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衍帝 第三十章 讨还血债
作者:铁血大隐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清晨天蒙蒙亮,平西将军府上已经开始忙碌起来,钱涌安排着府上汉子们将神机门英雄们的遗体搬上板车,让春梅、夏荷、秋菊、冬竹四位侍女准备纸钱,由于定制棺木近二百口已经用光了那销金堂赠送的四百两金子,还欠下了二百余两银子,沿途哀乐演奏只能拜托给上官仪姑娘了。

    宋太平扛着招魂幡和钱涌一出府门,发现道路两侧静立着很多人,有百姓,有商贩,有身着便装的官员,有没来及换下军服就匆匆赶来的军士,他们都安静的站立在两侧,让出了中间的大道。

    宋太平举起招魂幡和钱涌走在前面,后面向少武、陆涛、大牛、二壮四人抬着宋镇空的棺木紧跟在后面,八位跟随宋太平的壮士每人拉着一辆板车,每辆板车上平放着二口棺木,即便如此还有大量的神机门英雄的棺木密密麻麻的存放在府门口,春梅、夏荷、秋菊、冬竹四位侍女则是在车队两侧挎着篮子,沿途撒纸钱。

    静立在府外的人们主动上前,四名壮汉一组扛起那些府门口的棺木跟在队伍后面,近三百米长的出殡队伍,在上官仪的哀乐伴奏下缓缓前行,所到之处道路两侧原本静立的人们纷纷哭泣着跪伏目送宋镇空的棺木通过,而后跟随在送殡队伍的后面,待送殡队伍出城之时,已经有二万多人的规模,还有陆陆续续小跑着赶来送殡的人们不断的汇入送殡队伍。

    在西门外的西峰山山腰上,钱涌手持罗盘选取最佳墓穴的风水位置,昆翔虎跟在旁边按照钱涌的指示,一虎爪一个两米深五米见方的坑出现,连续开凿了一百九十九个墓穴,体内的妖气所剩无几,累的趴在一旁,张着大嘴,吐着大舌头喘息着。

    钱涌先安排众人将神机门的各位英雄的棺木小心的一一放入墓穴,在墓穴旁放上写有英雄名讳的纸张,最后在墓穴群的阵眼位置下葬宋镇空的棺木,安排大牛、二壮、陆涛他们拉着板车去西峰山的后山搬运可以做墓碑的石材,请向少武帮忙制作墓碑,铭刻英雄的名讳。

    首批石材拉过来,遵循了拓布秀娥和许雯隽的意思,先给各位神机门的英雄们立碑,最后再给宋镇空立墓碑,向少武让众人将巨大的石块搬运到几个相邻墓穴的中间,运火系灵气于掌上,双臂上的衣衫瞬间化为飞灰,外观看去和寻常手掌没有区别,当向少武的手掌触碰到石材上时候,那石材便成了一团岩浆,向少武以灵气托起这团岩浆,以灵气挤压分割成四个同等规格的一米五高的扁平立方体石碑模样,向少武双手稍作后撤,张嘴一口白色寒气喷在熔岩状态的石碑上,在刺耳的刺啦声中,一团团热气腾空而起,石碑凝形完成,在向少武以灵气托着准确的陷入周围四个墓穴的半米深的位置悬浮着,向少武再一挥手,坑旁堆积的土壤填入坑中直接堆出一个个半米高的坟包,向少武扫了一眼坟旁的纸张,直接以手指在坚硬的石碑上书写上了英雄的名讳,字体挺拔雄壮,入目一种视觉的冲击感。

    原本已经拿出楔子,铁锤等打造石碑,铭刻碑文器物的钱涌,看到向少武露出的这一手绝活,呆滞了半天,一旁的陆涛等武林游侠看的眼睛都直了,大家都知道宋太平这位神秘的二弟子实力不俗,今日一看这位向少武实力恐怕还在渡劫失败的亡灵教教主王玲之上,属性相克的火系和冰系灵气如此流畅的转换,在整个世凡星都很难找出第二个,同时修炼属性相克的灵气在各个修炼门派来看安全是找死的节奏,这隔空控物的技巧已经远远超出了在场众人所能认知的范畴,再碑文上的文字,对于凡夫俗子来看只是大气,而对于修炼者和武林人士来看,这简单的文字中蕴含着深奥的招式套路,是宝贵的武学秘籍。

    宋太平看到只剩大牛和二壮、以及另外八名武林游侠十人在吃力的搬运石块,陆涛已经盯着碑文上的名字进入武学感悟状态,对于武林人士来说,进入武学感悟的状态是他们一生也很难有几次的天大机缘,但凡能进入武学感悟的武林人士无一不是武林中顶尖高手的,极少数天资卓越的武林高手甚至可以武学进入凡阶修炼者的层次,宋太平让另外八名武林游侠不要打扰陆涛,让他继续感悟吧,宋太平拉上钱涌一起加入搬运石块的行列,周围前来送殡的壮汉们也纷纷加入到搬运石块的队伍,人多力量大,十一辆板车快速在西峰山的后山和前山半山腰之间,加上向少武的神速,一百九十八位神机门英雄的墓碑以极快的速度完工。

    中午的时候,宋镇空的墓碑也铭刻完成,许雯隽扶着有身孕的拓布秀娥站立在宋镇空的墓碑前,宋太平缓步来到母亲许雯隽和伯母拓布秀娥的前面,庄重的肃立,一旁钱涌轻咳一声,周围喧闹的人群安静下来,一起看向宋镇空的墓碑这边。

    宋太平仰头扫视前方的众人,意外的发现了身穿便装的拓布元起,深吸一口气,平抚一下心中的愤怒,沉重的说道:“小子宋太平谨代表宋家,感谢各位长辈前来为我大伯宋镇空和众位神机门的前辈们送行。”

    宋太平向着众人深深的九十度一鞠躬,继续说道:“人生在世固有一死,有的人死的轻若鸡毛,有的人死的重若安奈儿山脉,我大伯宋镇空从天外天出来几个月的时间,在社稷动荡之时,接受先皇重托,安定民生,稳定国家社稷。我大伯虽为丞相,囊中羞涩,时常还需要伯母支援些银钱应付一些日常开销;满朝文武大臣九cd是经过我大伯的科举考试笔试和面试,方授予官职的,我大伯没有借此结党营私,建立任何势力团体。即便如此,仍有人在趁我大伯前去为先皇诊病的漏洞,动用了小子我研制的步枪刺杀我大伯,追杀保护我大伯的神机门众位英雄,是小子我酿造了这场悲剧的起源,今日小子在大伯墓前立誓,必将刺杀大伯的贼人首级摘下,祭奠大伯在天之灵!借用《三国演义》中曹植的一首诗惊醒某位前辈,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在人群中数位已经面红耳赤,有些站立不稳了,拓布元起向随行的太监耳语了一番,便迅速转身带着护卫逃离此地,那名太监挤出人群,来到宋太平身旁,掏出一卷圣旨展开,扯着公鸭嗓子说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有奸臣贼子勾结江湖败类,刺杀我大焱帝国栋梁宋镇空丞相,朕深感悲愤,责令刑部侍郎艾森文昊七日内抓捕刺杀宋镇空丞相的凶手,斩杀于宋镇空丞相坟墓前,追封宋镇空丞相为世袭王爷,钦此!”

    那名太监转身将圣旨递给拓布秀娥公主,撒腿就跑了,拓布秀娥公主听着拓布元起圣旨贼喊捉贼的说辞,满腔愤怒的不想接,还是许雯隽在她耳旁悄声说了句什么,才不情不愿的接下这道圣旨,展开一看,竟然空无一字,是份无字圣旨,拓布秀娥看着仓皇逃逸的宣旨太监,气的柳眉倒竖,玉齿咬的咯吱咯吱作响,金莲玉足不断的跺着地面,放佛是在踩她哥哥拓布元起。

    人群中隐藏的艾森文昊顿时成了苦瓜脸,心中暗骂:拓布元起真不是东西,自己勾结冥王殿、诛远门对宋镇空下黑手,被宋太平咄咄逼人之势逼到死角,就把包袱扔给了自己,真当自己手下的血狼捕快队都是神啊,要是对上冥王殿和诛远门的步枪队,还没等近身,就都成死狼了,自己手下就那么点亲信,根本不够填的。对了,还有大焱战堂和陕甘王的人也参与了刺杀宋镇空的行动,自己哪一方也是惹不起的,幕后的罪魁祸首就是皇帝拓布元起更是自己的主子,此事太棘手了。

    还没待艾森文昊向身旁的拓布艾青、魂风云、张飞矢摊牌,索要替罪羊进行顶罪,一名尖嘴猴腮形象猥琐的瘦小男子来到宋太平面前,向宋太平、拓布秀娥、许雯隽拱手致意,又向宋镇空的墓碑90度三鞠躬,接过随从递上的三支香,向宋镇空的墓碑再次三拜,插在香炉内,转身面向众人。以尖细的声音说道:“销金堂盗门向宋镇空丞相和神机门众位好汉上香,呈上祭祀贡品,传我盗门堂主妙手空空之令,宋镇空丞相和神机门众位好汉沉睡之地,任何人不得对此地盗墓,违者我盗门将诛其九族!”

    有几名瘦小的汉子将祭祀贡品呈上,便随着那名尖嘴猴腮的瘦小男子消失在人群中,紧接着一名内着八卦袍,外面披麻戴孝的中年汉子走上前,向拓布秀娥、许雯隽、宋太平行礼,为宋镇空上香,又挥手让随从摆上祭品,才面向众人,朗声说道:“宋镇空丞相和神机门的众位兄弟们死的冤屈,我知天阁五大战阵已经随阁主在前往开平城的路上,还请冥王殿、诛远门、大焱战堂、陕甘王以及朝廷交出杀我们兄弟的真正凶手,斩首于此地,血祭英灵,只给各位三日期限,三日过后,如有任何一方敢包庇任何一名真正凶手而不斩杀于此地,我知天阁将对其宣战,不死不休,天外天许家和宋家亦将派遣仙阶前辈参战!”

    一名身着白衣,身上胭脂味刺鼻的女子和一名黑衣女子同时排众而出,相视了一眼,黑衣女子沉声说道:“我亡灵教死灵铁骑已在向开平城集结,本欲再次血洗皇宫,斩杀狗皇帝拓布元起告慰宋镇空丞相在天之灵,既然知天阁的朋友已经发话,我亡灵教也给冥王殿、诛远门、大焱战堂、陕甘王以及昏庸的朝廷三日时间斩杀凶手于此地,否则,我亡灵教将同时向这五方势力开战,不死不休!”

    白衣女子深深的又看了一眼亡灵教的那位黑衣女子,娇滴滴的说道:“姐姐好气魄,小妹佩服,我红楼门瑶瑶门主有令,因欠下宋太平小公子一条命,门内没有什么高手,都是一些弱女子,也知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愿拼尽全门杀手诛杀凶手,为冤死的宋镇空丞相报仇!”

    红楼门的白衣女子话音刚落,又有五名外夷人走出来,以生硬的炎族语言分别代表窝阔台部落九王子铁木真、繁星教教皇第六子星启明、南联盟赛文诸侯国国主爱德华、比尔部落七王子滕格木、波尔帝国皇帝第五子萨达姆英格尔,为报答神机门牺牲了开平城分坛的全部人马在北门血战刺客救援的恩情,将派遣各自势力的供奉以及军团进大焱帝国,为宋镇空丞相和神机门牺牲众人报仇。

    后面还有一些小门派和修炼者家族也纷纷有代表出面表明自己的立场,再看拓布艾青、魂风云、张飞矢和拓布艾明已经面无血色,若不是随从搀扶着,已经坐到地上,原本他们都没有把宋镇空、宋镇海、宋镇地三兄弟放在眼里,毕竟三百年前,张氏子弟冤死在三江府,也没见天外天的张家为其出面,也就想当然的认为宋氏三兄弟也是可以任意斩杀的,但他们漏算了一位关键人物宋太平,正是这位宋太平小公子的存在,使得敢碰宋家,就要付出惨重代价!这四位大焱帝国的风云人物此时此刻已经在问候了拓布元起祖宗上万遍,也后悔自己贪心,为了那点蝇头小利,将自己置于此时的生死边缘。

    魂风云和张飞矢已经分别接到了魂家和张家族长的措词严厉的信函:你们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动昆吾老祖亲侄子宋太平的亲人,直接惹的昆吾老祖雷霆大怒,要斩杀干净大焱战堂、诛远门、冥王殿、陕甘王以及开平城皇室拓布全族,幸好在礼貌上先通知了张家和魂家族长,在两位族长付出惨重代价,一番劝说下,勉强同意由宋家和许家派出仙阶强者代为斩杀凶手,并向昆吾老祖奉上重礼,方免除了昆吾老祖亲自出手,要求魂风云和张飞矢务必处理的让宋太平满意,否则两家族长亲自出天外天将他们凌迟。

    魂风云、张飞矢、拓布艾青、拓布艾明相互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苦涩,长叹一声,硬着头皮上前抱着宋镇空的墓碑痛哭流涕,仿佛死的是他们亲爹一般,宋太平不得不佩服这些老家伙们的演技高超,如同他猜测的说辞一般无二,都说是树大有枯枝,自己治下不严,立即提麾下败类的人头来向宋镇空兄弟请罪。

    拓布秀娥毫不留情面的撵人,出身于皇室的她见惯了皇室的勾心斗角、险恶嘴脸,对于这四位的演技还是一眼看穿了,对于杀丈夫宋镇空的间接仇人,要不是许雯隽拦着,她早就当场抡刀砍了这四个家伙。

    拓布元起回到皇宫,拿鞭子狠狠抽打着太监和宫女,发泄着他的怒火,拓布元起被宋太平说教的火气甚大,但敏锐的感知到这位宋太平似乎没那么简单,曾经要加筹码,让魂风云和张飞矢把宋太平一并除掉,这两位直接一口拒绝,任凭他拓布元起提高报酬,也不敢接杀宋太平的任务,依稀记得宋镇海说过宋太平是天外天一位前辈的子嗣,看来宋太平的亲生父母很强势,没搞清宋太平的底牌之前,还是先忍着吧,不就是个小孩子,能掀起多大风浪。

    很快,拓布元起不断接到亲信的报告现场情况,惊得拓布元起一屁股坐到地上,面色煞白,险些晕过去,居然惊动了天外天宋家和许家出动仙阶修炼者出来诛杀杀人凶手,外夷的五方势力均有使者递交公文,要求诛杀凶兽,给宋镇海平反,否则他们将出动军团和供奉,进行解救宋家,更糟糕的是死灵铁骑已经踏过靖安府,查卡玛草原的二千步枪兵接连暴力强行闯关,直扑开平城,号称要勤王,知天阁的五个大阵已经只有三天路程,就会到达开平城。

    拓布元起下令将参与追杀的官兵立即进行斩杀,将其头颅分批运往宋镇空的墓地,小心看管,若有差池就要掉脑袋的。在拓布元起眼中,那些走狗的性命根本不叫性命的,只要他自己安然无恙,斩杀干净现在追随他的亲信,用不了太长时间,又有大批的人主动前来效忠,作为大焱帝国的皇帝是不会缺少走狗的。

    各方势力奉上的祭祀贡品堆满了整个西峰山的山腰区域,已经堆积到了坟墓群的外围区域,丐门堂主洪九阳严令门下弟子约束麾下的乞丐不得前往该区域偷吃祭祀供品,违者杖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