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衍帝 第十五章 陕甘宴席
作者:铁血大隐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在向陕甘府文昌城行进的路上,宋镇海看了眼空荡荡的官道,语重心长的说道:“儿子,或许你会抱怨我擅自做主,让你将《三国演义》分享给七大门派和腐朽的朝廷,上官姑娘也不是外人了,在刚刚为保护的战斗多次险些丧命于外夷供奉手上,我也就不避讳了。

    魂风云和张飞矢不惜撕破最后一层伪装,向我们发起进攻,争夺《三国演义》更彰显了他们意图问鼎东方大陆的野心,在凡阶修炼者晋升仙阶无望之时,便会产生安享凡间的荣华富贵和权倾天下的乐趣。销金堂虽然在这次大战中是站在我们这边,助我们抵抗外夷供奉的,但是你应该清醒的认识到销金堂的真实意图也是争夺《三国演义》。你五爷爷和许显圣阁主碍于我们是亲属关系,现在没有出手争夺,若是在其他门派威胁到其生存的话,他们同样会争夺着弥足珍贵的兵书!

    在各方势力都在垂涎《三国演义》,而又不清楚其还有神秘注释的情况下,我们唯一的可以解除被群强窥伺的办法,就是释放出没有注释的《三国演义》,当然那《洛神赋》的曲谱还要在里面,在整个世凡除了六指魔音老人的传人,已经没有其他人能从这《洛神赋》曲谱中演化出音攻战技!最多就是当做难度高的曲谱而已,如此一来,各方隐藏在暗处的势力会盯向七大门派和大焱帝国皇室,从而减少我们的危机。

    另外,你试图解救艾森文昊的小妾马氏,初衷是好的,勇气可嘉,为父要告诉你的是男尊女卑的夫权制度不仅仅存在于世凡星凡间各国,天外天也是如此的,在天外天的仙阶前辈来凡间寻找心仪女子结合,留下子嗣,待子嗣过了哺乳期,便带走子嗣,留下苦命的女子在凡间单相思,并不允许该女子再嫁人,若是出现不检点行为或嫁人的,直接灭其家族或宗门,你母亲是许氏后人凡阶修炼者,借此身份方能和我在天外天成婚居住数载,对此你三叔和大伯可是很羡慕的哦,也不知道你奶奶是否尚在人间,三十年了,……”

    宋太平见父亲宋镇海提及奶奶伤感的流下眼泪,也在叹息天外天的苛刻歧视,更清楚了自己要改变这个男尊女卑的夫权制度,恐怕要掌控国家,拥有对抗整个天外天的势力,对自己来说还是太遥远,仅仅从天而降的亲叔叔昆吾老祖,若没有背后那对宝刀相助,恐怕其一爪子就能捏爆自己的,自己还是太弱了,应听从父亲之言,归隐潜修,解除印封,要不自己空有一身超越传说中星辰境的修为,却被一名仙阶的修炼者斩杀,还不冤死。

    远远看到守卫森严的文昌城,那高大的城墙上明盔亮甲的将士精神抖擞的林立着,近邻官道的城门大开,吊桥放下,一位身穿蟒袍、头戴紫金冠的大胖子坐在正中的座椅上,周围是其封地的文武官员和随身侍卫。

    宋镇海没有托大,立即招呼着上官仪和宋太平下马、下虎,上前向拓布艾明王爷见礼,拓布艾明油腻大手拍着宋镇海的双肩,笑道:“听闻宋将军要下榻本王的文昌城,本王甚是激动,昨日便在此等候,你身后的就是令郎宋太平公子吧,这位娇滴滴的美人应该就是大焱帝国第一琴师上官仪姑娘吧,能亲睹美人芳容,真是三生有幸有幸啊,要不是太祖皇帝有令,各地封王没有天子召见不得进国都,不得离开封地,本王一定前去捧场的,来里面请,本王已经备下盛宴款待各位。”

    宋镇海面部有些抽搐,心想昨日我们还在黑店用餐,今日凌晨才开始的激战,清晨方定下作战部署,你拓布艾明昨天就等着我们,难道你和许显圣阁主的推演能力有的一拼?真是吹牛都不打草稿啊,看看你一身肥肉,而外面饥民何其多,连山中树皮草根都吃光了,真是昏庸到令人发指的程度,但这家伙毕竟是王爷的身份,自己还要从他这里借兵的,也就委曲求全,招呼着上官仪、宋太平、昆翔虎随同拓布艾明王爷进城。

    进入宛如小型皇宫的王爷府,凉亭阁楼、山水花卉,围墙护城河箭楼一应俱全,沿途的护卫个个膀大腰粗,太阳穴高高隆起,都是修炼有内劲的武林人士,再看随行的文武官员不下五十人,观其面相绝非草包饭桶之辈,都是有一番能耐的,这位拓布艾明王爷似乎有谋反篡权之准备,只是过于偏激,只注重了手下军队的训练和拉拢封地的大户乡绅,却忽视了民生,目光还是短浅了。

    拓布艾明请宋镇海一行人和他的文武大臣们分宾主落座于宴席上,有身着薄纱的侍女为各个桌上上菜肴果品,有个别的武将、文官随手拉过侍女,抱在怀中上下其手,宋太平见宋镇海和上官仪直接目光飘逸到别处无视这些糜烂的荒诞行为,再看昆翔虎则是没等宴席的主人拓布艾明动筷子,就已经吃光了自己面前的肉食,流着口水盯着上官仪桌上的肉食,在昆翔虎的左侧还真没有哪位武将文官敢和他相邻而坐,自然唯一的邻座就是右手边的上官仪。

    拓布艾明举起酒杯,面向宋镇海、宋太平、上官仪、昆翔虎方向一举酒杯,豪放的说道:“久闻宋将军的大名,上次安西府大战未能和将军相见甚是遗憾,数天下英雄豪杰唯有宋氏三雄,本王敬将军一杯!”

    宋镇海客套了一下,拓布艾明便隐晦的表达了,愿意和宋镇海镇守的边陲五府守望相助,帮他铲除艾森文昊,助宋镇海完全掌控边陲五府,当然也需要宋镇海助他夺取皇位,直接许诺下了王爷爵位,一字并肩王,可见皇帝不跪,见兵刃不死,可赦免一切死罪,统帅大焱帝国全部兵马的一系列承诺。

    宋镇海不留痕迹的婉拒道:“承蒙王爷看重,我虽挂朝廷大将军之职,心中仍时刻渴望晋升仙阶,重返天外天,只是外夷入侵,不忍见东方大陆黎民百姓惨遭涂炭,方暂领边陲五府,为东方大陆黎民百姓守卫住东方大陆的门户。未将有一言相告,得民心者得天下,无黎民百姓为后盾,进则无可增兵员,退则无容身之地。”

    拓布艾明手扶花白长髯,眯着眼细细体悟宋镇海的提示,其麾下的文武官员也停止了喧闹,挥手屏退了怀中的美貌侍女,也在沉思着宋镇海的这番话,沉寂了良久,拓布艾明方哈哈大笑,眼睛放射着精光,豪迈的说道:“宋将军,果然目光如炬,一眼洞穿了我陕甘封地的弊端,得知我的封地大旱加上虫灾之后,饥民遍野,方圆十里不见一人,本王也有心救助,但着实所需赈灾粮食数目太过庞大,几次上书监国太子拓布元起小儿,没有要到一粒粮食,反而下旨催缴税赋,我该如何处置此事呢?还请宋将军指点迷津。”

    宋镇海怜悯陕甘府饥民,知道直接向陕甘王拓布艾明提出赈灾定然阳奉阴违,于饥民无济于事,便抛出了儿子宋太平那里得来的“得民心者得天下”论调吊起拓布艾明的胃口,见其果然动容,而且自己只提安民不提用兵,即便三位皇子的密探上报上去,自己也有开脱的余地,便直接将自己安民理念部分托出:“

    王爷,言重了,请恕末将直言,在各城镇从官仓和大户处筹集小米,熬成粥施舍给饥民,收容饥民为军户,在城外郊区建立屯堡,可防流匪,可和城镇守备相互照应,并以开垦城镇周围荒地,种植农作物为主要事务,分配荒地到户,施行低赋税或免上一年的赋税。一开春,便征集劳役对陕甘府全境山野和沙地种植树木植被,以防止土地沙漠化,以免整个陕甘府成为沙漠,就悔之晚矣,对各大山脉进行禁制捕猎一年,恢复生态平衡。另外需要官府出资请工匠,征集民夫建造水库,旱时可灌溉,涝时可防洪,战时还有其他妙用,久旱必涝,今年还需尽快修好水库,以防洪水。”

    拓布艾明频频点头,直到宋镇海说完,还意犹未尽,不甘心的问道:“宋将军,还有吗?”

    拓布艾明见宋镇海微微摇头,扭头看向宴席上的正疾笔记录宋镇海所言的文官,威严的说道:“你等可听明白?若还有不明之处,还不向宋将军请教?宴席散后,立即执行,若是哪个混蛋胆敢延误进程,斩了就是。”

    宋镇海自然没有说出全部的安民理念,现在这位陕甘王拓布艾明可以做盟友,日后是敌是友很难说的,在拓布艾明的麾下文官向自己请教其中细节时,拓布艾明取出铜铃摇了三下,一名身材健壮,长相俊美的三十开外的男子大跨步进来,推金山倒玉柱五体伏地向拓布艾明行大礼,拓布艾明让其起身,轻咳了一声,麾下的文官们便止住提问。

    拓布艾明介绍道:“宋将军,这个小家伙是我孙子拓布元正,这次我陕甘府派出四个城镇的总兵八千精兵由元正统帅,跟随宋将军前往杀敌,大战之后,就让这小家伙追随宋将军左右做个小厮吧,这八千精兵也送予宋将军了。”

    拓布元起跪着来到宋镇海面前,恭敬的说道:“小子拓布元起,愿追随宋将军左右,誓死效忠。”

    宋镇海注意到这个拓布元起没有留六个小辫,而是如炎族人一般头顶挽起一个发髻,观其进入时的步伐,沉稳而轻盈,应该有武林高手指点过功夫,近观其太阳穴微微隆起,手上虎口处有厚茧,应是苦练过长柄兵刃,有一定的内功修为,很可能是马上征战的悍将,虽不能排除拓布元正在学成后,为陕甘王夺皇位效力,就短时间来说,可以成为自己手下一名大将的,听许显圣阁主之言五府的武官尽数当斩,不可用,自己总不能让儿子和上官仪领兵吧,有如此良将前来效力,自然要收下了。

    宋镇海起身离座将拓布元正扶起,让他坐在昆翔虎身旁,也是考量这位皇孙身上是否有骄横跋扈之气,胆识如何?要知道昆翔虎那一身妖气不能收敛,寻常的凡阶修炼者靠近都会被其震慑住的,未经修炼的凡夫俗子都是一靠近,腿脚不听使唤的。

    只见那拓布元正神色自若的在昆翔虎旁边就坐,向昆翔虎恭敬行礼,昆翔虎扭转他那毛茸茸的大脑袋看向拓布元正,拱起两只虎爪晃了晃,权当回礼,在侍女为拓布元正上菜肴美酒果品时,叫住侍女吩咐给昆翔虎再上大份的肉食,并将自己的那份肉食端到了昆翔虎的桌案上。

    拓布元正很是健谈,见宋镇海一行对宴席中间妖艳少女的歌舞没有丝毫兴趣,便主动介绍起边陲五府的情况:“在陕甘府南北两侧的陕北山脉和甘南山脉常年冰雪覆盖,高耸入云,悬崖断壁甚多,直接隔断了陕甘府和三江府、秦安府的连接,仅在正西方有一条两公里宽的小丘陵地带予以连接,以陕甘府的怒江城镇守住此咽喉要道。

    在边陲五府多是丘陵地带,加上每年季风卷着海浪冲刷边陲五府大地,以致三江府、秦安府、江海府和北海府无法种植农作物,只有安西府少量地区可以种植农作物,三江府、秦安府、江海府和北海府以出海捕鱼和盐场牟利甚为丰厚,但销金堂和当地军阀的相互争夺压榨下,让渔民和盐农无法生存下去,而纷纷逃离,现在这边陲五府大多数人口是贩卖过去的奴隶,而大户和当地官员甚至是朝廷高官关系密切,形成六大家,在边陲五府权势如日中天。

    在安西府和西大陆接壤的安奈尔山脉,守护住我东大陆北边、南边和东边的陕北山脉、甘南山脉虽然异常危险,但有着修炼者所需要的人参、灵芝、雪莲、冰蚕、灵石和各位权贵喜欢圈养的大雕、巨蟒、雪豹;北海和南海中除了出产大量鱼虾蟹贝类,还有珍贵的珍珠、珊瑚、血燕窝、海龟、鳄鱼,都是价值不菲的珍品。只是要获取这些不知道要填进去多少人命,据小子所知仅在边陲五府附近的海域和山脉丧生失踪的凡阶修炼者,已经不下五十位了,而那些凡人武者和奴隶死亡失踪的更是以万计算。”

    宋太平闻言好奇的问道:“拓布元正叔叔,冰蚕、灵石、雪豹、血燕窝、海龟、鳄鱼都是什么东西呢?”

    拓布元正诧异的看了一眼宋太平,海中生物不了解比较正常,但是这灵石可是凡间修炼者常用的修炼资源,这位宋太平虽年幼,但却是不折不扣的凡阶炼气期,难道没使用过灵石?

    拓布元正详细的讲解道:“小公子,这冰蚕是世凡星公认毒性最强的生物,通常是联系毒系功法的修炼者所必需之物,其吐出的冰丝不惧火烧刀砍,是极品护甲用料,只是冰蚕这种生物极为稀少,需要碰运气才能见到这种生物,据说这种生物外观如豆虫,通体晶莹剔透,移动迅速,攻击力强劲,以大型野兽为食物,喜好吃巨蟒和毒物。

    灵石是天地灵气的结晶,目前仅在这些大型山脉中有发现,多数如砂砾状,如指肚大小已是珍品,外观晶莹因所属属性不同,而呈现不同的颜色,收取灵石时,需要将其外面包裹的石皮一并凿出,一旦破开石皮会在一天时间散尽其中蕴含的灵气,故提取灵石需要世代相传的灵石匠来凿取,避免暴殄天物。

    雪豹是生存在积雪覆盖的山巅上的珍稀猛兽,可以轻松纵跃十米以上的山涧,可在山崖绝壁上攀爬,能上树,并可短距离凌空滑翔,速度快若闪电,其全身洁白如雪,是陆地上较美丽而凶猛的生物,但是成年雪豹极难驯服,只有捕获到刚出生不久的雪豹才有驯服的可能。

    至于海龟和鳄鱼,我们王府中就各养了一只,过会儿,我带小公子去观赏。”

    外面有护卫匆匆进来禀报:刑部侍郎艾森文昊率领四府联军五千骑兵抵达文昌城城门。

    拓布艾明挥手让歌舞伎退下,和宋镇海并肩带领众人前去迎接艾森文昊。宋太平想观赏海龟和鳄鱼的计划只能作罢了,艾森文昊一来,父亲宋镇海也该起兵对繁星教和波尔帝国入侵者进行剿灭了。

    在文昌城城门下,宋镇海镇定的说道:“艾森文昊大人,我们现在就启程前往怒江城,稍作停留休整,派出斥候侦查敌情,在入夜之后,海面上火光冲天之时,兵分两路出击,我带陕甘府的八千兵马就足够了,其他四府兵马由大人统帅吧,不要正面对抗,我们兵力还是少了些,以突袭和包围敌人小股部队,一点点吃掉敌寇,我们有后备粮草支援,而敌寇没有,拖时间越久,敌寇越无作战之力!”

    艾森文昊让随行幕僚记录好宋镇海的嘱咐,便一拱手告辞,先行带领骑兵赶赴怒江城,陕甘府的八千精兵已经在怒江城待命,拓布元正披挂上马,只身一人引领宋镇海一行抄近路快马向怒江城奔驰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