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衍帝 第三十五章 讨要赔偿
作者:铁血大隐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宋太平话语一落。许耳赞赏的说道:“宋太平小兄弟,你的布局很巧妙,各方势力在灭国的威胁下不得不就范,倾全国之力来提升军备技术,你研发的步枪和掷弹筒,我已经在许显圣那里看过了,其威力已经可以重创仙阶初级水平的修炼者,若是你所说的坦克和炮舰更加强大,在妖帝和魂帝入侵世凡星的时候,仅凭凡人手中操纵的武器就能将他们击溃,只是你有把握重新掌控住局面,而不是徒做他人嫁衣?另外这些武器的使用会造成更大的人员伤亡,或许你也会成为民众舆论攻击的焦点,可想好应对之策?需要我们天外天给你安排个替罪羊吗?”

    宋太平淡淡一笑,低声说道:“老祖,多谢您提醒,小子已经考虑过这些问题,我还掌控着可以轻松毁灭初级坦克和炮舰的天启重炮坦克、潜艇、导弹驱逐舰、武装直升机等现代化武器的制造技术,还有一种威力不如反物质导弹,但也可以毁灭一个城镇的原子弹技术,在大焱帝国已经发现了制作原子弹的核心材料,另外在查卡玛草原的世外桃源建造完成后,我将在那里建立卫星指挥中心,通过环绕整个世凡星的卫星监视,我可以第一时间知道各国的兵团的调动情况。

    在未来的五到十年,大焱帝国会有一次危机,我会放各方入侵者进入开平城,借入侵者之手灭掉大焱帝国的皇权,重新组建大焱共和国,废除皇权,真正让百姓做主行事自己的权力,选出代表参与国事,国家最高领导人总理实行五年一选举,最多连任三届,总理在出现严重危害国家的行为时,可由大焱共和国代表大会进行弹劾,终止其总理权力,一个新的体制出现本身就是要大流血,镇压前一体制的受益阶层,趁着这次人为的危机,便可以减少流血杀戮完成交替,这个过程的责任和骂名就由小子来承担吧。”

    向少武瞪着眼睛,低吼道:“师尊,要是哪个混蛋敢蹦出来挑衅,我来烧烤了他,万年前,权力规则中就没有百姓的份儿,您的这个设想恐怕会有很大危机的,其一,这些百姓可没有钱送孩子读书,学识和见识甚是有限,还容易被人煽动;其二,真要选出一名老农民担任总理,很可能要捅大篓子的,甚至连这个拓布元起都不如的;其三,大焱帝国原来的各级官员都是出身于贵族或大乡绅,按照您的构架,可能会引起他们的造反,引发大焱帝国的内乱。”

    宋义微微点头,附和道:“宋太平小兄弟,这位向少武老兄在万年前就统一过整个世凡星的人族,他的见解值得你参考一下的,或许你对大焱帝国的一些不公平看不去,但是现实就是如此,不是以我们的武力就能强制改变,触及的利益关系太广,不能操之过急。”

    宋太平有些失落的说道:“两位老祖和向少武前辈,小子知道这么做太急了,但是我担心会有大星系境甚至小宇宙境的强者进入世凡星,不能尽快完成世凡星的整合,公开培养训练修炼者,到时候连和入侵者一战的能力都没有,就被人家轻松的连世凡星一并炼化了,岂不是死的冤屈。”

    向少武、宋义、许耳都是面色突变,沉默了许久,宋义和许耳告辞,要回天外天借助那里的大阵,进行对未来的推测,毕竟宋太平所说的事情,在天外天的文献中有记载,一些邪恶的高层次修炼者会炼化整颗有生命的星球,作为自身进补的食材,如同万血珠一般,让宋义和许耳不得不进行预测,也好早做准备。

    宋太平和向少武出来送宋义和许耳,在平西将军府府门前,看到跪伏的魂风云、张飞矢,宋义上前左右开弓,给他们一人一个大嘴巴,给扇飞出去,冷冷的说道:“魂风云、张飞矢,你们暗害魂守义和张善功的事,我们已经知晓,只是魂家和张家不愿追究,这是你们的家事,我就不插手了,但是你们狗爪居然敢伸到我宋家子嗣身上,当真以为我宋家没人了吗?且不说宋镇空是宋法有长老的长子,仅仅凭借宋太平是昆吾老祖的侄子这层关系,我就应该让宋法有长老亲手斩杀你们,为子报仇!看在魂家和张家奉上重礼,并苦苦哀求的份上,绕你们一命,还敢对宋家伸你们的狗爪,别说我以大欺小,诛杀你们。”

    宋义和许耳凌空而起,宋法有愤恨的看了眼魂风云和张飞矢,猛然看到了跪伏在人群中令狐云舞,飞身过去,扶起令狐云舞,深深的拥抱一下,老泪纵横,看了眼另外三名已经凌空飞起的天外天长老,只能道一声:“云舞,多保重!”便凌空飞起追上去。

    令狐云舞痴痴的看着宋法有的身影在天空中化为一个小点消失掉,几个闪动来到向少武面前,俯身跪倒,恭敬的叩首,说道:“小女子令狐云舞,参见人帝,小女子是令狐月影祖上的第119代子嗣,我令狐家族一直在供奉着您的画像和崔明善人皇的画像,恳请人帝收容令狐家族进入人族联盟。”

    向少武扶起令狐云舞,叹息道:“我在世凡星感受到了一股信仰之力,万年来没有丝毫中断,想必就是你们令狐家族了,可是我不能收你们令狐家族进入人族联盟,现在的人族联盟或许还存在,但我感知到的信仰之力越来越弱,人族联盟在天狼星恐怕已经出现了变故,我传你一套星辰功法和天罡三十六星宿大阵,随我先进府中吧。”

    向少武拉着令狐云舞进入平西将军府,跪伏在府门外的众人也纷纷起身,宋太平高声说道:“还请到场的各位掌门和世凡盟的兄弟姐妹们一留步,我稍后有要事相商。”

    宋太平话音刚落,向少武杀气腾腾的拉着令狐云舞从府门冲出来,怒吼道:“冥王殿的魂风云,给老子滚过来!”

    宋太平低声问道:“向少武前辈,怎么回事?”

    向少武愤怒的说道:“师尊,冥王殿的人不仅侵占了令狐家族的若干产业,魂风云这个混蛋当上掌门后,还多次打上千狐山掳掠令狐家族的美貌女子和凡阶修炼者,而且令狐云舞的内伤就是拜魂风云所赐!”

    宋镇海闪电般出手夺过一杆长枪,遥遥点指躲在远处的魂风云,大喝道:“魂风云掌门,我宋镇海不才,愿领教一下魂掌门的高招,还望不惜赐教!”

    宋太平看到父亲宋镇海发飙,就意识到这位令狐家族的圣女令狐云舞就是自己的奶奶,既然冥王殿如此嚣张,自然要连本带息好好清算一番,出手握住父亲宋镇海的长枪,直接夺下,挥手拦住向少武,高喝道:“魂风云掌门,还请上前来解释一下。”

    魂风云颤抖着上前,面无血色,面对盛怒的宋太平和向少武,已经吓的魂不附体,但也知道现在跑掉,只会把事情搞的更加僵化,没有挽回余地,便硬着头皮上前,哭丧着脸哀求着:“人帝大人,宋太平小兄弟,还请大人大量,我马上命令门派执事归还令狐家族的产业,释放令狐家族的女子,并补偿令狐家族三十份修炼用血食和五百万两白银,这已经是我们冥王殿全部家当了。”

    宋太平冷冷的说道:“魂风云掌门,怎么好这么欺骗小子呢?你冥王殿当真就这么点家当,还是舍不得拿出来?外加千年年份的天材地宝五十件,这件事就算过去了,若不然,那真要好好算算了,从小子我子啊溶洞遭遇你攻击算起……”

    魂风云一听马上脸都绿了,忙一口答应下来,扭头喝令随行的长老和执事立即调拨赔偿物资来开平城交付到令狐家族圣女手上。