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衍帝 第二十五章 救下瑶瑶
作者:铁血大隐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宋太平满载着一船宝物和金子返航,在返回途中,给五十位军士每人分下去十两金子和五十颗珍珠、六颗夜明珠、一株一米高的珊瑚树,分给高谦、上官仪、向少武、王逆天、亡灵教的四位护法每人分下去的是军士的两倍,各位都是开心的,毕竟在大焱帝国十两金子足够购买二十亩良田,而他们手中如此大个头的珍珠是稀罕物,少说也是十两银子一颗的,至于夜明珠和珊瑚树更是有价无市的珍品,价值不菲,足以作为传家宝传承下去的。

    高谦见楼船已经遥遥可见北海府海岸,再次嘱咐众位军士,若不想给自己的家人带来血光之灾,回家后将宝物藏好,不得炫耀,更不准向兄弟、老婆、孩子透漏丝毫这次出海的奇闻,昆吾老祖和那位长生神都不是善人,若是有人敢传播他们的惨败于小公子宋太平手上的消息,绝对是灭族之灾。高谦的一番讲述,让五十位军士都是打了个寒颤,知晓了其中的利害关系,都很自觉的设法使自己忘却这次出海的经历。

    高谦安排军士连接麻袋,小心的将放置在船首和船尾的五米多高的珊瑚树罩起来,将其他宝物也藏匿好,将随行捕获的可以食用的鱼虾覆盖上,分给个人的宝物自己包裹藏匿好。

    楼船刚刚靠上码头,就有官差上前接上缆绳拴好,在船舷搭上踏板,有几名官差飞身上马前往临近的北海城报信,时间不长,当宋太平在上官仪、向少武、昆翔虎的陪同下船的时候,艾森文昊和拓布艾青带领着血狼捕快队和大焱战堂的精锐急速赶来,艾森文昊翻身下马,上前轻轻拍着宋太平的肩头,一脸紧张的神色,神秘兮兮的说道:“宋太平小公子,你这一出海就是一个多月的时间,我和拓布艾青堂主已经为你担心了一个月时间了,这次出海可有什么斩获?便宜些卖给我和拓布艾青堂主,我们绝不会少你一分银子的。”

    宋太平一愣,想到这两个家伙可是拓布元起身边的红人,将那炙热烫手的五米多高珊瑚树送予他们两人,借此厚礼保住宋家众人的平安,也算是先做好人情的铺垫,后面提出担杀头风险救宋氏众人也好开口的。

    宋太平一招手,招呼过来高谦,附耳说道:“高爷爷,您安排人将那两株五米的珊瑚树搬下来吧。”

    艾森文昊和拓布艾青好奇的看到二十位军士小心翼翼搬下来的两尊庞然大物,上前好奇的掀起包裹的麻袋一角,看到露出的红珊瑚,都是惊得张大嘴巴,说不出话来,双目火热的盯在这两尊庞然大物上移不开了,对于他们这种身份的权贵,自然见识过珊瑚,知道红珊瑚的稀少和高昂的价值,而面前这五米多高的红珊瑚树价值至少百万两黄金的,还是任谁也不会出售的绝世珍品。

    宋太平看了一下这生长了至少几万年,在大海中幸免于风暴、暗流和海生物碰撞而保存下来的大自然界奇迹,深呼吸了一下,忍痛割爱说道:“这两样器物就送予两位大人了,正好一位大人一尊,还请两位大人多多照顾宋家。”

    艾森文昊和拓布艾青没有丝毫迟疑的允诺下来,立即安排心腹小心的押送自己的那株五米多高的珊瑚树到各自隐蔽居所严密保管,小心珍藏。艾森文昊宣读了圣旨,便请宋太平师徒三人启程上路了。至于船上的宝物和黄金,在那些新鲜海鱼、大虾、海螺的掩盖下,由高谦带着五十位军士押运到查卡码草原,交给宋镇海处理,王逆天则和四位护法乔装打扮后,跟随在宋太平一行后面。

    宋镇海收到儿子宋太平的亲笔密信,介绍此次出海已经收服了北海的长生神,北海的海盗和妖兽都将听从宋家的调遣,另外请许显圣阁主盯紧其他大陆的变化,及时传递回来。

    宋太平一行人一进怒江城,就有陕甘王拓布艾明派出的幕僚和杂役上前迎接服侍,引领着宋太平一行人游览陕甘府的名山大江,沿途食物提供的相当丰盛,宋太平很奇怪陕甘王拓布艾明一直没有出现,在经过文昌城,进城拜会这位陕甘王时,却被告知陕甘王领旨去开平城述职去了,宋太平心头便是一沉,有种不好的预感浮上心头。

    在路过一家红楼时,四名外夷人把守在红楼门口和前来光顾红楼生意的客人吵闹着,宋太平本能的觉察到其中有蹊跷,运用自己的眼睛透视能力,看到红楼内多名女子没穿衣服,被五花大绑的堵着嘴,任由一些外夷男人按在桌子上进行玩弄,若在平常,宋太平或许会认为是红楼新出的什么项目,但现在宋太平看到了这些外夷男子在玩弄的同时在用诡异的功法吸收那些年轻女子的内力和寿元,很明显在是在强制采补,在二楼的阁楼里,还有两位熟人,分别是繁星教败将莫汉康和销金堂红楼门堂主瑶瑶,莫汉康对瑶瑶做着同样的事情。

    宋太平伸手拔出背后的白色双刀,大喝道:“昆翔虎、上官仪、向少武三位前辈随我诛杀这些外夷禽兽,解救受辱的大焱帝国女子!”

    陪同在宋太平身边的艾森文昊和拓布艾青只当是宋太平不知道红楼是什么地方,怕是误会了什么,相视一眼,嘻嘻哈哈的大笑着,没当回事,就算宋太平杀掉几个外夷人,对于这两位来说,可以轻松摆平的,大焱帝国的律法,对于这些高级权贵是没有任何作用的。

    昆翔虎、上官仪、向少武没有当成儿戏,纷纷以战斗姿态向红楼冲去,宋太平率先手起刀落,斩下红楼门口的两个外夷人首级,随后上官仪以音波割下了另外两个外夷人的首级,宋太平一脚踹开别住的大门,挥舞起双刀和里面十四名外夷男子厮杀在一起,随着昆翔虎、上官仪、向少武杀进来,一边倒的屠杀开始,在二层客房的莫汉康发现了楼下大堂的变故,立即穿上衣服匆匆从二层窗上跳下,并吹响了哨子,发出了尖锐的声音。

    宋太平嘱咐昆翔虎和上官仪留下几个活口,招呼着向少武一起冲上二层,向少武随手拉起床头的被子,给瑶瑶遮盖住身躯,随手劈断了瑶瑶手脚上的绳索,跟上宋太平来到窗台,刚要探身追出去,被宋太平一把按在地上,几声步枪的响声在窗户周围的屋檐上传出,正对窗户的那面墙上多出六个手指粗的窟窿。

    向少武摸了一下额头渗出的冷汗,不安的说道:“师尊,这是什么东西,这么大的威力,刚才不是师尊出手及时,我头上和身上已经有六个窟窿眼了。”

    在床上的瑶瑶拔出塞在嘴里的布条,娇媚的说道:“这位大哥,那是宋太平小公子和宋镇海将军研制出来的步枪,都怪我贪心,一时不查反被这些外夷禽兽制住,从我这里夺走了七杆步枪和二十发子弹。那个外夷老头随身带了一杆步枪和六发子弹。”

    宋太平取下一根顶窗户的木杆,挑起梳妆台上的一个头冠装饰,在窗台上刚一露头,又是六发子弹射来,打烂了头冠,宋太平和向少武立即从房间里掰下七块木块,快速在窗台起身,同时将手中的木块急射向屋檐上准备逃逸的六名蒙面、提着步枪、准备逃逸的外夷人。下一时刻,这六名外夷人脑浆迸裂,瘫软在屋檐上。

    宋太平这边巨大动静,让艾森文昊和拓布艾青都是大吃一惊,知道里面的变故,绝非是简单的误会,艾森文昊没有见识过步枪,但吃过火枪的亏,下意识的将听到的步枪声响当成了火枪,而拓布艾青已经亲自使用过步枪,知道这声音注定是步枪无疑,这步枪可是能击杀凡阶修炼者的,凡阶修炼者苦修上几十年,依旧抵挡不住一枚小小的子弹。

    艾森文昊和拓布艾青带领手下迅速冲进红楼大门里,入目的香艳场面,没有让众人产生邪念,是因为这些年轻女子身上的新鲜的淤肿青斑和遍布全身秽物,让这些高手都明白了那些外夷人对这些年轻女子做了什么,纷纷准备击杀掉最后的四名外夷人活口,被尚存理智的艾森文昊和拓布艾青喝止住。

    艾森文昊和拓布艾青逐一打开二楼的小房间房门,看到了倒在血泊中死状凄惨的客人和红楼杂役,他们的尸体堆满了五个小房间,最里面瑶瑶所在的房间中,瑶瑶尚在被窝里穿衣服,宋太平和向少武各提着三杆步枪从窗户跳进来,再看看正对着窗户的那面墙上十二个窟窿眼,均是心头一惊,感慨宋太平和那名叫做向少武的男子命大。

    由艾森文昊亲自现场实施酷刑逼供,被俘的四名繁星帝国的凡阶修炼者招供出:他们是北大陆欢喜教麾下执事,潜伏在大焱帝国隐秘暗杀着东方大陆的凡阶修炼者,残害着东方大陆的女子,不仅是大焱帝国的一些小门派弟子惨遭毒手,就是大焱帝国七大门派的人,他们也敢下黑手的,这次就出手袭击了销金堂的红楼门,其教主正是莫汉康。

    由于被俘的四人只是欢喜教刺探情报的小执事,故对于欢喜教的秘密所知道的很有限,单是他们供出的部分,就已经足够东方大陆朝廷、民众和七大门派极度愤怒了,由艾森文昊和拓布艾青亲自出手折磨死了这四个俘虏,并立即快马上报朝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