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衍帝 第二十六章 美女相诱
作者:铁血大隐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穿戴利索的瑶瑶带着一群被救下的红楼门年轻女子手捧三个百两黄金的托盘来到艾森文昊、拓布艾青、宋太平面前,娇媚的说道:“小女子瑶瑶,谢过朋友们的出手相救,这些黄金聊表寸心,还望收下。”

    艾森文昊和拓布艾青虽是代表着朝廷监国太子拓布元起一方的势力,和销金堂的隔阂很深,但不和金钱有仇,嘴上很客气,下手很痛快,让亲随收下了这笔数额不小的答谢礼。

    宋太平微笑着推了回去,说道:“人在江湖,本就应快意恩仇,同是东方大陆的同胞,怎能袖手旁观,伸手之劳而已,不足挂齿,若堂主要答谢,就记下小子一个人情吧。”

    艾森文昊和拓布艾青纷纷侧目注视着宋太平,暗中赞叹宋太平那与年龄严重脱节的老成,让销金堂红楼门的堂主欠下人情债,这可比区区一百两黄金要重的多,有些懊悔自己刚才太轻率的接受了瑶瑶堂主的谢礼,此时再反悔,自己的老脸也没地方放的。

    瑶瑶堂主移动莲足,来到宋太平的面前,用玉手抚摸着宋太平的面颊,娇媚的说道:“宋太平小公子,你刚才已经看了姐姐的身子,姐姐以身相许嫁给你,服侍你终身,还你这个人情如何呢?”

    宋太平的小脸刷一下就红了,一时间什么说辞也想不起来了,上官仪伸手打掉瑶瑶的手,挡在宋太平身前,娇喝道:“瑶瑶堂主,还请自重,师尊尚还是孩子,这些事情你应该和宋镇海将军和许雯隽夫人谈谈的,而不是在这里调戏师尊,你的救命恩人,若不是师尊发现异常,命令我、二师弟和昆翔虎进来救援,你和你的手下恐怕已经香消玉损了!我师尊不是挟恩待报之人,瑶瑶堂主,您自己看着处理吧,您的诱惑放在艾森文昊大人和拓布艾青堂主身上或许会更有效,这里的环境会污染师尊的身心健康,不宜久留,我们告辞了!您就留步吧。”

    瑶瑶神色自若的打量着一脸怒气的上官仪,娇媚的说道:“哎呦,瞧我这记性,怎么忘了上官仪大美人也是看上了宋太平小公子,不惜放弃高官厚禄,也要以拜师为名留在宋太平小公子身边,这个家花再美,男人也会出来采路边野花的,最后谁能拴住宋太平小公子的心,还不一定呢,天长日久走着瞧,宋太平小公子和你的二弟子在我们红楼门产业的任何消费全免单。”

    上官仪面色铁青的捂着宋太平的耳朵,将宋太平向门外推,看到向少武还在原地看着红楼门的年轻姑娘发呆,便以河东狮吼的音量,娇喝道:“向少武,你要是喜欢这儿,就留下吧,不用跟随我们师尊了!”

    向少武方如梦醒,闹了个大红脸,“啊”了一声,连忙跟上离开了,向少武被困在雪山中上万年,没见几名女人,早就差点按耐不住心中的躁动了,听到瑶瑶堂主说道全免费,甚是心动,但随后大师姐的发飙,他只能放弃偷偷光顾红楼门的念头,免得引起大师姐的不满,以大师姐的美貌和才华,很可能会升级为师娘的,还是不犯其底线的好。

    在一旁大吃特吃被击毙的欢喜教凡阶修炼者的昆翔虎,看到这情况,忙囫囵吞下尚未吃完的一名凡阶修炼者,几步上前叼着最后一名凡阶修炼者的尸体跟随着向少武出门,疏忽了它现在恢复了原来的庞大体型,直接撞飞了大门,整个红楼门的这处建筑都颤了几下,昆翔虎一个腾跃躲到了宋太平的后面,闷头吃那具凡阶修炼者的尸体,佯装乖宝宝,仿佛刚才撞飞门的不是他。

    向少武苦笑着掏出五两金子扔到身后一张桌子上,头也不回的,朗声说道:“瑶瑶堂主,刚才我兄弟不慎撞坏了大门,这是赔偿金,不用找了。”红楼门的年轻女子窃窃私语讨论着宋天平和向少武,谁更帅气一些。

    艾森文昊和拓布艾青也不好继续逗留在红楼门的这处产业,一起告辞,向手下的亲随下达在东方大陆势力范围内剿杀所有繁星教的人,不管是不是欢喜教的余孽,一并斩杀,为自己的麾下和惨死的小妾们报仇,同时向知天阁、神机门、诛远门、冥王殿、亡灵教传递这个欢喜教的暴行。

    宋太平、艾森文昊和拓布艾青带着随从前往陕甘王拓布艾明为他们准备的下榻客房,有王府的侍从为他们的奉上精美丰盛的晚餐和六坛二十年陈酿好酒,并安排了歌舞伎为他们助兴,由侍女为艾森文昊和拓布艾青捏肩捶腿。

    上官仪低声痛斥着陕甘王的低俗,驱赶走了前来服侍宋太平的侍女,霸道的搬动餐桌让宋太平背对着翩翩起舞的歌舞伎用餐,原因是这些歌舞伎身穿薄纱,私户隐约可见,对男人的诱惑甚大,也是权贵王族所最喜欢的项目,之所以宋太平的《洛神赋》一炮打红,原因就是其中描绘的洛神之美,让所有男人遐想连篇,再加上旁边伴奏的上官仪是大焱帝国第二大美女,有上官仪作为参照,自然符合了当时在场的所有权贵王族的胃口。

    向少武在上官仪的怒视下,也只得放弃歌舞欣赏,坐到了餐桌对面,背对歌舞伎,喝着闷酒,大口吃肉,期盼着宋太平快快长大,别再连累着自己这儿做弟子的,都不能看美女。

    晚宴正在进行着,有护卫进来通报:外面一名自称是红楼门的女子送来一方手帕,要转交宋太平公子。

    上官仪怒气冲冲的上前一把夺过护卫双手捧着的带着胭脂香气的手帕,准备撕掉,发现在手帕里娟秀的写着一行字:千万小心欢喜教除了精通采补之道,还精通厄运附身之术。

    上官仪一惊,忙叫过宋太平和向少武观看后,传递给艾森文昊和拓布艾青观看,拓布艾青挥手喝退了歌舞伎,面色难看的说道:“这个厄运附身之术对于凡人伤害有限,但对于我们修炼者,可就是灾难了,随时随地可能出现的厄难威力不亚于天劫,稍有不慎就会丢掉性命的!

    艾森文昊侍郎,你的血狼捕快队基本都是凡人武者,没有几个凡阶修炼者,后面外围警戒排查的事情就拜托给艾森文昊侍郎,一旦发现欢喜教的人立即报警,立即斩杀!这个厄运附身之术的施展也是需要时间和一些特殊媒介的,比如被施术人的头发、血液,并在距离施术人的一定范围内才能施展,大家提高警惕,还是可以防范住的。务必不能大意,晚上我们两方人马联手值夜,严防宵小,值夜的兄弟们少喝点酒,避免误事!”

    艾森文昊面色阴霾的点头,转头点指几名精干的捕快,安排他们今晚值夜,艾森文昊安排了一名长老带队值夜,进行严防欢喜教,这次在红楼门的产业里,宋太平带人斩杀了欢喜教十三位凡阶修炼者的长老和执事,已经伤到了欢喜教的根本,必然会遭到欢喜教的报复行动,这次不慎让欢喜教教主莫汉康逃逸了,后患无穷,不得不防。

    向少武低声冷哼道:“区区厄运附身之术,也值得这么大动干戈,他们施展厄运附身之术繁琐麻烦不说,而且根据被施术人的实力,要消耗施术人的生命力和相对应的能量来施展的,要对付拓布艾青堂主这样修为的都要幽凡阶筑基期修为才行的,而我们要解除厄运附身,只需击杀施术人或直接用自身能量击散附着在身上的命运之力就可以。”

    向少武没有直接说出,要是有人欢喜教的混蛋敢对宋太平施展厄运附身之术,保管有一个算一个统统被反噬致死的,连莫汉康也不例外的,只是事关宋太平的**和安危,不能透漏丝毫宋太平的真实修为。

    向少武的话声音不大,艾森文昊和拓布艾青却是听得很清楚,立即上前请教详细的破解厄运附身之术的方法,向少武在宋太平的点头同意的示意下,才不情不愿的将适合他们实力阶段的破解厄运附身之术的方法进行了讲解,多的一个字也没有。

    并非向少武小气,不将对付欢喜教的一大杀器厄运附身之术的破解之法完整的公布,而是这个厄运附身之术实质上仅仅相当于命运之术的基础技能,一旦自己泄露出去破解之法,难免有天赋卓越之人,推演出对付命运之术的方法,那将是对自己未来造成隐患,故在实施决定之前,一定要考虑清楚这个决定的实施所引起的连锁反应,高瞻远瞩,方能在危机出现之时,从容应对,而不会接踵而至的突发状况搞得手忙脚乱。

    宋太平一回自己下榻的客房,便吩咐向少武、上官仪和昆翔虎好好休息,欢喜教刚刚遭遇大败,今夜是无法聚集起党羽进行报复行动的,但会在自己后面的行程中打伏击的,除了今晚是安全的,后面将处在步步危机中,珍惜好今晚的睡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