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衍帝 第二十三章 昆吾败北
作者:铁血大隐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宋太平、上官仪、向少武、王逆天和四位亡灵教护法相继钓起一些个头较大的鱼,不得不借助长杆捞网进行协助,遇上这些个头较大的鱼,不能硬拽鱼线,那会让鱼儿脱钩逃离的,只能试着放鱼线遛一下鱼儿,等其没劲了,再缓缓拽上来,对于宋太平他们这些凡阶修炼者中的佼佼者来说,直接一手持杆,一手持捞网跳下船,踩在波澜起伏的海面上,轻松的网起钓到的鱼儿,只是有紫色精灵这个吃货,凡是好吃的鱼儿都进了紫色精灵的肚子,不得不佩服紫色精灵的吃货天赋,她所吃的部分鱼儿,经过高谦鉴定,都是极为美味的上好海鱼。宋太平一行人也只能对这位突然出现抢夺猎物的家伙敢怒不敢言,在船头火盆上来上一盆清水,撒上盐,便对钓上来的可食用的鱼儿去鳞、抛掉内脏,切成块扔进盆里一盆混放着沸煮,一起分享着垂钓的成果。

    宋太平在天色黄昏之时,正听着高谦讲述海中的奇闻,猛然手上的鱼竿一沉,险些脱手,宋太平手疾眼快,拿起长杆捞网,直接将这意图逃窜的怪鱼捞上来,只见这怪鱼眼睛长在背部,大嘴长在背部中央位置,长有四只短小的脚,尾巴处一根锋利的二尺长尖刺朝天立着,通体褐色,若不是在扭动挣扎着,如同脸盆大小的岩石一般。

    紫色精灵迫不及待的拔出鱼钩,一口将这还在挣扎的怪鱼吃掉,一旁的高谦面色大变,惊恐的告知宋太平:“小公子,这是魔鬼鱼,此鱼虽然极为美味,是海中鱼类的第一美味,但不能在海上食用此鱼,会引发海中异变,招来杀身之祸,整船人都难逃劫难的。”

    仿佛在证实高谦所言,在宋太平所在楼船上空周围数万公里的云层突然变黑,蓝色的电弧在云层中酝酿着,周围二十公里的海域也在瞬间变得波涛汹涌,楼船底部隐隐形成一个漩涡中心,使得楼船处在随时倾覆和肢解的危机中。

    高谦立即冲进掌舵室,接手掌舵全力稳住高速旋转的船身,上官仪和亡灵教四位护法在自身牢牢站稳在甲板上,没有被高速旋转的船身甩出去,出手救下了已被甩到半空的六位军士,其余巡逻的军士全力抓紧就近的船舷护板或阁楼柱子,宋太平将背后白色双刀拔出来,抛向高少武,高少武心领神会,一个纵身接住白色双刀,灌注自身灵气,借助双刀之寒气,直接使用双刀对着船体周围一划,当即便冰封了船体周围足有一海里范围的海域,凭借着两海里直径的巨无霸冰山体型,勉强护住船身不会被立即解体的厄运。

    宋太平定睛查看楼船下出现了抑制了足有始于公历直径的超大型魔鬼鱼,正张着大嘴海吞海水,从而形成了人为的海中漩涡,一只立起的爪子赫然闪烁着蓝色的电光,显然和头顶这片突然出现的黑色乌云有着密切的关联,宋太平感知到这个庞然大物似乎和自己脖子上挂的昆吾老祖逆鳞有些相互感应的,在楼船阁楼中勉强露出一个大脑袋张望的昆翔虎,也证实了楼船下方这个大家伙恐怕真的是昆吾老祖的子嗣。

    在宋太平准备制止紫色精灵时,为时已晚,那紫色精灵已经毫无阻挡的冲到那大型魔鬼鱼面前,挥手一道紫色光弧斩断大型魔鬼鱼刺来的十余米长尖利尾刺,小嘴一张一闭,那大型魔鬼鱼便原地消失了,楼船上空的黑色乌云消散,船下的漩涡消失,周围海面恢复正常的波浪起伏。

    紫色精灵重新出现在宋太平的面前,一张小嘴,两个最有二寸半径的珠子飞向宋太平,宋太平伸双手抓住这两个珠子,发现那发着蓝色荧光的珠子入手冰冷,那发着红色荧光的珠子入手炙热,宋太平将那蓝色荧光的珠子伸向正点燃甲板的火焰,周围火焰居然直接熄灭了,并在甲板表面蒙上一层寒霜,而那红色荧光的珠子靠近甲板上装满海水的水桶中,发现那水桶中的海水居然会远远避开珠子足有半米半径的区域。

    宋太平收起了这神奇的避火夜明珠和避水夜明珠;高谦指挥着军士们扑灭船里的火焰,清楚船上积水,检查船体和内仓有没有漏水区域;向少武和亡灵教的四位护法在小心翼翼的一点点将冰层和船体分离开,推动外围的冰层远离楼船前进方向;昆翔虎则是跑出楼船阁楼,来到宋太平身边,不安的用前爪指了指天空。

    宋太平知道昆翔虎是在担心昆吾老祖的怒火会发泄到一船人身上,宋太平反而担心昆吾老祖面对曾经的劲敌向少武和遭遇打遍大焱帝国无敌手的紫色精灵会出现什么样尴尬,会不会从此窝在天外天,再不出来。

    时间不长,昆吾老祖那庞大的身躯出现天边,瞬间出现在楼船前方的海面上,还等昆吾老祖质问宋太平,那紫色精灵已经一脸兴奋的扑向昆吾老祖,宋太平忙焦急的大喝:“姑奶奶,手下留情!不要下口,这位鲲鹏老祖是我的一位长辈!”

    在宋太平说话的这阵,紫色精灵已经和昆吾老祖交手了五次,昆吾老祖已经遍体鳞伤,金色的血液浸透着多处贯穿创伤,已经惨败在紫色精灵的手中,更是险些成为紫色精灵的口粮。昆吾老祖心有余悸的远离了这位一脸幽怨坐在宋太平肩头的紫色小精灵一段距离。

    唯恐天下不乱的向少武哈哈大笑,讥讽道:“昆吾老杂毛,万年不见,若不是师尊制止搭救,你已经沦为姑奶奶的口粮,果然是修为大有精进!”

    昆吾老祖羞恼的盯着曾经造成天外天奇耻大辱的向少武,这位向少武本来只是世凡星一介平凡的人族修炼者,不知走了什么狗屎运,获得了一位神秘人皇崔明善的传承,实力暴增,横扫天外天五祖联手,险些让天外天换主人,还是宋义机智,装模作样的摆出请天外天主人的仪式,才吓跑这个向少武的,这个向少武临走还将天外天主人留给五祖的太空战舰给抢走了,带着他人族大联盟的徒子徒孙们,从世凡星离开了,不想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个向少武居然又回来了,咦!刚才这个向少武叫宋太平为师尊,而且修为似乎下滑了,还不如万年的修为强悍,难道自己的侄子就是这位神秘的人皇崔明善?在摧毁抹除人族大联盟在世凡星宫阙时,曾经见过人皇崔明善的巨大雕像,是位雍容华贵的美女,这里面有蹊跷,还是珍惜生命,远离紫色小恶魔,活着比颜面更重要。

    昆吾老祖不甘心的回应道:“人帝向少武,这万年不见,你这也是越练越倒退了,连仙阶修为够没有保住,该不会命垂一线了,来世凡星落叶归根的吧,放心本老祖一向光明磊落,胸襟宽广,不会掘你的坟墓,对你鞭尸的,毕竟你是我侄子的徒弟嘛,以后还能见面的话,记得称呼我一声师叔祖,咳咳。”

    昆吾老祖伤势致使他逆血上涌,只得停止奚落向少武,展翅腾空,消失在天际。宋太平和向少武周围的美女们和军士们都是一脸怪异和惊讶的看着两人,上官仪红着脸解释道:“师尊是宋义老祖的后人,天外天昆吾老祖排列第五,师尊自然是昆吾老祖的子侄辈,至于二师弟辉煌历史,我也不清楚的,不过二师弟放心,你大师姐会请姑奶奶协助看守你的坟墓,不会让人破坏的。”

    向少武一脸愤恨的说道:“师尊,大师姐,不用听那个老杂毛胡说,我的寿元还有至少五六千年呢。”周围所有人石化了,又见识了一位逆天的存在,寿命远超乌龟啊,只有向少武知道自己获得的传承中生命系的功法仅仅是为了辅助命运系功法,这命运系功法强悍到匪夷所思,有个致命缺点是需要消耗生命力和神力的,而且这神力是星辰境才能修炼出来,自己虽有五六千年寿元,但是否可以修炼到星辰境,他自己也没有把握的,故在察觉到宋太平的惊天真实修为,是他在世凡星和天狼星所遇到的最高修为,便义无反顾的选择了向宋太平拜师。

    高谦在对楼船进行全方位的检查后,安排军士将船底的冰层小心的清理干净后,继续起航前行,只是众人经历了魔鬼鱼的风波,都对钓鱼失去了兴趣,生怕再引出来一位不知死活的昆吾老祖后裔,再被紫色精灵吃掉,那就真的不好向昆吾老祖交代了,让宋太平和昆翔虎这两位和昆吾老祖有渊源的同伴很为难的。

    紫色精灵一连二天没看到美味,并无聊的进入戒指里睡大觉去了,让大家都安心一些了。

    有军士呼喊前方出现了一片大陆,宋太平等人一出阁楼,宋太平便敏锐的感知到一股淡淡妖气,定睛看去,前方是一个方圆三十公里左右的小岛,那小岛实际上是一只传说中的吞天龟,有着龙头、龟身、龙爪、龙尾,背上有凸起的利刺,在民间则称为玄武。

    宋太平注意到这只吞天龟有着信仰之力加身,已经是仙阶的实力,不知道什么原因,没有去天外天,依旧留在天地灵气稀薄的凡间,现在大焱帝国的皇位争夺战的漩涡,肯定会对宋家造成冲击,大伯宋镇空为人和善,通晓百家之说,是大焱帝国的第一博学之士,父亲二次挽救大焱帝国于危难中,以弱胜强,力挽狂澜,是大焱帝国第一军神,三叔宋镇地刚正不阿,为官清廉,打击奸商,安抚百姓,在大焱帝国民间的声望如日中天,只知宋镇地宋青天,不知皇上的百姓比比皆是。正如父亲所言,树大招风,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宋氏三兄弟卓越表现和中立的立场,必然成为三位皇位竞争者的眼中钉肉中刺,父亲宋镇海在关键时刻,还可以救国于危难,保住自己江山,还能留下性命,大伯和三弟就危险了。

    宋太平有意收服这位吞天龟,一来成为安定北海海盗的定海神针,二来成为宋家在遭受危机时,也能多一个安身之所。

    宋太平正在想着如何以最小的伤亡代价拿下吞天龟,未想到那吞天龟的信徒们率先出动了足足一百多根木桩子,站在木桩子上冲过来,水中还有一些海兽跟随着对楼船发起冲击,嘹亮的号角声响起,除了正在船舱划船的军士,其他军士纷纷在腰间挂上子弹包,背着步枪在甲板上集结,高谦冷冷的看了眼找死的海盗,安排各位军士登上射击点,当那些海盗和海兽进入射击有效范围,就发起攻击。

    宋太平制止了高谦的作战部署,在高谦耳边耳语了一番,高谦下令将四艘小船放下海,宋太平布置道:“小子打算收服这位吞天龟和他的海盗信徒,还请亡灵教诸位护法和上官仪姐姐、向少武前辈一同随我行动,出手留情,留这些家伙一条性命。”

    “弟子谨遵师尊之令!”“承蒙荣誉教主看得上,我等自当从命!”

    宋太平制止了王逆天和昆翔虎的出战,考虑到和这位吞天龟决战,对凡阶低等修炼者还是有生命危险的,而昆翔虎晕水,在海面上作战会严重影响实力,自保都成问题,更不用提作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