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衍帝 第二十章 紫色精灵
作者:铁血大隐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监国太子拓布元起代皇帝拓布长顺下的圣旨还没出皇宫内城,知天阁的卧底已经将圣旨内容秘密通过飞鹰传书送到了查卡码草原上查看沙漠化情况的宋镇海手上,对于那五个诬陷自己的新任边陲五府都督的天子之怒,宋镇海谈不上悲喜,根本没有放在心上,而派出刑部侍郎和大焱战堂这两大豪华阵容护送儿子宋太平回开平府,让宋镇海感到其中有些蹊跷。

    宋镇海忙让随行拓布元正将宋太平叫到这里来,此处一马平川,是草原和沙漠的交界线,无法藏人,加上这里的荒芜,可以有效的防范各方势力的监视监听。

    此时,宋太平和王逆天正在营帐里摆弄那教主传承之物紫色的戒指,帐篷外朱雀护法金凤、青龙护法冯娇娇、白虎护法肖超音、玄武护法常胜男、上官仪在账外警戒着,白老虎昆翔虎懒洋洋的趴在一边沐浴着阳光,酣睡着。

    宋太平接过带着王逆天体香的紫色戒指,翻来覆去的查看着,王逆天在一旁盘膝坐着,双手托腮凝视着宋太平,冷不防一道紫光从戒指中射出,闪电般转弯,穿过帐篷里悬挂的牛肉干,瞬间牛肉干消失了,穿过宋太平精心制作的发动机,那一米长、半米直径的发动机同样消失,帐篷内一些事物和金属制品,在这道不足一寸长的紫色身影闪过后,一律消失了,连地上的银矿矿石也只剩矿渣了。

    罪魁祸首一个不到一寸紫色小精灵,扇动着三对有着奇异铭文的透明翅膀,瞪着占据小脸三分之一面积的大眼睛盯着宋太平脸庞,坐在宋太平肩头,用小手揪着宋太平的耳垂下拉着,用奇异的语言诉说着,声音很动听和天籁之音一般,就是听不懂。

    宋太平双手捂着脸,欲哭无泪,好容易制造成功的多用途电机竟然被这个小吃货给吃掉了,请许显圣爷爷收集来的稀有金属,也被这个小吃货吃干净了,痛心疾首的想把这小吃货从肩头拿下,尽快送走。

    宋太平的神力第一次遇到了对手,这个小精灵竟然用一只小手就挡住了宋太平不断提升的力度,另一只小手指指自己瘪瘪的小肚子,又指指宋太平,一脸愤慨状。宋太平实在忍不住了,哭丧着脸:“这位姑奶奶,还是放过小子吧,就你这么个吃法,我真招待不起的,您还是跟着王逆天姐姐回亡灵教吧。”

    谁知这个小精灵暴力倾向很严重,扇动着翅膀飞到宋太平的头顶,扬起小拳头,就是三拳,顿时三只角在宋太平的头上立起来,这个小精灵一个闪动出现在宋太平的眼前,表情愤怒音量提升一倍,叫喊了一番,指指自己的小肚子,扬手间手上出现了一团紫色火焰,在宋太平面前晃了晃,冰寒的凉气,在宋太平的面庞覆上一层寒霜。小精灵随手收回那团奇异的紫色冰冷的火焰,一个闪动出现在宋太平肩头,继续坐着,晃着两只小腿,甚是悠闲。

    宋太平还真第一次见到这么霸道的器灵,宋太平甚至不能确定这个蛮不讲理的小精灵究竟是器灵,还是这戒指里的生命体了,几次触摸背后的白色弯刀,那刀灵冰雪精灵根本就不出现,对这个霸占自己肩头不走的小精灵宋太平是无计可施的,苦着脸向王逆天问道:“王逆天姐姐,贵教前任教主可曾经留下手记,介绍这位姑奶奶的事迹?”

    王逆天也对着突发其然的变故惊吓着了,宋太平的神奇在那溶洞展现无疑,能追着一群成婴期的凡阶高手到处跑,所有攻击对宋太平无效,而偏偏这个只是作为教主信物的戒指里出现的小家伙更加强悍,完全克制了宋太平,师傅王玲却没有提过它的神奇,只是说在一块天外陨石中发现的,感觉不凡,却无法使用,便作为教主传承之物,待有缘人开启。现在倒是出现了有缘人,不仅开启了戒指,还引出了这么个不知道是生命体还是器灵的小家伙。

    王逆天也完全萌呆了,喃喃的说道:“师傅只是说待有缘人开启,没说开启后怎么办,这位姑奶奶既然喜欢跟随你,你还是先收着这个戒指吧,回头我让属下多找写金属和食物,帮你供奉给这位姑奶奶吧。”

    宋太平顿时头有两个大了,身边已经有了一个吃货昆翔虎,再加上这么一位姑奶奶,他的日子可怎么过?昆翔虎至少还和自己是患难之交,而这位姑奶奶完全是随心所欲,有这么一位任性的姑奶奶相伴,自己就不用继续研究机械装置的制造了,就连电子阅读器都要小心取出,要是也被这位姑奶奶给吃了,自己可真没地哭了,天知道这位姑奶奶要吃多少金属和食物能饱。而且一旦收下这枚戒指,自己就和亡灵教扯不开关系了。

    这时,拓布元正前来在帐篷外通传:“宋太平小公子,宋将军在治沙林,有要事找你。”

    宋太平在里面回应了一声,收好这枚扔不掉、缠上自己的戒指,掀开毡子,和王逆天从帐篷里出来,众人的目光都盯上了宋太平肩头的小精灵,这个家伙小手捋顺着自己的紫色秀发,毫不畏惧的扫过众人,依旧转脸盯着宋太平的脸庞,昆翔虎看到这个小家伙,本能的感觉到了上位者的威压,下意识的退后了几步,好奇的看着这个不足一寸的小家伙。

    这小精灵突然一个闪动出现在昆翔虎的面前,张开了小嘴,又不舍的闭上,伸出小手摸了摸昆翔虎的脑袋,一个闪动返回宋太平的肩头,继续玩弄自己的秀发,吓的昆翔虎直接瘫在地上,亡灵教的四位护法才意识到这个外表卡哇伊的小家伙是多么恐怖的存在,有幸亲眼见证过戒指解封的朱雀长老金凤甚至在猜测,宋太平从这枚教主传承戒指里释放出来的小精灵,该不会是某个被囚禁的恶魔吧。

    宋太平、王逆天、上官仪、昆翔虎在拓布元正的引领下来到了宋镇海面前,还没等宋镇海询问儿子肩头那个小精灵的来历,那个紫色精灵自行飞起,急速环绕着这片沙漠盘旋,滚滚黄沙如被龙卷风卷起,呈漏斗状倒悬空中,露出黄沙下面的黑色黏土,这些黏土快速消失,宋太平猜测这个神秘的小精灵吞吃的这些黑色黏土可能是某种金属,忙一个箭步上前抓起了一把黑色黏土,感到手上有细微的针刺感觉,仔细的查看,回忆书中对各种材料的描述,一条关于初级特种材料的记载浮现在眼前,再仔细辨认手中确是书中记载的一种混合有多种珍惜放射性微量矿物质的黑土,虽然手上没有仪器和设备进行分离出其中的稀有放射性矿物质,但其珍贵程度不言而喻。

    宋太平一脸肉痛的看着足有数千吨的黑土被紫色精灵吞噬一空,原本的沙漠形成了数百米深的大坑,在坑底涌出一股股黑褐色的液体,闻到刺鼻的气味,宋太平惊喜的说道:“父亲,是石油!”

    宋镇海同样一脸狂喜,石油这东西的用途可是很多的,没想到监国太子给自己的这片查卡码草原不仅发现了银矿,还挖出了石油。

    那紫色精灵扇动着三对翅膀,来到宋太平面前,对着宋太平面颊亲了一口,向宋太平右手冲去,宋太平感觉右手食指一紧,定睛看去,原本收在怀里的紫色戒指居然牢牢的套在自己的食指上,嵌入肉中,卡在指骨上,形成一圈金色血痕,好在宋太平的自愈能力很强,转眼间便恢复如初,已看不见戒指的踪迹,若不是那十指连心的痛疼依旧还在,宋太平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一旁注视着宋太平这边情况的王逆天和上官仪突然脸红了,下意识的同时低声说出了“无耻”两字。

    宋镇海惊讶的询问那紫色精灵来历,王逆天便如实说出了自己所知道的关于这枚教主传承物的一切。宋镇海闻言无比怜悯的看向宋太平,说道:“儿子,以后你就专心绘制图纸吧,动手组装和测试的粗活就由为父来处理吧,对了这个紫色精灵刚才吃掉的是什么东西?”

    宋太平看了眼,漫天飘落的砂砾,肉痛的说道:“父亲,那是初级材料黑土。足足数千吨的黑土!”

    宋镇海一愣,很快反应过来,想起宋太平所说的黑土是何物了,震惊的趴在坑边找寻是否还有残留的黑土,良久才失望的起身,看向宋太平左手中那仅剩的一团黑土,难以置信的说道:“儿子,你确认是黑土?这种珍贵的混合物怎么可能出现在我们世凡星?你手中的那团,都含有什么放射性金属?”

    宋太平微微一摇头,落寞的说道:“父亲,按照刚才那个规模,我猜测世凡星坑怕其他地区还会有这种混合物,为什么会出现在世凡星,我也不知道,我们现在还没有能力分离其中的各种放射性金属,不过我们未来要打制高尖端装备仪器,还真不能缺少它,还是找铅盒盛好,回头让许爷爷看看,是否在其他什么地方见过吧。”

    宋镇海从随身携带的材料中找出一片铅锭,直接运灵气到掌上硬生生的抠出一个方形铅盒,接过那团黑土,封好盖子,平静的以目光示意上官仪、拓布元正、王逆天、昆翔虎在原地等待,自己带着宋太平向前走了一段路,将知天阁的传讯递给了宋太平,淡淡的说道:“儿子,我感觉这里面似乎另有玄机,你在返回开平城前,让卡吗族族长找族里勇士陪你去看看安奈尔山脉的山巅风光,我找你五爷爷打造一艘大船,你可以乘船去海上看看大海的浩瀚,你这次回开平城恐怕很长一段时间,都不能离开开平城半步的。”

    宋太平仔细阅读了三遍小布条上文字,面色一沉,低声说道:“父亲,您立即通知大伯和三叔,从现在起装病,在家严防刺客刺杀,直到新皇登基,又请五爷爷调集高手保护一下大伯和三叔。父亲,您也要做后手准备了,皇位之争开始了,各位没有站队的带兵大将,会受到三位皇子的同时打压,这个查卡码草原是块儿宝地,不容有失。

    在《三国演义》中诸葛亮是公认最聪明的,而蜀国却是最早被灭国,原因是诸葛亮没有培养蜀国的后备人才,完全是事必躬亲的一个统揽全局,即便他的徒弟姜维,因为经受历练不足,空得诸葛武侯的书卷传承,却连邓忠邓艾父子都不敌!在诸葛武侯积劳早逝后,蜀国无大将,方被最早灭国。

    请恕儿子直言,在边陲五府,您事事亲自参与,并没有达到锻炼拓布元正叔叔、于培安叔叔、赵匡德叔叔、王庆宇叔叔、安玉田叔叔的效果,一旦您出事的时候,五位叔叔在营救您的时候,会好心办坏事的。

    我的建议是就近在安奈尔山脉打通隐蔽的山腹溶洞,继续通到其山涧中,利用山涧中的天然气流漩涡,安置风力发电机,将信得过的军户们迁移进溶洞里居住,并改造成我们的战斗堡垒、秘密兵工厂和重要物资的储备基地。算是万一皇室要对我们宋家赶尽杀绝时,我们还有一个容身之所,手中掌控的实力还能进行自保。

    据我推测一旦出现大伯和三叔被偷袭行刺,朝廷必然将父亲您解除官职打入天牢囚禁,以作试探,其一,父亲用兵能力让朝廷忌惮,不会把你放逐民间,只有杀掉您或关入天牢,他们才能安心;其二,外夷在边陲五府的攻势应该让朝廷恐慌了,即便对您极度不满,也会留您性命,在外敌入侵的时刻,让您统兵戍边的;其三,至少神机门、知天阁、亡灵教,拓布元正他们五位叔叔,不会坐视您被朝廷斩杀的,他们会去劫法场就您的,一千支步枪足够攻破皇宫的。”

    宋镇海长叹一声,面色有些黯淡,凄凉的笑着:“儿子,你所想的和为父顾虑的是一致的,我无心皇位和权倾天下,但身在朝廷,身不由己,为了东方大陆的黎民百姓,这个委屈暂且忍下来,事关你大伯和三叔的生命安危,马虎不得,我先通过知天阁传回消息,再找你五爷爷商量保护的事宜,你去找卡吗族的木德曼族长吧,登山时,看看风光就好,千万注意安全。”

    宋镇海说罢,便快速返回,叫过拓布元正,吩咐他安排军士对此处隔离警戒,并安排可靠的军户来采集这些原油。随后翻身上马,在六名背着步枪的护卫紧随在宋镇海的身旁,骑着战马警惕着周围的情况。

    宋太平返回时,诧异的发现上官仪和王逆天正在大眼瞪小眼的相互怒视着,小声嘀咕什么,大有冲突升级挽起袖子开打的架势,见宋太平过来,才同时冷哼了一声,向宋太平这里快步迎过来。

    宋太平奇怪的看着面前满面通红的大美女和小萌罗,以及和喝醉了酒一般的白老虎昆翔虎,那昆翔虎咧着大嘴,晃着身躯,用前爪指指上官仪,又指指王逆天,再指指宋太平,眯着眼,呜呜着,在地上不时的打滚。

    宋太平没有搞明白什么情况,倒是上官仪和王逆天率先发怒了,一起痛殴着白老虎昆翔虎,昆翔虎也没反抗,给自己用了个土盾护体,任由上官仪和王逆天随意用粉拳锤击那坚若岩石的土盾上。

    宋太平没有隐瞒,直接说了知天阁发来的拓布元起的圣旨内容,以及自己将要前往安奈尔山脉观赏山巅风光和乘船亲身体会大海的浩瀚。上官仪、王逆天、昆翔虎强烈表示要随同前往,或许他们吵闹的声音大了,那紫色精灵从宋太平的右手食指探出小脑袋,瞪着大眼睛扫视着众人,见识过这个小家伙恐怖威力的众人顿时鸦雀无声,期盼着这个小家伙赶紧回去戒指里吧,特别是昆翔虎四条虎腿都快站不稳了,这个小家伙差点吃掉他的情形,依旧历历在目,这个恐怖的小家伙威压比昆吾老祖还要强盛甚多,绝对是惹不起的主儿。

    那个紫色小精灵或许感知到了自己不受欢迎,打着哈气,回到戒指里了,宋太平摸了摸头顶的三大大包,长出了一口气,王逆天和上官仪那盯向紫色小精灵几乎要喷火的目光柔和了下来,看到昆翔虎得意忘形的准备虎啸,忙大惊失色的联手顶住昆翔虎的下颚,不让他出声,又点指了一下宋太平的右手食指位置,昆翔虎方想起来紫色小精灵为何出来观望,吓出了一身冷汗。

    宋太平找到木德曼族长,木德曼族长叫过来五名壮实的卡吗族年轻的小伙子,和气的以生硬的炎族语言说道:“宋太平小公子,这安奈尔山脉的高处有强烈刺目的光芒,部分人还会出现幻觉、晕厥的情况,在山上还请小公子和诸位姑娘们,请听我和这五位族人的安排,不要贸然独自行动,山上虽然异常寒冷,但是猛兽毒虫依旧众多,伪装在周边环境中极难发现,速度极快、毒性极烈,还需多加谨慎,那里有很多禁区,我会告知你们的,不能进入,就算是凡阶修炼者进入也是凶多吉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