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衍帝 第十八章 成事在天
作者:铁血大隐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繁星教十余万大军在秦安府全军覆没的消息,成为继三大帝国远征舰队被焚烧之后的又一枚重磅炸弹在波尔帝国远征军、南联盟远征军和西方大陆远征军中炸响。剩下的三方远征军指挥官都是忧心重重,虽然他们个个自诩不凡,认为莫汉康就是个痴迷女色的酒囊饭桶,但大焱帝国能以不足五万的部队战胜了繁星教十余万火枪大军,已经足以说明这位平西大将军宋镇海的过人之处,断海路,封三关,绝粮草,都是要命的狠招,三方大军原本就是来走过场的,威胁一下大焱帝国捞取战争赔款,完成用炮火打开单边通商口岸的目的,凭借出动了十万以上的大军压境,认为可以速战速决占领大焱帝国的边陲五府,甚至已经达成瓜分协议,刚杀入大焱帝国境内,如入无人之境,势不可挡,然而在舰只被烧之后,形势骤然逆转,大有全体被灭杀在边陲五府的架势,怎能不让这些出身尊优的总指挥官们恐慌。

    三方协商后,决定由比尔部落携手一半中小部落攻下三关,打通和西大陆的连接,窝阔台部落携手一半中小部落以及波尔帝国远征军、南联盟远征军对秦安府发起围攻,着重打击宋镇海的直属部队,速战速决!

    西方大陆的游牧部落依旧使用这冷兵器,而北大陆和南大陆已经普及了火枪、火炮,并投入大笔资金和大量人力研发着铁甲作战器械,这些火枪、火炮作战威力犀利,已经让大焱帝国的将士们饱受其苦,但也有制约的,需要消耗定制火药,不能在阴雨天作战,一旦被敌人近身,那火枪还没长枪好使,原本为了弥补这些缺陷有凡阶修炼者带的特战队随同出征,但在登上东方大陆边陲五府的第一个夜晚,就在七大门派的联手剿杀下损失殆尽,寥寥无几的凡阶修炼者则是守护在各位总指挥官身边,免遭刺杀。现在在波尔帝国远征军和南联盟远征军面临着弹尽粮绝的危险,必须趁着还有火药的时候,打败宋镇海,夺取怒江城,给他们打造船只回国赢得时间。

    宋太平同样通过《现代战争启示录》了解熟悉了火枪的优劣点,对于这种低劣的火器更有应对之法,精心挖坑等着埋掉南北大陆的火枪火炮。宋镇海和艾森文昊步入议事厅,艾森文昊粗鲁的中断宋太平的布置,直接拉着宋镇海、宋太平进了内堂,并把上官仪挡在外面,关闭房门,禁止任何人靠近内堂房门。

    艾森文昊紧张兮兮的观察了一下四周,低声说道:“宋将军、宋太平小公子,你们俘获的莫汉康是拓布长治皇帝时,就暗下的棋子,我在整理一个案子时,无意中发现这个制约莫汉康的物件,莫汉康自己供述的和教皇多名宠妃的密会,给教皇戴绿帽子,甚至教皇的长子、第三子都是他的种。有这个混蛋的亲自画押按手印,由于当时操办此事的大人已经死在亡灵教叛逆手上,故使得这件事被大家淡忘了。我当时一时好奇保留了下来,没想到还真能派上用场。”

    宋太平和宋镇海父子对望了一下,宋太平一脸冷漠的说道:“艾森文昊大人,你应该去看看听涛城的居住区,那里我让军士保持原样没动,你最好看完之后再为这个莫汉康求活命,这个混蛋的属下都是畜生,原来是这个渊源。”

    艾森文昊面色一抽搐,在三江府,他已经目睹了南联盟军士对大焱帝国百姓的暴行,想必这个莫汉康的麾下有过之而无不及吧,但监国太子拓布元起给自己下达密令,要求在铲除南北大陆的入侵敌寇之时,留下几个高级将领,用他们秘密换取重炮和火枪,做登基镇压叛逆之用,眼下这个莫汉康就是很好的人选,方便控制,还可以借此人控制繁星教,可谓潜力无限,不能斩杀的。

    艾森文昊挤出微笑,献媚的说道:“宋天平小公子,既然此人是个毒瘤和祸害,更应该留着送回繁星教,让他好好祸害繁星教去。”

    宋太平双手一摊,坦然说道:“艾森文昊大人,我最后提醒一遍这个莫汉康很危险,很邪恶,不要大意,不能相信他的任何一句话,如何处置此人,交给父亲和您商讨,小子我只是个幕僚出谋划策的,我猜测波尔帝国远征军和南联盟远征军会狗急跳墙,联合西大陆的游牧骑兵对哦们重点打击!”

    艾森文昊蹭的起身,失声道:“宋太平小公子,可有情报佐证?若真是如此,我们断然守不住的,不行,我要催那些混蛋援军们加快速度行进!”

    宋镇海手抚长髯,一笑,拦住艾森文昊,平静的说道:“艾森文昊大人,不必太过紧张,南北大陆的远征军已经是强弩之末,只要我们顶住他们最猛烈的进攻,后面他们就是待宰割的羔羊,对于西大陆的游牧蛮子,在尝试过火烧之后,我让他们再尝尝水淹!”

    艾森文昊猛然盯向宋镇海,有些不确定的问道:“宋将军是说席卷秦安府、三江、北海府、江海府的季风要来了?”

    宋镇海没有言语,只是一点头,和宋太平大跨步出了内堂,艾森文昊则是急匆匆的召集麾下的三万将士参观听涛城的居住区,一番参观下来,不用说那三万将士,就是艾森文昊看向繁星教战俘都有着大卸八块的冲动,居住区内已经不是惨字可以形容的。艾森文昊即兴演讲给麾下三万将士再添一把火,让他们的战意更加高涨,抚平了刚刚遭遇战败的心灵创伤。

    宋太平给秦安府六个城镇总兵的要求就是誓死坚守城池,人在城在,人亡城毁,不给敌寇留一粒粮食!详细讲解守城策略和可使用的器具,宋镇海进行补充完善,并向七大门派的通讯弟子吩咐道:“还请各位,尽快转达给门派内镇守各个地下粮仓的勇士,在后日中午,海潮上涌时,注意用用粮库中的沙袋封闭地堡大门,晚上方可打开。”

    这些弟子虽然听得莫名其妙,还是完全照做了。在秦安府七大城镇上演了空前的攻防战,南联盟和波尔帝国的火炮轰击着城墙,不时会炸开一段豆腐渣工程,在城头翻滚的铁球造成了守城官兵不小的伤亡,在猛烈的炮击之后,就是火枪手和游牧部落的混合攻城编队,由火枪手用火枪进行火力压制,那些健壮的游牧汉子用攻城梯钩在城头的边缘上,一队队游牧汉子手持弯刀、重锤向城头冲去。

    守城军士们架上一盆盆烧得滚烫的粪水,割断拉绳,在石块的重力下压下,杠杆另一头的一盆粪水便对着正在攀爬攻城梯的游牧汉子当头浇下,大部分游牧汉子从梯子上坠落摔死、摔伤,小部分游牧汉子咬牙忍着烫伤的痛苦,继续向上冲。

    守城军士们重新拉下杠杆的支架部位,用绳子固定好,放置上一盆盆火油点燃,割断拉绳,一盆盆的燃烧的火油浇在城下地面和攻城梯上,传出游牧汉子惨绝人寰的惨叫声,有慌不择路,跳进护城河呛死的,也有活活烧成焦炭。

    攻城的混编队伍撤回,波尔帝国和南联盟继续进行炮轰城墙,部分城墙上也架着火炮,但是大焱帝国的炮手常年没有操练了,根本没有准头,刚一发射,便招来波尔帝国和南联盟的联合炮轰,连炮带炮手一起飞上半空。

    攻城战在焦灼着,大焱帝国的城防守军每分钟都有数十人死在火炮下,还能作战的守军在锐减着,各城纷纷飞鸽传讯向听涛城求救,宋镇海、宋太平、艾森文昊看着城下轰鸣不断的敌寇火炮,远处足有六万的火枪手和六万的游牧骑兵,也是无法出动援军的,甚至看着零散来支援的大焱帝国民众在城下,被敌寇火枪射杀,也知闭目顿足叹息,战斗的残酷给幼小的宋太平上了生动一课。

    宋太平的防守锁敌策略无疑是正确的,即便如此,还是大量的将士和来支援的民众惨死在敌寇的火炮和火枪之下,连有效的攻击都没有施展出来,这种胜利的代价,让宋太平难以承受,几次想凭借自己的刀枪不入之躯体,只身怕坏敌人的炮兵阵地,被宋镇海牢牢看住,不准离开他的视线半步,要是宋太平敢出城,宋镇海随后就跟上,让宋太平给自己收尸,即便是凡阶修炼者,也不是可以用血肉之躯挡火枪攻击的。

    宋太平在父亲以死要挟下,只好放弃出城杀敌的打算,随着父亲给城中的伤员救治,给那些受枪伤的将士清楚腐肉、脓血,更换干净的沸水煮过的布条,给伤员们服用退烧中药,至于金疮药早就用光了,只能用土法保持着伤势不恶化而已,即便如此每一小时都有将士在高烧中死去,或伤口感染,毒素攻心,全身功能衰竭而亡,还有一些内出血突然暴毙的。

    宋太平看的触目惊心,在考虑生产《现代战争启示录》中记载的药品和一些医疗器械,尽可能多的挽救一些生命。

    宋镇海在检查拓布元正的伤势时,无意中发现他脖子上挂着一团火红色的绒毛,有些动容的问道:“拓布元正老弟,你和千狐山有何渊源?”

    拓布元正仰起低垂的头,正视着宋镇海,自豪的说道:“宋将军,实不相瞒,我父亲是爷爷酒后幸宠了一名炎族侍女所生,是庶出,在欺凌中成长,偶遇千狐山三小姐令狐晓梅,一见钟情,有了我。在我幼年,我父亲被他同父异母的兄弟暗算致死,母亲带我在千狐山居住,方知千狐山圣女玉面狐令狐云舞前辈和天外天凡间行走宋仙长有缘,朝廷中闻名遐迩的宋氏三雄都是她的儿子,故我早就有追随宋将军之心。”

    宋镇海闻言,眼中已是闪动泪花,继续问道:“我娘亲身体可好?”

    拓布元正表情一僵,说道:“圣女年事已高,突破无望,寿元不足十年了。”

    宋镇海看向宋太平,喝道:“儿子,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务必要给你奶奶延命二十年。”

    宋太平顿时愁眉不展了,父亲说的轻巧,这些医疗器械的制造难度丝毫不比制造武器的难度低,而且还不知道奶奶是不是遭受内伤导致或和拓布艾青那样修炼毒系功法导致,若是这两种情况,哪能那么好治的。

    突然,城头上传来军士们的欢呼声:“贼寇撤了!贼寇撤了!”

    宋镇海和宋太平忙冲上城头查看,只见南联盟和波尔帝国的火枪手迅速向南北方向分头撤离,那些轻重火炮均抛弃在当场,窝阔台部落的骑兵以迅速向安西府方向收缩撤退,并不见他们有任何慌乱之色,窝阔台部落的人马一脸愤慨之色,而南联盟和波尔帝国的火枪手们居然兴奋的哼起他们家乡的歌谣。

    宋太平意识到不对劲,忙和宋镇海冲上冲上被削掉顶的城楼,远远的看到北海沿岸停泊着大量的小舢板和偶尔几艘破旧的楼船,在滩涂上不时可以看到火枪发出的火光,显然是不长眼的海盗前来劫掠,被波尔帝国的火枪手反劫掠了。定睛查看随着那些小舢板的一来一回,带过来的各种船只越来越多,密密麻麻挤满了海岸线。

    宋镇海看到这狗咬狗的场景,没有丝毫的兴奋,一脸悲戚之色,失落的说道:“真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千算万算,漏算了这些该死的海盗,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让波尔帝国和南联盟的贼寇得以逃脱了。”

    宋太平定睛观察了会儿,说道:“父亲,您不是常说福祸相依吗?虽然这些贼寇得以逃脱了,但他们留下了为数不少的轻重火炮,还有少量炮弹,足够我们击溃游牧骑兵了,另外打捞出来沉入海底的火炮,可以解决我们冶炼好的金属材料短缺的问题。我们北海和南海的海盗遭遇这两支远征军的洗劫,没有一年时间,很难恢复出海的能力,也给我们边陲五府的百姓一个休养生息的时间。细算起来,未必都是坏事。”

    宋镇海长叹一声,说道:“儿子,你还是少估算了一个环节,这次繁星教兵力大损,而波尔帝国损失有限,北大陆有可能要被波尔帝国统一了,据海外秘闻这南北大陆的势力都在研发升级火枪和火炮,加以时日,待他们卷土重来时,我们还用这些长枪大刀抵抗话,将是一面倒的屠杀了。大焱帝国的朝廷不信任任何将领,不会举全国之力做同样研发的,仅靠一个门派的力量,太薄弱了。”

    宋镇海传令将战场上的火炮火药收进城中,各城做好防御龙卷风的准备,派遣斥候侦查敌情,得来的情报是:波尔帝国和南联盟已经全部撤离边陲五府,在临行前将占领的城镇全部居民杀戮,抢光粮食金银后,付之一炬,焚烧全城,西方大陆的游牧部落放弃了江海占领的城镇,并停止了对三大边关的进攻,全部收缩到了在安西府所占据的四个城镇。

    得知这个战报,艾森文昊狂傲的大笑,长啸道:“我大焱帝国国威不可犯,这些外夷就算相约齐至,又能如何?还不是灰溜溜的滚回老家!”

    在宋镇海所说的时点,整个边陲五府的天空黑下来,通天接地的龙卷风登陆了,夹着汹涌的海水横冲直撞,所过之处一片狼藉,在三江府甚至有城镇在龙卷风中被摧毁,看城下如汪洋大海一般,全是波浪起伏的海水,不时在空无一人的城头上溅起浪花,在大自然的威力面前,人的力量显得那么的渺小。

    宋太平瞪大眼睛仔细注视大自然的天威,方知道父亲为何那么惋惜海盗们不长眼的骚扰,若是南联盟远征军、波尔帝国远征军和窝阔台部落为首的那些游牧骑兵此刻继续在秦安府攻城话,他们现在已经毫无悬念的全军覆没了,成为海中生物的美食!

    龙卷风过后,天色放晴,海水退了,留下了一些在地上活蹦乱跳的鱼虾和横行霸道的螃蟹,让众将士大饱口福,痛快淋漓的饱餐了一顿海鲜宴。

    傍晚之时,有挑着白布的窝阔台部落和比尔部落的使者乞求用皮毛、女人、金银、马匹和土地赎回他们远征军。

    宋镇海和艾森文昊仔细查看了他们提出的赎回所上缴的物品和土地数量,都感到这些游牧蛮子们太小气了,很想不理会,继续剿灭掉这些游牧骑兵,用艾森文昊的话说:死掉的游牧骑兵,才是最好的游牧骑兵。只是这等大事,已不是戍边大将军和督军可以做主的了,宋镇海命令西方大陆的游牧各族撤出安西府的城镇,不得骚扰安西府百姓,等待天子圣意批复。由艾森文昊押解着他们前往开平城面见监国天子来决定,顺便秘密押解上莫汉康等繁星教的将领一同上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