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衍帝 第二十二章 遨游北海
作者:铁血大隐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宋太平见大家都成功的脱离了积雪覆盖,瞭望了一下雪崩所造成的积雪覆盖影响范围,并没有波及到军户的居住区域,总算长出了一口气,注意到外围边缘区域,有众多的军户和军士们全力铲开积雪,向塌陷所在的中心位置进行推进,估计是卡吗族的族人和众位军士们担心自己一行的安危,竭尽所能进行救援。

    宋太平看了一下周围的人,没有遗漏,便沉痛的说道:“木族长,小子对身边的人约束不力,造成雪崩险些害了大家性命,小子向大家致歉!另外,那两位遇难的大哥,还请木族长收好他们的骸骨,回去厚葬,抚恤金由我来负担,现在我们需要尽管出去,避免外面的亲人们担心。”

    宋太平毕竟年幼海拔不够,上官仪提出如那亡灵教的护法抱着王逆天一般抱着宋太平,向前行进,宋太平同意了这个建议,但没敢选择上官仪来抱,而是让向少武抱着自己,毕竟有了王逆天的前车之鉴,知道了女孩子的身体不能随意乱碰,碰了就要负责任,娶回家的,下意识中已经将王逆天当做了内定的妻子,尽管上官仪的美貌和身材都超出王逆天若干,宋太平是重承诺的,而且多少受父母相互恩爱的影响颇深,很自然的和其他女性保持了适当的距离。

    宋太平一行人凭借大多数都是修炼者,轻盈的穿过这片齐胸深积雪,出现在积雪的外围,宋镇海发现了木德曼怀中抱着的两包血迹未干的骸骨,那抱着骸骨的羊皮大衣布满划痕,猜测他们可能遇险了,忙在人群中寻找儿子宋太平,见到儿子安然无恙,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下了,同时注意到抱着宋太平的那个白发年轻人,实力高深莫测,看不出是什么修为,也不记得出行时亡灵教有这么一号人物,在他影响中亡灵教四位护法、十位长老中仅吴启勇长老是男的,其他亡灵教的高手都是女的。

    宋镇海知道现在身边各方势力的耳目众多,不宜询问的太详细,直接向木德曼族长询问了一下险情,木德曼族长已经过了冲动的年华,自然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只说是在山巅不幸遭遇了雪域兽潮,险些全体葬身兽口,凭借各位美女们奋力厮杀才保住了大多数人的性命,又遭遇了山体塌陷引起的雪崩,好在大家已经在下山的路上,没有造成太大影响。

    宋镇海从中听出了不同寻常的惊险,看到木德曼族长向自己眨眼,知道另有隐情不方便当众说说,便安抚了一下木德曼族长让他好生安葬两位遇难的勇士,让拓布元正回库房提取五十两银子分给遇难勇士的家人,作为死亡抚恤金,自己则急匆匆的招呼宋太平跟随自己前往中军大营由安玉田、王庆宇、赵匡德、于培安带人在帅帐外围警戒,宋镇海听到宋太平讲述事情的完整经过,(宋太平隐瞒下了金蝉子事情,毕竟这位能逃脱紫色精灵追杀,并且是雪域兽潮引发者的神秘存在寄居在自己体内太过惊悸,还是不惊吓宋镇海了。)面部抽搐的看向儿子宋太平肩头悠闲的紫色小精灵,似乎一切祸端的起源都是这个小家伙引起的,再看看这位向少武牛人,曾经有过传闻,位被天外天五祖称为混世魔王的家伙,在五祖合力才将其驱逐,今日听到了另一个版本,这位向少武是击败天外天五祖,畏惧天外天的主人,才带领麾下的徒子徒孙驾驶太空战舰离开世凡星,前往天狼星称雄称霸,不敌天狼星的两位绝世高手的联手,才被放逐回来的,如此牛人成了儿子宋太平的二弟子,宋镇海也无语了,儿子宋太平注定有着彪悍的人生,大弟子大焱帝国第二美女,世凡星唯一的音攻强者,二弟子直接是可以在世凡星横着走的霸主,这样的组合怎能平凡呢?

    宋镇海着实对儿子宋太平下面的出海安全一百个放心,海中的怪兽再强,也不过给那紫色精灵添加一道美味而已,连向少武这样的牛人都能被紫色精灵震慑的服服帖帖,从未听说过的山体的能量之心也能挖出来吃,直接吃塌了一座山,也算是空前绝后史无前例,在世凡星还真没有什么地方是紫色精灵不能闯的。

    宋镇海已经接到知天阁的消息,艾森文昊和拓布艾青带着高手一人双马日夜兼程的飞奔而来,恐怕用不了一周时间就回抵达,掌控住宋太平,胁迫住自己不能起兵造反,对大哥和三弟下黑手,开启拓布元起篡权登基的节奏,环环相扣,步步紧逼,拓布元起身边也是不乏高人的,看来拓布元起对于皇位的渴望已经怕不急待了。

    宋镇海没有耽搁时间,在招呼着宋太平一行人和军士们一同吃过晚餐后,并披星戴月的策马启程前往北海府的海边,那里静静的停靠着一艘三百米长的楼船,船的两侧吊着四艘小船应急之用。

    宋镇海指向楼船旁港口上静立的五十名精壮汉子和一名白发苍苍的老人,说道:“儿子,这位老人是前北海水师的导航高谦大人,这五十名勇士是你五位叔叔精心挑选出来的绝对忠心,枪法过硬能进行水战的精英,他们在船上负责警戒和划船,船上备有掷弹筒、步枪、火药,就算是被敌方舰队包围,也足够你们轻松杀出包围返回的,在海上多加小心,别惹出大事端来。”

    宋太平不住地点头,心中暗想似乎安奈尔山脉之旅所有事端都不是我主动引起的,那是这位赖着不走的姑奶奶折腾出来的,到现在头上的三个大包还是很疼,这位姑奶奶下手太狠了。

    高谦没有摆官架子,很谦逊的和宋太平一行客套了一番,他已经举家跟随宋镇海从安西府迁移到查卡码草原,成为宋镇海的铁杆追随者,在宋镇海和宋太平父子身上,他看到了无限光明的远大前途,比追随那些吸食民脂民膏、贪婪无度、酒囊饭袋的王爷们要靠谱的多。

    宋太平一行人上船,进入楼船阁楼,有军士奉上煮好的茗茶,并安置好了各位的休息房间,高谦亲自掌舵,指挥启航,在夜色下驶离港口,值夜的军士们以流动哨挑着防风灯笼背着步枪,手持朴刀巡视着甲板上的情况,下层舱室中十六名军士分坐在两侧,整齐有节奏的摇动着船桨。

    在楼船避开一处处暗礁,驶出浅水区,进入深海,波涛起伏中带动着楼船不断晃动着,上官仪、王逆天、昆翔虎有些面色苍白,晕船不适用,随行的金凤、冯娇娇、肖超音和常胜男四位护法扶着王逆天、上官仪先去休息了,宋太平一时没有睡意,在向少武的陪同下出船舱,来到船头的甲板上,迎着扑面而来的略带腥味的海风,瞭望着周围一片黑漆漆的海面,在海上看满天星星和皎洁的月亮格外的清晰。

    宋太平敏锐的察觉到前方海域海面上有一些三角形的脑袋露出海面,有着近五米的身长,有些像放大版的壁虎,宋太平想起拓布元正在陕甘王宴席上提及的鳄鱼,前方这些海生物极有可能就是鳄鱼,前些日子火烧繁星教和波尔帝国的舰队,近六万舰队将士落入水中,招来了这些鳄鱼,在前不久的波尔帝国的撤退船队,在这些鳄鱼的攻击下,损失了三分之一将士,品尝到人肉的美味的鳄鱼们,盯上了宋太平所在的楼船,准备发起袭击,再饱餐一顿。

    宋太平向周围警戒的军士告知前方有鳄鱼,军士们没有慌乱取来火盆放置在楼船的前后甲板上,架上带把手的大瓷盆,倒入油脂,进行沸煮着,一些军士准备好木勺站在一旁,另一些军士已经子弹上膛,端起步枪,盯着甲板的边缘,在灯笼的光照下,注视着不断拍打在甲板的海浪。

    随着船只的临近,海中的鳄鱼发起了进攻,向楼船的前后甲板进行攀爬,军士们用木勺舀起滚烫的油脂向船舷位置出现的鳄鱼峥嵘张开的大嘴,就是一勺油脂,同时后面的步枪军士不待那鳄鱼翻腾,便一枪贯穿鳄鱼脑后,高谦接到军士的报告,下令停下船只,抛锚停船,嘱咐军士尽量击中鳄鱼脑袋,一枪毙命,这些鳄鱼皮虽然疙疙瘩瘩的,却有着不菲的身价,在剿杀干净这些鳄鱼后,一定要打捞上来这些鳄鱼的尸体,部分带有鳄鱼蛋的雌性鳄鱼还有鳄鱼蛋,可以孵化小鳄鱼卖给那些权贵当宠物的,每只鳄鱼崽子的价值在千金以上的,折合白银五万两呢。

    这群鳄鱼在被杀掉十三只同伴后,惶恐抛弃同伴尸体潜入海底逃逸了,众位军士用大网将这十三条鳄鱼打捞上来,小心的剥皮,避免损坏了这五千两白银一张的鳄鱼皮,切割下鳄鱼肉,意外的收获了六枚鳄鱼蛋,和一些残留在鳄鱼胃中的金银之物,收拾妥当后,众位军士们挂起剥好的鳄鱼皮晾干,将切割好的鳄鱼肉送厨房,将鳄鱼蛋放进暖和的被窝中进行孵化,金银之物冲刷干净表面的鳄鱼胃液收好,剩下的鳄鱼骨头内脏一并兜在渔网中,抛下渔船诱捕海鱼,用海水冲刷干净甲板上的血迹,楼船继续前行。

    宋太平很诧异的发现肩头的紫色精灵,只是在观望,没有丝毫进食鳄鱼肉的意思,甚至对拉网捕上来的二米长的大鱼也没有丝毫兴趣,左手背上的金蝉子同样很安静,难道这两位都不喜欢吃鱼?

    宋太平在船头吹着海风,直接在船头打坐,吞吸吐纳着月华,这几个月坚持苦练,宋太平隐隐已经有了向筑基期迈进的迹象,或者准确的说是解除凡阶筑基期层次的印封。

    凌晨四点,天边渐渐放亮,一轮红日缓缓从海平线升起,远远的可以看到成群结队的半米长的海鱼在海面上跳跃着,后面有高高背鳍立出海面的大型鱼类在追逐吞吃着前方的海鱼,在楼船旁边出现了一些两米长的大鱼,不时跃出水面,向船上的军士们柔和的叫着,有军士在高谦的嘱咐下取出一些网来的小海鱼抛给这些大鱼,只见这些大鱼从海中腾起,准确的叼住军士抛在半空的海鱼,动作优雅而流畅,引来军士们的叫好声。

    高谦让自己副手掌舵,来到宋太平身边的介绍道:“小公子,这跟随在我们身边的鱼叫做海豚,是一种对人类极为友善的鱼类,也是出海渔民公认的幸运神,它们出现的地方往往有着大量的鱼群,而前面远处有背鳍露出海面的家伙,多半是鲨鱼,极富有攻击力,经常撞翻渔民的渔船,吞吃渔民的,见血之后,攻击更加疯狂,而它们的尾鳍和背鳍都是制造鱼翅的上好材料,鱼皮可以榨油,鱼肉虽不是太好吃,但比鳄鱼的肉要好吃一些的。”

    正在宋太平肩头打瞌睡的紫色精灵顿时来精神了,在空中划过一条紫色闪电,一条足有百米长的鲨鱼被紫色精灵抓出海面,只见她嘴巴一张一闭,一条百米长的鲨鱼便消失在她口中,只是片刻前方海中的九条鲨鱼便被这位紫色精灵吃的一干二净,飞身返回宋太平肩头,丝毫不在意周围吃惊的军士,只顾的倚靠在宋太平的脖子上,小睡着。

    早上,众位美女们已经适应了海上的摇晃,在甲板上嬉笑着和军士们一起喂海豚,直到好一会儿,海豚们才离开对楼船跟随,游到远处的海域,众人在早餐上品尝了鳄鱼肉,美女们有些吃不惯鳄鱼肉的酸味,将自己的那份鳄鱼肉让给了吃货昆翔虎,吃完鳄鱼宴,众位美女们兴致高涨的前去逗弄刚刚孵化出来的小鳄鱼。

    高谦来到船头教给宋太平钓鱼,鱼饵直接就用网上来的小鱼儿,甩杆盯着浮漂,只要浮漂一沉就说明有鱼上钩了,众位美女们也纷纷加入了钓鱼的行列,坐到宋太平身旁享受着日光浴,惬意的钓着鱼打发时间,但并不是所有的海鱼都可以吃的,有一些海鱼是有毒的,高谦在一旁对众人钓上来的鱼进行辨认,告知这是什么鱼,可否食用,对于不能食用的鱼直接抛回海中放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