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衍帝 第十二章 被困黑店
作者:铁血大隐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牛羊旅店的伙计二黑子捂着脸,如同掉了魂一般,神不守舍的晃进位于地下一层的厨房,看到伙计大黑子正在向掺好水的劣质酒倒入蒙汗药,牛羊旅店真正的老大范统放肆的狞笑着,抓着一名反绑双臂未着衣服的哭泣女子发泄着兽行。

    在半年前,亡灵教攻进开平城的时候,这位大焱帝国三等供奉凡阶筑基修为的范统,斩杀了督战的大焱战堂精英弟子,仓皇逃出皇宫,途径这家旅店住宿,看中了这家旅店的位置偏远,近邻山峦,方便逃逸和销毁尸体,便带着路上收拢的三名山贼和一名犯案的师爷,斩杀了店主一家五口以及住店的三名商旅,残忍的割下尸体上的肉块后,将八人的尸骸抛入后面的大山中,用劫取的银子雇请工匠重新翻修的旅店,在各客房床下和墙壁上建造了暗道,在地下一层厨房旁边建了三间隔音极好的囚室和一条连通大山深处天然溶洞的地道,为了不泄露秘密,又斩杀了这些工匠,改店名为牛羊旅店,半年以来,杀死的过往官差和商旅不下百人,囚禁的女子最多时,多达十人,多为村妇,没几日的时间,范统一众匪徒玩腻了就斩杀掉了。

    在两日前,两名武官带着八名官差护送一位美貌年轻女子路过,在这家黑店用餐,一时未防备中了蒙汗药,两名武官还挣扎着想冲出去搬援军,被范统一刀一个,割下了脑袋,给宋镇海一行人上的十五盘肉片,正是取自这两名遇难武官尸身上的肌肉,至于他们的心肝已经成了范统下酒菜肴,被囚禁的年轻女子起初还很嚣张的恐吓称,自己是刑部侍郎的小妾,让范统他们放走她,若敢动我一根毫毛,我夫君艾森文昊大人会诛杀你们九族的。

    范统冷哼了一声,狞笑着把这名年轻女子的衣衫撕成布条,强行把她按在床上,进行了蹂躏,并纵容手下轮流对她进行了蹂躏,当着她的面,掐死了之前被其囚禁蹂躏的五名村妇,还故意押着这名年轻女子对着那两名武官的头颅,发泄他的兽行,听着年轻女子撕心裂肺的哭喊求饶,反而加剧了他的暴行,用饥饿和杀戮摧毁着年轻女子的抵抗情绪,迫使她服从。

    二黑子的目光在那名反绑双臂未着衣服的女子胸前扫过,眼前亮了一下,随即便又是失魂落魄的状态,心不在焉的说道:“老大,老狐狸告知,不用上酒了,上九碗干饭和一盘咸菜,一壶茶水,刚才上的十五盘肉都让他们带的老虎吃了,老狐狸打手势那个军官似乎功夫不低,不太好对付的,在客房布置一下,他们带的老虎吃了那么多蒙汗药,就不用担心了,先拿下他们的小崽子和那个美貌女子,再用计逼那军官自断手脚筋,后面的按照老办法进行。”

    这范统智商并不低,听出了二黑子的言外之意,随手把年轻女子甩到一旁,盯着二黑子看了会儿,问道:“那女子比这个娘们还要漂亮?”

    二黑子下意识的一点头,范统上前给了二黑子一巴掌,呵斥道:“臭小子,发什么愣?还不和大黑子去客房进行用心布置?要是出了纰漏,老子摘了你们心肝下酒!”范统单手提起那年轻女子扔到囚室的床上,关上囚室的铁门,扣上铜锁,便返回亲自准备干饭,还在干饭中撒上红糖,煮了一壶上好的绿茶。

    大黑子和二黑子忙颤抖着,小跑着上位于二层的客房进行打扫房间、点上烛台并布置机关,小心的取出千日醉迷香点上放进香炉中,捂着鼻子关好房门,从其他空的客房中暗道进入,检查那三间做好手脚的客房暗道机关运行正常,才顺着暗道,进入厨房等待范统的指令。

    宋镇海在牛羊旅店的掌柜回去,又打量了一下四周没有旁听的,才低声向上官仪说道:“上官姑娘,现在还不是动手的时候,我们已经被外夷的那帮供奉包围了,先在这个黑店稍作休息,顺手铲除这些匪徒,用这个黑店的暗道机关和那帮供奉进行周旋一下,等待我们的朋友抵达,避免我们势单力薄,会吃亏的。”

    上官仪没有抬头,只是用眼角的余光扫视了周围的树林,果然发现了一些鬼鬼祟祟的家伙,焦急的说道:“宋将军,我们还是立即出手回店里,斩杀干净这些匪徒,从黑店的暗道撤离吧,对方的人数不少啊,我们够呛能招架住的。”

    宋镇海不动声色的小声说道:“上官姑娘,先不急的,我们一路之上饥肠辘辘,这么开战,实力是要打折扣,还是先吃饱饭,休息一下,让这些外夷混蛋们在外面好好冻一会儿。现在贸然撤退,被他们追杀是危险的,会增加我们朋友救援的难度,还是直接在这里解决掉这帮外夷混蛋吧。这个黑店的客房里肯定会有机关和迷香的,进入的时候,要小心一些,这个药囊是防迷香的。”宋镇海掏出了两个小布袋子,分别扔给了上官仪和宋太平。

    宋镇海、上官仪和宋太平返回自己的座位坐下,看到舔的干干净净的十五个盘子,看向昆翔虎的目光有些不自然了,这个家伙能直接吃出是人肉,就说明他以前是吃过人的,更可恨的是这个家伙在三人才吃了几片,就迫不及待的进行提示,害的三人出去呕吐,他一头老虎独吞了全部的肉片,太不仗义了,让三人心里不是那么舒畅的。

    这时,一个厨师装扮的炎族人一手一个托盘,送上来九碗米饭、一盘咸菜、一壶茶水,白老虎一看没有上肉,极度不满低声咆哮着,宋镇海、上官仪、宋太平打量着这个叫范统的厨师,谁让这家伙名字这么有个性,和饭桶同音呢,一听就能记住,宋镇海一行人察觉出这个范统是凡阶筑基的修为,范统也觉察出了宋镇海、上官仪的修炼者身份,白老虎昆翔虎的妖兽身份,这么强大的阵容,让范统心生警惕,打算放弃,但认出了大焱帝国第二美女上官仪,心中把持不住那澎湃的**,把心一横,还是决定出手了,有些后悔抠门那点银子,没有在干饭里下蒙汗药。

    宋镇海以眼角余光观察着范统返回厨房,那位掌柜在柜台前眼巴巴的盯着他们看,不一会儿,三名伙计开始关店门,擦拭桌椅,完全一副到点打烊,催他们赶紧回房休息的架势,宋镇海端起靠近的一晚小米和大豆混煮的干饭,用筷子挑起一点,品尝了一下,有些甜,但没有蒙汗药,又轻抿了一口茶水,入口醇香,回味悠长,是没有加蒙汗药的好茶,不出意外是采摘春天刚发出的嫩芽炒制的茶叶,又经过鲜花熏制而成的。宋镇海向上官仪和宋太平点头示意,可以放心食用。

    已经饿了一天多的三人在白老虎昆翔虎的注视下,饮着茶水,就着咸菜,狼吞虎咽的吃完了各自的三碗干饭,旁边等候多时的掌柜和三位伙计立即上前,热情的带他们去客房,宋镇海他们却不紧不慢的喝完三壶茶水,才慢腾腾的跟着他们上二楼。

    伙计一开房间门,宋镇海没有冒然进入,而是先仔细的打量了一番,看着二黑子快速点燃熏香,投入香炉,宋镇海依旧没有进入,而是示意白老虎昆翔虎在这间休息,接着开了第二间客房,宋镇海让给了上官仪休息之用,宋镇海和宋太平进入第三间客房。

    关上房门,宋镇海他们居住的三间客房随即烛光吹灭,传出均匀的打鼾声,而实际上,宋镇海带着宋天平钻入第三间客房的床下的暗道,辨别了一下方向,快速走了遍底下的暗道,理顺了暗道的路线,使用了宋太平所教生产一氧化碳专用的石墨电极装置放置在暗道的必经之路上,将供电的两根铜绳沿着暗道拉到宋镇海所在的客房,接上手摇式发电机,盖好通道口,宋镇海亲自上阵摇起发电机。

    宋镇海在动身出发之前,参照宋太平电子阅读器里《现代战争启示录》中生产设备的构造图,在铸造房制造了不少小玩意,象这种一氧化碳生产器是极度危险的杀人利器,按照书中描述:一氧化碳co为无色、无臭、无刺激性的气体。相对分子质量为2801,密度125g/l,冰点为-2051c,沸点-1915c。在水中的溶解度甚低,极难溶于水。与空气混合爆炸极限为125%~742%。一氧化碳极易与血红蛋白结合,形成碳氧血红蛋白,使血红蛋白丧失携氧的能力和作用,造成组织窒息,严重时死亡。一氧化碳对全身的组织细胞均有毒性作用,尤其对大脑皮质的影响最为严重。

    用这些丧尽天良的匪徒来试验一氧化碳的效果,最合适不过,书中也提及简易制造方法将将镁条在醋和小苏打产生的二氧化碳中点燃,直接就可以产生一氧化碳和氧化镁,但是镁这种金属还没采集到,小苏打也没有制造出来,只好用专用设备来生产一氧化碳。

    门外黑店掌柜一边试探着逐个敲门,询问要不要送入洗漱热水和毛巾,一边极不老实的推着靠近走廊的门窗,似乎在尝试直接进入客房,却发现门窗都被反别上了,又倾听了会儿三人一虎的打鼾声,便向楼下等待的范统和三名伙计打了手势。

    范统带着三名伙计快速进入地下一层,从厨房取出朴刀,三名伙计一手拿着灯笼,一手握着朴刀,躬身进入暗道,蹑手蹑脚的向上行进,刚接近二层的入口暗道口,猛然发生爆炸,狂暴的气流直接推动着他们手中大刀贯穿进了自己的身躯里,伴随了被爆破开的暗道外壁,直接重重的摔在店外林地和店内大堂中,大量的木屑木刺覆盖了他们一身。

    在二层走廊观望的掌柜和地下一层暗道入口等待的范统都是被惊呆了,看着着堪比炮轰的大窟窿出现在黑店暗道外壁,都是一愣。在客房中始作俑者宋镇海在地板的震动中,也停下摇动手摇发电机,震惊的看向宋太平,低声说道:“儿子,这个一氧化碳不是可以无声无息的杀人吗?怎么发出了这么强的爆炸威力?”

    宋太平回想了一下一氧化碳的特性,心有余悸的说道:“父亲,我们似乎忽略了这个一氧化碳还有爆炸的特性,想必这黑店的伙计是用明火照明,导致了一氧化碳的爆炸,不出意外这里已经开始燃烧了,我们还是尽快脱离火场吧。”

    宋镇海一拍脑门,才想起自己忽略了什么,忙收起发电机和一氧化碳生成器,这些小玩意可以花费他近一个周的时间,才制作出来的成品,光废品就有二十多个呢,自然舍不得扔掉,装入行李中,提起行李,一脚踹飞房门,没想到会连带着在房门外发愣的掌柜,一同随着门板撞开二楼走廊木制护栏,直接头朝下跌了下去,那掌柜头一歪,大量血迹从口鼻涌出,显然死掉了。

    宋镇海高声喊道:“上官姑娘、翔虎兄弟,这黑店起火了,快点离开。”

    随即又有两扇房门被撞飞,上官姑娘背着九弦古筝,一手提行囊,一手捏着柳叶飞刀,汇合白老虎昆翔虎、宋镇海父子匆匆下楼,在店后马厩牵出受惊的骏马,发现已经见势不妙,跑出去的范统,被团团围住黑店的二十余名外夷供奉的杀气逼了回来,被昆翔虎一记地刺贯穿身躯,无力而痛苦的在地面伸出的尖锐石笋上挣扎着,亲身体验了被杀戮的滋味。

    宋镇海扫视了一眼威逼过来收缩包围圈的外夷供奉,平静的把骏马拴在远离黑店火场的枯木上,背上箭矢囊,右臂带上自动手弩,装上十五枚精钢箭矢,组装好亮银枪,提在手上,看了眼已经拴好骏马,取出九弦古筝的上官仪。

    宋镇海沉声说道:“有劳上官姑娘和我一起挡住来犯之敌,昆翔虎兄弟,宋太平就拜托给你了,立即从黑店的暗道逃出去,若我身损,带着宋太平去找许雯隽隐入深山,若我们侥幸逃过此劫,在秦安府汇合。”

    宋太平眼中闪动着泪花,被昆翔虎咬着衣角,拖到熊熊燃烧中的黑店边上,昆翔虎扬起虎爪拍飞燃烧的木板,把宋太平驮在背上,踩着滚烫的地面冲进黑店的地下一层,看了眼挂满人骨架的厨房,听到深处的铁门处,有女子拍门呼救声。

    白老虎昆翔虎驮着宋太平,来到近前,看到铁门中一个裹着被子的蓬头乱发女子在拍门呼救,白老虎的出现让那女子惊吓的后退数步,白老虎扬起虎爪拍烂挂着的铜锁,驮着宋太平转身窜进黑乎乎的通往地下深处的暗道。

    暗道并不是太宽,白老虎昆翔虎只得收缩身形成一米多些,蜷着腿前行,凭借着天生的夜视能力,昆翔虎带着宋太平来到一片空阔的地下溶洞,却气恼的发现除了近百米高的溶洞顶上有个狭小的出口外,再没有其他出口,在地下溶洞的角落里有一大缸水,和一些熏肉、小米、金银珠宝和十余把官府定制朴刀。

    被昆翔虎救出的女子推开铁门,看了看那黑漆漆的地道口,心生胆怯没敢下去,听着外面除了木板燃烧的噼里啪啦的声响,居然还有悠扬的古筝声传出,她也不傻,感觉出外面的不对劲,否则那头救下自己的老虎不会钻进地道逃逸的,便从厨房抄起一把菜刀,裹着被子,冲出了地下一层,躲避着不断坠下烧焦的梁子和木板,快步跑出了火场,看到前方不远处曾经侮辱自己无数次的范统被穿在石笋上,还在有气无力的挣扎,大量的血液已经顺着石笋,在周围地面形成小水洼。

    那年轻女子也注意到燃烧的黑店前方,耸立着一名持着三米长枪的高大男子,一旁有一位身材窈窕的女子在盘膝抚着古筝,从背影看很面熟,似乎曾经见过这位抚古筝女子,在远处有一些蒙头遮面的家伙持着怪异的武器在围拢过来,听着他们怪异的鸟语,估计是外夷人。

    那年轻女子在侍奉艾森文昊的时候,便了解了这朝廷漩涡的恐怖,胜者为王,败者诛杀九族,无关紧要的知情者更是不会留一个活口的,在这悬殊的两方势力对比中,那年轻女子并不认为宋镇海、上官仪会打赢,在死亡的威胁下,那年轻女子燃起复仇的信念,小跑着挥舞着菜刀在尚未断气的范统身上砍着,近似疯狂的哭笑着,咒骂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