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衍帝 第三十二章 鹤立鸡群
作者:铁血大隐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第三日天还没亮,艾森文昊就赶到平西将军府来接宋太平参加早朝,许雯隽正和儿子宋太平以及上官仪、向少武在观景阁盘膝吐纳,准备吸收日出之时的那一缕紫霞,许雯隽得知艾森文昊的来意,甚为担忧:“儿子,还是不要去了,推辞掉吧,这个拓布元起生性多疑,性情暴戾,别是狗急跳墙,想用对付你大伯的毒计,对付你吧。”

    宋太平稍加思索,缓缓说道:“母亲,还请放心,这位拓布元起推迟到今天进行登基大典,应该不是对宋家继续示威,而是要进行示好,顺便在安抚中施展一些小伎俩,只是三叔和五爷爷已经上船前往波尔帝国了,若是晚一点话,返回开平城,恐怕三叔也可以授予王爷赐封地,依旧主持户部,神机门也能继续为塞外桃源规划承担中流砥柱的作用,太可惜。”

    许雯隽一拍自己额头,自嘲道:“还是儿子细心,我这做娘的,居然疏忽了今天还是拓布元起的登基大典,还是万事小心一些。”

    向少武在一旁拱手说道:“宋夫人,还请放心,我和师姐会随同保护师尊的安全,那狗皇帝若敢动师尊一根汗毛,我不介意让他的皇宫内城成为人间炼狱!”

    上官仪轻咳了二声,尴尬的说道:“二师弟,不可如此妄造杀孽,会影响渡仙阶天劫的,别连累师尊遭受亡灵教前教主王玲那样的仙阶天劫,那就太恐怖了。”

    向少武哈哈一笑,说道:“大师姐,我会尽量减少杀戮的,我已经渡过仙阶天劫,而师尊根本不需要渡仙阶天劫,他的修为是整个世凡星最高的。虽说不能施展出来,但在世凡星还真没有谁可以伤到师尊性命。”

    许雯隽和上官仪动容的看着向少武,在这万年的时间里,世凡星凡间就没有一人晋升到仙阶,就算是天外天在这万年时间,晋升仙阶的修炼者也是屈指可数,故她们都在怀疑这位向少武该不会是在吹牛吧?

    许雯隽试探着问道:“这位向少武前辈,您已经是仙阶,为何不去天外天,那里的灵气还是充裕一些的,不象这凡间灵气稀薄的近乎没有,修为不退步已经很难得的。”

    向少武低头冷哼一声,没有回答,眼中闪过一道精光,他向少武会去天外天的,是打上天外天,再痛扁一遍那五个老家伙,再不痛扁他们就没机会了,用不了几十年就只剩昆吾一头杂毛鸟了,那四位恐怕寿元该耗尽了,高手无敌也是一种寂寞。

    宋太平在来开平城的路上已经知晓了向少武和天外天的恩怨,万年前的世凡星灵气还不是如此稀薄,只是不充裕而已,自从神秘的天外天主人降临世凡星,开辟平行空间,设置聚灵大阵,强行掠夺世凡星凡间灵气,激怒了当时世凡星唯一修炼者门派人族联盟盟主向少武人帝,向少武打上天外天,连天外天的主人是何模样都没见到,便被重伤击退,并扬言若不是看在向少武是人皇崔明善的传人份儿上,就当场击杀掉了。

    百年过去,天外天五祖出天外天拓展势力,被伤愈的向少武打的落花流水,并让向少武追杀到了天外天,宋义老祖开设祭坛要请天外天的主人,向少武才愤恨的掠夺走天外天的太空战舰,带上人族联盟的徒子徒孙们离开世凡星,进天狼星发展的。

    宋太平轻咳一声,淡淡的说道:“母亲,向少武前辈和天外天五祖有点小冲突的,还是相互不见面的好。”

    许雯隽知趣的没有继续追问,向少武能和天外天五祖有冲突,绝非寻常之辈,自己从没有听长辈提及向少武这个名字,很可能这位向少武成名于万年前。许雯隽再次叮嘱宋太平注意安全,不要冲动,尽量隐忍,知天阁的大五行阵和拓布元正带领的二千步枪队明日抵达,有大军作支撑,再有仇报仇。

    宋太平应允下来,向母亲告别,带着上官仪和向少武登上艾森文昊准备的马车,艾森文昊在车夫旁边坐着,左手持着御赐金牌,一路畅通无阻进入皇宫内城,下了马车,在进入早朝大殿时,有不长眼的大内侍卫挥舞大刀拦住宋太平身后的上官仪和向少武,上官仪还下意识的打算施礼解释,而向少武丝毫不留情的两道火系灵气喷出,直接将两名挡路的护卫送上天空,在空中连同他们手中的大刀一并化为了飞灰,惊得路过官员和周围的大内侍卫纷纷拉开了和向少武的距离。

    向少武满不在乎的大喝道:“小家伙们,都给老子听好了,刚才杀人的是我向少武,与我师尊无关,但还有哪个敢对我师尊无礼,那两个混蛋就是榜样!”

    艾森文昊这样的刽子手也是一缩脖子,直觉告诉他:这位向少武手上杀的人不会少于千人,是货真价实的魔王级人物,不能招惹丝毫的,否则真的会和那两个不长眼的大内侍卫一样白死,大焱帝国的律例至少对这位向少武是没有任何约束力的,除了宋太平的话,他能听从,在世凡星恐怕再没有人可以制约他。

    艾森文昊小心的几步追上宋太平,给他指引站立的位置,并让旁边的官员挪了一下位置,让出随同宋太平进入大殿的上官仪和向少武站立位置。

    在喧闹的礼炮声中,拓布元起进入大殿直奔中正龙椅,连原本的祭天受封仪式也延后了,听闻向少武跟随着宋太平进入大殿,还当场击杀了两名大内侍卫立威,惊得他几乎是颤栗的进入大殿,原本准备的恐吓宋太平的话语,不得不重新组织语言了,先行处理宋家的事情,送走向少武这尊魔王再说。

    旁边有宫女端着上好的点心和水果在拓布元起两侧小心侍奉着,那沉默很久的紫色精灵突然出现,化为一道紫色闪电,风卷残云的将宫女手上托着的点心和水果吃干净,又在大殿转了圈,大内侍卫的大刀只剩刀把,拓布元起的皇冠中的黄金白银等金属部位尽数消失,一颗颗珍珠滚落在拓布元起的身周,紫色精灵意犹未尽的坐在宋太平肩头张望、寻找着可以吃的东西。

    发现异常的拓布元起一摸头顶,发现皇冠消失了,地上的珍珠不是天上下的珍珠雨,而是自己皇冠上的,凭借着记忆中紫色光影经过的地方,发现所有的金属均奇迹般的消失了,整个大殿唯一的金属制品,就是宋太平手中的一个大铁皮箱子,再看宋太平肩头晃着小腿的紫色精灵,面色顿时黒了三分,今天是他的登基大典,居然被宋太平这个小家伙接连捉弄,甚是恼火,若不是那位魔王向少武在场,他恐怕要喊侍卫乱刀剁了宋太平。

    拓布元起压住心中怒火,强颜欢笑,露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说道:“朕听闻宋太平小公子聪慧过人,见识渊博,朕有三个困扰多年的难题需要宋太平小公子给予解决,若小公子解决的好,令尊的一切罪过全免。”

    上官仪听出拓布元起这是在给宋太平下套,直接驳斥:“拓布元起,是谁说的我师尊聪慧过人、见识渊博?我师尊方才一岁而已,有这么夸人的吗?自己站出来,让我二师弟送他做一次空中飞人!拓布元起,你来说说宋镇空将军有什么罪过?”

    拓布元起满面紫青,没想到往日温柔尔雅的上官仪大美人居然变得如此牙尖嘴利,措辞犀利,看到手上腾起小火团抛着玩的向少武,面色转为煞白,很担心这下一刻,那火团就到自己身上。

    拓布元起镇定精神,沉声说道:“还请宋太平小公子帮朕解决这三个难题,一是藩王之乱不时出现,二是贪官杀之不尽,三是外夷扣关。”

    宋太平淡然一笑,连下跪的意思都没有,只是一拱手,说道:“皇上,小子认为其一藩王之乱,只需将藩王封地平均分给其每个子嗣来继承,而不是由长子进行传承,不出三代人藩王将会消失,也就不存在藩王之乱问题,此为治根之策,短时间内,还需要治表之策,广施仁政,给百姓生存的空间,没有百姓做后盾,任何藩王都反不起来,他们没有起兵借口,没有充足兵员和粮草,还如何反?

    其二,贪官问题,还是上梁不正下梁歪,一方面官员的饷银不足以贴补家用,在生活所迫之下,难免出手索取贿赂或贪墨国库,另一方面朝廷内奢侈攀比、拉帮结派相互攻击内斗都是需要大量银子的,在饷银不足的情况下,自然就伸向了不该伸的地方。

    小子认为需要提高官员饷银,限时让官员交出贪墨金银宝物,收缴国库,过后将由刑部和吏部对官员政绩和真实家境进行严查,敞开民间百姓举报官员贪腐的通道,该杀的贪官绝不放过任何一个,不出一个月就会无人敢贪,坚持严抓下去,自然没有贪官存在的空间。

    其三,外夷扣关的问题,在我解说前还请皇上和众位大人随我去后宫水潭演示两样东西。”

    宋太平在上官仪的引领下,径直转身前往后宫的水潭,也就是当年亡灵教教主王玲渡劫失败陨落的地方,宋太平打开随身带的铁皮箱子,取出了一艘一米长的铁甲舰和二十公分长的迷你坦克,在铁甲舰的甲板位置掀开扣板,装入自制的电池,铁甲舰底部的两组螺旋桨开始旋转,宋太平关上扣板,将迷你坦克放在铁甲舰甲板上,将铁甲舰放入水潭边,铁甲舰划出一道水痕,如离弦的箭一般急速前行。

    围观的大臣们发出一阵阵惊呼,相互交头接耳议论着,在水潭的另一边宋太平拿起撞在岸边的铁甲舰,取下迷你坦克,让向少武在前方草地上立了三道5公分厚的木板,将坦克的头部对准前方,翻转迷你坦克,在迷你坦克的底部打开扣板,安装上了电池,又快速合上扣板,将迷你坦克翻转过来,放在松软的滩涂上,随着履带转动,迷你坦克在滩涂上平稳的向前行驶,并同时开火,射出花生米大小的弹头,轻松的击穿了前方的5公分厚的木板,并强劲的直接撞破木板冲了过去,小水洼和树枝等杂物丝毫不能阻挡迷你坦克的前进。

    当宋太平捏着炮台将迷你坦克的底部的电池取出来,众位围观的君臣才回过神来,不懂其内涵的大臣文官感叹两个神物的奇妙,看懂其内涵的拓布元起和几位参加过边陲会战的大臣纷纷面色苍白起来。

    拓布元正紧张的问道:“宋太平公子,外夷已经将这两样战争利器投入作战军队装备了吗?”

    宋太平一摇头,风轻云淡的说道:“皇上,这两样战争利器要达到作战的各项科技要求话,是需要至少十五年的研发,投入物资和人力更是以十亿两白银每年计算的,据小子所知南联盟、波尔帝国和繁星教至少已经研究了十年,最多也只有五年时间,放大上千倍的这些作战装备将投入战争。

    皇上是打算五年后,用大焱帝国铁骑去挡坦克,用小舢板去挡顺着通海大江逆流而上的铁甲舰呢,还是现在就开始投入研发,将神机门未完成的作战器械研发继续下去呢?”

    拓布元起立即说道:“宋太平小公子,你要人要钱要物资,朕全给你找来,今日就开始成立我大焱帝国的作战机械研发营,另外朕授予你丞相和兵部侍郎的官职,授予你王爷爵位,将北海和南海作为你的封地!”

    宋太平忙打住拓布元起的敕封,平淡的说道:“皇上,小子年幼尚无法担任此重任,推荐诛远门来从事这两种作战器械的研发,这两个模型也可以留给他们,但是让他们把这两个模型的制造费一万两黄金送到平西将军府就行,有什么不懂的,可以让张飞矢来平西将军府找我咨询,每回复一个字一两银子。皇上有什么要事,还是和家父说吧,小子对国事没有兴趣,小子告辞!”

    拓布元起和众位大臣目瞪口呆的看着宋太平带着上官仪和向少武离开,过了好一会儿,拓布元起才回过神来,近似疯狂的向大内侍卫吼道:“你们这些废物,还不快点把这两件神物收好,小心点,碰坏一点,朕砍掉你脑袋!”

    拓布元起又转身环视众位大臣,阴森的说道:“众位爱卿,今日宋太平一字并肩王所讲和所演示的神物,还请爱卿们忘掉,若是哪个混蛋敢给朕传出去,朕诛他九族!来人给朕整理行装,朕要进行祭天受封登基仪式!艾森文昊,你就不用参加,立即去把诛远门张飞矢掌门请来,顺便让他带上门内技艺最好的工匠。”

    且不说拓布元起进行的祭天受封登基仪式,宋太平一行三人刚回到平西将军府,才几分钟的时间,宣旨太监便策马赶到,宣读圣旨:“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追封宋镇空为定邦王,赐予封地查卡玛草原,特封宋太平为一字并肩神武王,赐封地北海、南海和开平府,授予技艺博士官职,任命宋镇海为北海水师和南海水师大将军,拨付宋太平博士一万两黄金,工部巧匠二十人以作小工辅助。”

    宋太平前面的没听进去,但听到后面拨付一万两黄金,便兴高采烈的拉着宣旨太监去查看那一万两黄金,只是忽略紫色精灵还在肩头,装载一万两黄金的二十口大箱子刚打开,紫色精灵便如闪电般掠过去,只是眨眼间便只剩二十口空箱子了,宋太平眼泪哗哗的摇头,真是成也紫色精灵,败也紫色精灵,府上还欠着了棺材铺大笔银子呢,这好容易卖掉父亲宋镇海打造的模型准备应急还欠的银子,结果都进了紫色精灵的肚子,偏偏这位紫色精灵暴力倾向太严重,说了只会徒增一顿皮肉之苦,金子也回不来了。

    宋太平向母亲许雯隽询问一字并肩神武王和技艺博士都是什么东东呢?

    许雯隽笑着说道:“一字并肩神武王,一字并肩是可以和皇帝平起平坐,见了皇帝也不用参拜的,神武王是拓布元起给你的王位封号,那技艺博士是技艺方面最高者的称号,可以领取相当于一品官员的官饷。这拓布元起是吃错药了,还是睡朦胧了,给你这么丰厚的奖赏,那南海和北海给了和没给一样,可是这开平府可是帝都,居然把帝都赏给你了,只是没有圣旨,你无法出开平府封地了。”

    宋太平长出了一口气,拍拍小胸脯,说道:“还好只是闲职,不用天天看那个皇帝,不过这个拓布元起可没按好心眼,赏赐大伯查卡玛草原,明摆着就是要分化离间我们宋家,还让父亲去当没有一兵一卒的海军将军,真是够无耻的,那一万两金子,让姑奶奶吃了,还要想办法搞些钱还债,养着一大家子人啊。好累。”

    许雯隽和拓布秀娥强忍着笑,拍了拍宋太平的另一个肩头,没说什么,留下宋太平在花园里发呆。路上拓布秀娥抚摸着肚子,期盼着上天给她一个向宋太平一般懂事的孩子,许雯隽笑了笑,用妖孽都不足以形容宋太平,天生的起步高的离谱,智商已经和宋镇海不相上下,再看看只知道哭闹的女儿宋太曦真的没法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