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衍帝 第十三章 骁勇无敌
作者:铁血大隐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宋镇海定睛观察包围黑店的这些外夷供奉们,虽然他们以各自势力五六人的小团体为各个作战单位,但是他们相互间的协防很紧密,没有任何可以容自己和上官仪突围的缺口,显然这些外夷已经私下达成了什么协议,这群供奉中有至少五位凡阶成婴期的高手,其他那些供奉最低的也有凡阶结丹期的修为,如此豪华的阵容,就算是没有王玲教主的亡灵教都挡不住的,因此即便自己的外援赶到,也是凶多吉少的,自己最多身首异处,而以上官仪姑娘的花容月貌恐怕会……

    宋镇海没有继续想那些没用的,就算是战死,也要死在上官仪姑娘前面,能杀几个和自己同修为的成婴期凡阶高手,算几个吧,至少可以减轻上官仪姑娘的压力。宋镇海向着外夷供奉们方向助跑起来,左手拖着亮银枪在地面擦出一串火花,亮银枪枪尖上青色的焰火逐渐强盛起来,右手臂微抬以手弩向前方的外夷供奉瞄准着,食指扣着拉绳随时准备拽动,发**钢弩箭;上官仪冷眼看着外夷供奉渐渐进入了音攻的有效范围,由高山流水的曲谱的战前预热熟练指法,直接转为《洛神赋》音攻节奏,开启群体音攻。

    在这群外夷供奉的后方树林中,传出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杀出了四支泾渭分明的队伍,分别是瑶瑶堂主、胡啸天堂主带领的销金堂精锐高手,魂风云亲自率领的冥王殿全体精英,张飞矢带领的诛远门全体精英,拓布艾青堂主率领的大焱战堂的精锐弟子。

    随着马蹄声趋近,从官道方向冲过来三队人马和一架马车,那三队人马赫然是宋法德带领的神机门长老、执事组成的精英战队,许显圣带领的知天阁青龙战阵小队、朱雀战阵小队、大五行战阵小队,刑部侍郎艾森文昊带领的血狼捕快队,马车上则是亡灵教教主王逆天和四位护法。

    不到半年的时间,大焱帝国的七大门派再次聚首,对外夷供奉的包围圈进行冲击,在凌厉的凡阶修炼者对抗中,艾森文昊手下的血狼捕快队也表现不俗,发挥出了他们对付凡阶修炼者的旁门左道技艺,铁丝网、**烟、暴雨梨花剧毒针、重达五斤内含锋利铁片的大爆竹纷纷用出,让外夷供奉衣衫褴褛,狼狈不堪,血狼捕快队举起倒刺铁盾,组成盾墙向外夷供奉发起冲击,并采用五六个人围攻一名外夷供奉的无赖打法,死死的拖住了六名外夷供奉。

    众多东方大陆的凡阶修炼者和雪狼捕快队和外夷供奉进行激战,宋镇海被两名外夷供奉缠住,上官仪被三位自行刺破耳膜、以铁盾护体的外夷供奉近身,不得不拔出软剑和外夷供奉展开近身攻击,险象环生,身上衣衫被割出一道道口子。

    冥王殿和诛远门的精英却在突破了外夷供奉的包围圈后,径直冲向燃烧的黑店,宋法德、许显圣当即察觉了魂风云和张飞矢的狼子野心,立即喝令手下摆脱外夷供奉们的纠缠,拦下冥王殿和诛远门的人,宋法德和许显圣也想亲自前去阻拦,被几名外夷供奉拦截住,由于冥王殿、诛远门、神机门、知天阁的内战,使得大焱战堂、销金堂、雪狼捕快队出现了不小的伤亡,亡灵教的四位护法和宋镇海护住不善于近战的上官仪,让她继续施展大范围的音攻袭扰外夷供奉,减轻大焱战堂、销金堂和血狼捕快队的压力。

    此时的溶洞中冲进来七位凡阶成婴期的高手,五位来自繁星教、波尔帝国、南联盟、窝阔台部落、比尔部落的供奉首领,以及冥王殿新任殿主魂风云、诛远门新任门主张飞矢,七人目光不善的团团围住了驮着宋太平的白老虎昆翔虎。

    昆翔虎一侧身,用虎尾卷着宋太平轻轻抛到上方十米高的一处小平台上,躬起身来,一声震天的虎啸,冲击的整个溶洞嗡嗡作响,虎尾横扫的同时,虎爪挥舞一道道风刃劈斩向七人,虎爪一接触地面,一股土系灵气注入,顿时一根根锋利地刺从溶洞周围的地面升起。

    昆翔虎称霸山林的三板斧绝技音攻、风刃、地刺在这七位凡阶成婴期高手面前,如同小儿科一般,轻描淡写的挥手拍散了风刃,轻盈的站在利刺的尖上,魂风云、张飞矢顾忌昆吾老祖,没敢对昆翔虎出手,而那五位外夷的供奉,却是不知者无畏,繁星教的供奉首领用焚魂之火打在昆翔虎身上,波尔帝国的供奉首领以金系灵力如重锤般将昆翔虎击飞,重重的砸断了数根石笋,另外三名供奉首领也纷纷向昆翔虎发起攻击。

    十米高平台上的宋太平不忍看到昆翔虎在自己面前被这些卑鄙小人群殴致死,拔出背后的那两柄白色弯刀,从平台上跳下来,本想凌空施展飞刀绝技,未想到坠落速度太快,一时来不及进行调整,头朝下坠落,整个头颅都扎进坚硬的岩石中。

    看到宋太平的这种近乎自残的行为,那三位准备攻击昆翔虎的外夷供奉首领停下了攻击,七位凡阶成婴期强者哭丧着脸冲向宋太平,想看看宋太平还有没有救,如此劳师动众就是为这个小家伙的,要是他这么死了,对于魂风云和张飞矢来说,不仅彻底和神机门、知天阁成为仇敌,而且这次损失的门内精英都是白损失了;对于外夷供奉首领来说,要面对国君或教皇的盛怒,小命能不能保住都是两说,更不用说拿到这次出战许诺给的修炼资源奖励了。

    一身黑色长袍,手持骷髅权杖的小姑娘冲进溶洞,一个纵跃连踏几个石笋跳到宋太平身前,挥舞骷髅权杖散出一团黑雾拦住了那七位凡阶成婴期强者,稚嫩的声音说道:“你们堂堂七名凡阶成婴期的高手欺负一名练气期的小孩子,还要脸吗?连宋天平的尸身都不放过,你们还是人吗?还敢上前一步,我亡灵教将追杀你们到天涯地角!”

    昆翔虎想去看看宋太平的情况,可是身上不知道断了多少骨头,稍微一动都是痛的要命,加上那个可恶的身着星星袍的混蛋,用那诡异的火焰灼烧着他的灵魂,让他痛不欲生,很想一死了之,但看到宋太平从高空坠下,生死不明,实在放心不下,坚持忍受着非寻常妖兽可以忍受的痛苦,没有注意到他脖颈上的鲲鹏逆鳞在闪闪发光,一**如电波的生物波信号向外传出。

    一阵刺耳的吱嘎声响起,宋太平双手撑地,异常艰难的把自己的头颅从岩石地面中拔了出来,一个鲤鱼打挺直起身来,用衣袖抹掉面上的石头屑,打量了一下护住自己身体的女孩,又扭头看向龇牙咧嘴、咆哮不止的白老虎昆翔虎。

    宋太平看向那七名凡阶成婴期强者的目光已经隐隐冒火,怒气冲冲的说道:“你们不就是为了我的《三国演义》而来吗?想要可以,我只能给你们中实力最强者,你们先比武吧,等比出了最强者,由最强者来找我记录《三国演义》,别打扰我给昆翔虎疗伤!”

    魂风云、张飞矢和五位外夷供奉首领面面相觑了片刻,显然都在震惊宋太平这和他年龄完全不对等的智商和神秘的天赋,他们自认自己要是不施展轻功,就这么从十米高空头朝下坠落,脑袋肯定要开花的,更令他们惊讶的是这个宋太平还会疗伤?虽说天外天宋氏一族都精通歧黄之术,但是这个宋太平才多大啊,人比人,是要气死人的。

    魂风云、张飞矢和五位外夷供奉首领自然不会让宋太平去医治昆翔虎,给自己增加阻力的,至于这位挡道的凡阶结丹期亡灵教教主完全可以当场斩杀掉,七只老狐狸都会保守秘密,谁又能怀疑到自己身上,在大混战中,有所伤亡都是很正常的嘛,于是七道绝技攻向王逆天。

    宋太平见状,从后面抱住王逆天腰肢,一个180度转身,用自己瘦小的后背接住了这七道攻击,繁星教供奉首领的焚魂之火攻到宋太平身上,直接被宋太平诡异的吸收了;波尔帝国供奉首领的金系灵力攻击,仅仅打破了宋太平的后背的衣衫,在宋太平的背上连个白点都没打出来,就消失的没有踪迹;南联盟供奉首领施展的圣焰攻击倒是点着了宋太平的衣衫,但一接触宋太平肌肤和毛发便诡异的消失了,而且宋太平背上的刀鞘居然发出寒气直接灭了宋太平衣衫上的火焰;窝阔台部落供奉首领的寒冰掌拍出,声势浩大,一溜寒气出现,拍到宋太平身上却如乳燕归巢,被宋太平和他背后的刀鞘吸收了;比尔部落供奉首领疾风刃,形成一股黑色龙卷风,不仅是风刃攻击还夹着麻痹类毒素攻击,这攻无不克的攻击在宋太平面前同样完全失效了;魂风云的斩魂夺魄术,灵魂冲击波到宋太平的后脑位置照旧消失掉了,失去了联系,百试无敌的控魂战技罕见的失灵了;张飞矢张弓射出五道灵气箭还是没能伤着宋太平丝毫,反而被宋太平全吸收。

    王逆天通红着小脸挣扎开宋太平搂抱,关切的查看宋太平的伤势,着实被宋太平的皮厚所惊着了,七位凡阶成婴期高手的攻击竟然全被化解了,看着宋太平后背衣衫完全破损,但宋太平一点伤都没有,王逆天清晰的感知到这七道攻击的恐怖威力,她知道任何一道攻击打到自己身上,都是只有身损的下场,而这个怪胎宋太平才练气期,就这么强的防御力,日后成长起来,岂不是无敌的存在,对了,刚才他搂抱我了,一会儿打发走这些可恶的老混蛋,要宋太平对自己负责,敢不娶自己,哼哼,……

    宋太平在王逆天发愣遐想连篇的时候,已经果断的开始反攻了,将白色弯刀插回背后刀鞘,他记得父亲宋镇海曾经说过凡阶和仙阶的主要区别是是否可以凌空飞翔,当然飞行类妖兽除外,既然这七个不要脸的老家伙不会飞,又伤不了自己,那就让他们尝尝自己的铁拳吧。

    波尔帝国供奉首领见宋太平扬拳攻来,尚还不以为然的施展金系灵力进行抵挡,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宋太平的小拳头径直贯穿金系灵力形成坚若钢铁的护盾,粉碎了波尔帝国供奉首领的拳头,并在他躯体上打出了一个对穿的窟窿,鲜血如注喷涌而出,波尔帝国供奉首领到死都没有想明白,一个炼气期的宋太平怎么会有这么强的攻击力。

    剩下的六位凡阶成婴期高手看到宋太平一拳打死了波尔帝国供奉首领,都慌了神,拼命避闪宋太平挥舞的拳头,练气期的宋太平追着六位凡阶成婴期高手满溶洞奔跑,堪称世凡星修炼界的奇观了,王逆天忍不住捧腹大笑,而那六位凡阶成婴期高手面容已经红的可以滴血了,他们真的很后悔来对付这个真正逆天的宋太平,早知道这个小家伙如此恐怖,还不如先去对付宋镇海和许雯隽,用他们夫妇为要挟,换《三国演义》,也比直接面对宋太平安全。

    突然溶洞的顶端一声巨响,无数块岩石和石笋坠落,一个十丈开外的大窟窿出现,一头如金雕状的庞然大物进入溶洞,缩小身形来到昆翔虎面前查看着他的伤势,宋太平对六位凡阶成婴期高手的追杀也停了下来,王逆天来到宋太平身边观望着这头如金雕一般的妖兽。

    只见这位如金雕一般的妖兽翅膀一扇,一股劲风吹灭昆翔虎身上的焚魂之火,又急速伸出那如同黄金铸造的爪子准确探入昆翔虎的各处骨伤位置,快速为昆翔虎接骨,并将自己的两滴金色血液滴入昆翔虎的口中,在片刻时间昆翔虎的皮外伤在瞬间痊愈,刚刚对接在一起的骨头牢固如初,昆翔虎整个身体发出金光。

    这位如金雕的妖兽发出一阵急促愤怒的鸟鸣声,昆翔虎探出虎爪指向那六位凡阶成婴期高手,低声虎啸回应着。这位金雕仅仅是一扭头,对着那四位外夷供奉首领嘴巴一张一闭,便将无抵抗之力的四人吞入腹中,闪动翅膀一股股飓风,将魂风云和张飞矢卷起不知道撞断了多少根石笋,直到把他们整的彻底不成人形才罢休,口吐炎族语言:“张家和魂家的小家伙,看在张散和魂思兄弟的面子上,饶你们一条小命,若有下次必生吞了你们,给老子滚!”

    魂风云和张飞矢真是连哭的力气都没有了,浑身上下没有一块骨头是完好的,生怕昆吾老祖一怒之下吃了他们,挣扎着以全身气力相告:感谢老祖不杀之恩,只是晚辈已经动不了,无法滚了。

    昆吾老祖一扇翅膀将魂风云和张飞矢从自己进入溶洞开出的窟窿里吹了出去,再次张嘴吞掉已经死掉的波尔帝国供奉首领,盯向宋太平和王逆天。

    王逆天低声向宋太平问道:“宋太平,这位如金雕的妖兽是什么老祖啊?这么厉害。”

    宋太平连忙捂住王逆天的嘴巴,阻止她继续胡言乱语,附在王逆天耳边小声说道:“你不要命了,这位就是天外天的昆吾老祖。”

    宋太平整理了一下衣衫,恭敬的向昆吾老祖跪拜之礼,口诵道:“晚辈宋太平,叩见昆吾老祖前辈!”见王逆天还在傻站着,一拉王逆天的裤脚,王逆天忙有样学样的照着宋太平样子向昆吾老祖叩拜。

    昆吾老祖紧盯着宋太平,试探着对宋太平扇动了一下翅膀,仅仅将王逆天吹飞,宋太平纹丝不动,昆吾老祖再次伸出金爪抓向宋太平,宋太平背后的白色弯刀自行出鞘,一个晶莹的冰雪精灵凭空出现坐在宋太平的肩头,那对白色弯刀交叉着向昆吾老祖金爪剪去,昆吾老祖忙回撤金爪,还是被白色弯刀砍掉了一块皮肉,并在爪子上留下了一团冰块。

    昆吾老祖后撤了一段距离,仔细的盯着那悬在空中的一对白色弯刀,在他来自血脉的记忆里有这对白色弯刀的影子,昆吾老祖刚生下来,母亲连自己的能量灌顶都没有做,就去参战了,一去不返,负责照顾自己的家伙就是个不负责任的大混蛋,把自己扔到这个能量匮乏、远离鲲鹏族群的星球上,找了四个弱小的人族小家伙陪伴自己,就失踪了足足近万年,自己只能凭借血脉的记忆进行修炼,好容易看到一个深不测的小家伙想亲近一下,看看能不能探出母亲的下落或鲲鹏族群的位置,谁知道惹出来这对白色弯刀进行守护,看在这个小家伙和自己一样被残忍抛弃的份儿上,就不计较这混蛋刀灵的蛮不讲理了。

    昆吾老祖用灵力一震,破开了冰封,恢复那只金爪的知觉,一张嘴吸回被斩掉的一小块爪上皮肉吞入腹中,抬爪在自己脖子位置揪下一根逆鳞,口吐出一丝金色精血凝结的链条穿过逆鳞,一扇翅膀将这逆鳞挂件吹向宋太平,坐在宋太平肩头的冰雪精灵一把抓住这逆鳞挂件,给宋太平挂在脖子上,用小手在宋太平手指一戳,取了一点血点在逆鳞上。冰雪精灵小手一招,那对白色弯刀飞回刀鞘,冰雪精灵也隐入刀身中不见。

    顿时,宋太平感受到了自己和这位昆吾老祖血脉同源的共鸣,相互惊异的看向对方,准确的说,这位鲲鹏老祖是自己的其中一位亲叔叔,自己的血脉本源并不是仅仅鲲鹏一种,还有很多种其他的神秘血脉本源,只是被完全印封了这些血脉本源的本能,连鲲鹏的空间穿越和吞噬万物异能都不能施展的。

    昆吾老祖和宋太平这对叔侄在相互的目光中看到了同样的无奈和困惑,昆吾老祖摇晃了下大脑袋从进入的大窟窿中离开了溶洞,对外面胆敢侵犯他亲侄子的外夷供奉全部吞噬掉,才扬长而去。

    王逆天几个纵跃来到发呆的宋太平面前,用小手在宋太平眼前晃了晃,红着脸声若蚊鸣的说道:“宋太平,你搂抱我了,还摸过我嘴和脚脖子了,你要对我负责!”

    王逆天说完,不待宋太平回复,便一路腾跃从暗道离开了溶洞。宋太平刚被从天而降的亲叔叔雷倒,又被王逆天的话搞得很迷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