞起一米多高,准确的砸在拒马桩和匪徒之间的空地上,只见拒马桩和落叶一起下坠,露出了拒马桩后面的一溜不到一米深的壕沟,壕沟内布满了尖锐的木桩,木桩头部削尖的部分很新,没有血迹,似乎是削的时间不长。

    宋镇海冷冷的说道:“你们三个是陕甘府哪个镇上逃逸的斥候?兵是保家卫国的,而你们在干什么?甘心沦落为匪徒,可对得起教你们战技的师傅?百年之后,以你们匪徒的身份可能进的了祖坟?”

    三名匪首见宋镇海身手不凡,不是他们能对抗的,而且语气中尚有回旋余地,忙扔掉手中大刀,吆喝着后面的饥民们跪倒在地,中间的匪首乞求道:“回禀大人,小的三人是陕甘府灵山镇的斥候,小的家乡今年颗粒无收,租给我们土地的乡绅就要绑了我们乡里交不起赋税的租户妻儿,卖掉抵债,引起了村里父老的揭竿而起,杀了欺男霸女的恶霸乡绅,郑总兵因我们村里造反就要斩杀从我们村出来从军的军士,我们的师傅生命挡住了追兵,我们才得以活命,带着村民们逃到此处,打算去就近府干些劳务,讨口饭吃,无奈随性的老弱已经饿得病倒,只好出此下策,要杀要剐冲我们三个来,放过我们的妻儿和村民吧。”

    宋镇海飞身下马以亮银枪点地,轻松的跳过了壕沟,来到躲在枯木后的老弱妇孺面前,看到他们同样凄惨的状况,心软了,俯身为一位位躺在冰冷地面上的病倒村民号脉,发现基本都是过于饥饿和身上冻疮感染所至,便飞身返回解下自己拴在马鞍上的一袋炒面和一袋小米递给中间的匪首。

    宋镇海怜悯的说道:“你们都起来吧,这袋炒面你们路上吃,小米煮成粥喂给病倒的村民食用,切记那些病倒的村民不可暴食,会毙命的,我给你们指条活路,去就近的三江府从军做军户吧,凭借战功闯出一番仕途,显男儿本色去吧!要是让我看到你们还做匪徒,我定斩不饶!”

    这些村民们再次跪下向宋镇海叩谢活命之恩,有机灵的村民在壕沟上铺上木排,并让众位村民让出道路,目送宋镇海一行离开,方想起来还没有请教宋镇海的尊姓大名,稍作停息吃饭后,便抬着病倒的村民,启程赶往三江府。

    路上,宋太平不解的问道:“父亲,您不是说一日为匪,终生贼性不改,凡是匪徒一律斩杀吗?为什么放过了那些匪徒呢?”

    宋镇海叹息一声,说道:“朝廷贪腐成风,层层孝敬剥削,使得处在底层的农民和租户生活很是不易,劳苦一生,也只是勉强吃上饭而已,遇上天灾兵乱,都是活不下去,实属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而且他们还没有实施成功劫持行动,可以谅解。目前边陲五府,缺少大量军户进行耕种和补充兵员,若有这队饥民做宣传,我们可以聚拢到上千户军户的。处理事情时,不可只看眼前蝇头小利,要目光放得长远一些。”

    行进路上,宋镇海又向宋太平传授了治国的刑罚流派和无为流派的观点、长处以及相互之间争执焦点。不知不觉中,天色已黑,隐约可见前方山丘上挂有旅店的红灯笼,宋镇海将自己和宋太平的食物送给饥民了,上官仪那里所带食物不多,宋镇海见宋太平吃上官仪的食物已经很过意不去,不好意思自己再去吃上官仪那不多的食物,已经饿了一天没吃东西了,宋太平和上官仪也只是吃了一点仅够裹腹的炒面,早已饥肠辘辘了,进了陕甘府,一路之上就没有野兽,白老虎昆翔虎几乎要饿晕了,此时看到旅店,宋镇海一行均是异常振奋,加快了行进的速度。

    宋镇海一行人刚到这家名为牛羊的旅馆门口,三名五大三粗的大汉迎上来,瓮声瓮气的询问道:“三位客官,是要住店,还是用餐呢?”

    宋镇海在他们的身上闻到了血腥味,便意识到这可能是一家黑店,便向上官仪使了个眼色,上官仪会意的一点头。宋镇海文雅的说道:“要用餐,也要住宿,准备三间上房,顺便喂好我们的坐骑。”

    一名大汉爽快的吆喝道:“三位客官,里面请,要吃些什么呢?我们这有上好的牛肉、羊肉和野猪肉,以及自酿十年状元红,要些什么呢?”

    宋镇海想起儿子宋太平可是极爱吃肉的,再看三位伙计闪烁的目光在上官仪身上不停扫视,就确定这家必是黑店,那就随便点了,反正不用花银子,何乐而不为呢?

    宋镇海眉开眼笑的说道:“那甚好,来一坛状元红,牛肉、羊肉、猪肉各上五大盘,再来三碗干饭,一壶茗茶吧。”

    三名大汉面面相觑,十五盘肉!他们带了足够的银子了吗?不会是来吃霸王餐的吧宋镇海看出这三个家伙的顾虑,故意从袍袖中取出一锭五两的金元宝,用手帕擦拭,果然三名大汉见钱颜开,欢笑着向店内吆喝道:“大贵宾三位,上好状元红一坛,牛肉、羊肉、猪肉各上五大盘,干饭三碗,茗茶一壶,海海的迷呦。”

    宋镇海一听乐了,这个小二下个蒙汗药,还这么明着提示“海海的迷药”?难道是脑子跌着了?如此低智商的黑店就不好玩了

    再看一名小二在两位同伴牵走自己和上官仪的坐骑后,居然也不看清楚就向白老虎昆翔虎的血盆大嘴出摸索过来,昆翔虎忍住一口咬掉其贼爪的冲动,昆翔虎一声虎啸响起,吓的这名伙计一屁股坐地上,瞪大双眼才看清这一丈长的白老虎,顿时哇的一声吓哭了,大小便失禁了,不会动了,由另外两个伙计战战兢兢的拖进店里偏房。这个黑店的毛贼见过野生的老虎,但是没有见过骑老虎的,还是这么大个头的白老虎。

    宋镇海自己挑开门帘,和上官仪将马匹上的行礼搬进来,见这个牛羊旅店的大堂只有两张桌子,却是异常高贵的金丝楠木打制的桌子和凳子,看上面模糊的花纹似乎还是有些年头的老古董,三人一虎围坐在一张桌子上,上官仪变人了会在边缘位置不对称出现的花纹,突然捂着嘴起身,低声说道:“宋,这个桌子和凳子是用棺木改造的,那些花纹雕刻的是镇墓兽和福禄字样,好恶心啊。”

    上官仪的声音不大,却惊着正在一直盯着她看的胖乎乎的掌柜,差点跳起来,距离柜台远了点,他的柜台面上赫然就是一个寿字,内侧边缘雕刻着一头镇墓兽,他嘀咕着咒骂道:我说这些该死的木匠怎么这么便宜就将金丝楠木卖给我呢,原来是古墓的棺材板啊,难怪我和伙计们老是梦见死人索命呢,这些缺德的木匠就该下地狱,被万鬼噬身。

    宋镇海和上官仪有些哑然的对视了一眼,同样有所怀疑的是:出售王侯死后棺木专用珍贵木材的,只有神秘的销金堂盗门,垄断着这无本万利,有损阴德的生意,这个黑店该不会连盗门的人也敢坑杀吧?

    十五盘牛猪羊肉端上来,宋镇海看着肉片间洒落的盐粒和白色不明物,轻轻用筷子夹起一片肉闻了下,肉很香,但不是绝非牛猪羊肉,不知是什么肉,那白色不明物的确是蒙汗药无意,便从怀里掏出四个纸包,里面是常备的蒙汗药的解药,闪电般出手扔给上官仪、宋太平、昆翔虎,二人一虎也快速收好,由宋镇海示范将假期的肉在纸包里的黑色芬香的植物果实颗粒上一蘸,才放入口中品尝这不知何种动物的肉片,细腻无异味。

    另外三位也照着也开动起来吃起来,昆翔虎本就不方便用筷子,直接在纸包上戳个眼,如撒作料一般洒在五盘肉片上,大舌头一舔,一口一盘,很快就吃干净了自己的那份,留着口水看着宋镇海、上官仪和宋太平慢慢享用着肉片,忽闪着大眼睛,用前爪指了指盘中的肉片,用爪子在桌子上方写出了人字,顿时,宋镇海、上官仪和宋太平就放下筷子,去店门外呕吐去了,昆翔虎美滋滋的把剩下的十盘人肉片一口一盘,瞬间吃完。

    后面观望的掌柜在看到宋镇海行礼中的佩剑和拆成三节的亮银枪,就已经猜测出宋镇海可能是边陲那个府的武官,还能豢养如此凶悍的白虎妖兽,恐怕伸手不俗,出手不凡的,不谨慎些恐怕会阴沟翻船,万劫不复的,或者下手斩杀宋镇海,废掉那美貌娘子的武功,或者干脆不动手,放过他们。

    牛羊旅店的掌柜顾不上心痛被白老虎昆翔虎吃掉的十五盘人肉和价值十余两的蒙汗药,带着伙计来到店外,查看宋镇海他们的情况,见宋镇海和宋太平只是干呕,只有上官仪呕吐的厉害一些。

    掌柜痴迷的看着掀起面纱的上官仪,佯装关切的问道:“这位军爷,可是小店的肉食不合口?您夫人是身怀六甲了吧,需要上份山楂汤和大骨汤吗?”

    上官仪一脸黑线,探手就要取出柳叶飞刀结果这两个盯着自己面孔和胸部流口水的黑店掌柜和伙计的性命,被宋镇海一把压住手腕,轻咳了声,说道:“掌柜的误会了,这位是我的堂妹,随我去边关探亲,旅途劳累,一路之上没有缺少食物补给,方才吃肉食猛了些,肠胃有些不适,酒就免了,上九碗干饭和小咸菜、一壶茶水吧,吃完我们也好早些休息的。”

    掌柜心中叫苦,自己的伙计正在厨房给那掺水的酒里添加蒙汗药,这三位突然不要了,怎么放倒这两人一虎呢?一二岁小孩子状的宋太平被黑店掌柜忽视了,并不认为这么点的小孩子能是他店里伙计的对手,下意识的将宋太平当做了烤乳猪的食材原料,对于这个黑店掌柜最心痒的是如何一亲上官仪的芳泽,上官仪的花容月貌绝不是囚禁在旅店地下室的那三名女子所能比拟。

    黑店掌柜不知不觉的流着口水,点头道:“好的,军爷。这就让伙计给您上干饭、咸菜和茶水。二黑子,还不快去厨房通知范统师傅,不必从地窖取海海迷的上好状元红,按照客官要求尽快上饭,打扫上房,好让客官一会儿休息的!”

    黑店掌柜见二黑子没有回应,奇怪的扭头看去,看到二黑子一脸猪哥样子,一巴掌扇在二黑子脸上,算是给二黑子唤回魂,又重复了一遍了,二黑子才一步一回头,恋恋不舍的张望着上官仪,一不留神,一头撞在门框上,捂着头上鼓起的独角,进店通知后厨的范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