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衍帝 第十六章 血染边陲
作者:铁血大隐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销金堂盗门堂主妙手空空刚刚重新布置了各地的盗门据点,将惨遭各方势力洗劫的据点残留物资秘密转移到新据点,花费重金救治受伤的盗门高手,被人打的莫名其妙,窝了一肚子火。刚好在陕甘府重建据点的他,接到总舵主的飞鹰十万火急销金令,命令他调集周围全部盗门精英,不惜一切代价,将木桩子和百万坛火油坛运到秦安府、江海府、北海府、三江府的海边,交接给响马门的水鬼队。

    妙手空空立即派出手下联络这四府的盗门据点成员,方得知是外敌入侵,他虽是一名要钱不要命的贼头,但也东方大陆的一员,在事关东方大陆生死存亡的大义面前,当即飞鹰传书周边九个府(含边陲四府)盗门据点,命令各据点盗门执事带领分坛精锐火速集结陕甘府,共赴国难!

    同时,销金堂其他各门将云集来的火油一车车的聚集在盗门的陕甘府老据点,红楼门调集了一百名招牌姑娘,前来协助运送火油出陕甘府,在特制的轿子了装载上半轿子的火油坛子,这一百名招牌姑娘可不仅仅是姿色妖艳,他们都是红楼门精心培养的刺客,轿夫则是来自大焱战堂、冥王殿、诛远门的精英弟子乔装而成,他们在协助盗门将火油运到四府之后,将汇合门内长老、执事闪电攻取守边关、斩寇关、拒奴关。

    浩浩荡荡的百辆八人大轿经过怒江城,接到陕甘王拓布艾明命令的守军,直接放行让出通道,方便运送火油坛轿子队快速通过,有盗门的弟子在轿子队前面引路,带路分头前往秦安府、三江府、北海府三府的盗门设置的临时存放点,江海府沿海没有南联盟的舰只,也就取消了该府的火油存放点。沿途遇上盘查的外夷侵略者,百人队及以上的,则进行避开,十人小队的,则直接顺手斩杀。

    经过五次往返运输才将这百万坛火油全部运到三处盗门的临时火油存放点,负责侦查敌情的盗门探子带回了异常糟糕的消息:秦安府、三江府、北海府三府沿海滩涂上入侵者布置了拒马桩,用从附近抓来东方大陆的人挖着战壕,其海面上的舰队停靠在港口附近至少各驻扎了至少千名火枪手和十余名凡阶修炼者,已经清理了近半数的大焱帝国水师舰船的残骸,沿着壕沟立着成排的木桩,上面挂着大焱帝国阵亡水师将士头颅和反抗的东方大陆劳役头颅。

    大焱战堂、冥王殿和诛远门的精英弟子向拓布艾青、魂风云、张飞矢汇报了焚烧三大帝国入侵舰船的严峻难度,得到三位掌门的一致回复,不惜一切代价协助销金堂的人焚烧干净入侵者的船只,这是打击入侵者士气的重要一环,不容有失!

    在天色刚刚擦黑,三十余名花枝招展,****半露的红楼门美女刺客们,三五成群的出现在三府的停泊着舰只的港口外围,嗲声嗲气的招呼着里面的外夷军士,,手抚****娇喘着,一些按耐不住的外夷军士、将领扔掉手中武器,宽衣解带小跑着冲过来,被引入附近的树林里,远远的就能听到那糜烂的娇喘声。

    埋伏在树林里的销金堂、大焱战堂、冥王殿和诛远门的精英弟子,捂住引诱过来的外夷军士和将领的嘴巴,各施展杀敌技艺,或是割喉,或是直刺心脏,或是灵魂攻击,总之都是一击必杀解决掉了这批外夷,各位精英弟子们换上外夷的装束,完整的连皮揭下他们头部毛发粘在自己相应位置上,晃晃悠悠返回敌方大营,快速出手干掉了外围警戒的岗哨和出来闲逛的外夷人。

    随着猫头鹰的声音在外夷大营响起,接到暗号的四大门派精英弟子迅速猫着腰身着夜行衣出击,先杀进营帐屠戮干净没有防备的外夷火枪兵,随后联手围攻外夷的凡阶修炼者,除了三江府港口旁的营帐外,围攻一名南联盟的供奉,发出的声响惊动了船只上的外夷人,由一名大焱战堂的弟子用南联盟的语言呵斥道:“没见过波多尔供奉大人切磋技艺吗?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打消了南联盟的舰只上将士的疑惑,其他各处都是悄无声息的完成了一面倒的屠杀。

    被外夷入侵者抓来的东方大陆的劳役中不乏销金堂响马门的人,在这些响马门的人鼓动组织下,劳役们没有发出任何报警的声响,他们也对奴役杀戮他们的外夷入侵者恨之入骨,纷纷自发的协助盗门将火油坛用麻绳绑在木桩上,悄无声息的放入海边,身着紧身黑衣的销金堂响马门下的水鬼队悄悄如水,在海中只露个脑袋,推动着帮有火油坛的木桩子缓缓包围住入侵者的舰队,并收缩到二十米的范围内,开始打开火油坛倒出火油,刺鼻的火油气味惊动了敌舰上的守夜人员,发现了已经被黑漆漆的火油包围,各种嘶喊声响起,有精明的船长立即安排起航冲出去。

    眼看敌舰要冲出火油覆盖的海域,各位还没有来得及撤离的水鬼们纷纷从木桩子上,快速撕开油纸包裹的火折子,点燃了海面上的火油,熊熊大火在海面上燃起,焚烧着没有来得及逃逸的销金堂水鬼勇士们,更焚烧着外夷的木制战船,在船上火药桶此起彼伏的爆炸声中,南联盟远征舰队、繁星教远征舰队、波尔帝国远征舰队全部战舰焚烧干净,连同船上的外夷将士一并葬身火海。

    北海和南海那冲天火光和震耳欲聋的爆炸声,惊动五府的所有人,销金堂二千余名水鬼队勇士用自己的生命焚烧三个帝国的远征舰队全部舰只的壮举,让入侵的外夷敌寇胆怯,让五府水深火热中的民众看到了光复五府的希望,为全体参战的七大门派修炼者和大焱帝国的各支军队树立了榜样。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遍布秦安府、三江府、江海府、北海府、安西府的所有的外夷敌寇简易粮仓被点燃,那些被外夷敌寇占领的大户地下粮库被七大门派的修炼者七八人一组牢牢占据了,各处被俘的东方大陆劳役们发起了暴动,被外夷占领的城镇和三大边关的城头上出现激战,七大门派的修炼者轻松的攀上十余米的城墙,如虎入羊群般,快速收割着外夷入侵者的生命,怒江城西门打开,两支部队在夜色下杀出,趁着敌寇的慌乱,歼灭着敌人小股部队。

    经过一夜的混战,拒奴关、斩寇关和守边关由拓布艾青、魂风云、张飞矢拼着损失了二十名精英弟子的代价,夺回了三关,汇同销金堂的三千绿林精兵镇守着。在北大陆和南大陆外夷的火枪队反扑下,攻城的七大门派修炼者们付出了不小的伤亡代价,撤入附近山林中休整。

    艾森文昊率领着四万多将士趁乱歼灭了南联盟的五千火枪手,追击南联盟逃逸军士中,不慎陷入了南联盟墨尔本将军的包围圈,骑兵尽数被南联盟的火枪手击毙,被南联盟的九万火枪手包围,并在收缩包围圈,艾森文昊斩落试图劝自己带兵投降的一名总兵头颅,对着疲惫不堪、恐惧万分的将士们吼道:“众位兄弟们,不要忘了我们是为什么出怒江城,在这三江府血战的,不是为了我艾森文昊,是为了你自己,你的家人!过了怒江城我们将无险可守,这群外夷畜生一路上的暴行,大家都有目共睹,有谁希望你们的父老妻儿遭此折磨?今日是我艾森文昊无能,中了外夷贼子的奸计,让大家深陷包围圈,我对不起兄弟们!但现在我希望兄弟们能否随我血战至最后一滴血,生做大焱帝国的人,死做大焱帝国的忠魂义鬼!全军向北方丘陵冲锋!”

    宋镇海带领的八千陕甘府精兵同样遭遇了繁星教远征军莫汉康将军的诱敌之计,宋镇海将计就计命令一个总的兵力两千人马佯装中计追击,但追击速度放缓,如同战场散步一般,拖延时间,宋太平、昆翔虎、上官仪、拓布元正带着三个总的兵力六千人抄后路冲击莫汉康的伏兵。

    宋太平、拓布元正带着六千大军悄悄绕着莫汉康的伏兵,来到其后方,悄无声息的干掉敌人的警戒哨,赫然发现这里有了十门半米口径,六米长的铁炮已经做发射准备了,周围分布的繁星教火枪兵不下六万人,拓布元正有些迟疑的问道:“小公子,还要出击吗?我们这六千人马冲下去根本不管用的,不过片刻就会被他们这六万人打成马蜂窝的。”

    宋太平仔细看了下敌营布置,指着不远处出大营前查看地图的一群外夷将领,说道:“拓布元起叔叔,不必惊慌,看到那群人了吗,中间的那个大胡子老头恐怕就是繁星教远征军总指挥莫汉康!我们只需快速生擒这群敌军将领,用他们的大炮打他们原地不动的伏兵就行,趁乱将没有指挥官的敌军缴械,你需要多少人?四千?还是……”

    拓布元正忙说道:“三千足够,这些混蛋似乎快讨论完了,我们需要立即行动,再迟就错过良机了。”

    宋太平一点头,拓布元正叫过三位总兵再次重申了遍作战任务:先生擒敌方指挥官,再拿下敌人的火炮阵地,玩痛快火炮后,收缴这些外夷敌寇的枪支火药!

    昆翔虎一虎当先,驮着宋太平冲在最前面,后面的大军如离弦之箭快速冲下隐藏的小丘陵,有几名将士被反应快的敌方火枪手击中倒地,不过二秒钟的时间,宋太平手中的白色弯刀已经架在了莫汉康的脖子上,繁星教的将士投鼠忌器,不知所措的空档,便被宋太平身后的陕甘府将士们将各位繁星教远征军指挥官们扭住胳膊缴械拿下了,不远处的炮兵阵地落入陕甘府将士们的掌控中。

    宋太平将莫汉康交给拓布元正看管,收刀,从昆翔虎背上跳下,快步来到火炮阵地,伸出拇指在大炮的瞄准镜前比量着,测算着距离,调整方向和角度,对着面前左侧丘陵埋伏的繁星教火枪军队点燃引信,一声巨响,就是一炮,可惜打偏了,在距离他们伏击地十米的地方,巨大的铁球在地面砸出一个深坑。

    有了前一次的定位,后面的炮击就准确多了,砸的百十名火枪手血肉飞溅,断肢横飞,彻底打懵了左侧伏击的繁星教火枪手,随后重新填充火药和铁球的火炮在右侧伏击地和前方伏击阵地打响。

    在场的繁星教指挥官们纷纷面部抽搐,个别心理素质不好的直接昏迷了。宋镇海率领的那二千兵马率先喊出了:“缴枪不杀!”开始收缴周围繁星教火枪手的火枪、火药,拓布元正忙呵斥还在发愣的总兵,还不分出三千兄弟收缴这些火枪、火药,宋将军带的那两千人怎么能拿得动这么多火枪。

    一直忙活到天蒙蒙亮,才完成战场的打扫,将这七万五千多名繁星教的火枪手捆绑好,聚拢到中间空地上,花费了不少功夫,缴获火枪八万多支,火药不计其数,还有十门重炮,这种利器安置在船上可以轻易打沉百米长楼船的,安置在岸边炮台,还可以震慑二海里内敌方舰船,可是好东西。全体陕甘府的将士们都是眉开眼笑,如此大的胜利竟然是自己这么八千人马实现的,在回到家乡有了吹嘘的资本,宋将军果然名不虚传,用兵如神。

    拓布元正有些犯愁的问道:“宋将军,这么多战俘怎么处置啊?留着话,一天消耗的粮食就是天文数字的,而且就我们这么点人很难镇压住他们的暴乱。”

    宋镇海也是眉头微皱,拓布元正所言极是,这些战俘处置起来还真是麻烦事,就算是逐个斩杀,也能将麾下将士们的刀口砍得卷刃,而且此地不能久留,让少量繁星教的火枪手逃逸掉了,一旦搬来他们占领的城镇里的援军,也不是自己这八千人马可以抵挡的,大半战俘会被救回去,这如山的火枪和火药也会被抢回去大部分的。

    宋太平看着那些战俘和缴获的火枪、火药,平静的说道:“父亲,当断不断,必遭其乱,这些繁星教的入侵者无需进行怜悯,请亡灵教的长老协助将大部分战俘炼成万血珠得了,留下一千余名听话战俘,助我们诈取他们占领的三座城镇,至于这些枪支,我们带来的兄弟们人手两支火枪,一背包火药,剩下的就地销毁掉,不能让他们回到敌寇手上。这十门重炮直接拉到我们就近的城镇,巩固城防之用。”

    宋镇海不得不暗叹,自己老了,这么简单的事情还没儿子想的周全,忙让人找来随军的亡灵教负责联络的弟子,复述了一遍宋太平的想法,亡灵教弟子立即飞鹰传讯,时间不长就有两位护法和六名长老赶到,看到这黑压压一片的被俘的敌军,也是惊叹不已,直言道需要一个时辰的时间进行万血珠凝炼。

    外围警戒的斥候匆匆骑马前来禀报敌情,并带来了一名知天阁的弟子,据斥候禀报附近三个城镇的敌军集结了一万火枪手,拖着三十门轻型火炮杀来,还有十里距离,约半个时辰抵达。那名知天阁弟子是来求救的,艾森文昊四万大军被南联盟九万火枪军队包围,知天阁和神机门几次从外围冲击敌寇包围圈,均被敌寇的火枪和轻型火炮逼退,现在南联盟敌寇在收缩包围圈,艾森文昊率领的四万大军有全军覆没的危险!

    拓布元正在一旁痛骂着艾森文昊无能,白白葬送了四万大军,我们这八千兄弟,既要阻击逼近的一万繁星教援军,能分出多少兵马支援他呢?正面的对抗南联盟九万火枪手,一万人都是分分秒秒就会拼光的,让是艾森文昊去死吧。

    如此棘手的难题摆在了宋镇海、宋太平父子面前,面前的一万繁星教援军必须牵制住半个小时,而艾森文昊也必须救,若是任由这四万大军被南联盟吞掉,一方面,大焱帝国的军民士气要遭受重创,另一方面一旦南联盟用投敌的官兵,持着艾森文昊的令牌四处诈开城门夺取城镇,不仅三江府要全沦陷,秦安府、北海府也是危险的,加上西大陆那十五万游牧骑兵,边陲五府将陷入空前危机中。

    销金堂响马门所属二十万绿林山匪组成的大军在向边陲五府急行军,在监国太子的十万火急金令牌督促下大焱帝国包括开平府在内其他十一个府都派出各自精锐军团前往边陲五府支援,还有一些游侠、修炼者家族也纷纷自发的前往边陲五府救援,在前往边陲五府的必经之路怒江城,不分昼夜都有海量的各方人士手持着武器,背着粮食行囊出西门赶赴战场,边陲五府的大会战已经成为大焱帝国的全民抗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