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衍帝 第二十一章 雪域惊喜
作者:铁血大隐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宋镇海通过知天阁的飞鹰传书,向大哥宋镇空和三弟宋镇地示警,神机门宋法德老爷子亲自带领门内精英带上步枪和掷弹筒奔赴开平城,将溶洞内的战车、战舰生产车间的设备制造和宋太平出海用的大船打造交给了邱楚云长老,这位邱楚云长老是宋法德老爷子的亲传弟子,幼年遭遇匪患,家人死在流匪的屠刀之下,由宋法德老爷子抚养长大,收为义子,邱楚云其聪慧过人,在机关术上造诣颇深,已成为神机门机关术第一人,自然建造大船和生产设备的建造这样大事交给邱楚云是最合适的。

    木德曼族长向宋太平、上官仪、王逆天以及亡灵教的四位护法递上暖和的羊皮大衣,嘱咐他们好好休息,明日凌晨四点启程登山,穿好羊皮大衣,虽然草原上烈日当空,但是山巅之上,却是寒风刺骨。能在中午达到山顶之,温度能稍高些,山顶飓风出现可能性会小一些的,相对安全一些。

    次日凌晨四点,宋太平、上官仪、王逆天、昆翔虎和四位亡灵教护法在安奈尔山脉的山脚下集合,木德曼族长和五位卡吗族年轻人背上背着硕大的藤筐,里面盛放着一盘盘的足有婴儿手臂粗的绳索和后面带有圆环的精钢长钉,腰间斜插着一把铁锤。木德曼族长亲自为宋太平和六位美女在身上绑好固定绳索,安排三名族人在后面殿后,两名族人在前面,自己紧跟在后面,让宋太平他们位于中间位置,依次在腰间两侧均穿上了婴儿手臂粗的绳索,并打结扣固定好。

    木德曼族长再次重申:“宋太平小公子和诸位姑娘们,山上的光芒刺眼,尽量不要直视,以免刺伤眼睛;在山上感觉头晕目眩,千万不要强撑,立即告知老夫,即刻下山,否则会有生命之忧;在山上若是不慎踩进冰窟窿或被狂风吹起,不要慌张,你们腰间的绳索会保护住你们,不坠落冰窟窿或被飓风吹飞的。最后,凡是我说过不得进入的区域,绝对不准靠近半步,那会导致我们所有人遇难的。”

    宋太平和众位姑娘们纷纷应允下来,宋太平看向白老虎昆翔虎,不放心的说道:“昆翔虎叔叔,你还是留下吧,山上这么危险,我很不放心的。”昆翔虎摇了摇毛茸茸的大脑袋,坚定的跟在宋太平身侧。

    木德曼族长指挥队伍启程,在山脚下还是很热的,满是成片的阔叶林,攀登了一段路程周围的树木稀少了很多,成了针叶杉树,温度也降下来了,再向上一段陡峭的山路,出现的大片冰雪覆盖的区域,在队伍前面的卡吗族年轻人开始在光滑如镜、锋利如刀的积雪下的冰面上钉入精钢长钉,穿上绳索,每上行几十米便再钉上一枚精钢长钉,穿上绳索,连接起来,成为众人攀爬冰壁的扶手,好在这段区域没什么风,木德曼族长选择的是之字形前行,虽然有些绕路,但坡度也不是太陡峭,遥望周围全是白茫茫一片,身后的雾气遮挡了山下的景象。

    宋太平和众位美女都是凡阶的修为,攀登起这冰壁还是很轻松的,昆翔虎这个吃货在冰壁上行动自若的追捕一只雪狐,速度之快和山林间并没有什么差异,只是几秒的时间,便咬住了雪狐的喉咙,拖到一旁,享用他的美食了,吃完用积雪一抹嘴上血迹,身形若电的追上宋太平继续前行。

    木德曼突然指着不远处煞是好看的七彩光团,说道:“宋太平小公子和众位姑娘们,那边的多彩的位置,绝不能靠近,那是什么,老夫不知道,但是可以肯定的是那是活物,老夫幼年时,随族中勇士登山时,亲眼目睹它将一名凡阶修炼者击杀撕碎,一口口的吃掉,我知道众位姑娘都是实力不俗的凡阶修炼者,我只是奉劝一句不要轻易涉险,这个东西未必弱于你们,只是似乎被困住了。”

    宋太平定睛查看,只见那七彩光团真实的面目是被珍贵的放射性金属打造的链条锁住的一个类似于人的生物,全身干瘦,手臂奇长过膝,全身毛发覆盖,已经分不出头发和体毛了,白色的毛发间布满了干涸的血迹,可见已经有很多生命遭其吞噬了,那七彩光团实际上捆绑它的链条所发出的辐射射线,在这世凡星上居然有人懂得提炼使用放射性金属,还有生命体能抵抗住这么长时间的辐射依旧存活,让宋太平感到匪夷所思。

    宋太平不愿多事,准备跟随队伍继续前行,猛然一道紫光从自己的右手食指射出,直奔那七彩光团,不用想就知道是紫色精灵这个小吃货,宋太平忙大喊:“姑奶奶,不能吃那金属链条,会放出那头被锁住凶兽的。”

    为时已晚,那七彩光团瞬间消失,一个全身白毛的家伙出现在众人眼前,很显然那紫色精灵已经将捆绑这怪物的金属链条吃干净了,这白色怪物腾空一个翻滚,凌空一个侧移避闪,落在覆盖厚厚积雪的冰面上,似乎许久没有行走,没有站稳,直接以狗啃食式前扑进积雪中,手脚并用向宋太平这边,如一道闪电般的雪线极速出现。

    这白色的怪物居然跪伏在地上,用如金属摩擦般的声音:“上仙,饶命!小的已经为所犯的罪孽在这雪山上遭受神铁灼体上万年了,已经痛改前非,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上仙给小的一次机会吧,留下小的狗命吧,以小的曾经仙阶的修为可以助大人一臂之力的,小的这就释放的神魂,请上仙下禁制烙印,小的愿为上仙效犬马之劳!”这白色的怪物看到宋太平肩头悠闲坐着的紫色精灵,忙低下头,颤抖着释放出一个迷你的小光影,虽有了沧桑,但可以看出其年轻时的帅气。

    宋太平看到这小光影确认眼前这位恐怕真的有仙阶修为,但是如何对神魂进行下禁制烙印,从来没有人教过自己,再看上官仪、王逆天和亡灵教的四位护法,均是摇头,红着脸说道:“这个,我不知道怎么下禁制烙印,就算了吧。”

    这白色怪物,忙铿锵有声的用头锤击冰面,带着哭声,说道:“上仙啊,还是下个禁制吧,别看小的现在很狼狈,想当年我一人大战天外天的五条臭虫宋义、许耳、张散、魂思、昆吾,打的他们落花流水,要不是估计他们五个小臭虫要把天外天的主人请出来,我早就称霸整个世凡星了,也不用被迫带着徒子徒孙迁移到天狼星,只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屠杀血祭了妖族的百万妖兽,便被卑鄙的妖帝和魂帝联合出手重创,取出上古神物灭魂锁将小的锁住,插在这雪山上遭受万年之苦,也不知道我的徒子徒孙们是否已经被两个卑鄙的混蛋灭族了。……”说着,他居然哭泣起来,滚烫的泪水滴在积雪上,形成一个个垂直小洞。

    宋太平和在场众位美女惊得无语了,面前这位白色怪物竟是能一人击败体外天五祖的高手,还能飞离这世凡星,前往那第一次听说的天狼星,如此大的能耐,居然会遭受这样屈辱和刑罚。

    宋太平一时心软,看在同是人族的份儿上,这家伙似乎还是为人族出气,而有此遭遇的,只是这家伙被那个什么上古神物灭魂锁困了上万年都还好生生的活着,可见其难缠的程度,已经超出想象,在世凡星恐怕也就肩头这不知来历的紫色精灵能克制他,至于天外天五祖是不用指望了,万年前就被这家伙一挑五了,现在虽然这家伙被困了万年,实力受损,但是依旧不可小视,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应该有着什么绝技的,还带在身边,借助紫色精灵约束好他,避免这家伙再挑起和天外天的血雨腥风,让世凡星的修炼界遭受涂炭。

    宋太平镇定了一下澎湃的心情,说道:“别磕头了,再磕就磕出窟窿了,我是你所说的臭虫之一宋义老祖的后人,我可以饶你不死,但是你需要跟在我身边,寸步不离。对了,你怎么称呼?”

    这白色怪物闻言大喜,再次重重的三叩首,收回神魂,说道:“弟子向少武叩见师尊!地址向少武不知道师尊和那宋义有渊源,还望师尊见谅,小徒就是心直口快。”

    向少武犹豫了一阵儿,继续说道:“弟子察觉师尊修为远在星辰境之上,似乎是被什么歹人印封了修为和神识,以宋义那老小子的凡人之躯,断然无法有师尊这样的直系后裔,师尊应是哪位大能出于什么未知的原因留在世凡星的。以师尊的实力不应该逗留在世凡星这颗失去天地灵气的星球,会耽误师尊的修为修复,可惜我那艘上古留存下来的太空战舰留在了天狼星,要不,师尊可以带领人族在天狼星形成三足鼎立之势,为人族在天狼星赢得一片生存的领土。”

    一旁的上官仪顿时嘟起小嘴,不乐意的说道:“向少武,师尊什么时候说要收你为徒,你的拜师不算数。回头我找根铁链绑好你,扔麻袋里,跟着师尊就行,哼,哼。”

    向少武毕竟是存活了上万的老家伙,见多识广,长年积累下来的上位者的威势,以及丰富的修炼秘籍,一番威逼利诱,最终以一套音攻修炼秘籍和容颜永驻的炼体术,止住了大师姐的咄咄逼人的攻势。借来上官仪的小刀,又向木德曼族长借了一套衣服,在剃掉遍体毛发,对着冰面修整了一下凌乱的头发,挽起发髻,一个白发的英俊男子出现在众人面前,虽说这位向少武已经万岁高龄,但在面孔皮肤上丝毫看不出岁月的沧桑留下的痕迹。

    不远处,出现了一头成年雪豹在观望,白老虎昆翔虎凌厉的目光立即就捕捉到了,只是碍于这位紫色精灵在场没敢行动,只见紫色精灵优雅的飞到昆翔虎的后面,飞起一脚,就将昆翔虎凌空踢向那头观望的成年雪豹,可伶的昆翔虎拖着凄厉的虎啸声平稳落地,迅速在冰面上一借力,再次跃起向那只找死的雪豹冲去,几个腾跃下来,那速度敏捷的雪豹依旧不敌昆翔虎的神速,被昆翔虎一爪拍在脑门上,晕厥过去。

    紫色精灵毫不客气的直接吞噬掉了晕厥的雪豹,摸了摸昆翔虎的脑袋,一指远处被积雪盖住的洞口,昆翔虎无奈的呜呜了几声,倒是凭借敏锐的嗅觉,闻到了那洞**的巨蟒的气味,无比郁闷的继续扑上去,施展了土系技能将巨蟒从洞里推出来,这位紫色精灵也不客气,上前和吃面条一般,就把这条成人大腿粗,几十米长的大蟒蛇吞掉,没有给昆翔虎留一口。

    宋太平看着不幸的昆翔虎被紫色精灵驱使着不断捕食着猎物,却不能吃上一口,为其叹息了一声,发自内心的感谢昆翔虎能帮自己吸引走这位难缠的姑奶奶,稍感欣喜的说道:“木族长,继续前行吧,他们两个玩闹一会儿就回来。”

    木德曼和五位族人虽然没有听明白向少武所说的星辰境意味着什么,甚至天外天、天外天五祖的名讳都是很陌生,第一次听到的,只当是大焱帝国的某个大门派了,对于向少武的实力,木德曼还是心里有数的,估摸着在整个世凡星都是顶尖的存在,这样的人都会心甘情愿的拜到宋太平门下,可见宋太平的真实实力有多么强悍,忙应允了一声,让前面的族人回神,开始继续前行。

    向上攀登了一段路程,前方那耀眼的光芒反射黄的眼睛无法直视,陡峭的冰壁接近垂直的角度,光滑的冰壁上没有什么可以受力的凹凸点进行支撑,身旁的猛烈的狂风更是增加了攀登的难度,宋太平只得凭借自己掌上的巨力,强行在冰壁上挖出一个个凹陷的落脚点,方便后面的人攀爬,途中,上官仪一脚踩空,悬于空中,还是凭借绳索和向少武的扶了一把,才化险为夷。

    在后面的行进中依旧险象环生,一脚踩进冰窟窿里,那锋利的冰刃轻松的划破白虎护法肖超音的裤腿,刺骨的寒风嗖嗖的灌进裤腿中,让肖超音打了个寒颤,双手在前面冯娇娇护法和后面常胜男护法的奋力向上拽动,才脱离冰窟窿,也幸好捆着绳索,冰窟窿中那些白色的甲虫和白蛇仅仅叮咬在肖超音的灵气护盾上,没有触及皮肤,依照木德曼族长所描述的山巅冰雪世界中毒物的恐怖毒性,即便有灵气运转体内整个周天可以逼出毒素,万一碰上特殊的毒素呢?没有谁愿意尝试。

    前方捕食的昆翔虎头皮发麻调头就跑,直接成片的毒虫、雪狐、雪豹、食虫兽如同兽潮一般在拼命的逃窜,似乎后面有什么恐怖的危机,紫色精灵满不在乎的迎面而上,成片的吞噬着这些雪域生命体,昆翔虎和向少武在前面开路的卡吗族年轻人前面进行奋力击毙挑飞那源源不断逼近的兽潮,木德曼见状当机立断下达调转方向撤退的指令,这种兽潮他也是第一次见,之前见过类似兽潮的,都已经成为了尸体,即便是落单的凡阶修炼者面对如此数量的毒物和猛兽攻击,在被毒物叮咬中毒的情况下,在这些猛兽的群攻和雪域步步险境的环境下,也是有生命之危的。

    只是,见到兽潮才想起撤退,为时已晚。在前面开路的两位卡吗族青年瞬间便被漏网毒物叮咬的全身发黑,而后只是瞬间,就被侧面冲过的猛兽给分食了,转眼间便成了沾满血迹的骨头架子散落在冰层上。

    宋太平见状一个快步纵跃到木德曼族长前面,将身后的一对弯刀抽出,握在手中快速旋转舞动,将靠近的毒物、猛兽斩杀,上官仪立即取出九弦古筝对着前方的兽潮发起远程音攻,亡灵教朱雀护法金凤、青龙护法冯娇娇、白虎护法肖超音、玄武护法常胜男将王逆天、三名卡吗族青年、上官仪、木德曼围在中间,和宋太平联手形成外围凌厉攻势,将毒物和猛兽阻挡在外面,避免继续出现伤亡。

    宋太平猛然发现一条金色的半米长大虫子居然一头撞飞昆翔虎,直接向自己接近瞬移的速度冲过来,后面紫色精灵紧追过来,这个金色大虫子竟然凭借躯体挡住了锋利无比的白色弯刀,带着一身的冲天妖气,缠绕在宋太平的左手臂上,一口叮咬在宋太平的左手背上,一阵酥麻之感传来,这足有半米长的金色大虫子居然缩成两三毫米的长度,钻进了自己的左手背中,紫色精灵降落在宋太平的左手臂上,直盯着宋太平左手背出现的金色符文,撇着小嘴,甚是不满的腾空而起。

    在那金色大虫子钻进宋太平的左手背上之时,以宋太平为中心,周围的毒物和猛兽慌不择路的急速调头四散而逃,一场兽潮莫名其妙的结束了,宋太平的大脑位置,传来清晰的女子声音:“小女子金蝉子,拜见主人。”

    宋太平一愣,向周围一看,没有人和自己说话,这声音哪里来的?自己出现幻听了?

    那清脆的女子声音再次传来:“主人,不必寻找了,我就是刚才进入你左手背的金色虫子,被那紫色的恶魔追逐,无奈才选择寄生到主人手背上,还请主人放心,我不会吸食主人的精血,我会自己出去找食物和修炼,待小女子破茧成蝶之时,再送主人一份重礼,以报答活命之恩。”

    宋太平彻底无语了,怎么向少武也好,这位金蝉子也好,怎么都这么直接的找上自己呢?突然发现众人的目光都看向前方了,抬头看去,那紫色精灵居然抱着一个三米多高一米多直径的七彩半透明晶体一边猛啃,一边倒飞过来,丝毫不见她吃力,完全彰显着她吃货本质。

    向少武面色大变,高声呼喊道:“师尊,迅速下山,这位姑奶奶把这段山体的能量之心给挖出来了,这段雪山要塌陷了,不想被埋进去,赶紧跑路,延着绳索迅速滑下山,快!”

    宋太平诧异的看了眼这位罪魁祸首紫色精灵,暗道这位姑奶奶不光是能吃,还有着超级惹祸的本事,居然能吃塌陷一座山,奇迹啊。

    在众人狼狈不堪的连滚带爬的冲下山腰时,后面的山体塌陷开始了,一条白线的雪崩快速在身后放大,翻腾着奔驰而至,众人不得不继续把腿飞奔,还是没有跑过雪崩的速度,被埋进一米五深的雪层中,宋太平在向少武和昆翔虎帮助下攀爬就近的一颗大树,冲出积雪的覆盖,拉动身上的绳索,将其他众人也从积雪中拽出。那紫色精灵若无其事的在一旁吸取干净那半透明晶体的最后一丝能量,那失去颜色的晶体轰然化成一堆细碎的白石块落入积雪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