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衍帝 第二十八章 血洗开平
作者:铁血大隐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宋镇空在开平城的府邸接到知天阁送来的二弟宋镇海的密信,意识到事态的严峻性,当即找到三弟宋镇地商议着装病躲避风头,精通歧黄之术的宋镇空和宋镇地装个病,还是轻松的伪装成练功时走火入魔,伤及经脉的症状,为了安全起见宋镇地搬到了宋镇空的府上居住,也方便相互照应,宋镇海的平西将军府已经被禁卫军包围了,严格限制府上主仆的进出,宋镇海在密信中也提到,只要宋镇海还在边关,那么许雯隽和宋太曦就没有危险的。

    宋镇空的妻子拓布秀娥公主已经有了身孕,宋镇空也即将有子嗣了,对拓布秀娥呵护有加,宋法德老爷子带着神机门的精锐秘密抵达丞相府,对丞相府进行严密布控,防御的滴水不漏,杜绝了在丞相府刺杀宋镇空和宋镇地的可能。

    皇帝拓布长顺的随身太监突然来到丞相府,跪着恳请宋镇空前去救治皇帝拓布长顺,拓布长顺已经命垂一线,宫中太医已经束手无策了,只能劳烦宋镇空出手诊治。

    宋法德本想阻止,但看到拓布秀娥担心拓布长顺的安危而泪流满面,有些于心不忍,安排了两名长老和十名精英弟子带着手弩,隐藏于衣袖之下,随行保护宋镇空。宋法德来开平城将神机门的步枪百人队和二十门掷弹筒都带来了,以防不测,在朝廷没有率先撕破脸之前,也不好提前暴露步枪百人队的。

    宋镇空在神机门十二位高手的护卫下,刚进皇宫内城,就感知到危机,转身想离开皇宫内城,便见皇宫内城守门军士关闭城门,两侧箭楼和大门上方的城墙垛口上伸出了六十多杆步枪,随着枪响,宋镇空头部中了三枪,身上中了二十多枪,击穿护甲全身血流如注,怒目仰面倒地身亡,身旁神机门弟子也被这轮步枪齐射击杀了八人,剩下的神机门长老和弟子身上也挂彩了,强忍剧痛,两名弟子按动手弩绷簧对步枪手进行回射,两位长老用手弩连射击毙守城门的军士,夺下两匹战马,挑开顶门柱,推开城门,钻入小巷,直奔丞相府飞驰,两名负伤的神机门弟子在后面用手弩阻挡步枪手的追击,为长老回去报信赢得宝贵的二分钟时间最终寡不敌众,倒在血泊中。

    宋法德听见了密集的枪响就知道出事了,立即发出了焰火信号,聚集神机门的步枪百人队,和其他五大门派略有不同,神机门和知天阁的步枪百人队除了配备了步枪和五十发子弹,还配备了护住半个头颅的铁头盔和镶嵌了铁叶子的棉甲。

    两位一身血迹的长老在丞相府门口跌下马,口吐着血沫子,说道:“门主,属下无能,宋镇空丞相被冥王殿、诛远门和大焱战堂的王八羔子们当场击杀了,我们的兄弟也……”

    两位长老尚未说完,便内脏失血过多而陨落了,宋法德怒吼道:“神机门儿郎,随老夫诛杀掉监国太子,为宋镇空和门内兄弟报仇!”

    宋镇地忙一把拉住宋法德,说道:“五叔,万万不可,此时此刻皇上拓布长顺恐怕已经遭拓布元起的毒手死掉了,我们一旦攻打皇宫内城,正好被这狼心狗肺的畜生栽赃陷害,而且我们面对三倍于我们的步枪手,自己闯进包围圈,只会落个全军覆没的下场,当务之急是尽快离开此地!”

    正在丞相府做客的波尔帝国特使奥木马卡特尔立即拍着胸脯说道:“宋侍郎,若是信得过萨达姆英格尔王子,我们波尔帝国可以为阁下提供庇护!”

    宋镇地和宋法德相互对视了一眼,宋法德微微一点头,宋镇地感慨的说道:“那就有劳奥木马卡特尔特使引路了。”

    宋法德指挥着神机门长老、执事和弟子们分成三队,一队居中护卫宋镇地,策应前后两路,前路杀向城门,一路开路,后路抵挡追兵。双方的步枪队在开平城展开了巷战,在城门下神机门直接使用了掷弹筒轰炸城门和城墙,强大的炮弹威力,直接炸塌了西大门和临近的一段城墙,指挥城防军进行拦截的石长安都督也在爆炸中,被石块砸断了腿。

    神机门一杀出西门,后面追击的诛远门、冥王殿和大焱战堂的步枪队也使用了掷弹筒进行攻击,重点瞄向宋镇地,神机门众人身上的棉甲和头戴的帖头盔虽能大幅度减少中枪子的概率,但是挡不住炮弹弹片的散射,当即放倒了成片神机门的人,近半数的神机门的人重伤无法移动或者被弹片击中了要害而毙命。

    神机门重伤的长老和弟子们坚持留下来,为大家作掩护,用掷弹筒发射炮弹还击,压制住对方二百多名步枪队和近万名冷兵器的军士不能前进一步,直到炮弹打光了,便用步枪射击阻挡对方的追击,足足坚持了一个多小时,众位留下抵挡的神机门勇士们一位接一位的失血过多倒下,最后三位长老在倒下前,将步枪和掷弹筒聚在一起,用黑火药炸毁掉。

    在官道上埋伏的陕甘王拓布艾明的步枪队被神机门的步枪队用掷弹筒炸的死伤数十人,剩下的狼狈逃窜掉,使得陕甘王的脸色成了绛紫色,出陕甘府的第一战就是惨败收场。见神机门的人护卫着宋镇地已经策马走远,追不上了,只好放弃追击,收拢队伍,开赴开平城参与血洗行动。

    近万人的城防军和禁卫军在步枪队的支援下,杀光了拓布元战的护卫,击杀了拓布元战的妻妾和近乎所有的子嗣,只留下了拓布胤嗣一个活口,亲拓布元战和拓布元盛的大臣、亲王府邸同样遭到血洗屠杀,就连孙斌浩的府上也遭遇了灭口屠杀,逼得孙斌浩带着儿子孙胜武从府中密道逃出开平城。

    靖安王府上被监国太子拓布元起策反的护卫骤然发起暴动,杀死同伴,打开府门将埋伏在周围陕甘王和大焱战堂的步枪联队放进来,一路枪杀着靖安王府守卫,从王府密道两头堵住了拓布元盛亲王,乱枪击毙,对拓布元盛的人进行了血洗,只留下拓布语嫣一个活口。

    拓布秀娥让家中仆人驾驶着宋镇空为她打制的马车,前往皇城内城城门,远远的看到丈夫宋镇空的仰面躺在满是血迹的地面上,许雯隽和平西将军府的仆人们正在擦拭宋镇空和牺牲的神机门弟子遗体上的血迹,整理死者易容,搬上板车,拓布秀娥忍不住失声痛哭,由两名贴身丫鬟的扶着跌跌撞撞的扑到宋镇空的遗体上,轻轻托起宋镇空的头部,端详着,紧紧抱在胸前痛哭着,丝毫不顾那渗出的血迹染红了她的衣衫,一时伤心过度,晕厥了过去。

    许雯隽忙上前探试了一下拓布秀娥的鼻息,发觉只是晕厥,掐住拓布秀娥的人中和虎口两处穴位,拓布秀娥缓缓醒来,许雯隽劝慰道:“大嫂,人死不能复生,节哀顺变吧,你还有身孕,怀着大哥的骨肉,不容有失,保重身体!钱管家,送公主前往平西将军府,带上大哥和神机门众位兄弟的遗体一并回府,其他人随我去城外收敛神机门其他就义兄弟的遗体。”

    拓布秀娥轻抚着隆起的肚子,面上的悲伤淡化了一些,欠身施礼,取出公主令牌交到许雯隽手上,哽咽着说道:“弟妹,有劳你了,刚才光顾悲戚了,疏忽了这些为了保护镇空而丧生的神机门两位长老和十名弟子,还有城外牺牲的神机门兄弟,他们理应厚葬!若有哪个狗腿子敢阻拦收尸,就出示我的公主令牌,还有不要命的狗腿子敢阻拦的,我找父皇评理去。”

    许雯隽默默一点头,接过公主令牌,不忍心继续打击拓布秀娥公主的天真,拓布元起已经如此明目张胆屠杀拓布元战的亲王府和众多一品大员的府邸,都是极为血腥的满门抄斩,连襁褓中的婴儿都不放过,残忍的程度令人发指,此时此刻拓布长顺恐怕已经毙命了,还能指望死去的拓布长顺皇帝来制裁拓布元起吗?

    许雯隽叹息一声,轻轻拍了一下拓布秀娥的肩头,起身带着大勇、二壮、春梅、夏荷、秋菊、冬竹拖着三辆空的板车前往城外,一路上经过的一些惨被抄家灭门的府邸,其惨状不忍入目,许雯隽难免也在担心丈夫宋镇海和儿子宋太平,这拓布元起如此残暴,面对步枪队的齐射,就算是凡阶修炼者也只能饮恨丧命的。

    拓布元起站在倒塌的开平城城楼上,听着一位位将领上前汇报斩杀情况,呈献其中关键人物的头颅,以及查抄出的金银、宝物,拓布元起见自己登上皇位的一切阻碍都已经清楚干净,仰头放声大笑,而后又感到了无限的惆怅,皇位是到手了,似乎失去的更多,记得《三国演义》中曹丕兄弟相残,大费周折的折腾了一番,转手间便被司马懿篡权了,落了个曹氏满门被司马懿追杀的结局,原本认为宋氏三兄弟就是司马懿父子三人的翻版,但现在看来,似乎自己冤杀了宋镇空,让大焱帝国痛失了治国名相和理财能手宋镇地。

    这时,有将领前来请示,平西大将军宋镇海的夫人许雯隽带着仆人要收敛神机门阵亡叛逆的尸体,是否准许?

    拓布元起怒极而笑:“叛逆?!就是这么十来名重伤的神机门叛逆挡住了三大门派的步枪队,并杀伤了不下五十人,一直战斗到流干最后一滴血,阻挡了我上万大军一个小时,临死连一杆步枪、一门掷弹筒都没有留下,我大焱帝国可还有如此忠义骁勇善战的勇士?这样人理应厚葬,准许许雯隽夫人前去收敛。”

    当日晚间,大焱帝国皇宫向个州府发出噩耗通报:拓布长顺皇帝驾崩,拓布元战和拓布元盛两位亲王遇刺身亡,监国太子作为唯一的顺位继承人,接任皇位,在为拓布长顺进行盛大的七日祭祀后,举行登基大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