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衍帝 第二十七章 蛇蝎美人
作者:铁血大隐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当天晚上,宋太平一行人,由向少武布置上简易的触发阵法,大家便入定在睡眠中吸收月华,宋太平进行了简单测试,发现这个触发阵法用来警戒,当真是疏而不漏,自行过滤掉了各种自然现象,还能检测到各种形式的隐身入侵,这个阵法具备基本的防御能力,布置简单,消耗的材料和能量极少,整个阵法设计的极为精妙。

    宋太平知道询问他人传承是很不礼貌的事情,也就按下心中的好奇,安排向少武悄悄出陕甘王府,去市井小巷和田野村落了解一下民情,特别是民众对宋氏三兄弟的看法,在这场家族危机中,直接动武对抗是成本最大的,隐患最多的,稍有不慎将是万劫不复的结局,攻心比动武更为有效,掌控民心和军心,让百万民众和十万军士众心所向,朝廷也好,各大超级势力也好,在动宋家的时候,就要考虑其后果,只要大伯、父亲和三叔谨慎一些,不陷入静心布置的陷阱,落人口舌,在明面上完全可以自保,但依旧无法阻止暗杀行动,毕竟凡阶修炼者只是比凡人体质强了些,仍是可以被凡人所击杀的。

    艾森文昊和拓布艾青就没有这么放松了,辗转反侧无法入睡了,外面稍有什么风吹草动,就抓起床头的兵器,起身查看一番,方敢回到床上继续入睡,半夜里还亲自巡视了三四遍各处明哨、暗哨、流动哨,并非是他们多么尽职尽责,而是在世凡星厄运附身之术是第一歹毒的秘术,除了向少武提出了匪夷所思的破解之法外,这上千年时间,凡阶修炼者们都没有想出破解之法,甚至连如何被如云附身的都不知道,只有在法术施展完成,凡阶修炼者身上出现了异状之时,才引起被施术者的恐慌,在慌乱中心理防线完全崩溃,死于自身恐惧的比真正死在厄难的凡阶修炼者更多,使得艾森文昊和拓布艾青在看到红楼门传递来的欢喜教情报后,惶惶不可终日。

    次日清晨,众人启程出发,为了宋太平的安全,众人让宋太平坐进马车车厢中,不准他骑着昆翔虎,避免成为步枪的靶子,艾森文昊、拓布艾青以及他们的手下,一个个顶着黑眼圈,哈气连天的憔悴之相,护卫在周围,艾森文昊和拓布艾青则亲自护卫在宋太平所在的马车两侧,仅昆翔虎在后面跟着,上官仪在马车车厢中为宋太平煮着茶水。

    向少武不动声色从官道旁边的树林中混进宋太平的车厢里,介绍了昨夜走街串巷调查的情况:陕甘府文昌城附近民众对宋镇地侍郎的印象好一些,在去年赈灾中,宋镇地在陕甘府打击奸商屯粮,地主乡绅对租户和少地农民的趁火打劫,是不遗余力,毫不手软,连杀数十名罪大恶极的奸商、乡绅,收缴了一批粮食分发到各城镇民众手中,让陕甘府民众渡过了灾后的前二个月,陕甘府农民们对宋镇地是感恩戴德的,甚至在家中为宋镇地设立了长生牌位,对于商人和地主乡绅们则是对三叔宋镇地恨之入骨,而父亲宋镇海,大伯宋镇空在陕甘府民间只有寥寥几人知晓。

    宋太平有些惆怅,这样的结果是在自己的意料之中,大伯已经处在高度危险中了,成为了最软的柿子,监国太子拓布元起和靖安王拓布元盛或许会最先对大伯动手了,这些皇子指挥战斗都是渣儿,但在宫廷内斗中,却能轻易斩杀国家栋梁,让一名名朝廷重臣名将惨死在自己人的刀下!

    宋太平用贝壳和海螺制作工艺品之余,透过掀开的窗帘向外观望着沿途大山,突然注意到远处山头上居然有镜片反射的光芒,似乎是南方大陆和北方大陆的单筒望远镜,运足目力看去,只见在五公里远的山头上聚集了六名外夷人,为首的正是莫汉康,他手上还提着一杆步枪,另外五名外夷人也都背着火枪和火药袋。

    宋太平收起思绪,扭头对一旁的拓布艾青说道:“拓布艾青堂主,小子发现那个莫汉康跟来了,就在那边的山头上,他手上有步枪,还有五名持着火枪的随从。”

    拓布艾青顿时清醒了一些,忙向着宋太平所说的位置查看,果然发现了那边山头上有五个人影,却看不清是谁。轻声喝道:“艾森文昊侍郎,你调集前面江南府的军士对周围的山林进行拉网搜索吧,断了这个外夷混蛋的念头,请另外六大门派的人在北海府和秦安府沿海伏击一切外夷人,你我联名请监国太子下圣旨在大焱帝国境内悬赏追杀欢喜教的教众,宁可错杀一万,不能放过一个欢喜教的混蛋,特别是这个莫汉康!当时艾森文昊老弟,听从宋太平公子之言,直接斩杀掉莫汉康,何至于此。”

    艾森文昊叹息一声,命令随行的幕僚拟公文,盖上自己的大印,快马向江南府都督乔一夫调兵警戒,又将上呈监国太子的文书交给拓布艾青盖上大印,由血狼捕快队几名捕快亲自护送文书去开平城递交监国太子。

    大焱战堂配备步枪的弟子,纷纷子弹上膛,严阵以待,其他护卫也纷纷抽出了兵刃,在马队的前方有手持长枪的捕快戳着官道地面,严防陷阱。

    时间不长,前方马蹄声隆隆传来,乔一夫都督亲自带领江南府军士前来,步兵快速封锁了两侧的树林和小山,骑兵一个百人队在前面开路,两个百人队在宋太平一行两侧护卫,乔一夫骑着骏马在艾森文昊一旁攀谈着,他的女儿乔天,大焱帝国的第三美女则下马和两名随身女护卫进入了宋太平所在的车厢。

    乔天对着宋太平嫣然一笑,自来熟的说道:“宋太平小公子,我是乔天,江南府都督乔一夫是家父,奉家父之令,由小女子陪同小公子游览江南府的山水,希望我们能成为好朋友,宋公子的手真巧,送我一个吧。”

    乔天伸出纤细的玉手拿起一个宋太平制作好的海螺号,放在嘴边吹动,悠扬浑厚的号角声响起,乔天无视上官仪射来的喷火目光,直接将海螺号挂在了自己的胸前,在宋太平身旁坐下,介绍着江南府的名胜古迹。

    宋太平眼光一亮,他注意到乔天在取海螺号的时候,手臂上露出的一截文身很面熟,细想在击杀的欢喜教执事手臂上有着类似的文身图案,修炼者有着对危险的预判能力,在乔天进来的时候,宋太平就感知了一丝杀气。

    在车厢中酣睡的向少武也是猛然被这一丝细微的杀气所惊动,看到如同仙子下凡的乔天和上官仪较劲,知道那一丝杀气绝非是两位美女相遇而导致的,更大的可能是针对宋太平,见到乔天右手臂的一小截文身,便判定了乔天是敌人,在看到宋太平询问的目光,直接不动声色的一点头,碍于这位乔天的身份,还不能直接动手击杀,只能暗中下手铲除掉,敢对宋太平不利的,就算是监国太子,向少武也是照杀不误的。

    进入江南府境内,宋太平发现江南府的山直上直下,如同一根根擎天柱一般,江南府多水,近半数房屋都是建在水上的,在粗大的榕树上还有江南府树上民居,江南府盛产淡水鱼、蟹子、河蚌、莲子、菱角等丰富的水产品,加上大大小小的晒盐场,江南府还是很富裕的,贪官奸商勾结,在一些城镇民不聊生,时常揭竿而起,成为水贼,在江南府盘踞的水贼大多已经有百十年的历史,规模都在百人以上,官府已经难以围剿,在绿林中声誉不佳,销金堂的响马门仅对声誉好的几支水贼进行招揽,在边陲五府火烧外夷舰队的水鬼队就是来自这里,由于忠义之士大多在那场大战中丧生,留在水寨的老弱病残,难以抵挡官府和其他水贼势力的进攻而退出了江南府。

    由乔天带着宋太平一行人,乘竹筏在湍急的丽水江水面极速飞驰感受着与鱼共舞的乐趣,攀绳索登上五百米高的山顶村落领略一览众山小的雄壮,在死火山周围的温泉浸泡享受着炎炎夏日的凉爽。

    宋太平注意到乔天在有意无意的试图收集自己的毛发或血液,很可惜锋利的岩壁根本划不破宋太平的皮肤,宋太平的头发也没有脱落过一根,在身边无外人之时,向少武悄悄的向宋太平建议:“师尊,以你的真实修为,足够借助厄运附身之术的反噬灭掉莫汉康的,既然这个混蛋自己在这儿找死,我们何不成全一下他?要是一直让这么一条毒蛇盯着,可是很危险的事情。”

    宋太平考虑了一下,用背后的白色弯刀很费劲的割下两根头发,故意放在肩头,乔天笑容如花的和宋太平说笑中,用小手不留痕迹的将那两根头发取走收进袖口,随后借故离开,宋太平对向少武眨了眨眼,向少武会意的一点头,悄悄跟着乔天出去了。

    上官仪看出了其中的蹊跷,刚要进行询问,宋太平在嘴上一立食指,用眼睛扫视了一下周围的各色人等,上官仪明白宋太平是示意她这里耳目众多,不宜多言。

    时间不长,向少武回来附在宋太平耳边低声说道:“师尊,那乔天将您的头发交给了乔一夫,这个乔一夫恐怕已经秘密加入了欢喜教,我们东方大陆可能已经有了欢喜教的分支,难怪莫汉康这个混蛋能够在东方大陆随意行走,原来有内贼啊。”

    宋太平想起了关于乔一夫的一条秘闻,这位乔一夫都督据说有着一千多名侍妾,每天服侍他的女人都是不带重样的,而且见过几次乔一夫,发现他居然是一名凡阶修炼者,丝毫没有被女色掏空的迹象,加上今日之事,可以断定乔一夫定然是欢喜教的秘密长老或执事,以他为线索便可以一点点挖出欢喜教在东方大陆发展的教众,进行一网打尽,彻底断掉欢喜教在东方大陆的根系。

    晚上,宋太平感知到有命运之力作用在自己身上,仅是片刻,便消散了,便知晓有人对自己施展厄运附身之术,被反噬身亡,从打坐中起身,轻声说道:“鱼儿上钩了。”

    向少武跟随着起身,外面的兵营出现了骚乱,听着吵杂的声音似乎是江南府都督练功走火入魔暴毙了,宋太平顿时一惊,倒不是因为乔一夫遭到反噬暴毙,而是乔一夫这么一死,就掐断了对欢喜教在东方大陆势力的线索,如此邪恶的教派会继续荼毒东方大陆。

    当军营的混乱平息下来,只留下乔一夫烧焦的尸体,乔天和乔家的家兵家将都神秘的失踪了,宋太平对艾森文昊和拓布艾青说出了自己对乔一夫都督的另一个身份的猜测,惊得两位毛骨悚然,连忙查看身上有没有不对劲的地方,一番折腾下来,也没找出异常。

    艾森文昊和拓布艾青已经不敢在江南府多待一天的,立即连夜启程,护送着宋太平前往临近的靖安府,在一处小山岗上,乔天手抚着海螺号,神色黯淡的看着宋太平一行的队伍在官道上前进,一旁赫然站立着乔一夫,轻拍着乔天的肩头,安慰道:“乖女儿,你看上宋太平这个臭小子了?不用太长时间,我会把他打落云端,让他乖乖的为我们效力的,丞相宋镇空遭遇刺杀身亡,户部侍郎宋镇地和神机门叛国出逃波尔帝国,那个白痴拓布元起已经派人押解平西大将军宋镇海回开平城问罪,宋家的大祸临头,连神机门都无法挽救的!在这个时候,我们救下这个臭小子,他还不感恩戴德?莫汉康那个老狐狸已经在东方大陆待不住了,东方大陆的欢喜教势力,将成为我们父女的囊中物,哈哈哈!”

    知天阁的一位执事追上了宋太平一行人,向宋太平递上了秘密信函,宋太平看到那信函上写着:宋太平小友,令大伯于今日早上为皇上治疗时,遭遇步枪阻击,身中身中二十余枪,当场毙命,神机门宋法德掌门率领精英护送宋镇地突围,遭遇陕甘王府、诛远门、冥王殿、大焱战堂的步枪、掷弹筒的围剿,在神机门损伤大半精锐的情况下,在波尔帝国奥木马卡特尔特使协助下,一路西去,准备出海,去波尔帝国避难。

    宋太平流下两行热泪,说道:“还请前辈告知许爷爷,乔一夫是欢喜教的重要人物,请动用知天阁的力量追查乔天下落,务必要铲除欢喜教在东方大陆的分支,避免让东方大陆的武林人士和凡阶修炼者遭遇大劫!”

    那名知天阁的执事一点头,宋太平运用火系灵气将那密信焚烧成灰,打开车厢大门,昂首挺立面对以步枪指向自己一行人的大焱战堂步枪手,低声说道:“艾森文昊大人和拓布艾青堂主,我会随你们去开平城的,我大伯遇刺身亡,还请取消游历,直接前往开平城,我要为大伯守灵!这位是知天阁的执事,我刚才说的话,两位前辈也都听到了,还请放他回去报信!”

    艾森文昊叹息一声,说道:“宋太平小友,我早就暗示过令尊宋镇海将军了,可惜他不听我的劝告,还请小友不要轻举妄动,做出过激行为,我会尽力保全你们一家,我这儿也就这么点能力了,能力有限啊。”

    拓布艾青挥手让步枪手让出一条道,放走了那名知天阁的执事,平静的说道:“老夫在有生之年,不论你宋太平惹出什么样祸事,我会保下你的性命,继续启程!”

    宋太平向两人致谢,神色悲戚的回到车厢中,上官仪连夜赶制了三套孝服,宋太平师徒三人换上孝服,头扎白带,腰缠麻绳。

    拓布艾青和艾森文昊在靖安府索取了一批骏马,让军士们一人双骑,同时给马车也增加了拉车的马匹,日夜兼程赶往开平城。早在他们出发前往查卡码草原之前,拓布元起就亲自将两人叫到自己的太子府,秘密嘱咐务必用任何办法控制住宋太平,不能让他脱离掌控,否则一旦没有宋太平来要挟宋镇海,恐怕宋镇海会带兵造反的,要是一千步枪兵杀过来,没有任何大焱帝国的军队可以抵挡,只有拿下宋镇海,才能接管他在查卡码草原的步枪千人队,确保拓布元起顺利诛杀另外两位兄弟的党羽,登基上位!

    拓布艾青和艾森文昊收取了宋太平重礼,拿人手短,加上对宋太平的事迹也耳濡目睹,宋镇海将军的人品没的说,在路上已经在考虑如何庇护好宋太平,让免受宋家灭顶之灾的牵连,三百多年前,天外天的张氏族人官至威海大将军,统领南海水师和北海水师,功勋卓越,战功无数,还不是因为遭到皇帝的猜忌,而被斩下人头,宋镇海将军很可能步其后尘,冤死在自己人的刀下!为在宋家真的面临诛灭九族的灾祸时,将宋太平过继到谁的名下还争执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