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衍帝 第十七章 收复秦安
作者:铁血大隐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宋太平看到不远处那堆积瑞山的黑火药,顿时计上心头,向宋镇海一眨眼,笑着问道:“父亲,你还记得我给你提过的地雷和手榴弹吗?”

    宋镇海一听到这两样武器,顿时眼睛就亮了,这地雷对付前来送死的繁星教火枪兵再合适不过,而手榴弹用于炸开南联盟的包围圈、掩护艾森文昊的四万大军撤退时最佳利器,可是看看周围除了火药,根本没有可以做引爆装置的部件,这些繁星教的火枪也是需要明火点引信发射的。

    宋太平见时间紧急,也就没有卖关子,直接说道:“父亲,让将士们用纸将铁片和火药缠在精钢箭头上,牵出半米的引线,在射出这样箭矢前点燃引线,便可以当手榴弹用了,至于简易地雷,我来操作,您带上三千骑兵,每人制造上两支,六千只这样的箭矢差不多就够用了,让三千骑兵弓箭和火枪、火药都带上,带上几名我们一开始俘获的敌方指挥官,让他们来教将士们用火枪,我大致看了下,这些火枪后膛处理的参差不齐,可能会出现炸膛,让兄弟们打枪前,在检查一下后膛,有裂缝的枪支直接扔掉。”

    宋镇海有些不安的问道:“儿子,只给你留五千步兵,我很不放心,自己注意安全,提防波尔帝国跨界过来趁火打劫!上官姑娘、昆翔虎兄弟、拓布元正老弟,宋太平就拜托给你了。”

    上官仪、拓布元正郑重的表示会以生命守护住宋太平的安全,宋镇海立即召集四个总的全部三千骑兵,手把手的教大家制作建议爆破箭,并仔细的检查了制造情况,对于包裹不严的,毫不留情的要求拆掉,重新包。这个有丝毫疏忽被炸伤科不仅仅是肇事者,会连累周围同伴的。宋镇海要求十分钟内每人完成三支爆破箭的制作,他亲自在被俘的指挥官中挑了两个软骨头,现场教大家使用火枪,宋镇海见识过了重机枪的威力,对于这种和烧火棍一般的火枪甚是看不上眼的,但眼下还没有那个技术制造重机枪的。

    十分钟后,宋镇海带领三千骑兵在知天阁弟子的引路下,穿越秦安府和三江府之间的小丘陵树林,前去支援艾森文昊。在宋镇海的三千骑兵远远的已经可以看到南联盟那黑压压一排排的火枪手,在从四面向包围圈中的艾森文昊不足三万的步兵逼近。

    宋镇海冷静的下达指令给马蹄包上草绳套,在距离敌寇一百米时,前营五百骑士射出一轮爆破箭,凭借这轮爆破箭的溅射压制敌寇的射击,中营一千骑士逼近五十米射出一轮爆破箭,杀伤敌寇,左右两营各五百骑士用火枪压制靠近的敌寇,后营五百骑士爆破箭准备,阻击敌寇追击,掩护大部队撤退!

    各营千人长领命向各自麾下下达宋镇海的军令,在宋镇海的前营五百骑兵向敌寇冲刺时,艾森文昊率领着全体三万步兵手举盾牌向北边丘陵奔跑冲刺,尖锐的破空声传来,五百支爆破在空中炸响,溅射的铁片刺伤了后排位置的南联盟火枪手,在他们惊慌失措的向其他三个方向逃逸时,又一轮一千支爆破箭覆盖了足有一公里的区域,溅射的铁片刺伤了近两万名火枪手。

    艾森文昊一看是陕甘府的骑兵到达,振奋的高呼:“宋镇海将军,来救援我们来了,大家随我冲出去!”三万步兵无情践踏过地上翻滚的二万南联盟火枪手,向北方的丘陵冲去,左右两翼的宋镇海的骑兵火枪参差不齐的响起,还有个别骑士不慎被火枪的后坐力带飞落马,拍拍身上的尘土,重新翻身上马射击,虽然这些骑兵初次使用火枪,根本没有准头可言,密集的火枪声,还是恐吓住包抄过来的南联盟火枪手的步伐,停在百米开外的地方,不敢再上前一步。

    艾森文昊带着三万步兵跑步进入北面丘陵的树林,凭借着树木的掩护,艾森文昊也能安心一些了,整顿残兵,安排一个总的兵力协助宋镇海阻击南联盟的追兵,大军有序前进以防践踏。宋镇海的前营、中营、左营、右营骑兵在后营的掩护下撤入丘陵树林。

    宋镇海和艾森文昊兵合一处,安排二千步兵五百骑兵相互交替着掩护撤退,艾森文昊的三万步兵从昨天夜里战到今天的中午,一口饭都没能吃上,已经是又饿又困,但为了逃得性命,勉强支撑着,艰难的前行。

    宋镇海正在犯愁在哪里安排艾森文昊的三万大军休整,要是这么走下去,这三万大军就算是废了,基本丧失作战能力了,只能用来守城了,短兵相接,见了火枪手就会溃不成军了。

    这时,知天阁弟子手持飞鹰送来的捷报,向宋镇海报告好消息:宋太平已经用计收复了被繁星教占领的听涛城、观海城、盐城,诛灭了秦安府内的繁星教入侵者,光复秦安府!

    一旁的艾森文昊吃惊的问道:“宋将军,小公子那里有多少兵马?”

    宋镇海平静的一笑:“宋太平那里只有五千步兵,在我来之前,我们以八千陕甘府精兵趁着夜黑,生擒了繁星教远征军总指挥莫汉康,俘虏了七万五千多名繁星教火枪手,现在夺回三座城真的不算什么的。”

    宋镇海为有这么一个青出蓝而胜于蓝的儿子骄傲自豪,早知道宋太平这么有军事天赋,就不用把重机枪制造交给神机门处理了,让这小子来负责边陲五府的大练兵和布防,我亲自督造重机枪和坦克、铁甲舰得了。这小子总给自己一些意外的惊喜。

    艾森文昊则是百味具生了,自己这四万多人,要是没有宋镇海赶到支援,就全军覆没了,再看人家宋镇海、宋太平父子二人,仅以八千人灭了入侵的繁星教数万敌寇,还救援了自己,在救援的时候,杀伤南联盟的火枪手不下二万人,相比之下,自己就是个瞎指挥的小白。

    宋太平命令收集营中全部瓷罐,装满火药和铁片,留出引信,以黄泥封口,用耕牛拉着重炮移到前方开阔地带的两侧丘陵山顶,装好火药铁球,宋太平亲自调整好角度和方位命令两处丘陵看守重炮的五百步兵用树枝遮挡住重炮,全体将士隐藏好,在敌寇溃退时,去掉伪装,点炮引信就可以。

    让拓布元正带上二千步兵用缴获的火枪阻击前来支援的一万繁星教援军,只许败不许胜,诱敌深入到这块平坦区域,在平台区域后侧一端,另外两千将士押解着一千名捆绑好的繁星教战俘,将他们手脚串联在一起,在醒目的位置钉上木桩,捆上莫汉康等指挥官,这两千将士直接将火枪架在战俘的肩上,以这些战俘为掩护。

    最为关键的一步是在距离他们一百米的地方,由昆翔虎协助用土系战技挖坑,放上一个个装满火药铁片的瓷坛,整整遍布了二十米的前后区域,在各个简易地雷上连接上导火索,上方以木板铺盖好,去除痕迹,在靠近后侧的雷区边缘位置,挖了个坑,宋太平亲自跳了进去,让上官仪、昆翔虎盖好木板,表面覆盖上土层,一切按照既定计划进行。

    上官仪想替下宋太平,由自己来担任点导火索的人,被宋太平制止了,直言道自己的皮厚抗炸,见昆翔虎咧着大嘴点着毛茸茸的大脑袋,上官仪只好将信将疑和昆翔虎隐藏在距离宋太平藏身地最近的丘陵树林里,准备随时接应。

    拓布元正带着两千将士且战且退,将繁星教的援军向这块平坦地带引领,冷不防,对方使用了轻型火炮,飞射出的铁球带走了五十来名将士的性命,还让十多名将士失去了手臂或小腿,就连拓布元正腿上也擦掉一块肉。

    拓布元正借此机会,让兄弟们抬上受伤的兄弟向平坦地带的后侧飞奔,繁星教的援军不疑有诈,紧跟着进行追击着,当看到后侧那一排排被五花大绑堵着嘴的繁星教战俘,狡猾的大焱帝**团躲在战俘后面向他们射击时,都气的哇哇大叫,又是不讲道义,虐待战俘等等,反正他们说的繁星教语言,东方大陆这边将士也听不懂,权当是狗狗狂吠。

    没等这些繁星教援军义愤填膺的叫骂多久,脚下的大地在颤抖,一阵阵翻腾,地下射出了大量的铁片,不过片刻,尚能站立的不足千人了,这些家伙在坑坑洼洼的地面上,深一脚浅一脚艰难的向前奔跑着,哭叫着,恨不得多长一条腿。

    恐怖的一幕出现了两侧丘陵的山顶上出现了各五门重炮,射出了巨大的铁球在他们周围滚过,又让三百余人死伤,面对两侧丘陵和后侧冲上来的大焱帝国将士,他们残余的败兵无奈的跪地举枪投降。

    宋太平顶着鸟窝头型从土坑中爬出来,上官仪上前为他用手帕擦拭面孔,紧张的查看他有没有受伤。宋太平不顾形象的来到腿上挂彩的拓布元正和各位总兵面前耳语一番,拓布元正和总兵都忍不住大笑起来。

    考虑到拓布元正腿上有伤和一位总兵带领一千将士负责前往听涛城,另外二位总兵各带二千将士前往观海城和盐城,留守一名总兵带着三千将士看管那成堆的军械和应对突发情况。莫汉康等指挥官被牢牢绑在板车上,脸上抹着血迹和污泥,头上缠着纱布,嘴里塞上他们的臭袜子,众位大焱帝国将士换上繁星教的制服手持火枪,推搡着被缴械,双手绑在后背的战俘,大摇大摆的前往三座城镇。

    以指挥官重伤继续治疗,诈开城门,假传莫汉康的命令集结城中的守军,直接以火枪灭杀干净了,干净利落的夺回了这三座城镇,除了在诱敌深入的时候,有些伤亡,其他几乎就是以零损伤拿下了这三座城,随后将如山的军械和火药以及那重炮和轻炮运进城里,进行布防,以及请亡灵教的精英弟子追杀城中隐藏的繁星教将士。

    亡灵教的二位护法和六名长老熟练的在七万四千余人的繁星教火枪手所在位置刻画大阵,在前方设置祭坛,宰杀三只羊祭天后,便启动了大阵,天空中骤然出现密集的黑色闪电劈下,一片片的火枪手化为焦炭,数万火枪手的叫喊声淹没在雷鸣中,随着一片片的火枪手的被击杀,一丝丝的血气在空中凝聚,逐渐形成第一颗散发着血色光芒的万血珠,直到一个小时才完成了七颗万血珠的提炼,整个安置这七万四千多战俘的区域地面下陷了一米多,表面上堆积了厚厚的骨灰。

    两位护法和六位长老稍作调息,擦去额头的汗水,感知了一下四周居然静悄悄的,相互诧异的一看,叫过在一旁守护门下弟子进行询问,方知晓宋太平已经妙计歼灭繁星教入侵敌寇,提前光复了秦安府,正在听涛城召集各个城的镇守总兵或副总兵布置整个秦安府的防御事宜。两位护法不得不感叹教主的慧眼识英才,这位宋太平小家伙果然不同凡响,难怪教主不惜将教主信物交付到他手上,并以身相许来强行拉他入教,继任教主之位。

    两位护法带着六位长老和亡灵教弟子赶往听涛城,一进听涛城直奔议事厅,叫停了正在布置防御事宜的宋太平,青龙护法龙翔和六位长老在外面警戒,朱雀护法金凤拉着宋太平前往内堂,上官仪不放心的跟随而至。

    朱雀护法金凤摘下斗篷,露出姣好而年轻的面庞,有些不悦的看了一眼上官仪,低声说道:“上官仪娃娃,看在你师傅六指魔音老人曾是我教白虎护法,和我交情颇深的份儿上,就不惩罚你不敬之罪,还不退下?”

    上官仪倔强的盯着金凤,丝毫不退让的将九弦古筝持在手上,说道:“小女,多谢朱雀护法抬爱,只是小女受宋将军所托,要守护师傅宋太平的安全,就算前辈要击杀小女,小女不会退半步!”说着手指已经按在弦上,一双凤目紧盯着金凤。

    金凤冷哼了一声没有搭理上官仪,向宋太平递上三枚万血珠、一枚没有任何装饰的黑色戒指和一个绣着骷髅权杖迎击天威劫雷的香囊,柔声说道:“宋太平公子,我们教主甚为感念公子在那溶洞里相救之恩,并有肌肤相触之实,特命老身送上信物,还望公子笑纳。”

    宋太平一愣,呆呆的说道:“朱雀护法前辈,在那溶洞中是贵教教主相救于我,尚未进行答谢,怎能收此重礼。”便要推辞掉这些礼物,以宋太平的眼力已经看出最珍贵的当属那个黑色戒指是凡间极为罕见的宝物,内含阵纹注入能量可以攻击,本身还是储物器物,比起那万血珠还要珍贵,自己本就对王逆天有所亏欠,怎好再收她的重礼呢?

    金凤娇笑着说道:“宋太平公子,如此一来,你更应该收下这些物品,方能不辜负我们教主一片痴心啊。”

    上官仪盯着金凤手上的物件,低声说道:“师尊,切不可收取,那戒指是亡灵教教主信物,而荷包是定情信物,亡灵教教主是要将教主之位托付你手上,并以身相许!师尊可要想好,一旦进了亡灵教,将要和朝廷、六大门派站在对立面,深陷江湖的漩涡,还会累及宋将军、许雯隽夫人和你妹妹宋太曦的!”

    宋太平小脸刷一下就通红了,反应过来当时王逆天在溶洞最后那就话的含义,沉声说道:“朱雀护法前辈,不要迁怒于上官仪姐姐,我宋太平受人恩惠自当涌泉相报,只是我有父母,有妹妹,我不能自私的只顾自己和王逆天姐姐比翼双飞、海阔天空的翱翔,而致父母于险境,让东方大陆陷入兵荒马乱,黎民百姓处于水深火热中,我岂不是成为不孝不仁之辈,又有何颜苟存于世?

    还请朱雀长老前辈,转告贵教教主,既然已经有了肌肤接触之实,我宋太平自会履行我的应尽的责任,我们貌似还都在幼年,先渡过一个完美的童年吧,给我时间改变这个世凡星的秩序,还天下一个太平!我先送王逆天姐姐一份意外的礼物吧,这个教主传承物是另有用途的,我来帮王逆天姐姐开启!”

    宋太平知道自己可运用的只是练气期的灵气,但自身的血液威力想必会比仙阶要高出甚多,抹除这个戒指的原有烙印足够,宋太平取出背后的白色弯刀,在手指上划出一道小口子,以自身灵气将这滴血液拉成细丝,准确的印在戒指上那微雕的阵纹上,这枚戒指发出光芒,一阵闪烁之后,变成了紫色,一个淘气的紫色小脑袋从戒指中探出来,长长的尖耳朵,俊美的面孔放佛刚刚睡醒,盯着宋太平看了会儿,极为不满的嘟囔了句宋太平听不懂的语言,又缩了回去。

    朱雀护法金凤哭笑不得的收好万血珠、戒指和香囊,告辞离开了。她还真没想有人会拒绝当大焱帝国第一大教的教主,只是这个呆萌可爱的宋太平,是开启了这个戒指的原本面貌,但是这个戒指显然不俗,戒指的器灵已经认宋太平为主了,其他人是开启不了的,守着宝库只能干看着,这样也可以让教主有正当理由和他多亲近,培养感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