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衍帝 第二十九章 博大胸襟
作者:铁血大隐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宋太平一行人在向开平城行进中,后面一队护卫打扮的大汉抱着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策马追来,为首的那名抱着小女孩的大汉远远的高声喝道:“宋太平小公子,还请留步,我家小姐有要事相商!”

    宋太平拨开窗帘,探头看去,那大汉抱的女孩正是靖安王拓布元盛之女拓布语嫣,心中暗叹监国太子拓布元起的狠毒,连同父同母的亲弟弟拓布元盛都下此如此狠手,性情残暴的令人发指,护送拓布语嫣的这九名壮汉想必是念旧的靖安王拓布元盛手下死士,在主人被斩杀,树倒猢狲散的情况下,仍能冒着杀头的危险护送少主前来,可见这九人江湖游侠的忠义,让宋太平钦佩,不免上下仔细打量了一番,细看他们携带的兵器和内劲层次。

    宋太平同时低声说道:“艾森文昊大人,拓布艾青堂主,还请暂且一停,听一下他们有什么事找我?”

    艾森文昊和拓布艾青同时挥手喝令队伍停止前进,艾森文昊扭头观看,认出了拓布语嫣,不免担忧的说道:“宋太平小公子,在现在的风口浪尖上,宋家面临大难的尚未化解,还是不要招惹事端了,让她跟随那些死士归隐山林吧,免得因为靖安王的牵连,再罪加一等,徒增帝王的猜忌。”

    宋太平拱手向艾森文昊道谢,平静的说道:“多谢大人提醒,小子愚见,帝王的劲敌已经尽数铲除,当今朝廷正值风雨飘零的乱世,各方诸侯王和外敌窥视下,帝王应重整朝纲,加强军力掌控,安定边疆,方能坐稳这用鲜血换来的江山。靖安王大势已去,仅留一幼女和这九名忠义的死士,已经难成大气,帝王就算不看在叔侄的情分上,也会为安定天下,收拢人心而网开一面的,不会赶尽杀绝,若是小子开导拓布语嫣化解他们的怨恨,或许不是麻烦的,留有缺陷的能臣名将,才能让帝王放心掌控,没有留下任何把柄的功高盖主能臣就会和我大伯一般英年早逝了。”

    艾森文昊和拓布艾青都是打了个寒战,没有想到他们平日贪财好色的劣习,竟是他们能活着伴随君王这些年的原因,有道是水清则无鱼,艾森文昊和拓布艾青看向宋太平目光更加深邃热切,甚至有念头推波助澜加剧宋家的风波,从而顺理成章的将没有亲人的宋太平过继为义子,有此子相助文能治国,武能安邦,已然具备麒麟子之相!

    那九名汉子放缓坐骑的行进速度,缓缓来到在车厢前等候的宋太平面前,翻身下马,为首的那名汉子扶着满面泪痕、目光呆滞的拓布语嫣,单膝跪地,恭敬的说道:“小的陆涛见过小公子,靖安王府遭遇剧变,拓布语嫣郡主已经成为孤儿,不知小公子可否收留,若小公子有所顾虑,小的就带郡主归隐山林了。”

    宋太平对视着陆涛那真挚清澈的双目,真诚直率,没有丝毫虚掩的闪烁之色,便坦诚的说道:“多谢陆涛大侠和八位义士,担着被朝廷追杀的风险救下小郡主,小郡主是我世凡盟一员,我作为世凡盟的发起人之一,有责任和义务遵循誓言,援助拓布语嫣郡主,九位义士可愿意一起留下?”

    陆涛和身后的八名汉子闻言虎躯一颤,忙双膝跪地,向宋太平叩首,目光狂热的看向宋太平,恭敬的说道:“我等愿意誓死追随公子,上刀山,下油锅,绝不皱下眉头!”

    宋太平听着陆涛这九名江湖汉子发出的简单而真诚的誓言,上前将九人一一搀扶起来,平静的说道:“小子欢迎九位义士投奔,只是现在家中遭遇大难,银钱不足,无法发给各位每月的饷银,而且需要九位义士在数年的时间,以府上仆从的身份出现在开平城,不知九位义士可愿意屈尊?”

    宋太平曾听父亲宋镇海介绍过江湖游侠有着行侠仗义的大侠风范美誉的同时,也有着贪财嗜杀的阴暗面,人在江湖,没有银钱是无法生存的,有部分游侠只认钱不认人,为了黄澄澄的金子甚至会背信弃义杀死主子,故宋太平故意出此言试探面前九位义士的心性如何。

    陆涛和身后的八名汉子一迟疑,相互看了眼,毕竟他们都是凡人中武林高手,在靖安府享受的是每月五两黄金的供奉,以及可以随意调动靖安府千人队以下的兵马特权,在靖安王拓布元盛在世的时候,他们都是可以在靖安府横着走的人物,跟随宋太平一下子出现如此大的落差,难免心头会有些打结。

    不过,人的名树的影,宋太平的大名已经不知道多少遍灌输在他们的耳朵里,再看站在宋太平两侧的上官仪和向少武一看就是凡阶修炼者中的高手,特别是这位上官仪可是大焱帝国第二大美女,在大焱帝国是家喻户晓的人物,能辞官跟随宋太平,看好宋太平的前途的并非仅仅他们九人,尽管宋家同样有大难,看宋太平和二位徒弟披麻戴孝,便可猜出可能是丞相宋镇空或户部侍郎宋镇地陨落了,人生在世要跟随明主,闯出一番事业,一时的贫寒也就无所谓了,选择明主本就是一场豪赌,赌的是自己的未来,甚至是生命,之前已经赌错了一次,此时宋太平主动招揽,怎能放过?九人的目光恢复了狂热和执着,纷纷再次下拜郑重宣誓完全遵从宋太平指令。

    宋太平微笑着一点头,心中赞许他们的目光之长远,刚要上前安抚拓布语嫣,伸出的手已经接近拓布语嫣的肩膀,又停在半空,他突然想起在溶洞里的那一抱,就内定了一位妻子,女孩子还是不要随意触碰的,他可不想惹下一堆风流债,忙让上官仪上前扶拓布语嫣上马车,好好安抚,让陆涛他们九人跟随在马车左右。

    宋太平一行人继续启程赶赴开平城,同一日,已在陕甘府逗留一周多的宣旨太监、新任查卡玛草原都督马宇接到了大焱帝国驿站飞鸽送来的加盖有拓布元起印章的密语急报,立即启程出怒江城,穿过秦安府和北海府,通过三关,前往宋镇海的行营大帐宣旨。

    宋镇海披麻戴孝带着拓布元正、安玉田、于培安、赵匡德、王庆宇五位部下前来接旨,整个军营全体军士将领均头戴白带,腰缠麻绳,一派肃杀之气弥漫着,宣旨太监哆哆嗦嗦的宣读了圣旨,安玉田虎目圆睁,上前抓住宣旨太监衣领,直接提起来,怒喝道:“阉贼,哪个王八蛋拟定的我家将军罪名,西方大陆的赎人物资由你们禁卫军押解回开平城,通知我们三关对扣押的十五万西方大陆游牧大军放行的,被你们信口雌黄成了我家将军私自通敌,放走了这十五万大军。

    边陲会战,大焱帝国七大门派以及各方势力均出动精英和我家将军并肩作战,牺牲了多少长老和精锐弟子才打回边陲五府,他们是为我们大焱帝国而牺牲,却没有见到朝廷一分一毫的慰劳赏赐,还是我家小公子拿出了他的《三国演义》作为酬劳答谢的,这敌寇退却了,你们就给我家将军按了个和逆贼亡灵教、销金堂关系密切,意图谋反的罪名,这还有公理吗?他拓布元起不怕出门被雷劈死吗?

    为这样腐朽的朝廷镇守三关,老子不干!这个三关都督的官职让那些小人来担任吧,让他们也尝尝边陲之地的风沙,经历战场上的生死离别,免得整天闲的只知算计我们这些在边陲为国家拼杀的将领,这个小白脸不是新任查卡玛草原的都督吗?连三关都督一并兼着吧。”

    宋镇海忙出声喝止了安玉田的咆哮,制止了准备拔刀砍人的另外四名部下,沉声说道:“诸位兄弟的好意,我宋镇海心领,还是按照圣旨的任命上任吧,好好练兵,大焱帝国的边疆就交给各位兄弟,请受宋镇海一拜。”

    宋镇海躬身相拜时,拓布元正、安玉田等五位将领忙面对宋镇海跪下,拓布元正焦急的说道:“宋将军,您不能只身一人去开平城,那丧心病狂的拓布元起能杀亲兄弟和丞相宋镇空,很难说就不会对您下手的,要去就带着兄弟们一起去,以兄弟们这三千精兵可以杀的拓布元起小儿插翅难逃,既然这个拓布元起不是诬陷我们意图谋反吗?我们大不了就真反了大焱帝国,由宋将军登基做皇帝,东方大陆百姓也能过上太平日子,我等战将也能安心为国家开疆拓土!”

    宋镇海呵斥道:“胡闹,沾染红尘是修行第一忌讳,我有心培养其各位接替我能够独当一面,安定东方大陆的门户,避免我们民众受战乱之苦,而不是为了高官厚禄和那大焱帝国江山,那些只是过眼云烟,没得到的时候,想得到,等得到了,就是骑虎难下之时,我意已决,诸位兄弟们不必再劝,拓布元正辅佐好马宇都督,不要苦了查卡玛草原民众。”

    一直在一旁冷静旁观的马宇突然说道:“三位公公,在旁边帐篷一换裤子吧,这气味太熏人了。”

    宣旨太监和两名随同太监尴尬的看下尿湿的裤子,有些怨恨的看了眼用如此打脸的方式逐客的马宇,再看看周围单手握在刀柄的宋镇海麾下将领,知趣的退出了帐篷。

    马宇见三名太监离开了帐篷,直接向宋镇海双膝跪下:“小人马宇叩见宋将军,小人的姐姐落难,宋太平小公子曾仗义执言搭救,小人一家永生铭记小公子的恩情,这次被选中前来查卡玛草原却是无奈之举,小人是知天阁外围弟子,钱涌执事已经命令小人全听宋将军的吩咐安排。”

    宋镇海双手扶起马宇,低声说道:“马宇小兄弟,许阁主已经告知我了,在查卡玛草原有我宋家正在建设的秘密基地,这位是拓布元起兄弟,将向你讲解我和儿子宋太平规划出的塞外桃园建设细节,日后你们两位兄弟还需要相互配合,这位马宇小兄弟祖上一直是做家禽家畜饲养的,这方面的经验比我们只会打仗的莽夫要强的,查卡玛草原昼夜温差大,难以种植大量的农作物,这些家禽家畜就是百姓的基本口粮,务必要保障好食物的充足,在这片草原有银矿,加上宋太平这小家伙从海盗手上抢回来上万两黄金,在建造资金上很充裕。

    安玉田兄弟,这拒奴关、斩寇关和守边关三关是西大陆进入东大陆的唯一门户,万丈高的安奈尔山脉隔断东西大陆,防止西大陆再次入侵,必须守住三关,只是我要收缩步枪和掷弹筒守卫塞外桃源,我原本出售给七大门派和陕甘王步枪和掷弹筒,是为以此为了平衡各方势力的筹码使得各方能够震慑于这些武器的威力,而相互克制,防止内斗升级,未想到这竟然成为间接害死大哥的利器,并有可能流入海外,造成更严峻的后果,我们的步枪队和掷弹筒队由拓布元正兄弟统帅。

    于培安兄弟出任北海府总兵,赵匡德兄弟出任秦安府总兵,王庆宇兄弟出任江海府总兵和安玉田兄弟一起训练守城的军士,四位兄弟都经历过边陲五府的会战,见识过南大陆和北大陆的火器犀利和西大陆铁骑的彪悍,你们所训练的守城军士要以西大陆的铁骑和我们步枪队为假想敌进行针对性操练。”

    宋镇海又将自己所能考虑到的各项事宜都布置完毕了,便跟随前来押解自己的禁卫军上路前往开平城,原本是要给宋镇海上枷锁,打入囚车的,但宣旨太监和各位禁卫军将领们没敢这么做,他们一来也是同情宋镇海的不公正待遇;二来宋镇海的麾下要想打进开平城,沿途各州府都是挡不住的,到时候他们注定成为拓布元起首先斩杀的一批替罪羊;三来有二十名查卡玛草原的军士着百姓服饰,携带着步枪、掷弹筒骑马随行,若是他们敢虐待宋镇海,很难说他们是否能见到明天的太阳。

    拓布元正派出了二十名精兵跟随押解禁卫军暗中保护宋镇海将军,还是不放心,让安玉田带着八千军士留守在查卡玛草原待命,于培安、赵匡德、王庆宇领二千步枪兵进军开平城,要是拓布元起敢动宋镇海将军,立即攻城解救,而他自己则骑马赶往千狐山报信。

    宋太平一行人回到开平城,还没进平西将军府,宋太平注意到府门对面的那位服装怪异的小乞丐有些面熟,上前仔细打量,只见他身上那脏兮兮的丝绸华服扯开了不少口子,头发乱如杂草,依稀可见曾经扎过小辫子,坐在地上,依靠在墙上,紧盯着平西将军府的府门,红肿的双眼,一对到肩的大耳朵,胖乎乎的大脑袋,正是拓布胤嗣。

    宋太平忙搀扶着拓布胤嗣缓缓起身,发现他不知道几天没吃饭了,居然连站立都站不住,伤感的说道:“拓布胤嗣兄弟,你已经到了府门门口,怎么不进去呢?”

    拓布胤嗣高出宋太平二个头,看到日思夜盼的宋太平回来,忍不住释放出这些天担惊受怕的压力和多日累积的委屈一并爆发出来,想趴到宋太平肩头好好痛哭一场,但六天以来只是喝过三碗粥,还是春梅见他可怜施舍给他的自己那份晚饭,已经大半小子的拓布胤嗣已然饿的支撑不住,加上一直等待的救星宋太平出现了,也就很安心的晕了过去。

    宋太平见拓布胤嗣闭着双目无意识的向下出溜,心头一惊,忙伸手架住拓布胤嗣,看到其生命气息没有太大的起伏变化,只是过于饥饿,饿晕了过去,便拦腰抱起拓布胤嗣,带着上官仪、向少武、昆翔虎、拓布语嫣、陆涛等人进入府中,两名艾森文昊的手下捕快留在府门外,没有进去。

    宋太平将拓布胤嗣交给迎面而来的大牛和二壮,嘱咐他们给拓布胤嗣简单洗漱一下,换身干净的衣服,喂些小米汤,让拓布胤嗣先躺着休息一下,穿过回廊,通过花园的拱门,看到厅堂内临时搭建的灵堂,习武场内整齐摆放的一口口棺材,里面静静躺着的一名名凡阶修炼者,无一例外都是死在自己研制的步枪子弹之下,深深的自责涌上心头,都是自己考虑不周,才害死大伯和这么多位神机门的英雄。

    宋太平向着这众多的遗体行大礼,跪地三叩首,泪如雨下,跪在众多的棺材面前,身后上官仪、向少武、陆涛等人也纷纷行大礼,跪在宋太平的身后,许雯隽、拓布秀娥从厅堂中出来,扶起宋太平,让宋太平身后的众人都起身。

    许雯隽搂着宋太平,低声说道:“儿子,这开平城气温太高,你大伯和众位神机门英雄的遗体已经开始腐化了,不能再放了,我和你伯母商量了一下,明天为你大伯和众位英雄安葬,府中人手不够,或许需要借助一下你的徒弟和众位兄弟们,相助为你大伯和众位英雄出殡的,今日天色不早,你们先早些休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