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衍帝 第三十一章 火烧眉毛
作者:铁血大隐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宋镇空和神机门众位英雄下葬日的当天晚上,整个开平城和周边的各州府小规模的厮杀不断,冥王殿、诛远门、大焱战堂、陕甘王府、禁卫军、开平城守军开始了内部清洗,诛杀参与宋镇空和神机门的人员,尽管他们曾经或是门派内长老,或是总兵级别的将领,同样和那些弟子。普通士兵一样,遭遇了同门或友军的围剿,割下首级送往西峰山宋镇空和神机门众位英雄的墓地外围,墓地内已经被祭祀贡品堆满,没有拓布秀娥和宋家动手清理,没有人敢动,只能在外围整齐的按照各方势力的区域码放好,一旁有各方的机要幕僚在小册子上记录首级的名讳。

    城内城外激战不断,唯独平西将军府这里没有任何人敢到这里厮杀,都是远远的避开了,血洗开平城的那一日,几乎所有人都认为宋家就此衰落,很难东山再起了,意想不到的是宋太平一归来,事情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大逆转,宋家成为吃人的猛兽,当日刺杀宋镇空、追杀神机门的所谓功臣们,在今夜或是自行了断保全家人,或是陷入了浴血奋战,最终被兵刃刺的千疮百孔方饮恨倒地,至死不知自己错在哪里!

    平西将军府内众人围坐在习武场中,陆涛讲述着自己观看向少武的刻字所感悟出的枪法,除了许雯隽、宋太平、向少武、上官仪、昆翔虎只是一笑,其他众人眼睛都亮了,就连钱涌已经是凡阶结丹期了,也是目光热切,他的重剑招式依旧缺陷很多,多年来自己摸索了很久,没有丝毫进展,听闻向少武的刻字有此奥义,自然不会放过,恨不得现在就挑着灯笼去通宵观摩,和陆涛同来的另外八位武林游侠,无比羡慕的看着晋升为武林宗师层次的陆涛,也希望去观摩刻字,碰碰运气,平西将军府上侍女和仆从由许雯隽和钱涌亲自教导武学基础,也对武学进入了懵懂阶段,对于武学的精进甚是渴望,拓布秀娥受宋镇空的影响,也略知武学基础,众人直接使用习武场内兵刃进行推演对练着,切磋中进行调整招式施展的偏差和无用的动作。

    宋太平看着尚未从悲痛中走出来的拓布语嫣和拓布胤嗣,将两只小吞天龟交给他们把玩,有了通晓人语、憨态可掬的小吞天龟陪伴,拓布语嫣和拓布胤嗣能心情好一些,两只小吞天龟也尚在幼年期,有人陪他们玩耍自然很兴致高昂,于是两位小朋友各自回房和小吞天龟玩去了。

    宋太平见众人演练的大汗淋漓、有些疲惫的停顿下来,才缓缓说道:“向少武前辈刻字的奥秘很难藏得住,从今晚开始陆涛你们三人一组,轮流对大伯和神机门前辈的坟墓进行看护,江湖散修只要不做惊扰大伯和众位英雄们在天之灵之事,可以让他们去观摩墓碑上的文字,但是冥王殿、诛远门、大焱战堂、陕甘王府和皇帝的亲信要进去观摩话,立即驱逐,不听劝告,尽管动手击杀掉也无所谓的,派人回来找上官仪前辈或向少武前辈前去支援。拓布元正叔叔例外,他是我们自己人。”

    随即钱涌、大勇、春梅等人纷纷请命参与守墓,宋太平直接否决了春梅、夏荷、秋菊、冬竹的请求,以她们的三脚猫功夫,加上靓丽的女儿身,很容易出意外的,还是留在府中比较稳妥,当天晚上由钱涌带上两名绿林游侠去值夜,明早由陆涛带人换岗,每日的轮岗由钱涌管家和陆涛进行商定。

    夜已深,平西将军府外依旧战斗不止,众人没有闲情逸致去观看这场狗咬狗的互撕,留下两名绿林游侠进行府中巡夜防范意外情况,其余众人回房休息了。

    第二日清晨,魂风云、张飞矢、拓布艾青、拓布艾明、代表着拓布元起的艾森文昊便毕恭毕敬的前来平西将军府,向宋太平汇报追杀自己麾下“败类”的进展情况,宋太平大眼一扫五方势力都完成了九成,剩下在追杀中的一成,不是长老就是供奉,都是实力不俗的家伙,这场内战已经让他们五方势力元气大伤,好容易消耗子弹,训练出来的步枪队这一次全部亲自用毒药毒杀了,此时此刻这四位老大正在心痛的滴血,只有事不关己的艾森文昊只是例行公事担任传话筒,来回跑跑腿。

    直到第二天的晚上五方势力才完成了各自麾下全部“败类”的斩杀,宋太平让钱涌管家秘密联系知天阁再次确认是否有漏网的,并去西峰山坟墓核对首级,是否存在滥竽充数的。知天阁派出十余人配合钱涌管家对名册和首级进行了核实,冥王殿、诛远门和大焱战堂的完全相符,没有问题,陕甘王府和朝廷斩杀的人多出原本数量五成一千余人,大多是领空饷和强征劳役导致一些冒名者,在这场屠杀中,冒名者和被冒名者一并被斩杀了,没有人幸免,这血淋淋的四千多颗首级,使得西峰山阴森森的,宛如阴曹地府,浓郁的血腥味招来了一些野兽和野狗前来掠食。

    拓布元起接到一**的飞鸽快报,押解宋镇海的禁卫军将于明日傍晚抵达开平城,同时亡灵教的死灵铁骑、查卡玛草原二千步枪队、知天阁的五个战阵组成的大五行战阵、数千人的中小门派和散修、不下三万人的百姓代表拉着百丈长的万民表血书为宋氏三兄弟请命……,拓布元起挥手让太监停止读下去,他已经接近崩溃的边缘,命令身边的太监火速将自己的心腹智囊召集过来,让一名太监将传来的情报给自己的心腹智囊传看。

    拓布元起阴沉着脸说道:“诸位都已经看过了吧,可有什么良策献给朕!”

    肥头大耳的法家大学士白可法起身行礼,摇着手中的羽扇,说道:“吾皇万岁,不必担忧,不过一群乌合之众而已,让大焱战堂和周边十万大军冲散这些乱民,擒下为首的聚众滋事者,斩首示众,以震慑乱民!拿下反将家眷,一步步引诱逼迫,便可拿下。”

    艾森文昊上前就给白可法两个重重的耳光,顿时,白可法胖乎乎的脸上多了两道五指山,龙座之上的拓布元起怒喝道:“艾森文昊,再给这头蠢猪两耳光,告诉他为什么!”

    艾森文昊当即又是两耳光扇在白可法脸上,手上用了全力,使得白可法在原地转了一圈,头眩目晕的厉害,一个站立不稳摔倒在地,艾森文昊冷冷的看着白可法,低声说道:“白可法,你可知亡灵教的死灵铁骑有上千人,都是凡阶修炼者,当年就在这儿开平城大焱帝国的另外六大派精锐尽出都不敌亡灵教,给你十万大军能战胜亡灵教话,前几个月的边陲五府会战怎么没有你呢?

    在边陲五府会战中,我带了四万多精锐将士,面对南联盟同等数量的火枪队,被打的无还手之力,我麾下的弓箭手射程根本比不了他们的火枪和大炮,而步枪和掷弹筒的恐怖威力,看过神机门和三大门派的对抗都会知晓的,那才仅仅百人的步枪队,这次查卡玛草原来的是二千人的步枪队,意味着什么,白可法应该知道吧!

    屠杀百姓代表,白可法大人,你真是没有经历战争,只知书本,你可知真要杀了过百名百姓,会引发上百万民众造反攻打开平城的,大批的江湖游侠前来刺杀吾皇,你这是居心卜测,意图借刀杀人。

    白可法大人,您忙着读法家圣贤书,没空看宋太平的二弟子向少武大展神威,初步评估绝不弱于亡灵教的前教主王玲,而宋太平据张飞矢醉酒后,说出宋太平是昆吾老祖的亲侄子,敢惹宋太平,就要做好承受昆吾老祖吞噬灭门的后果,我和拓布艾青堂主,有幸在陕甘府见过这位传说中的昆吾老祖,就算是外夷供奉中凡阶成婴期的高手,也同样毫无抵抗的被吞噬,你这么积极的建议吾皇招惹宋太平,是何居心?”

    白可法闻言爬到拓布元起的脚边哀求着,辩解着称:自己不知详情,方唐突胡说,承蒙艾森文昊大人提醒,方知自己险些酿成大错,不过微臣对吾皇的忠心日月可鉴!

    拓布元起丝毫不留情面的,一脚踢飞白可法,下令大内侍卫将白可法拖下去斩了,但凡危及到了自己的性命,不管是谁,按照“宁可我负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负我”的名言,直接斩杀有心无心意图伤害自己的家伙,毫不犹豫的让他消失掉。

    拓布元起恶狠狠的盯着众位心腹智囊,阴测测的问道:“众位爱卿没有什么良策献于朕吗?”

    艾森文昊再次起身,试探着说道:“吾皇万岁,愚臣认为解铃还须系铃人,既然这些事情因为宋太平而起,就应安抚好宋太平,方可稳定当前局势,愚臣个人观点,宋镇海和宋太平无心大焱帝国江山,并无篡权之意,只是心系百姓疾苦,不愿百姓再遭兵乱之苦,而暂时镇守我帝国边陲,护卫大焱帝国的门户,还有心培养下属独当一面,从而为退隐山林专心修炼为准备。我皇不必为他们而太顾虑的。”

    石长安紧接着起身说道:“吾皇万岁,微臣和艾森文昊大人想法一致,略有补充,可将查卡玛草原封给宋镇空进行世袭,有效分化宋家,将南海北海封给宋太平,让宋镇海镇守南海和北海,而朝廷故意拖延建造水师银两,让宋镇空明升暗降,手无一兵一卒,还要镇守大焱帝国海疆,一方边陲五府那五个混吃等死的草包误事,对于宋太平软禁在开平城,好好供奉着就好。”

    拓布元起的众位亲信纷纷发言献策,拓布元起的脸色慢慢退下了铁青之色,露出了微笑,众位亲信也长出一口气,还好没和白可法那个白痴一般丢了性命,保住了项上人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