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衍帝 第十四章 退敌良策
作者:铁血大隐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昆吾老祖的雷霆出手全灭外夷供奉,震慑了在场的七大门派和艾森文昊的血狼捕快队,冥王殿、诛远门、神机门、知天阁的内战也停止了,四大门派来的都是精英高手,自然注意到从山腰上开出的窟窿里飞出的两位猪哥,看衣着正是冥王殿和诛远门掌门的装束,再看昆吾老祖随后从那个窟窿里出来大展神威,鲸吞外夷供奉,都就心知肚明了,特别是这四大门派的掌门之前都特意嘱咐过宋太平身边的那头白老虎不准招惹,就算让他吃了你的子嗣,也不准报复,那是昆吾老祖看重的后人,招惹了白老虎,就等于给门派招来血光之灾,据说这位昆吾老祖可不是仅仅揍一顿就了事的,看在出自天外天的份上,再交上百条凡阶修为的血食才行,否则就用同等价值的宝物抵偿,而不是四大门派的,那将迎来灭族灭宗门的严重后果!

    冥王殿和诛远门的精英高手们都和死了爹娘一样,哭丧着脸,不知道谁的凡阶修为的子孙会被作为昆吾老祖的血食奉上,心中不知道问候了魂风云和张飞矢祖宗多少遍,恨不得让这两个招来血光之灾的混蛋早点去死,故大多数冥王殿和诛远门的精英高手都是在观望,没有前去搭救的意思,仅有寥寥几位魂风云和张飞矢的铁杆亲信上前从枯树上将两人就下来,魂风云和张飞矢肿胀如桃的双目闪出一道缝儿,闪着寒光看向那些对自己无动于衷、巴不得自己早死的门派高手,一一记入脑海。

    宋镇海不计前嫌,上前为魂风云和张飞矢接骨,包扎伤口,挥笔写下治疗两人所受内伤的药方,让两人的亲信前去就近的城镇药房开药。宋镇海听到身后黑店所在位置传出吵闹声,其中还有宝贝儿子宋太平的声音,准备过去查看究竟,知天阁阁主许显圣过来,将宋镇海拉到一旁僻静之处,低声愧疚的说道:“镇海贤侄,老头子食言了,未能完成对边陲五府的军队掌控,我们抵达边陲五府才发现那里的军官无恶不作,都是身犯数宗必死大罪,我知天阁的人替换了他们,难逃被艾森文昊手下的狼崽子追杀的结果,依旧无法掌控军队的。”

    宋镇海闻言心中一凉,先不说日后如何清洗这些土皇帝和兵痞,仅是眼下应对五方势力的入侵,就岌岌可危了,这些土皇帝和兵痞欺压百姓很在行,一旦两军交战必成逃兵,不堪一用的,边陲五府一旦沦陷,让五方势力站稳脚跟,东方大陆的黎民百姓要遭受多大的苦难。

    宋镇海按下心中的焦虑,向许显圣阁主说道:“许老,这也无妨的,您和我五叔说下,先一留,一会儿我们有事关整个东方大陆的事项需要商讨。”

    许显圣阁主已经猜出了宋镇海要商讨什么了,很愧疚自己拖了后腿,向宋镇海介绍了开平城北门外的大战,神机门付出了一个分坛三十六名弟子的性命护送他们脱险,若是这五个外夷王子有良知话,或许会阻挠五方势力的入侵大军。

    宋镇海叹息一声,说道:“恐怕时间来不及了。”

    艾森文昊带人前往黑店所在位置查看,那名年轻女子忙扔掉菜刀,上前跪倒,向艾森文昊请安,艾森文昊看到自己小妾蓬头乱发,裹着被子,便猜出了自己小妾已经被辱,立起三角眼盯着小妾,冷冷的喝问:“马汉和马朝呢?何人所为?”

    那小妾惶恐不安的哭泣着说了经过,艾森文昊让手下的捕快去将马汉和马朝的人头取来,将黑店的三名伙计和那名掌柜的尸体搬到范统旁边,让小妾辨认无误。

    艾森文昊摘下随身佩戴的解首刀扔到小妾面前,冰寒的说道:“马氏,你是打算让我把你送回原籍浸猪笼凌迟呢?还是现在自行了断,回头我给你风光大葬,给你马家一笔银子呢?”

    白老虎昆翔虎和宋太平从暗道出来,就目睹了这一幕,宋太平几步上前,指着穿在石笋上的范统,稚嫩的喝道:“且慢!这位大人,你可想过这个匪徒可是凡阶筑基期修为,你那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妾可是他的对手?她可抵抗这个匪徒的侮辱?因为你的面子而肆意剥夺她的性命,这公平吗?你在寻花问柳之时,可需要浸猪笼凌迟呢?为什么要对你的小妾如此苛刻的要求呢?”

    王逆天在四位亡灵教护法的簇拥下,走过来,火上加油道:“宋太平小弟说的不错,凭什么男尊女卑?夫权如天?这位马姑娘,你的夫君不念往日夫妻之恩,要逼死你了,你还真要傻乎乎的为这种伪君子守节吗?休掉这个狗屁刑部侍郎,我亡灵教可以给你庇护。”

    艾森文昊面色铁青的扫过宋太平和王逆天,语气阴森的说道:“你们两个小孩子没家长管教吗?不知道这是我的家事,就是朝廷律法也是明文规定,小妾属于夫方私人财产,可以随意处置,包括处死,而小妾不检点依照本朝律法是剥衣游街,先执行鞭刑,再凌迟处死,我这完全按照大焱帝国律例行事,已经念及往日情谊,从轻发落了!马氏,你还真想加入亡灵教,成为一具行尸走肉?招来诛灭九族之罪?别连累我们的孩子和你弟弟马龙!”

    马氏颤抖着拿起解首刀,沉默无语的向艾森文昊叩首,又向宋太平和王逆天所在位置叩首,扬手以刀口划过自己的咽喉,一柱鲜血喷出,马氏手中的解首刀掉落,面朝下倒在地上,血水染红了她身下的泥土。

    接到手下禀报的拓布艾青淡然的看着马氏死去,仿佛是死了一只鸡鸭一般无足轻重,拓布艾青向艾森文昊一拱手,近似命令的说道:“艾森文昊大人,本堂主要借你的一个人用一会儿,这个匪徒范统曾经是皇宫供奉,在亡灵教毛贼入侵国都之时,连斩我大焱战堂三名督战弟子逃逸,我要用此人的心肝血祭惨死的弟子!”

    艾森文昊面部肌肉一抽搐,心想你拓布艾青把这个祸害我小妾,斩杀我两名得力家将的范统摘了心肝,都成死人了,我还怎么对他施展刑部酷刑,为家将出气,给自己手下的捕快做做样子呢?

    艾森文昊忙回应道:“拓布艾青堂主,要提取此匪徒,下官自当从命,既然堂主只是要匪徒的心肝祭祀大焱战堂的勇士,还不由下官先对这个匪徒施加刑部刑罚,告祭牺牲的马汉和马朝这两位从六品巡捕官,以正国威,然后由下官亲自摘下这匪徒的心肝交于堂主?”

    拓布艾青面色一沉,冷哼了一声:“不必了,本堂主处理完这个叛逆会把他尸体交给你鞭尸的!”

    拓布艾青运紫煞毒气于掌心,直接一掌印在范统的后背了,原本萎靡不振的垂死状态的范统,全身青筋暴跳,血液渗出皮肤,眼珠凸起激射而出,全身痛苦的挣扎着,已无法嘶吼,舌头牙齿缓缓随着黑血流出嘴巴,滴在地上灼出一缕青烟,随后这范统身上的皮肤肌肉迅速溃烂,化为脓血滴到地上,不过片刻便只剩布满小窟窿眼儿的骨架。

    在场的血狼捕快队的捕快们对紫煞掌的威力惊得纷纷倒吸一口冷气,艾森文昊双腿也不自觉的颤抖不已。

    王逆天不屑的说道:“不过区区尸毒而已,伤人先伤己,这个老家伙自己都已经病入膏盲了,他死之时,不见得比这个范统好到哪去,倒是不怕鞭尸了,这尸毒可是会传染的。”

    拓布艾青瞪着王逆天,恨不得一掌击毙这个小丫头,但衡量了一下亡灵教那四位护法的实力,只能忍了,其自身也的确如王逆天所说,已经快压制不住紫煞毒气的腐蚀了,也就一年的寿命而已,一旦压制不住这紫煞毒气,让其在体内乱窜快速滋生繁衍,不出十息时间,自己就会只剩一副骨架!

    宋镇海一过来,艾森文昊立即指责宋太平干涉其家事,拓布艾青也语气不善的劝告宋太平和亡灵教反贼走的太近,会招来杀身之祸,诛九族。

    宋镇海只能客气的应付着,他知道宝贝儿子还是正义感太强,太理想化了,现实的生活哪里有那么多公平?至于大焱帝国想诛杀宋氏九族,也要有胆杀上天外天,大焱帝国的律法并非万能的,不是对所有人都好用的,光是这七大门派,哪个门派手上没有血案,却是血狼捕快队都不敢招惹的,这些血狼捕快队也就是敢招惹那些散修而已。

    宋镇海稍加客套,便表情严肃的有请刑部侍郎艾森文昊、亡灵教王逆天、大焱战堂拓布艾青、神机门宋法德、知天阁许显圣、冥王殿魂风云、诛远门张飞矢、销金堂的瑶瑶、胡啸天请到林间一处空地,在树枝上挂上灯笼,取出了铁木真、爱德华、萨达姆英格尔写给宋太平的信,让这七大门派的首领和刑部侍郎传看,尽管他们相互间还有着仇恨,但他们都是根系东方大陆,这些外夷的入侵绝对会灭族亡种的,而以他们的神通广大的消息渠道,自然知道大焱帝国的边陲五府战力如何的垃圾,不用宋镇海继续点明,也知道一旦这边陲五府沦陷的后果是什么?招来群狼,仅凭他们这刚过百的凡阶修炼者是挡不住三大势力的主力军团入侵,这三大势力也是有凡阶修炼者,……

    正在这七大门派首领和刑部侍郎艾森文昊阴沉着思索后果时,宋镇海抛出了重磅炸弹:“我猜测宋太平繁星教的盟友星启明和比尔部落盟友腾格木也派出了死士信使,只是被半路劫杀了,届时入侵边陲五府的很可能是五方势力,开平城的北门大战,大家都有所耳闻吧,使出这种狠毒的借刀杀人之计策的不会仅仅就那三个势力的王位继承人。”

    宋镇海的话音刚落,外面有知天阁的执事高呼:“阁主,大事不好,比尔部落和窝阔台部落裹挟着四十多个小部落出兵十五万,已经攻破拒奴关、斩寇关、守边关,安西府半数城镇沦陷,已经打到江海府,繁星教舰队和波尔帝国舰队全歼大焱帝国北海水师,分别在北海府和秦安府登陆,南联盟舰队全歼大焱帝国南海水师,在三江府登陆。”

    宋镇海展开简易的边陲五府的草图查看,七大门派首领和艾森文昊凑上去查看,都是面如死灰,王逆天清脆的说道:“宋将军,还是请宋太平小弟来谈谈他的迎敌之策吧。”众人眼前一亮,纷纷附和。

    宋镇海请外围警戒的上官仪叫来宋太平,向儿子说明了已知的敌我双方情报,宋太平看着边陲五府的草图,用手指在上面比划了会儿,冷静的向在场众人行礼后,点指着草图布置道:“首先,派出得力的将才进驻五府各大城镇,执行固守之策,斩杀意图投敌的软蛋,确保我们剩余城镇不落入敌手,成为敌人粮草补给;由大焱战堂、冥王殿、诛远门和三千销金堂山地战精锐,一路闯关破敌夺回拒奴关、斩寇关和守边关,掐断西大陆敌军的补给,同时由三大门派的精锐夜袭焚烧掉游牧部落敌军的粮草基地,饿死西大陆的十五万大军!

    有请销金堂盗门配合精通水性的精英用火油焚掉繁星教、波尔帝国、南联盟的舰船,调集周边府的大军兵分两路,由父亲宋镇海带上一路大军连同亡灵教精锐,对袭扰秦安府和北海府的繁星教和波尔帝国入侵者进行剿灭,刑部侍郎艾森文昊大人引领另一路大军,由神机门和知天阁精锐进行配合在三江府剿灭南联盟敌寇,两路大军会师直入安西府剿灭西大陆的入侵之敌。发挥我们拥有凡阶修炼者优势夜袭斩杀敌军指挥官,焚烧敌军粮草,乱敌军心,敌人便成乌合之众,虽然人数众多,也不是我们大军的对手

    暂由大焱战堂镇守三关和安西府,冥王殿和诛远门驻守北海府,神机门和知天阁驻守秦安府,亡灵教驻守三江府,销金堂驻守江海府,为期三个月,以防五方势力的报复行动,父亲务必在三个月时间训练出军纪严明的军士镇守这边陲要地,期间的巨额财物消耗和军户调拨只能依仗朝廷能高效的处理。小子,只是纸上谈兵,还请各位长辈和大人指点。”

    艾森文昊一拳锤击在地面上,高声喝道:“宋天平小兄弟,所言极是,真是上上之策,斩杀南联盟的贼寇就交给我了,若是完不成任务,老子提头请罪!”

    拓布艾青一掌斩断身后大树,阴森森的说道:“宋太平小兄弟,我大焱战堂的弟子上次在安西府夜袭游牧马匪的大营,还都没杀够就结束战斗了,这次让小资们杀个痛快,只要我拓布艾青活着,安西府的三关就在我大焱帝国手上,决不让一个游牧崽子通行!”

    胡啸天看着其他掌门也在豪情万丈的表态,有些不自然,说道:“宋太平小兄弟,我销金堂在北海府、秦安府、江海府和三江府都经营着盐场,深知这四府的粮草储备极为充裕,而且一些大户建有易守难攻的地下仓库,此时应该已经落到敌寇手上,因此火烧敌寇粮草很不容易的,会折损不少兄弟。

    我销金堂盗门的潜行技艺限于陆地,在水上恐怕施展不开,另外要火烧三方势力敌舰所需火油甚多,还需要大量小船运载,在海面上,我们小船恐怕难以接近敌舰船,就被敌方重弩射沉了。”

    宋镇海看到宋太平有些愧疚,轻拍着宋太平的肩头,说道:“孩子,你第一次参与大战,能想到这么多,已经难能可贵了,看为父如何给你补充完善吧。”

    宋镇海环视众人,平静的说道:“在犬子宋太平的作战部署上,我稍加补充。艾森文昊大人,需要您将这里的战事和我们的作战部署快马上报监国太子,并持尚方宝剑亲自走一趟陕甘府和周边四府,能调来五府四万兵力就可以,另外借你的血狼捕快队和知天阁、神机门精通阵法和守城军械的高人一同进入五府各个城镇,由你的捕快接管各个城镇,神机门和知天阁的高人进行辅助。

    胡啸天堂主和瑶瑶堂主,还请销金堂破费一下调集百万坛火油,绑在木头桩子底部,在夜间由水鬼队推动木桩子靠近敌寇舰只十米,打开坛子倒出火油,浮于海面即可,水鬼队立即撤退出安全区域,点燃海面上的火油就可以,敌寇刚刚摧毁了我南海水师和北海水师,现在海面上船只残骸甚多,夜间多谢木头桩子不会引起敌寇过多关注,而在敌人封锁严密的海边运输火油和木桩,就依仗盗门显神威了。为了协调管理驻守三关的销金堂精锐,还需要胡啸天堂主亲自去趟坐镇。

    至于沿海四府那些大户的地下粮仓也不是问题的,只要有五六位凡阶修炼者守住地下粮仓堡垒的要道,轮流休息着,足可以一夫当关万夫莫开,让那些敌寇看着粮食,吃不到粮食,一样可以饿死他们的。

    还是希望七大门派掌门能以大局为重,不要因担心自己实力受损而故意放水,那样我们会满盘皆输的,一旦边陲五府沦陷,意味着什么,大家比我清楚,我无法保证朝廷会给予大家什么补偿,我宋镇海愿意和犬子将《三国演义》完本整理出来后,每个门派奉上一本,当然也会同时向朝廷奉上一本的,不知道七大门派的各位掌门信得过我宋镇海吗?”

    魂风云和张飞矢听到宋镇海的最后一句,当即就伤口崩裂,口吐鲜血了,在昏迷前虚弱的表示完全同意,临昏迷前他们都在想:要是宋镇海早这么说,自己何至于遭这个罪,还不知道那位昆吾老祖会索要多少血食呢?自己白被殴打了,现在包裹成木乃伊一般,那五个门派如此轻松的就能获得《三国演义》,自己这都做了些什么糊涂事?怒气攻心,眼前一黑,很干脆的昏迷了。

    除了那两位伤重昏迷的掌门,在场其他四位掌门和二位堂主都是信誓旦旦的表态必将尽全力,并对宋太平的安全表达出了忧虑,纷纷表示愿意派出门下长老随同宋太平进行保护,被宋镇海以大战在即,急需各大门派顶尖强者用在刀刃上,宋太平的安全有昆翔虎和上官仪就足够了。

    鉴于多耽搁一天,边陲五府就多一份危险,七大门派和艾森文昊立即按照各自分工行动起来,调兵遣将杀向边陲五府,宋镇海、上官仪和宋太平在众人离开后,前往黑店暗道通往的那个溶洞,将那些金银、粮食和六坛上好的陈年状元红带上,便赶赴陕甘府王爷兼都督拓布艾明所在文昌城,等待艾森文昊带领调来的另外四府大军汇合后,分头出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