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衍帝 第十九章 皇命难违
作者:铁血大隐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安西府都督石长安也屁颠的跟随着艾森文昊上路,前往开平城赴任,销金堂的人很不仗义的将三皇子给卖了,将三皇子拓布元战要刺杀石长安的消息直接告知了石长安,问他是加入销金堂呢?还是奉上项上人头!石长安很没骨气的,又投靠了一个主子,留下反书把柄,成为销金堂的外围眼线。

    边陲五府战事结束,艾森文昊临行前正如知天阁许显圣阁主所料,开始了秋后算账,但凡卖命钱不能让艾森文昊满意的,一个个边陲五府的文武官员被尚方宝剑斩下了脑袋,艾森文昊本意借花献佛,将收的孝敬金银宝物分出三成送给宋镇海,以报答宋镇海在三江府救命之恩,还是低估了宋镇海的高风亮节,居然分文不要,连一起在酒肆吃饭喝酒的开销,都先行结账了,让艾森文昊深感钦佩的同时,也在为宋镇海的前途担忧。

    大焱帝国官场有不成文的规定,不能同流合污接受贿赂的,则被视为异己,必将被党同伐异,对于戍边大将,不按时孝敬一下朝廷大臣,被人多参上几本有谋反之心,根本不需要什么证据就会被押解进开平城问斩的,在拓布哈赤建立大焱帝国以来,已经冤杀戍边大将大将不知道多少位了,三百年前,天外天驱逐出来的一名张氏弟子也是被无须有的罪名斩杀在三江府。艾森文昊自认不是什么好人,但对于宋镇海这些日子的相处,让他很敬重这位和自己年龄相仿的传奇人物,下定决心尽自己所能力保宋镇海不死。

    宋镇海接手这满目沧桑的边陲五府深感焦虑,战事结束,身边只剩陕甘王送自己的八千精兵,而这二十八座城需要镇守,这八千精兵真的不够分配,原来驻守的官兵或者被艾森文昊砍头了,或者被放走了,只剩下空城了。边陲五府一共剩下三百户人家,还都在安西府,剩下四府逃的逃,死的死,已经没有人家居住了。那些盐场大户囤积的粮草足够二十万人马吃五年的,眼下城池要修复,农田、盐场要恢复,需要的专业人士和军户甚多,缺少的各类军用和民用物资甚多。

    宋太平看着父亲为边陲五府重建之事茶饭不思,很懂事的陪同父亲想对策,和父亲宋镇海在海边散心时,看到几个孩子在沙滩上堆砌的城墙,在涨潮的海浪下抚平,恢复沙滩原来的平整状态。

    宋太平指着眼前的景象,恍然大悟道:“父亲,我们被表象所迷惑了,既然这场大战已经将边陲五府的的势力重新清洗,我们又何必照着原来的城池模式重建呢?我们直接在每个府军事要地建造钢铁堡垒,周围修筑军户居住的城堡和钢铁堡垒交相呼应,即可安民生,又可防海盗和外敌入侵!工匠找五爷爷,军户找陕甘王。”

    宋镇海知道儿子宋太平所说的钢铁堡垒是何物,第一次看到电子阅读器里展现这钢铁堡垒,给宋镇海的感觉除了震撼还是震撼,雷达预警,全自动防空炮和地面速射无死角火力,内置炮弹和子弹生产线,只需填入原料,全自动生产子弹炮弹,并自动传送到弹药库,全堡垒以半米厚金属板覆盖,外夷的那些重炮不能撼其丝毫,只需二三人就可以操作这么一个庞然大物,只是现有的技术根本打造不了这样钢铁堡垒。

    宋镇海摇头一笑,说道:“儿子,我们现在还无力打造这样的战斗堡垒。”

    宋太平目光盯向大海,坚定的说道:“父亲,我们可以先打造简易的堡垒,内层砖石结构,外层浇上铁水,暂时先设置射击口、炮台、军工厂,至少子弹、炮弹和枪支要自产自足。”

    宋镇海注意到儿子所说的是子弹而不是火药,便领悟到儿子所说的恐怕是最简易武器步枪,射程五百米,不受天气影响,对阵外夷的火枪自然占据绝对优势,当即同意了宋太平的建议,并请来了七大门派的掌门或堂主,提出了请七大门派协助打捞北海和南海港口位置沉没的火炮和火枪,重建边陲五府的城堡。

    七大门派掌门或堂主没有犹豫的答应下来,还要有求于宋太平写出《三国演义》,不示好怎么行,只是消耗些体力,又不会折损弟子,自然没有任何异议,当天就开始了打捞。

    宋太平则是画好建造图纸后,向五位神机门的长老和执事详细讲解了一遍尺寸要求和选材要求,将五千精兵分给五位神机门长老,前去边陲五府的各处战略要地进行建造城堡的雏形和搭建大型化铁锅炉。直接拆掉周围城镇的城墙,选取其中好的石材,将一快快的上好条石整齐的堆砌,二天的时间五个城堡锤形已经完成,十米的高度,一公里见方五米的城墙宽度,整体规模比起原来那些城镇都要小了很多。

    大量火枪、火炮清理干净里面残留的火药,投进化铁锅炉中进行融化为铁水,浇到宋太平用陶土制成的磨具中,直接用海水冷凝出了一个个奇形怪状的部件,由宋太平和宋镇海父子二人亲自打磨穿孔,组装起来,足足用了一周时间,才在新建的秦安城建造完成步枪生产线和掷弹筒生产线,并在当天打造出了第一批十支步枪、三个掷弹筒、一百发子弹和六枚炮弹,在当天傍晚的试射,步枪和掷弹筒的优异性能惊动了七大门派的掌门和堂主。

    在边陲五府的大战中,七大门派吃亏最多的当属火枪和火炮,诛远门甚至还损失了一名长老,也都意识到了这些火器的威力不容忽视,纷纷表示要订购步枪和掷弹筒,宋镇海按照儿子宋太平的提示,明码标价用百倍的金属和火药原料来交换,并且限量每个门派只限一百支步枪、二十个掷弹筒、五千发子弹、三百枚炮弹,按照送足材料的顺序进行依次打造,七大门派之外的其他门派概不出售。

    宋镇海在宋太平和宋法德的劝说下,也难得放下自己坚持的原则,找来拓布元正让他带着十支步枪、二个掷弹筒、一百发子弹和二十发炮弹,悄悄前往陕甘府找陕甘王,感谢其赠送兵马的同时,希望再调拨五百户人家来边陲五府做军户,顺便购买一些家禽家畜回来繁殖饲养。

    拓布元正不负所望带回来八百户军户和陕甘王赠送的大量鸡鸭猪羊牛,并提出了愿意按照百倍材料加上一万两黄金打造费的代价再订购一百支步枪,一万发子弹,五十个掷弹筒和五百炮弹,时间可以放宽,先满足了七大门派和边陲五府自身防御所需,再打制陕甘府的订单就可以,而材料和订金即日就可以秘密起运到宋镇海要求的任何地点。

    宋镇海从来没有想到贩卖《现代战争启示录》中列为垃圾淘汰的军火,都可以获取如此暴利,原本担心的五个新城的建造问题已经完全解决,参照书中的介绍,宋镇海在海边圈海进行用笼子饲养螃蟹和贝类,人工饲养天然彩色珍珠,围住小丘陵饲养鸡鸭羊兔子,在不能种农作物的盐碱地种植上了花生来改善土壤,并大量种草喂家畜家禽之用,象羊和兔子的皮毛可以制成皮衣,在大焱帝国还是有价无市的,供不应求。

    宋镇海相信经过几年的经营边陲五府必成全大焱帝国最富裕的地区,正在浮想联翩中,猛然发现儿子带着人在秦安城新上了玻璃生产线和塑料制品生产线,并建造了数个风力发电站和潮汐发电站,在军户城堡建设中直接使用了电灯泡和地热管、清水管、厕所等这些新鲜的玩意儿,让首批进驻到楼房式城堡的八百户军户倍感新奇,对边陲五府的未来充满憧憬。

    宋镇海和拓布元正进行操练步枪使用,匍匐射击,骑马射击以及在城堡发射**击的要领和注意要点,宋镇海也仅仅是将书中记载的用将士们能理解的方式转述了一下。

    宋太平这边就不得清闲了,每天从早到晚讲述《三国演义》,八位分别来自监国太子府和七大门派的幕僚奋笔疾书记录着,整整被煎熬了二个月才完成《三国演义》的叙述,送走这八位幕僚,在宋法德的陪同下,指导隐藏在三江城的战车和战舰生产车间建造。

    边陲五府的建设尚在进行中,宋镇海将拓布元正任命为秦安府都督,跟随来而的四位总兵任命为另外四府的都督,加上新来的军户中抽取的二千军士,现在的边陲五府有一万将士,步枪兵五千人,长枪兵五千人。虽说兵员还是不足,单是基本的戍边是足够了,水师这种训练吃力,花费巨大的兵种,只能一点点来了,无法一步到位的。

    宋镇海直接用贩卖军火的收益发放军饷,饲养的家禽家畜每月都屠宰一批改善官兵伙食,宋镇海、宋太平、上官仪都是和官兵吃同样的伙食,没有搞任何特殊,每日的出操训练,宋镇海和军士们一起进行操练,上司都是如此,这些军士们自然没有谁去偷懒,经历过边陲五府大会战的老兵们向刚从军户中征调的新兵讲述战争的残酷,训练营中那些缺胳膊少腿的训练官们都是在那场战争中失去了胳膊和腿。

    在操练之后,官兵们和军户们按照分工,或是去盐场晒盐,或是去海田检查笼子,投放饲料,或是进行种植花生、牧草、抗盐碱的树苗,浇水,或是喂养家禽家畜,捡拾鸡蛋鸭蛋,……,总之各有其职,各负其责。整个边陲五府开始进入了正常运转。

    刚刚进入复苏的边陲五府,吸引来了众多贪婪小人的垂涎,一时间早朝的讨论基本都是边陲五府,或是参奏户部侍郎宋镇地包庇宋镇海,不征收盐税中饱私囊;或是认为边陲五府战事结束,不宜将一名炎族人放在那里任其发展,毕竟安西府就是鲜于族的起兵之地;或是参奏陕甘王和宋镇海关系密切,两人有不臣之心;或是请命调往边陲五府接替宋镇海的;等等一些流言蜚语攻击着宋镇海。

    监国太子在收到重兵保护押送回来的《三国演义》彻夜通宵阅读了数日,才粗略看完一遍,深刻的记住了书中那个叫司马懿的家伙,也直接将宋氏三兄弟定位为司马懿这样的人才,重用的同时,必须严密防备,稍有松懈,随时可能推翻自己,亲自登上皇位的,对书中曹操的“宁可我负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负我”的言论推崇至极,对于抄录《三国演义》的幕僚,他直接赐毒酒杀掉了。

    监国太子拓布元起做出了自以为两全其美的决定,同意西方大陆的赎回,将西大陆割让的近邻三关的查卡码草原和三关交给宋镇海管辖,派出了自己五名亲信接管安西府都督、北海府都督、江海府都督、三江府都督、秦安府都督,撤去宋镇海原本任命的五名都督。

    这道圣旨下达到秦安府,宋镇海的帅府,顿时连拓布元正在内的五位都督都愤怒的咆哮,为宋镇海鸣不平,宋镇海淡然一笑,直言是自己连累大家,便要收拾行囊动身前往查卡码草原。

    宋法德提醒道:“镇海贤侄,你的生产线不能这么放在这里,让那些混蛋看到了,恐怕你又有新的罪名了。”

    拓布元正和另外四位宋镇海任命的都督直接鼓动着全体军户和将士带上家畜家禽跟随宋将军一起去查卡码草原,拓布元正带着可以信得过的将士连夜把三江城的地下兵工厂、秦安城的各个生产线以及发电装置、收集的大量金属和火药原料一并迁移到了临近三关的安奈尔山脉的外围地下溶洞中。

    宋镇海带着这一万大军和一千户军户抵达查卡码草原,发现西大陆的比尔部落和窝阔台部落这是实行了买一送一的政策,不仅割让了本就不属于他们的查卡码草原,还将草原原主人卡吗族一并赠送了,或许换一位将军遇上这种事情,会把卡吗族直接屠杀干净,或者直接把卡吗族贬为奴隶。

    宋镇海还是很赞同儿子宋太平的各民族平等的观点,向卡吗族族长提出了转化为麾下军户的建议,卡吗族族长并非愚钝之人,自然知道这已经是天大的恩赐,当即全力推行了。于是,宋镇海拥有了三千多户军户,用改善后的耕种和放牧方式,减少草原的荒漠化,在查卡码草原中的小型沙漠周围种植花生、甘草、白杨等植物,进行收缩改良沙漠。并利用草原上温差大的特点,引进东方大陆的一些果树品种、葡萄、西瓜等常事种植。宋镇海的一系列安民举措施展开,彻底的收服了这三千户军户的心,塞外的世外桃源正在形成。

    边陲五府的五位新都督带着家兵家将看到空荡荡的新城和如同废墟的老城,都傻眼了,跑去守边关,向宋镇海索要军户和守城将士以及基本物质,不待宋镇海进行答复,拓布元正直接答复道:“我们这里的将士和军户是陕甘王送给宋将军的家将家兵,并非朝廷的官兵,宋将军曾经想过把我们转为官兵,给我们任命军衔,可惜有人可这眼红,也罢!我们不做官兵,做宋将军的家兵家将也挺好,至于物资那是和宋将军关系较好的七大门派所无偿赠送支援宋将军的,凭什么给你们?我们和外夷入侵者浴血奋战的时候,你们在干什么?就是一名毛贼都在用性命运送火油到海岸,众多你们口中的反贼逆贼,在大海中点燃火油与敌舰一并陷入火海,用生命点燃敌舰,而你们只会给守边功臣造谣抢功劳。我,呸!立即小爷滚,免得小爷一时忍不住,带人宰了你们这些混蛋。”

    五位都督脸红脖子粗的带着家兵家将们狼狈的策马返回各自空荡荡的城堡,有些后悔自己鲁莽,在开平城安稳日子的不好好过,非要抢宋镇海将军的胜利果实,现在体会到其中的恶果了,特别是秦安府的军户城堡建造的很别致,而偏偏那些精致的玻璃球不能夜间发光了,据前几日来这里探查的家将说边陲五府有座堪比皇宫的军户城堡,如何壮观和神奇,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询问安西府留下的住户,方知要让这些玻璃球亮需要发电站,这里的发电站已经被军士们临走拆除了。失去基础设施的边陲五府,由仙境变成了幽灵境。

    五位新任都督纷纷向监国太子上书指责宋镇海拥兵自重,居心卜测,边陲五府形若空城,存在莫大危险,请求太子派兵将驻防。

    监国太子拓布元起把他们的奏章摔在地上,咆哮道:“一群饭桶,不堪重用,人家宋镇海知道找陕甘王借兵,你们就知道找本太子要兵吗?还在本太子面前说宋镇海的坏话,真要逼反宋镇海,让他投靠了西大陆,我大焱帝国还有谁可以挡住游牧蛮子的铁骑!

    小安子,给本太子拟旨!命令边陲五府的都督七月份前,每府要有三万军士,如若不足,撤职打入天牢听候发配!

    传旨给宋太平,召他回开平城,为皇上解读《三国演义》,由刑部侍郎和拓布艾青堂主亲自带队护送他回开平城,沿途各府必须好生款待宋太平一行,如有怠慢或宋太平遭遇行刺,该府大小官员撤职押解回开平城查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